下一章          上一章

 

  太阳火辣辣的,早上七点就能嗮人屁股了。
  半大小子陈楚爬了起来。
  父亲早就上地干活去了。
  他们家就爷俩过日子,陈楚念初中,家里穷,营养也有些不良,个头还不到一米六。
  已经十六岁的陈楚这个身材常常让同学瞧不起。或许是营养跟不上的关系,他发育的也晚一点。
  最近陈楚总是早上起的晚,因为他发现了自己胯下的小弟好像比以前黑了。
  这可咋办?
  他偷偷的撸了两把,硬邦邦的像是木头棍子。
  而每到他看到隔壁孙五的媳妇就想撸。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
  陈楚抬起头,正看见邻居孙五的媳妇在抱柴禾。
  孙五算是村里的一个混子,整天吃吃喝喝,再不就出去打群架。
  媳妇常常自己在家,别看孙五这小子不务正业,但是媳妇刘翠长得确是一朵花。
  这年她正三十,虽然女儿已经十岁了,但是看她表面倒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姑娘。
  大眼睛,瓜子脸,在地里劳作的原因,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
  平时,陈楚不会注意她,还要管她叫声婶儿,最近几天他感觉胯下小弟变黑,不知不觉的,他现在对女人特别上心。
  两眼总喜欢往女人屁股上瞅。
  刘翠的屁股无疑是又挺又翘的,陈楚在大半个暑假差不多的时间都在瞄着人家的屁股。
  ……
  刘翠身材修长凸凹,虽然穿着农村灰色涤纶的布料,还是掩盖不住那种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的诱惑。
  盯了她圆滚滚的屁股一眼。不禁热气上升,裤裆有些肿胀了。
  刘翠像往常一样,她看见了陈楚也没在意,在她眼里,这只是一个小屁孩儿,觉得他和小姑娘一样害羞。
  抱完了柴禾。
  她又咯咯咯的吆喝了一阵自家养的小鸡,随后奔厕所走去。
  农村的厕所都非常的简单,都是土胚子围绕垒成的。
  也有人家的厕所有用石头围的,不过,孙五这人懒的土胚子都不好好围,拿土胚子随便搭砌的,露出许多缝隙。
  ……
  刘翠边往厕所走边解裤腰带。
  陈楚直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袋。
  如果往常,他根本想不到这些乱糟糟的东西,这几天他心里好像有火在燃烧一样,一看见刘翠扭动着屁股走出门,他下面就肿胀起来。
  浑身欲火焚身,口干舌燥,而一向胆小,怕事,羸弱,内向的性格因为这抑制不住的欲望也正悄悄的改变。
  “她要撒尿?”陈楚脑中像是闪过一个霹雳。
  女人那东西他没见过,光着屁股的女人也没有见过。
  一股无形的欲望像野草一般在他的脑海迅速生长蔓延。
  陈楚咽了口唾沫,像是着了魔一样,快步跑进房里。
  进屋关上门,随后搬过来一只长条板凳,他脚踩着板凳,趴着门上面模糊的玻璃,能够隐约的看到外面的东西。
  而玻璃落着许多灰尘和蛛,外面的事物看不太清。
  陈楚不顾脏了,快速用袖子擦了擦满是灰尘的玻璃,灰尘弄了一头一脸,不过看的又是清楚了一些。
  只见刘翠已经走到了厕所旁边,裤带解开了,正要往下褪掉裤子。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下意识的回头看看,第一次偷窥还是有些心虚的,现在家里就他一个人,他还是感觉后面有人。
  快速看了一眼,见身后就有灰突突的土墙,陈楚嘘出一口气。
  快速转过头,继续盯着正要褪掉裤子的刘翠。
  想看女人脱掉裤子是什么样?刘翠脱掉裤子是不是电视上镜头只一闪的那白花花的大屁股?
