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男人的东西放在里面也会觉得很空,像是牙签在搅和水缸一样。根本碰不到肉壁。

    也很少有男人的那东西能直接见底。

    女人有万丈深渊,男人却很少有万丈竹竿。

    ……

    过了两天,房顶上的草拔得差不多了。

    而且,这两天看刘翠大屁股几次,陈楚已经受不了了。

    他不想再躲起来撸了。

    自己要干刘翠,一定要干她!

    心里像是有一只玉望的大手,不停的去索取,浑身像是着火了一样。

    让他再也无法忍受。

    ……

    这次,陈楚终于打起了胆子,潜伏在院子里的玉米地里。

    陈楚家的院子不小,两边都种了苞米。

    七月份这苞米长得老高,人藏在里面根本注意不到。

    但是离的远了,也看不到啥。

    陈楚一天抓心挠肝的,好几次潜伏在玉米地都听见刘翠哗哗的尿尿声了,可是连双鞋都没看到。

    又过了几天,陈楚有些受不了,一点点的朝两家的院墙靠近,院墙不高,也都是土墙。陈楚拨开苞米叶,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土围子厕所。

    这时,马小河在墙外喊:“陈楚!陈楚看戏啊!”

    陈楚趴在玉米地里吓了一跳。

    心想这个该死的马小河,可真够捣乱的。

    没办法,从里面钻了出来。

    “你喊啥?”

    马小河愣了一下。

    “陈楚,你在里面干啥呢?”

    “拔草哪!你啥事?”

    “唔……”马小河顿了一顿:“村里演马戏了,你去看不?”

    “不去!”心想看女人屁股比看马戏好多了。

    “咱全村人都去看马戏了,你不去啊……”马小河有些不甘心。

    “我说不去就不去!你赶紧去吧!”

    “别的屯子的人都来看了……”马小河嘀嘀咕咕的去了。

    陈楚又钻进去。

    这时,听到孙家老太太喊道:“孙颖!去看马戏了!”

    农村一年都会演机会马戏,也就是杂耍,本来九八年娱乐的节目就少的很。

    一些杂耍班子就来表演武术,什么劈砖,吃玻璃之类的。

    看的人眼睛直直的,这些村民没有不到场的。

    看完了,挨家给两三斤玉米啥的就行。

    那时候玉米才三毛两毛一斤,家家对不缺那东西……

    ……

    孙老太太喊了几声,孙颖蹦蹦跳跳的跑出来。

    “nǎinǎi,你先去吧,我等一会儿我小姐。”

    孙老太太说:“不行!你小姐一会儿和你妈她们一起去,你跟我走!小孩儿容易吓到,跟我在一块保险!”

    孙颖有些不愿意。

    陈楚咽了一口唾沫。

    孙颖叔伯大爷家有一个闺女,和自己同岁,叫孙媛。长得个挺高的,不过不经常来。

    但那女孩儿屁股好像挺大的。

    孙老太太把孙女拉走。

    不一会儿,孙五也招呼一帮人走了。

    东西邻居,整个村子的人差不多都去了。

    陈楚在等,他希望刘翠出现,去看马戏最好刘翠能先撒泡尿,露出大屁股,而这次自己豁出去了,就在这等着,暴露就暴露。

    等了好一会儿,大道上传来了两个女人说话声。

    “婶儿,咱得快点,要不马戏就开演了。”

    “我进去取点苞米,这马戏也不白看,得给点粮食。”

    “好,你去吧,我先去尿尿……”

