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身材不高,但动作挺灵活,尤其是张老头儿没事教了他少林的大洪拳和小洪拳,他学会没事就练,脚落地也轻不少,而且腿脚儿也快了不少。

    没多少工夫就追上了前面那两人。

    只见掐面那两位一前一后,转眼钻进了一片绿油油一人高的玉米地。

    七月份,玉米形成了青纱帐,两人钻进去,就像是石头落进海里。

    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有风吹苞米叶哗啦啦的乱响。陈楚也猫着腰跟着钻了进去。

    他身材瘦小,钻这种地垄沟儿极为的适合,他钻了一阵便停下听听动静,根据玉米叶的响动辨别两人的方位。

    过了一阵,听到了说话声,像是离着不远。陈楚便蹲在那里不动了。

    “小凤啊!我可想死你了,快,让我亲亲!”

    “哎呀,你这个死鬼,先给钱!”

    “咱都多少次了,你咋不念一点感情,咋把钱看的那么重哪?”

    “俺不管,你不给钱,咱就别干!”

    “都进苞米地了,你说不干就不干啊?先佘一回!”苞米叶又是一阵哗哗响,而又传来叭叭的声音。而且还伴随着喘粗气的声儿。

    显然,那男的有些受不了了。想要强来。

    “老娘不赊!你有钱咱就干,没钱就别碰我,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到派出所告你强激ān!”

    “我……你他妈个死娘们!老子今儿就硬来了!有种你去告!”

    ……

    一阵响声剧烈,两人像是撕扯起来。

    那女声大叫道:“强激ān啊!来人啊!村干部徐国忠强激ān人啦!”

    ……

    她这一喊,徐国忠软和了。

    “妹子你别喊了,我错了行不?我给钱!”

    “你早给钱不就没事了么!”

    “我的凤妹子,你咋那样呢!咱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回我先跟你说啊,别干完了就提上裤子走人,咱哥俩唠会……”

    ……

    陈楚俯下身,朝前爬了一段。

    他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如果蹲着靠近容易被发现,他用玉米叶扎了一个帽子。

    戴在头上慢慢朝前爬。

    过了十几个垄沟,终于看到两个人在地上缠绕着。

    旁边的玉米杆儿被绊倒了好几颗。

    那个在上面的男人说:“妹子,咱把衣服脱了垫在下面,然后让我好好的干你!”

    “这……不行,苞米叶子擦在身上太痒,还疼。”

    陈楚抬头能看那女的肩膀白花花的露出一大片。

    徐国忠爬了上去,在那女的肩膀一顿咬。

    “凤啊,等我把这苞米踹断几根,咱平整平整……”

    徐国忠说道这里就要站起来踹苞米。

    “别的!都是咱村的地,谁家种点苞米都不容易!”

    “凤,那你说咋整?”

    “这么吧,咱再往前走一段,有片空地,那地界不大,有两棵树,所以旁边没种上地,咱去那吧……”

    徐国忠点点头。

    “好,就依你,凤真好!”

    马小河他二婶儿要站起身,徐国忠忙抱住她的大屁股,直接抗在肩膀上了。

    然后哈哈大笑朝前走。

    “别的,快放我下来,你抗我一会儿就没劲儿干了。”

    徐国忠笑的更厉害。

    “哈哈,没事,大哥我有的是劲儿,一会儿肯定把你干的下面的肉都翻翻了!”

