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跪求兄弟们...收藏!跪求红票!同时...推荐紫薇的《超级家丁》很耐看的书)

    “现在才十点钟,王大胜这么也得十一点半回来,小莲姐你就让我好好亲一亲,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亲了你,然后我就放开你,要不,咱俩就这么抱着,抱到十一点肯定会被别人看见的。”

    陈楚闻着那小莲的吐气如芳,而此时他搂着那小莲的腰,下面已经抵住了她的小腹以下。

    下面邦邦硬的又氧又难受,就像是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把里面的力量,发泄出去一样。

    “我,我让你亲,你就放开我……”那小莲又柔声说。

    “嗯,小莲姐我不骗你,我喜欢你,我好想亲亲你。”

    “那,那好吧。”那小莲不躲了,说着把脸凑到陈楚跟前。

    感受着他身上那股香水的味道,想起自己男人一身的臭汗,不禁对陈楚有了一点点的喜欢。

    陈楚张开嘴,**的在她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然后一下咬住了那小莲的小嘴儿。

    开始陈楚不懂啥,只是用力裹着那小莲红红的小嘴唇。

    她的嘴很小,陈楚几乎盖住了。

    而那小莲被堵住小嘴儿,感受一股甜丝丝的感觉。

    一点不像自己男人又抽烟又喝酒,而且不刷牙。一嘴的大黄牙和恶臭。

    所以那小莲只让她干下半身,亲下半身,亲哪里都行。就是不许亲她的上半身,亲nǎi不行,亲嘴就更不行。

    因为在她认为,下半身,尤其是女xing的下体是脏的,亲就亲了,但嘴是吃饭的,不能被弄脏了。

    但是陈楚很干净,亲嘴的时候很甜,牙齿也白净,口腔中也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亲着亲着,那小莲自己便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去舔了一下陈楚的嘴唇。

    陈楚直接就把舌头伸进来了,裹住她的小舌一阵的吸允。

    而他的两只手也开始不老实,开始在那小莲的后背上游走,不一会儿就往下,并且伸进那小莲的衣服,摸着她滑腻腻还有些粘黏的后背。

    这让陈楚的下面更坚挺了。

    顶的那小莲直往后退,最后她一屁股坐到那捆苞米杆儿上,陈楚整个人爬到了她的身上,又啃又咬,手又在她背后乱摸,乱抓。

    下面那根大棍子又隔着衣服乱戳。

    那小莲被挑逗得开始低低的呻吟起来。

    “啊,啊,嗯啊……”

    陈楚以为自己的时机成熟,手有些慌乱的要解那小莲的裤子。

    农村的裤带,尤其是刚结婚的女人,都是用布条系着的。

    刘翠的就是。

    陈楚以为她的也是布条,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头绪,低头一看见是一纵黄sè卡通裤带的。

    忙伸手去拉。

    不过手却被那小莲抓住了。

    “别……陈楚,你说过的,我让你亲,你就松开我,我……我已经让你亲了,也让你摸了……”

    陈楚笑了。

    笑的有点邪恶。

    “小莲姐,你让我亲了,但是没让我摸啊,我摸摸你下面。”

    “陈楚,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我男人的事儿。”

    “小莲姐,我就摸一下,这样吧,我摸摸你的nǎi,就摸一下。”

    “陈楚,要不改天我让你摸吧,现在都快到中午了,我得做饭去,万一我男人要是提前回来,看见咱俩那成啥了。”

    陈楚想了想也对,折腾这半天也有二十多分钟了。

    快十一点了,王大胜那混蛋要是早回来半个小时,正好把自己堵到柴禾垛这里了。

    那以后就不好偷人家女人了。

    老张头也说过,什么事适可而止,偷人家女人更是如此了。

    再说这才是第一次下手,能占这么多便宜也不错了。

    陈楚把那小莲拉了起来,然后帮她整理整理头发。

    偷女人还有一个窍门,那就是帮她整理头发。

    女人总喜欢男人给她们梳头,那这种事儿一般男人不在意的。

    张老头儿传授过陈楚这么给女人梳头,只是今天没带梳子,以后偷人家老婆也要带个梳子,完事儿了给人家梳梳头,女人其实就这么点小心眼。

    总是希望你细心的关心她。

    那小莲一动不动的等着陈楚给她整理完头发,陈楚又在她红彤彤的嘴唇上亲了亲。发出滋滋的声音。

    “小莲姐,你的嘴唇真甜,我晚上再来吃你的嘴唇吧。”

