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先给好友紫薇的《超级家丁》打个广告,很耐看的一本书。同时求票票,求...收藏。有打赏更好了。嘿嘿……每天2章,绝不断更。)

    进屋洗了洗手,然后爬上墙头,站在土墙上抓住房子的椽子,身体往上一窜,大半个身子已经上了房顶了。

    脚乱蹬了几下,陈楚登上房顶,一股清凉的风吹过,陈楚全身凉爽不已。

    站在高处果然爽啊!

    不过陈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眯着眼睛,朝刘翠家的厕所看去,一看之下高兴的差点叫出声。

    厕所内的一切历历在目,这可比从玻璃缝隙中看过去爽多了,更清楚多了。

    农村都是土房和砖房,没有楼,所以谁也看不到他在房顶。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已经藏在草丛里了,他先把房盖中间的高草拔掉,人藏在草丛里,感觉可以,随后跳下房子找了一根向上葵的杆子,俗称‘毛壳杆儿’,再次从新上房顶。

    这样趴在草丛里,随后伸出长长的‘毛壳杆’,把草丛波弄出一条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刘翠家厕所的情景。

    这时,一个黑影朝厕所走去,陈楚刚一激动,定睛一眼是孙五他妈,老太太六十多了。

    这货差点吐出来,马上闭上眼,转身躺在草丛里,心里这个恶心。

    ……

    本想好好欣赏欣赏刘翠的大屁股的,然后爬在草窠里shè一把,那样肯定爽。

    没想到她老婆婆出来了,这老太太常年一身黑衣服,跟参加葬礼似的。

    陈楚感觉要是看一眼她屁股,得恶心半年,这辈子都不能再举了。

    过了大概五分多钟,陈楚才慢慢抬起头,见那老太太走了,这才舒出一口气。

    拨弄两下草,见一个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了。

    正是刘翠的女儿孙颖。

    这丫头毛岁有十一了,个头长得不小,能有一米四五了。

    小孩儿跑的快,陈楚还没反应过来,这丫头已经褪掉裤子光溜溜的蹲下去撒尿了。

    “我靠!”陈楚低骂了一声,刚想转过头,这时那丫头招呼着喊:“朱娜姐,厕所在这边!”

    陈楚脑袋一晕,一股热血瞬间涌上头顶。

    朱娜怎么来了?

    而且孙颖喊厕所在这边,朱娜是不是也要撒尿?

    不及他多想,朱娜已经走了过去。

    陈楚一下紧张起来,尽量身子放低,呼吸也一下跟着急促了。

    朱娜拨弄了一下前额的刘海,迈着小碎步走到厕所旁边,她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见到孙颖蹲着撒尿,她手也放在裤腰带上。

    朱娜穿着的是白sè的运动短裤,把大腿和臀部勒的很紧,大腿中间的穴位也很明显。

    她缓缓的解开运动裤上面的扣子,这时陈楚的手也跟着伸进了裤裆里,里面的家伙荷枪实弹,已经憋坏了。并开始抽动了起来。

    而且嗯嗯的发出了有些浓重的喘息。

    朱娜两只手,手指修长而白洁如玉,当她解开亮晶晶的裤带,准备褪掉裤子时,眼中忽然朝陈楚的方向看过来。

    陈楚吓了一跳,忙缩了下脖子,暗想朱娜不会发现自己吧?

    一阵风吹动,草叶哗啦啦作响。

    朱娜解开一半的裤腰带又系上了。

    “怎么了朱娜姐?你刚才不是说有尿么?怎么不尿了?”

    “没,没了……”

    朱娜系好裤子。往孙家的院子走了几步。

    这时,孙五走了出来,嘿嘿一笑说:“哎呀,你这闺女咋也这么客气,来就来,还拿啥鸡蛋啊?”

    朱娜脸一红,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孙五叔,听说你胳膊伤了,我爸妈让我给你送点鸡蛋来补一补……”

    朱娜说完,把塑料袋递过去。

    孙五接过塑料袋笑着说:“正好来了,进屋坐会儿吧,你爸妈还真是客气,嘿嘿……”

    “不了,孙五叔,我得回家做作业去了。”

    朱娜说完转身走了。

    她一走路,圆圆的小屁股一翘一翘的,看的房顶上的陈楚直流口水。

    不过,他也看到下面的孙五眼睛也直勾勾的。

    陈楚明白了,刚才不是朱娜发现了自己,谁没事往房顶上仔细瞅啊,再说瞅也发现不了啥。

    而是她看到了孙五这小子趴着窗户看她撒尿呢!我艹你妈的孙五!要不是你捣乱,老子就看到朱娜的身子了!你他妈的陪我朱娜的大白屁股!陈楚心里大骂孙五没到德。

    如果不是他没道德看朱娜撒尿,那自己不就看到了么……

    孙五这个混蛋,家里有个漂亮老婆,还惦记着人家大姑娘,真是sāo包一个。

    他一个三十七八的已婚男人打一个十七岁小姑娘的主意不应该了,老子打朱娜的主意还差不多,老子不禁要上了朱娜,还要上你老婆刘翠……

    陈楚想到这,拔了两颗草,不经意撇了一眼正在如厕的孙颖,小姑娘屁股还挺白的。

    而孙五跑到了大门口,还在对着朱娜的背影望着,还咂砸嘴,一副的恋恋不舍。

    丝毫没有留意老婆刘翠已经走到了他身后,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你看啥?”