    他说着大巴掌拍了拍马小河二婶儿的大屁股。

    而马小河他二婶儿则被扛着,在徐国忠的腰眼上狠狠的扭了一把。

    两人来到一片空地。

    四面都是苞米地,中间这地方因为长了两根碗口多粗的杨树。

    这地方一般人不来。

    陈楚此时也来到地头,躲在苞米地垄沟里,把他俩看的一清二楚。

    马小河的老婶儿叫潘凤。

    三十三岁,掉稍眉,脸挺长,五官都挺大。陈楚不喜欢这样的,他喜欢刘翠那样瓜子脸,小麦sè的皮肤和屁股。

    都同样生了孩子,潘凤比刘翠只大三岁,但却像是老了十多岁似的。

    徐国忠算是村里的一个副村长。表面为人很正派,但也没想到能干这种事。

    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凤啊!我要忍不住了!”徐国忠抱着潘凤又要又啃的。

    陈楚感觉有些恶心,主要他不喜欢潘凤这类型的,所以不想去看。但好奇,也是为了学一学男人和女人到底是咋干的。

    学会之后,也和刘翠用上。他这几天也正琢磨,不能总是自己撸,想什么办法把刘翠给上了。

    这时,潘凤已经被徐国忠把裤子给扒了。

    而徐国忠像是种猪似的把她骑上了,嘴巴还往她怀里拱着。

    开始潘凤推了他两把就让他和自己这么干。

    裤子都脱了,就这样得了。

    但徐国忠不同意,又是对着潘凤又啃又咬的,然后把脑袋伸进她的衣服里。

    潘凤的上衣是系着扣子的,怕扣子被这货给供断了。干脆伸手解开。

    农村女人一般都不戴胸罩,再说都三十多岁了,也不是那刚结婚的小媳妇。时兴戴个胸罩,穿个白sè丝袜啥的。

    那时候黑sè丝袜在农村还不多。

    衣服被解开,两只雪白的大nǎi便漏了出来。

    只是那大nǎi一点也不挺,上面的头挺黑的。

    陈楚有点恶心,想起张老头儿说的,生过孩子的女人总干那事儿,那头就黑。

    而徐国忠却不管这些,抓住两只大nǎi使劲儿揉了一会儿,随后嘴就含住了一个头儿,使劲儿的吸了起来。

    而两只手揉着另外一个。

    本来,潘凤有点烦这个家伙。

    但是,被这货一顿折腾,有是拱,又是揉,现在又放在嘴里吸,潘凤也受不住的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

    潘凤人长得不咋地,但是这交换的却很欢,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苞米地里,她便是放开了。

    这叫声像极了那小猫,太招人了。

    徐国忠听见她这么叫唤,嘴上吸着和手里抓着的更是卖力。屁股也一拱一拱的用力朝前顶。

    陈楚本来很讨厌这潘凤的,但也架不住这声音的叫唤,整个人跟没魂儿了似的。

    下面嘭的瞬间硬了。

    但是陈楚可不想对着这娘们去撸,二十块钱就能干的货,老子给二十块也能干,老子才不撸!

    能花钱买来的女人就不值钱,那样的谁有钱都好使。不像刘翠这样的,让人惦记着,心里总是痒痒的。

    又亲又啃过去了五六分钟。

    潘凤的黄胶鞋都被蹬掉了。农村那时候也一般都穿黄胶鞋,结实抗用。男女都喜欢。

    徐国忠也感觉前奏差不多了。这才把潘凤的裤子全扒下来。

    “凤啊!你的腿可真白!”

    此时,陈楚也不得不承认,这潘凤长得一般人,但是这两条大腿又长又白。看着真xing感。

    裤子和袜子都被徐国忠脱掉,潘凤里面穿着的是一件白sè的小内裤。

    那小内裤竟然是丝网状的,徐国忠一瞬间眼里充满了血丝,马上把胡子拉碴的脸往潘凤两腿之间蹭。

    “你干啥?快脱下干吧,一会儿给我蹭出水来,我回去还得洗裤衩!”潘凤白了他一眼,有些不乐意的说。

    “哎!”徐国忠虽然嘴里答应着,但是眼睛还是没有离开那丝网状白sè的小内裤。还有里面那隐隐约约的黑sè茸毛。

    “你看啥?有种就给老娘舔舔……”潘凤两条大腿一下分开,那白sè网状内裤里面的茸毛更显露出来。

    “那……妹子,我没那个意思……”徐国忠憨憨的笑了笑。

    “滚!你就他妈的直接说不愿意给老娘舔13得了!不愿意舔就给老娘快点干!”

    徐国忠被说的满脸通红,挠挠头,他还真下不得勇气去舔,只把脸又朝着潘凤内裤里面的13蹭了一会儿。

    潘凤两手抓住内裤两端,然后褪掉。

    里面黑黑的一片茸毛,徐国忠伸手抓了两把,然后脱掉大裤衩,随后压了上去。

    “啊……”潘凤呻吟的叫了一声,两只细细的胳膊绕住徐国忠的脖子。

    一白一黑两个身体重叠在一起。

    如果不看脸,这潘凤的身体真心不错。

    两条大腿随后被徐国忠抗在肩膀上,这黑小子下面不停的耸动起来。

    大黑屁股一下下用力朝着潘凤的两腿之间的腿窝子用力拍过去。

    发出啪啪的声音。

    陈楚也看的很仔细,在潘凤那片巴掌大小的茸毛中,被徐国忠的下面给顶出了一个小洞。

    那小洞就像是有松紧带似的,含住了他的下面,随着鬼头的进出而变换大小,总是把那下面含住。

    看的他也是热血沸腾的。

    啪啪啪的拍击了将近十分钟,这徐国忠站了起来,把潘凤也扶了起来。

    潘凤随后抓住了一颗小树,撅着大白屁股,那轮廓极为的诱人。

    陈楚终于受不了的解开了裤带,手在里面摸着自己的坚硬如铁的鬼头开始上下抽动了起来。

    “啊,啊!用力啊!快点,快点!再快点!”潘凤呻吟的叫着。

    而徐国忠已经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几把,下面从后面插了进去,开始啪啪的耸动了起来。

    他两手抓着潘凤的小蛮腰,胯下不停的往前挺着,拍击着。

    陈楚悄悄换个位置,看到潘凤大屁股下面也在往下流着东西,那东西也挺粘稠的,和刘翠自己抠出来的很像。

    那东西是啥?女人也流出东西吗?这些疑问,他也只能去问张老头儿了,而他在小学的时候曾经发过一本书,叫什么人与自然,上面有几章介绍说,男xing在成年之后长出胡须,yin毛和腋毛,身体也在不断长高。

    而女孩儿在成年之时身体也会长高,屁股变圆,同时也会长出腋毛和yin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