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停了停。

    还是把那扳指递了过去。

    张老头儿看了好一会儿。

    然后在火炉中拿出一根烧柴。

    他这屋子很cháo湿,即使夏天,后半夜也得烧些东西。

    也奇怪,那本来墨绿sè的扳指,被这火一烧,变成有些血sè了。

    那血sè不算太明显,像是血丝一样。

    “哪来的?”张老头儿喝口酒问。

    “垃圾堆捡的。”

    “老家伙,这玩意儿值钱么?”陈楚问。

    “应该值点钱,你留着玩吧,别给别人看就行。”张老头儿扔给他。继续喝酒。

    等陈楚走后。

    他才摇头。

    “血sè扳指?呵呵,怎么能到这个小子手上。巧合成这样,让老子死都不瞑目。”

    那小莲这一夜都魂不守舍的。

    男人王大胜半夜总想碰她两下。

    翻过身压在她身上,又被她推开了。

    “小莲你咋了?”

    “不咋?”

    “那咱咋不玩了。”

    “玩啥啊?你玩白天还有力气铲地吗?赶紧把地铲完在说。”

    王大胜心里这个郁闷。但咂砸嘴也觉得媳妇说的有道理。

    晚上一蒸腾到半夜,白天还真是没有力气干活了,眼瞅着人家的地都快铲完了,他的地还有一大半呢。

    白天在地头上,总是盼着时间快点到中午,然后回家和小莲放一炮。

    根本也没啥心思铲地了。

    再说现在太阳也毒辣,总想找一个凉快的地方歇一会。

    现在那小莲一说,他也哑口无言。

    心想听媳妇的,好好干活,等把活干完了,再回来好好的曰她。

    他呼呼的睡了。

    那小莲却是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和陈楚约在中午柴禾垛那见面。

    心里跳跳的,还有些激动和兴奋。

    主要是看陈楚长得干净,再看看旁边睡着的自家男人,就跟一头猪似的。

    当初怎么瞎眼了找上他了。

    第二天一早,那小莲就早早起来,收拾好了屋子,然后开始生火做饭。

    早上王小眼也来了一趟,见媳妇正忙里忙外的做饭,而儿子却躺在被窝里呼呼的睡大觉。

    气不打一处来把王大胜臭骂了一顿。

    “你他妈的看看你这熊德兴!你媳妇一天忙里忙外的伺候着你,白天还看着买卖,你看你天天铲那点破地,老秋前能不能铲完了!狗ri的你!”

    王小眼在他们结婚前的一个月内经常过来,见媳妇守妇道,老实巴交的。

    他也就放心了。作为老公公,总来看儿媳妇也不好,所以也就一早上来溜达一圈了。

    把儿子臭骂了一通,然后他就回去了。

    王大胜也觉得自己不对,吃晚饭就早早上地干活去了。

    留下那小莲,她心里跟长草了似的。

    时不时的走到后院,看看柴禾垛那有没有人。

    心想自己咋这么笨了,早应该和那小子约个时间了。

    想到这又不禁狠狠的唾了自己几声。暗骂自己不要脸。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混到了十点。

    一连串过来不少卖货的人,那小莲忙活得心里也有些焦急了。心想陈楚现在是不是到柴禾垛那边了。

    有个老太太还坐在她这里那意思是要和她唠嗑。

    把她急的,忙说自己要去解手。

    那老太太就说你解手我给你看店。

    好不容易那个老太太走了,已经十点二十了。

    那小莲四处看看,马上关门,又撂下了帘子。

    又在屋里冲镜子照了照,这才走到柴垛那里。

    今天,她穿着肉sè的丝袜,小巧的白sè高跟鞋。这双鞋还是她结婚那天穿的。

    平常都舍不得拿出来穿。

    而且身上穿着一件雪白雪白的连衣裙。

    头发也变成了细细的鞭子,朝后面梳拢着。就像一个十七仈激u岁的小姑娘。

    她今年也只有二十岁。长得娃娃脸,这么一收拾也显得特别的清纯了。

    走到柴垛后面,那小莲不禁皱了皱秀眉。有些失望的叹口气。

    心想这小子还没来。

    正打算往回走。

    忽然身后传来了笑声。

    “小莲姐,你这是在等哪个情人哪!”

    那小莲回过头,见正是陈楚。

    这家伙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不禁嘴撅起来说道:“死陈楚,你瞎说啥?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说着话,她脸上也红扑扑的。

    陈楚一个箭步走过来,一只手伸过去搂她的肩膀。

    那小莲没躲,被陈楚搂进怀里,随后吧嗒一声亲了脸蛋儿一口。

    那小莲今天还化了点妆,陈楚亲了一下咂砸嘴说。

    “小莲姐,你可真香。”

    “你,你被瞎说。”

    “呵呵,那我说小莲姐今天真臭!”陈楚说着,手摸了一把那小莲的脸蛋儿。

    “哎呀,你烦人不烦人啊!”