    “哎呦!嘿嘿,我没看啥啊?你这娘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敢踢老子?”孙五回过神来,呵斥了刘翠一声。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少做这个打算,赶紧给我回屋去!”

    “我啥心思?你看出啥了?臭娘们没事吃饱了撑得,我胳膊还疼着那!你少气我!”孙五没好气的说完大步流星的回屋了。

    “爸,我要吃雪糕!”孙颖提上裤子朝孙五追过去。

    “管你妈要!老子哪有钱?”

    ……

    刘翠站在大门口发了一阵呆,叹息了一声。

    然后朝厕所走过去。

    心里有些堵得慌,孙翠不像以前上厕所左右查看了,来到土围子厕所内,解开裤子就蹲了下去。

    陈楚只看见眼前红内裤一闪,然后就看到刘翠光溜溜的大腚。

    不禁一阵眼睛发直。

    这屁股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昨天只从玻璃的缝隙中看到一个侧面,感觉是小麦sè的,很结实。

    今天孙翠就像蹲在自己眼皮底下,滚圆的大屁股有些雪白,像是磨盘一样圆。

    从上往下看,两瓣臀瓣清晰的让陈楚差点流鼻血,而且那深深的屁股沟也看的很清楚。陈楚的家伙已经翘臀得不能再翘了。

    他的手在裤裆里开始抽动起来,想象着自己的家伙正在刘翠的股沟里面奋力**,一遍遍的抽出和推进,而且双手抱住她的两瓣臀瓣,用力的撞击……

    不自觉的,他一只手不断抽动胯下的家伙,看着刘翠的大白腚,身体绷得僵直,而且下体也往前顶了几次。

    他早口舌发干,鼻孔呼呼的往外冒热气。

    一股股兴奋的感觉不断袭击着他的全身神经。

    就像不是卧在草地上,而且爬在刘翠身上一样。

    他口中呼呼的喘息着,忍着粗声道:“刘翠,我要你,我正在上你,你男人对你不好,我对你好,你是我的,是我的,我会好好的上你,好好的,上你……”

    几乎要在他达到高cháo的时候,刘翠站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立即提上裤子,而是手在下面拨弄了几下。

    陈楚看到黑乎乎的一处狭长的茸毛,随着刘翠的手拨弄几下,茸毛波动,自己的胯下家伙的液体几乎要喷出来。

    刘翠两条大腿根中间的那团茸毛黑乎乎的,她的小手又往下拨弄了两下,陈楚只感觉茸毛下面是一块褶皱的皮肉,看不仔细,不过,刘翠手指好像伸了进去。

    而刘翠脸上的表情似乎很陶醉。

    拨弄了几下刘翠才把手指拔出,陈楚知道刘翠要系上裤子了。

    他手上动作不断的加快,眼睛死死盯着那块茸毛下面有些褶皱的肉肉,胯下的家伙终于shè了出去。

    而刘翠几乎同时拿手纸擦了擦手,系上了裤子。

    “啊,啊,啊……”

    最后盯了一眼那黑sè的茸毛,陈楚舒服的呻吟两声。

    继而一个翻身,仰倒在草丛上,手有些黏糊糊的,顺势在草上蹭了几把。

    浑身的玉火消灭了不少。

    喘了两口粗气,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陈楚的脑海里回荡起来。

    房顶的草总有拔完的时候,那样就无法让自己隐蔽了,怎么才能更近距离的靠近刘翠家的厕所,那样看刘翠的大屁股就更清楚,看她的毛也更带劲儿,还有两腿间那巴掌大小的肉肉,这个距离还是看不太清,如果距离一两米,看清楚了,那样撸起来肯定会更过瘾。

    以后再想什么办法能把刘翠上了?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凭刚才刘翠抠下面,可以肯定孙五好久没上她了。

    她下面肯定很痒。如果自己这时候去上她,她会不会很舒服?会乐意接受?

    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那东西,陈楚满脑子都是一桶浆糊。

    他对自己说,这就是女人吗?女人就是这东西?男人只要把家伙塞进那堆褶皱的肉里,就可以了吗?

    他感觉那对褶皱的肉肉更为xing感。他恨不得愿意去爱抚,去舔。

    女人生过孩子,下面的部位宽松了许多,尤其是正常生产,下面更为宽松。

    九八年的农村女人不可能时尚的去城市做个**紧缩手术。

    真有做的也会被别人的口水喷死。

    至少刘翠不会去做。

    而正因为如此,她外部的肉也会松一些,13旁边的肉垒便较厚,不拨弄开的时候,看着便很像是一堆褶皱的肉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