    刘翠楞了一下,没说什么,径直朝屋子里走去。

    陈楚从声音已经辨别出来,那声音好像就是孙媛。

    他壮着胆子慢慢朝墙头逼近。

    听到稀里哗啦的声音,又退回了几步。

    但是,心底那一层强烈的玉望促使他再次前进。

    分开了最后几只玉米叶子。陈楚小心的靠在墙头上,心跳加速,随后猛的抬起头。

    厕所背靠着他,孙媛已经走到厕所边。

    这孙媛十六岁,身高有一米六五了,高了陈楚半个头,她穿着淡蓝sè的牛仔长裤,上身是个小背心,还是个吊带的。

    露出咖啡sè的肩膀。

    农村女孩儿白净的一般很少,但是这种咖啡sè的皮肤却更是xing感,让人玉望难平。

    孙媛胸鼓鼓的,屁股也是滚圆。

    她侧面对这陈楚,而这丫头好像急着要去看马戏,刚一进厕所,便迫不及待的解着裤子,牛仔裤的纽扣有些紧。

    她深呼吸一口气,随后解开扣子,拉开拉链。

    陈楚眼睛直视着她。丝毫不错。

    手下也麻利的解开裤带。

    掏出家伙,开始撸了起来。

    孙媛如果不是急着去看马戏,应该能发现陈楚,毕竟侧面墙头探出半个脑袋。

    孙媛裤子解开,随后往上褪,牛仔裤比较紧,而且她腰细屁股大,有些费力。

    两手往下用力一扒,把裤子脱到大腿上。

    露出半个屁股。

    陈楚手上开始加快动作。紧张的身体有些笔直。

    孙媛继续往下脱,滚圆的咖啡sè的大屁股终于暴露在空气里。

    一只红sè的小内裤把腚沟紧紧的箍住。

    就像电视上演的俄罗斯女人穿的小内裤一样,把两瓣臀瓣勒得更是滚圆。

    但只停顿了几秒钟,红sè的小内裤也扒了下来。

    这时,陈楚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盛开的菊花。

    像是一朵小花骨朵似的,四周褶皱,中间细细的罅隙十分的诱人。

    他看的口干舌燥,好想跑过去舔那个菊花,还有孙媛的全身上下,他都好想去舔,去啃咬。

    这时,他下体也硬邦邦的,手来回抽动异常有感觉,但是他不想shè的那么快,再等等,他要等待,看到孙媛两腿中间那许多褶皱的桃源深处的出现。

    孙媛蹲了下去,陈楚只看到她滚圆的大屁股,随后哗啦啦的尿了出来,露在外面的还有几只支棱的绒毛。

    陈楚只要手上加快力道,便会shè出去。

    这比前几次都爽,但是他在等,比较而言,他更喜欢刘翠,孙媛撒完尿,刘翠是不是还会过来?

    直到孙媛尿完,又左右晃了晃大屁股,这才站起身,提上裤子。

    他陈楚只看到她侧后面和一些绒毛,并没有看到正面的那些褶皱的肉肉。

    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还是很爽了。

    不过,陈楚更喜欢刘翠的屁股,她的更结实,更xing感。身材更有诱惑……

    插进去肯定爽。

    这几天他在梦里无数次的幻想着抱住刘翠小麦sè的屁股狠狠的插。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好像爱上刘翠了。

    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

    ……

    “婶儿,你倒是快出来啊?”

    “媛媛,你先去吧,苞米在底下,有东西压着,我得拿一会儿!”

    “婶儿,那你快点啊!”

    孙媛答应了一声,便先走了。

    小姑娘都有好奇心理,况且这杂耍也不是时常来,所以不想错过。

    孙媛刚走不一会儿,刘静便扛着一个小面口袋出来了。

    苞米只呆了三五斤。本来看个杂耍也给不多少东西。带点就是那个意思了。

    陈楚这时藏在玉米叶里,可以通过罅隙隐约的看到刘翠。

    他还是真心喜欢刘翠的这个类型,虽然年纪稍微大了点,不过,他总是感觉这样的有味儿,至于什么味儿,他也不知道,反正看到她的脸,她结实有弹xing的身体,就浑身燥热的难受。

    无数次的冲着她撸,想把她给压在身下好好的上。

    自从看到了刘翠的大屁股,他就想把那小麦sè的大屁股压在身体下面。

    用下面好好的在上面出溜。好想抓住那两瓣结实的充满弹xing的臀瓣,用力的捏来捏去,在手上变换各种形状。

    好想用舌头在那臀沟里面舔……

    ……

    这两天夜里,陈楚也梦见自己干那事跑马了。

    奇怪的是,只把鬼头露出来,他就忍不住了。在张老头那里,他听过男人早泄,便是忍不住shè,自己是不是有病啊!

    他现在不容多想,见到刘翠,他下面就抑制不住的硬。

    刚才,他本可以对着孙媛撸出来,但是他不想,他想把这一次也献给刘翠,哪怕是看着穿着衣服的刘翠撸。

    见到刘翠走进厕所,低矮的泥土块,露出不少的缝隙,陈楚仗着胆子,慢慢的靠近土墙。

    他恨不得在墙上钻一个窟窿,但更怕被发现。

    见到刘翠的双手在解着裤腰带,陈楚也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一只手抓着鬼头开始撸起来。

    而且呼吸有些急促。

    按照刘翠平常,脱掉裤子撒尿便是了。

    但是今天她好像有些特别,解裤子的时候东张西望了一阵,然后并没有直接蹲下。

    而是抓了几张玉米叶垫在屁股底下,然后坐在那上面。

    陈楚有点懵,不过见到刘翠有些害羞的表情,他还是异常的兴奋。

    刘翠的瓜子脸上写满了紧张,像是做贼一样慢吞吞的褪掉裤子。

    圆滚滚的大屁股终于露了出来,陈楚差点shè了出去,忙放慢了撸的频率。

    那小麦sè的屁股异常的xing感,结实,挺翘,又在每次脱掉裤子的时候弹跳两下。

    刘翠手摸了摸屁股上的汗,把涤纶裤子脱掉,下面穿着破旧的黄胶鞋也蹬掉了。

    露出一双38号左右的脚,褪掉裤子的时候,那红sè的内裤也显露一下。

    陈楚呼吸急促,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刘翠的内裤。

    差点撸出去,此时,他已经有些忍耐不住,干脆停止了撸。

    慢慢朝前靠近。

    两眼死死的盯着刘翠的每一个举措。他也不明白,今天的刘翠来厕所不撒尿,但脱裤子是干啥?

    只见刘翠另外一只手也慢慢解开灰布上衣,露出里面的白sè背心,随后手往上一撩拨,露出一片肚皮,那肚脐眼极为的秀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