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耳朵都起茧子了。

    而按照陈老头说的,刘翠这样屁股大的女人xing玉很强,一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都被形容男人,其实不然,女人比男人这个年龄更为饥渴。

    像刘翠这样的年龄正三十岁的年龄,一般男人是伺候不了的。

    看了自己要干她,必须得增强体力了。

    而男人最猛的时候是十仈激u岁的时候,一旦超过二十五胯下的功能也便越来越下降了。刘翠的男人孙五整天喝酒,那胯下的玩意儿对烟酒很敏感,而且三十多了,陈楚觉得这男人一半是废了。

    当然这也是张老头说的。

    陈楚锻炼了一阵,感觉浑身汗黏在身体上很难受。

    便骑着二八自行车准备回家洗个凉水澡。

    路过村中老王家的小卖店,他摸了摸兜,还有五块钱,准备买一块雪糕解解渴。

    在小卖店前停好了自行车,他大步走了进去。

    老王家的儿媳妇正往电子称上放鸡蛋。

    儿子是上个月结的婚,儿媳刚满二十,相貌一般,脸皮白皙,见到陈楚一个半大小子还有点不好意思。

    低头问:“买啥?”

    “唔,买块雪糕!”陈楚刚锻炼完,说话的声音也比以前大了不少。

    鼻子一紧闻到了一股香味儿,这是香水的味道。

    “啥味这么香?”陈楚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王家儿媳脸红了半边。

    这时,外面的门帘子挑开,一个有些中xing的声音问道:“小莲姐,鸡蛋装好了吗?我来取了。”

    与此同时,身材修长的朱娜走了进来。

    夏天热,朱娜穿了一套短袖短裤的运动装。在农村来说,这种衣服很扎眼。

    朱娜的父母都是农村人,但是在城里上班,所以她的打扮和城市里的孩子差不多。

    加上她长得白,眉清目秀,身高已经一米六五了,在农村女孩儿当中足以鹤立鸡群。

    陈楚和她是同学。

    像朱娜这种漂亮清高的女生谁不喜欢,别说年轻人情窦初开,就算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都愿意多看她几眼。

    陈楚比较懦弱而且内向,平时都是远远的偷窥看她,在班级的时候也是偷偷的看,面对面他可不敢,更谈不上和人说话了。

    见朱娜进来,陈楚紧张起来,下面嘭的又硬了。

    朱娜见到他,便一皱眉,她很讨厌这个邋邋遢遢的陈楚,他不禁家里穷,父亲是收破烂的,他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不是胳肢窝有个口子,就是鞋脚尖有个洞。

    并且给她的感觉这人很猥琐,总觉得每次经过这人身旁,那双眼睛在身后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笑啥?”朱娜白了他一眼,伸手去取鸡蛋,一股陈楚的汗臭味钻入她的鼻孔。

    朱娜伸手往旁边扇了扇风,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好看,秀眉紧皱,红彤彤的小嘴都快拴头驴了。

    他看到朱娜这样的表情,心里忽的升起一团火来,玉望之火不断蔓延,接过刘小莲递过来的雪糕,咬了一口,看着朱娜咽了下去。

    此时十七岁的朱娜已经发育完全,虽然胸脯没有过多的丰腴,但是圆润的屁股已经非常挺翘了。

    加上齐刘海的短头发,中xing美让人砰然心动,想疲软都不能。

    朱娜讨厌他身上的汗臭味,白皙如玉的小手往两旁扇风,更让陈楚心动。

    汗臭味怎么了?老子一定想办法把你压在身下,你越烦,老子越让你闻个够。陈楚狠狠的想。

    朱娜接过鸡蛋,给了钱,挑开帘子刚走两步回身问:“陈楚,你的暑假作业写完了么?”

    “嗯?”

    “你嗯什么?我问你写没写完?放假的时候你先走了,班主任让我负责咱们村几个同学的暑假作业,你如果写完了就交给我,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我不想到时候因为你这种人挨老师批!”

    朱娜说着脸冷了下来。

    “呵呵,朱娜,我作业做完了自己就交个老师,不用你费心了。”陈娜的语气一下另陈楚很不爽。

    “陈楚!我看你是破罐子破摔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是什么人?咱们同学都清楚,你有几回按时交作业?咱们班的成绩也都是你这样的人拉下分数来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作业交给我,咱们开学走着瞧!”

    朱娜冷哼一声,撩开门帘走了。

    陈楚却不以为然。

    咬了一口雪糕,心想走着瞧就走着瞧。老子开学等着你。等老子把玉扳指卖了好价钱,看吧把你娶到手,好好的上你!