    “你,你晚上别来了,还是明天中午来吧。”那小莲说完脸刷的一下红了。

    陈楚下面好不容易软的,被她这句话又说硬了。

    不过不能恋战了。

    陈楚给她抛了一个媚眼,然后跳出墙头,贴着墙根走了。

    ……

    看着陈楚走了。

    那小莲一屁股坐到柴垛里。

    胸部起起伏伏的。

    刚才就像是做梦一样。不过,这种感觉却很刺激。

    她不敢往下想了。

    想到此为止了。

    她先回屋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嘴角全是陈楚的口水。

    她又洗了洗毛巾,然后把脸上口水的印记擦掉。

    重新提了提裤子。

    再去院子里抱柴禾,开始做饭。

    农村的饭一般也很简单。

    大多是一锅出。

    饭菜一起来了。

    饭刚刚好,王大胜扛着锄头回来了。看见正在灶膛忙活的那小莲。

    下面又有些痒痒了。

    “小莲,饭好了吗?”王大胜问道。

    “嗯,差不多好了,得再唔一会儿。”

    “行啊,小莲你进来一下,也歇会。”王大胜说着又关上门,拉帘子。

    那小莲知道他想干啥,心里有点不高兴。不过想起刚才自己和陈楚亲亲抱抱,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男人,还是跟着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王大胜就把小莲推倒在炕上,然后就压了上去。

    “小莲,你想死我了……”王大胜说着就往她脖子上啃。嘴巴也在她胸脯上拱来拱去的。

    大热的天,王大胜刚铲地回来,浑身的一股汗臭让那小莲直禁着鼻子。

    她刚和陈楚亲热完,香喷喷,甜丝丝的感觉还在游荡在鼻尖。

    这回轮到了王大胜,一股臭烘烘的,不禁让她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起来。

    想要推开王大胜,可他已经脱了裤子,还给自己扒着裤子。

    而且嘴巴又放在她的两腿间开始拱起来了。

    并且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那小莲有点骑虎难下,不知道该不该把他推到一边去。

    这时,外面有人敲窗户。

    “里面有人吗?买盐啊!没盐下锅了。”

    那小莲趁机踹了王大胜一脚。

    这家伙正趴伏着亲的正来劲。没防备,还真被这一脚给踹了个腚墩。

    “你干啥?”王大胜问。

    “你干啥?”那小莲一瞪眼睛。

    “有人来买货了你没听见啊?一天到晚就寻思那点逼事儿!这ri子按你这么干还过不过了!”

    王大胜被骂的一愣一愣的。

    那小莲这时站起来提起裤子冲外面喊。

    “哎!马上来了,稍等一会儿!”

    王大胜也边提裤子边嘿嘿笑道:“嗯,小莲,你说的对,也做的对,要不我爸爸一门让我娶你,说你家是过ri子人家,姑娘也错不了,我真是有福气,才有你这样的好老婆!”

    “王大胜,你知道就好,一会儿吃完饭赶紧去地上干活!这都啥时候了,就咱家地比别人铲的慢,挺多家二遍地都铲完了……”

    王大胜点头跟鸡啄小米似的。

    “哎,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干活。”

    其实人家其他家都是两口子去一起铲地。

    农村女人不比男人干的少,铲地之后回家还照样做饭洗衣,带孩子,喂猪打狗的。

    王大胜再能干一个人也干不成两个人的活了。

    不过他愿意,他可舍不得让那小莲下地。

    而那小莲在家的时候就是老姑娘,家里三个姑娘,她是老幺,介绍对象的时候她就说要不嫁个城里人,嫁给农村人她就一辈子不下地干活。

    王大胜那是点头同意的,不管干啥,只要能结婚就行。

    卖完了盐,那小莲就让王大胜赶紧吃饭,吃晚饭就把他赶走去干活去了。

    一下午时间,她就坐在小卖店里,心里火烧火燎的想着和陈楚亲嘴那事儿。

    有人来买货她就卖,没有人她就想那每一个细节。

    想到明天中午和陈楚约好还在后院柴禾垛见面,她的脸上就一阵阵的发烧。

    她有种感觉,和王大胜干那事儿都没有刚才和陈楚亲嘴有感觉。

    想到这里,她悄悄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面,脸红扑扑的轻轻的压抑的呻吟。

    ……

    陈楚心里也特别的爽。

    张老头儿说的真没错,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那王大胜积了哪辈子的德,娶了那小莲这样的好老婆。

    他自己还不会好好的曰,正好老子帮帮他。

    想起刚才和那小莲的镜头,他还是跟做梦似的。

    嘴里现在还甜丝丝的,像是含着白糖了一样。

    这种甜蜜让他走路都直发飘。

    心想这要是能曰了那小莲一把,那该是更美了。

    屁颠屁颠的快走到家,见朱娜又从老孙家院子出来了。

    陈楚心里高兴,而且他亲了那小莲,也摸了,以为自己就是半个男人了,见到朱娜也没刚才那么害臊了。

    不就是女人吗?那小莲都够装紧的了,整天听见村里的老爷们说她洋xing,被夸的跟仙女儿似的,刚才不还被自己按倒在柴禾垛上。又亲又骑了么。

    这朱娜也不算啥。

    “朱娜干啥去啊?”陈楚笑了笑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