    陈楚嘿嘿一笑。

    抱着那小莲的脸,开始啃上了。

    那小莲嗯嗯的叫了两声。

    陈楚的下面就硬了。

    “小莲姐,你可想死我了……”说这话,就要把那小莲放在苞米杆儿上。

    那小莲忙推了他一把。

    “被瞎弄,把我衣服都弄脏了。”

    陈楚这才发现,她今天穿的衣服很特别,整个人也更有味道了。

    “那咱去哪里弄?”陈楚问。

    “你……你和我进屋,只允许你摸摸我……”

    “行啊!”陈楚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手也放在她屁股上摸了两把。

    感觉热乎乎的。

    那小莲的屁股不像刘翠那样大,不过柔柔的,很像棉花那种,又挺翘的。

    陈楚要抱着她进屋,那小莲不干,怕被人看见。

    忙自己先进屋了,又给他留着门了。

    陈楚一闪身,也跟着进了屋。

    她和王大胜的房间收拾的很利索。

    那小莲一直喜欢干净,屋里自然收拾的好。

    炕上有一床小被褥,床上铺着床单。

    陈楚进屋一把就把那小莲按在炕上了。身体也随后压了上去。

    今天他身上的香水又放了不少,那小莲闻着喷香喷香的特别的好受。

    “你轻点,和你说,现在十点半了,十一点你必须走。”

    陈楚点点头。然后一口就把那小莲的小嘴儿给堵住了。

    狠狠的吸允里面的津液。

    那小莲也嗯嗯的回应着,自己的小舌与陈楚的纠缠到一起。

    “小莲姐,我要上你……”陈楚说着开始去解那小莲的衣服。

    却被她挡着。

    “不,不行,我们不能那样,我们就亲亲,就抱抱……”

    陈楚脑袋一乍,心想老子已经骑上了,还能容你?

    张老头儿说过这妞儿,即使自己不上,她也要被别人偷的。

    他一下想起昨天刘翠的事儿来。

    闫三也没有把刘翠全脱光,而是直接扒她裤子了。

    陈楚直接手从那小莲的小裙子里伸了进去。

    一摸,那里都湿了。

    心想那小莲你还和我装什么装。你这sāo货都这样了,还不让干。

    陈楚在里面抓了两把,抓住她白sè的小内裤就要往下拉。

    “陈……楚,帮帮我,帮我亲亲。”

    “亲那里?”陈楚一愣。

    想起张老头儿也和他说过。

    女人有一个按钮,就是腿窝子那里。

    一般女人只要碰到那个按钮,她或许就是你的了。

    至于亲女人的13,那有什么。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再说房事这种事花样很多,总是单调的弄进里面抽出插入,活塞运动就没意思了。

    陈楚脑袋灵光一闪。

    想起偷窥刘翠撒尿的时候,恨不得去给人家舔屁股,去张嘴接尿。

    现在那小莲自己要的他舔。

    他真没尝过女人那里是啥滋味了。

    抬头看看那小莲脸上红润的很,像是喝多了一样的酡红sè。

    手也感觉她那里越来越湿。

    是干还是去舔?

    陈楚不知道干会不会成功,但舔肯定会的。

    手里摸着那湿润的方寸之地。

    陈楚犹豫了一下,有些紧张的伸着鼻子去闻了闻。

    一般女人那里都是发sāo的,但是那小莲那里还有些香水味,肯定是喷了香水了。

    张老头儿那意思,女人下面那东西能舔的,也能喝。

    陈楚豁出去了,先用舌头舔了一下,没有品尝味觉,但这一舔,炕上的那小莲更是叫唤起来。

    这还是隔着内裤。

    陈楚用手弄了弄,弄出了一些毛茸茸来,然后舌头就开始在那里舔了舔去。

    那小莲非常干净,那东西除了有些sāo,还有些咸咸的汗液。

    陈楚舔了几下,没有品尝。

    把她的内裤随后脱了下来。

    那小莲就像是一只等待宰割的羔羊一样,老老实实的躺在炕上开始呻吟。

    身体蜷缩而扭曲,像是一条刚刚要去冬眠的蛇一样,尽量的伛偻蜷缩。

    陈楚脱掉她的内裤,又分开她的双腿。

    终于看清了女人的那东西,以前都是离远处看,只看像是一团褶皱的肉,现在看的近了,就像是一个豁口。

    豁口里面还有好几层。

    陈楚摸了摸她的两瓣臀瓣,然后再次附身下去,开始亲吻她的下面。

    此时,那里面的水缓缓的竟然流出,像是小溪。

    张老头儿以前就总叨咕几句顺口溜,也是谜语。

    离地三尺一溜沟,

    一年四季水长流。

    只见道士来洗澡,

    不见和尚来洗头。

    陈楚现在琢磨了琢磨,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小小的泉眼里还真的往外流水啊。

    他越是亲,那小莲却越是叫唤的欢。

    两手抓着他的头,用力往自己下面顶。

    “亲,快,快用舌头舔,快,求你了……”那小莲激动的满脸红晕的说。

    (求弟兄们红票,...收藏。能有...月票打赏更好了,如果感觉这本书还可以,请支持一下哈。不会断更。...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