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不想去。

    感觉这是一场交易一样。

    但不去是傻子。张老头儿就说过,不管是感激也好,还是什么也好,女人既然愿意了,你就要做,得和女人发生接触才能有感情。

    男女没有接触,那就根本不会发生什么感情,如果有那也是假的。

    陈楚抬起头,大步走了进去。

    下午时分,天边有点黑云彩。

    本来炎热的下午多了一丝的清爽和yin霾。

    小树林的树木很密集,都是碗口粗细,四五米高。

    这里没有人修理枝桠,而这些枝桠横七竖八的很像喜鹊窝。

    冬天的时候陈楚常来这里捡树枝回去烧炉子。

    再炉火里面再埋上两个土豆,热乎乎的吃着很过瘾。

    所以他对这里特别的熟悉。

    密集的树枝,比青纱帐还青纱帐。

    风一吹,就像是小说林海雪原一样。

    马小河常说他二婶子就经常在这里很男人搞。

    反正一次二十块钱,谁来都行。

    刘翠也没背着男人做过这种事,她说让陈楚摸摸,不过走进树林里,浑身不自在起来。

    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太多,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禁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和一个孩子说这些混账话,还和半大小子钻小树林了。

    她最厌烦那种不守妇道的女人。

    和被的男人钻苞米地,钻柴禾垛,进小树林啥的。

    现在她就在做这种事。

    而且,那男的还是一个半大小子,还是自己的邻居,这要是传出去,这张脸该往哪隔了。

    陈楚距离她不远,前后六七步。

    风从陈楚这边往她那里吹。

    刘翠整理好的蓝sè裙子又哗啦啦的挣起来。

    把她的凸凹轮廓映衬的和雕塑一样。

    太美了。

    陈楚深呼吸口气,真想用照相机把她拍下来。

    那蓝sè裙子裹住她的臀部,就连屁股沟儿都清晰可见。

    圆圆又往上挺翘的屁股让陈楚忽然有一种冲过去好好揉揉捏捏的冲动。

    “对了,刚才刘翠婶儿不是让我摸摸吗?我可以去摸的。”陈楚咽了口唾沫。紧走几步。靠近刘翠身后。

    “嗯……”感觉身后陈楚的靠近,刘翠也紧张起来。

    刚要说句话,陈楚的大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屁股。

    “啊!陈楚你干啥啊?”刘翠反应过来。

    忙回身躲开。

    “婶儿,你不是让我摸摸吗?”陈楚抓了她屁股一把,浑身都激动的发颤。

    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真的就梦想成真了。

    “你……我说让你摸摸我,没让你摸屁股。”刘翠脸红了红。

    “婶儿,那你让我摸你哪?”陈楚说着又靠近。

    “摸摸婶子的脸,摸摸头发,肚皮都行,但别摸下面,别摸屁股。”

    “行!”陈楚答应了一声。

    心想一会儿真摸起来,摸几下屁股她也不能说啥的。

    张老头儿没少教他这些。

    “婶儿,那我现在就摸你了……”

    “等会!让……让婶子准备准备。”刘翠心跳的厉害。心里又是激动,而又有一颗小鹿七上八下的乱撞。

    她眼睛一瞥,看到了一颗小树桩,下面还有一些树枝。

    然后说:“陈楚,婶儿一会儿就坐在那让你摸吧!”

    “行啊。”陈楚答应了一声,然后屁颠屁颠的跑故去,把小树桩整理了整理,又把那些枝叶垫起来不少。

    这样增加了厚度,刘翠坐上去就不会各着了。

    刘翠看陈楚这么细心周到,比起自己家的那个男人孙五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孙五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而且不务正业,家里的农活一点都不干。

    整天游手好闲的,打麻将,打群架倒是有他。

    忽然身边多了一个小男人对她这么呵护。她咬了咬嘴唇,慢慢走过去坐下了。

    陈楚也顺势坐在她的旁边。

    但并没有急于动手去摸。

    而是搂住刘翠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发丝,摸着她的额头。

    “刘翠,你知道么,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也是最喜欢的女人,我真的好喜欢你……”

    刘翠心跳的更厉害,脸也红扑扑的。

    “你这孩子,说的是啥了,快点摸婶子几把,婶子好回去。”

    “婶儿,让我亲亲你吧。”

    “啥?”