  因为他没看过黄色录像,很多电影里片段女人的裸体只是一瞬间。
  陈楚鼻孔呼呼往外冒热气,越想越浑身冒汗,汗水竟然缓缓流淌下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妈,我饿了……”
  一个梳着两只小辫的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到刘翠跟前。
  刘翠放在裤腰带上面的手停留了一下,随后又把裤裆系上了。
  “饿了?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呵呵的往回走了。
  这时,陈楚裤子里已经硬邦邦的了,用手碰了两下更是挺翘的难受。
  见刘翠往回走,他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不过,他不担心,想要看她撒尿有的是机会。
  满脑子都是刘翠如厕的模样,现在的陈楚浑身欲火难耐。
  他相信,一会儿刘翠就会出来。
  算计着给她做饭也就二十分钟,干脆先躺一会儿,二十分钟后再说。
  过了二十分钟,陈楚从土炕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外面的太阳还是火辣火辣的。
  这样的热天气,喝水自然多些,刘翠一定会出来上厕所的。
  陈楚很有耐心,就像是一只捕猎的豹子一样潜伏。
  又过了十多分钟,外面传来的轻微的窸窣的声响。
  农村烧柴都是玉米杆,俗称苞米杆儿子。一有波动都会传来沙沙沙的声音。
  果然,刘翠修长的身影再次出现。
  这次她左右看了看,显然是有些担心和着急。
  陈楚忙从土炕上跳了下去,激动的连鞋都没穿,飞快的到外屋的凳子上,顺着模糊的玻璃看过去。
  刘翠好像有些尿急的样子,没有直接奔厕所去,而是走到柴禾堆旁边,四下瞻顾了一番,表情像是小女孩儿一样的害羞。
  随后,手搭在裤腰带上,开始往下解裤子。
  陈楚胯下嘭的硬了,把裤子都顶起来一个小帐篷。
  两眼死死的盯着刘翠的每一个动作,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
  夏天穿的都比较少,裤带刘翠也是用布条,这样比较省事。
  当她解开裤子,陈楚瞪着大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白平坦的肚皮,下面是一个红色的三角内裤。
  只是一瞬间,刘翠便蹲了下去,陈楚抻着脖子使劲看,但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她家的厕所离的远点,那样地势的原因就能看的清楚,但刘翠只在柴禾垛这边撒尿,离的近反而好视线被挡住了。
  等过了一分多钟,刘翠才起来,陈楚又看到了红色的内裤。还有丰腴白花花的大腿根。虽然是一瞬间,陈楚还是很满足。
  这一瞬间好比昙花一现,自己守候半个多小时也算是值得的了。
  看着刘翠方便完,系好裤腰带往回走,陈楚心里也特别的爽。
  不过,隔着一层玻璃看的还不是很过瘾。得想想其他办法,嗯?如果把玻璃弄开一条缝,那就不一样了。
  看到的东西不禁清晰而且是零距离啊。
  本来门上面的玻璃就有些活动了,不费什么力气,就把玻璃弄开了一条缝。
  陈楚试着看了两眼,感觉挺不错,而且正对着刘翠的厕所。
  弄好了这些,他感觉至少要一个小时刘翠才能上厕所。
  这时,刘翠的女儿孙颖蹦蹦跳跳的朝厕所跑去。
  “不看!”
  坚决不能看,这么点的小孩儿,要啥没啥的,没啥看的,陈楚笑了一下,跳下了板凳。
  重新躺在土炕上,陈楚想了很多,想要女人,就需要钱,没钱以后就没媳妇,如果有钱,现在就会有女人……看了看现在的家,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些一定要改变,自己需要钱,为了找女人。
  ……
  下午,阳光没有一点缓和。
  算计时间差不多,陈楚便在房门前转悠,有意无意的眼睛往邻居家瞟。
  他也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对。
  想了想又释然了,什么大道理,什么条条框框的,自己又没做别的,看几眼怎么了。
  陈楚胆子也大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次并没有那么走运,刘翠连个影子都没有。
  陈楚也不灰心,毕竟谁也不能一天总去撒尿。
  又过去半个小时,陈楚有些熬不住的时候,而刘翠从房里出来,不是出来吆喝吆喝自家的小鸡,就是扫扫院子。没有去厕所的意思。
  陈楚有些郁闷了,不过还是表现出超强的潜伏能力。
  刘翠干完了一些活,随后拎着水壶扛着锄头去铲地去了,七月份正是草长高的时候。
  陈楚失落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反而觉得刘翠是个好女人,如果年龄小一些,他不介意和她过日子。
  陈楚准备回去补一觉,转身的时候忽然发现刘翠扛着锄头往回走,进了家门,放下锄头,刘翠直奔厕所而去。
  这是要轻装上阵啊,先排泄,再工作。
  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忙不迭的登上凳子,慌忙中还踩偏了,差点闹个狗吃屎。
  透过玻璃缝隙,陈楚不禁有些喘息起来。
  刘翠几乎是习惯性的四下张望一番,随后走进厕所,从其他三个位置只能看到厕所的土培,从陈楚这个方向正是厕所的入口,土培很低,只到了人的小腿。
  几乎一瞬间陈楚胯下的小弟膨胀起来。
  他盯着刘翠姣好的面容,手捏了两把小弟,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看着刘翠两手拨弄了一番,裤腰带解开了。
  这次他可以更为清楚的看到她红色的内裤。
  虽然是普通的红布,不过,他却感觉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他现在好想冲出去,在那片红内裤上好好的去闻,甚至去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