    看着朱娜扭动圆圆挺翘的屁股,他咽了口口水。

    那运动裤有些紧,朱娜的两瓣臀瓣把运动裤夹在了屁股沟里,极为的诱人。

    陈楚真有些受不了了。

    三两下吃了雪糕,跟着朱娜走了一段,真想上去把她放倒,好好捏扒几下那屁股。

    走过一个胡同,陈楚快速的跑回家。

    满脑子都是陈娜走路的背影。

    他家三间泥草房,一间是仓房。

    仓房没有装灯,有些灰暗,也是陈楚自撸的最佳地方。

    关好了仓房门,一只手搭在满是灰土的泥巴墙上。

    陈楚解开裤子,掏出家伙。那家伙已经忍不住的挺了老大。

    下面已经肿胀的狰狞起来。

    陈楚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朱娜圆鼓鼓一翘一翘的小屁股,开始撸了起来。

    本来挺翘的家伙没撸几下,又扩张了不少,一股极为兴奋的感觉直冲陈楚脑顶。

    不过,脑海中朱娜的背影慢慢消散,陈楚集中激ng力,再次幻想,并且手上动作加快。

    口中穿着粗气低声呼唤道:“朱娜,朱娜,我要上你,我要把你的13上的出血……我要狠狠的上……老子要你舔我的下面……”

    硬邦邦的家伙又肿胀了一圈,在最后冲刺的时候,陈楚睁开眼,趴着仓房门缝往外瞅,似乎要想象着朱娜就在面前走过似的,而且还扭动着她那两瓣滚圆的屁股。

    这时,他猛然发现刘翠从厕所里站了起来。

    这么巧?陈楚更兴奋了。

    这时,刘翠四下张望了一下,快速的提上了自己的红裤衩。

    不过,他还是看到了,在刘翠快提上裤子的一瞬间,两条有些黑亮的大腿根儿之间有一抹黑黑的小绒毛。

    看着那东西,他的兴奋一下子达到了顶点,嗯嗯额额的发出了几声叫唤,一股液体喷shè了出去。

    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刘翠已经系好的裤子,心里特别的舒爽,就像把那东西shè到了刘翠的黑黑的绒毛上面一样。

    爽了十几秒,这才深呼吸一口气,刘翠已经从厕所出来咯咯咯的唤着自家的小鸡了。

    “太爽了!”陈楚穿着粗气,真想点上一支烟,吸几口。

    不过,吸烟对肺活量没有好处,他现在想增强体质,不能这么干。

    虽然这么撸对身体也不好,但这玉望之火也需要浇灭。没办法的事。没老婆哪个男人不撸。

    在仓房里喘息了几分钟,下面差不多干了,又甩了甩,这才放进了裤子里。

    不过,想起了刚才的舒爽,这东西在裤子里又肿胀了起来,而且比刚才好像又大了点。

    有些心虚,陈楚轻轻的推开仓房门,走进了正房。

    本来想意yin朱娜shè出去的,没想到最后一刻却是对着刘翠shè两腿间的绒毛毛shè的。

    不过这样的感觉更爽。

    比较一下刘翠和朱娜,觉得两个女人各有千秋。

    从相貌气质上看,还是朱娜好,白白净净的,而且嫩cāo。

    但刘翠却是熟透了的那种,小麦sè的屁股,还有丰腴大腿中间那一小啜容貌同样吸引陈楚。

    两个女人都好,自己都要上。

    正想着,大门响动,父亲赶着驴车回来了,车上装了不少破烂。

    原来父亲一大早出去,生意不错,收购了不少,便先送家里一趟,卸完了车,便又要出去。

    临走时告诉陈楚把院子里的草拔一拔。

    ……

    中午的太阳很烈,陈楚拔草没多久已经浑身湿漉漉的。

    进屋用凉水冲了冲。再出来没拔多久便又是一身汗。

    而且陈楚边拔草边注意刘翠家的厕所,刚才shè了一把,不过下面却更硬了。

    十六七岁成年不久,下面正是生猛的时候。那时候一连干女人六七次都是可能的。不过,大多数男人的十六七岁都是懵懂的撸过的。

    陈楚现在做的也只能是撸。

    不过,他不想幻想着撸了,至少要盯着一个女人撸,而这个女人露出屁股让自己撸就更好了。

    男人都有一些癖好,比如喜欢在厕所里弄,捆绑着弄,还有护士制服,老师制服等等,当然,强激ān这种感觉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却没有人敢做的。

    这种偷窥自撸更是让人刺激和兴奋。

    个中滋味,自然不用多介绍。

    陈楚拔了一阵子草,自己都快被嗮冒油了。

    他算计了一下时间,感觉刘翠差不多要出来撒尿了,如果这时候走开,很可能错过了好机会。

    又拔了一阵草,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心想能来点云彩凉快凉快就好了。

    忽然,他发现自家泥草房的房顶也全是草。

    而且长得很欢,看样子盖过膝盖不成问题。

    农村是泥草房经常长草,当然,长草的房子也让人笑话。陈楚忽然灵机一动。

    对啊!我可以去房顶拔草,这样居高临下可以把刘翠上厕所看的很清楚啊!

    想到这里陈楚满眼放光,极为的兴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