    啵的一声。

    陈楚终于如愿以偿的亲到了心仪已久刘翠的脸蛋儿。

    “你这孩子,在弄啥了?”刘翠有些急了,眼里像是泛起泪珠。

    “婶儿,你怕啥啊,我都不怕,咱俩好吧,我一定好好对你,好好爱你,我知道孙五不是东西,他打你,他要是再打你,你就和他离婚,然后咱俩过。”

    刘翠慌了。

    这些事儿她从来想都没想过,至于离婚更是天方夜谭了。

    陈楚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嘴一叼,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坠。

    “好婶子,让我摸摸……”

    陈楚的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摸着她的脖子,然后忽然从上面的领子伸了进去。

    “啊!”刘翠叫了一声,就像是胸被一条蛇咬了一口一样。

    陈楚浑身发颤,还在咬着她的耳唇,手伸进去,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大。

    终于摸到这圆鼓鼓的胸口了。

    而且好有弹xing。

    他解开刘翠的红兜兜,让那两只大兔子彻底的解放了。

    刘翠也放松了,让他任意的摸了起来。

    “陈楚,你就只准摸婶子的上半身,下半身不许碰了。”

    陈楚笑了笑,开始在她的脖颈上亲吻舔了起来。

    那种咸咸的感觉让他血脉泵张,小腹也胀痛的厉害,恨不得马上把刘翠压倒骑在身下。

    不过,他尽量空着着,尽量温柔。

    他知道刘翠可不是那小莲那样的女人。

    这女人已经三十岁了,不是那人容易就能上手的。

    刘翠脖子后仰,躲避着。同时也发生嗯嗯的声音。

    陈楚扩大战果,开始舔起她的脖子来。

    手也摸住了那两粒相思豆,然后尽量的挑逗着。

    “婶儿,让我亲亲你的嘴吧。”

    陈楚抱住她的头,然后嘴就亲了上去。

    只在唇上狠狠的吸了两口。

    就被刘翠推开了。

    “好了,你摸了婶子了,也不是婶子食言,现在婶子得回家做饭了。”

    陈楚心里有些不甘,也很不过瘾。不过并没有上来纠缠。

    他空着着心里强插的玉望。

    压低玉火。

    “婶子,你真是个好女人,如果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婶子的。”

    刘翠本来要迈步走的,听了这句,一下愣住了。

    陈楚这时路过她身旁,伸手拍了一把她的屁股。这才哼着小曲儿走了。

    “你……”好半天,刘翠才反应过来。看着陈楚离开的背影。

    心里怀疑这还是一个孩子吗?

    ……

    晚上,陈楚吃晚饭跑到张老头儿那里。

    把经过的事儿说了一遍。

    张老头儿没说话,还是老规矩,让陈楚打了几遍拳。

    随后又指点了几句。

    外行人练热闹,内行人练门道。

    如果平常人打几套拳跟玩似的。

    但是真要是练家子,力道姿势都打对了,一套拳就能见汗了。

    陈楚大了大洪拳,小洪拳,和醉八仙。

    浑身跟洗了个汗蒸似的。

    张老头儿没让他洗脸,只用脏兮兮的抹布擦了擦汗。

    “老家伙,没想到你教我的这些玩意儿还挺管用,我手脚灵巧多了。”

    “嗯!”张老头儿点点头。

    然后说:“你偷女人做的不错,但是你不该和闫三打架。”

    他说着喝了口小酒又说。

    “你应该找一些你的同龄人打架,比你打几岁的也行,但是不能和闫三打。”

    “为啥?那就让他欺负刘翠婶儿啊,那可是我的……”

    “哼,你懂个屁啊。”张老头儿白了他一眼。

    “你不会喊啊!闫三不会啥,但那人狠着那!他可能不面对面跟你打,背地里捅你一刀。直接要了你的命!”

    他这么一说,陈楚还真有点怕了,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再说了,人家三十多了,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你才多大,论力气,还有打架的经验,你都和人差远了,单打独斗你也不是对手。你要是拼命耍狠,人家比你更狠。”

    陈楚点点头。

    “那咋办?”

    “咋办?你等着他报复吧,报复完了就没事了。”

    “cao!我怕他?大不了拼命!”陈楚站起来气得哼哼的。

    张老头儿笑了。

    “行了,你再多练一阵拳吧,想要打过闫三可没那么容易,就你现在这两下子,要不是偷袭,你三个也不是人家个儿。”

    陈楚想想也对。

    不过又摇头。

    “老家伙,差点让你糊弄过去了,我这回来,是问你怎么能把朱娜搞到手,还有刘翠,她就让我摸上半身,下半身不让我碰。”

    “嘿嘿!女人如酒,醉了你就可以随便了,就像酒泉似的,每个女人都是不同的,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弱点。你还是先把那小莲搞到手吧,那女人空虚的很,容易到手。”

    陈楚叹了口气,不说话,开始打拳。

    直到最后体力有些透支,感觉腿脚发软,走道都踉踉跄跄的。

    “嗯,回去别洗澡,不然你白练了,明天中午再洗,洗完了多喷点香水去找那小莲,她肯定在柴禾垛那等你,暂时别先去招惹刘翠,你先不靠近她,那闫三暂时不能把你咋样,要是在半路堵住你,踹你两脚,你也别还手,听见了吗?”

    张老头儿说完,躺在炕上又喝起酒来。

    陈楚点点头。

    刚要出去。

    张老头儿有问:“你手上的那扳指从哪来的?我看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