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兄弟们手上有红票的投几张哈,码字不容易了。觉得书还可以...收藏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求点...月票打赏啥的。)

    陈楚被她挑逗的张开嘴开始大力的舔了起来,越舔感觉越好,不经意的喝了一口那东西,感觉酸酸的,味道还算可以。

    但他不想喝了,怕一会儿恶心。

    沿着那东西往下,陈楚舔到了那小莲的菊花上。

    张老头儿总管屁眼叫菊花。

    现在看,那些褶皱的地方还真像了。

    那小莲那里非常干净,好像每次方便完,都真用水洗过了。

    陈楚开始舔了那里。

    “啊……不行了,太,太痒了,别舔那里了……”

    那小莲越说不行,陈楚越是舔。

    而且,他下面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再看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十点五十了。

    还有十分钟,争取把那小莲给干了。

    夏天穿的衣服都不多。

    陈楚裤子蹬掉了,把上衣也脱了。

    下面邦邦硬的鬼头,像是一个愤怒的恶兽一样。让那小莲吓了一跳。

    那小莲脸上火辣辣的,二姐没有骗她了。

    二姐说男人那东西有一尺来长的,二姐的男人才12公分。玩的很不尽兴。

    而自己的男人王大胜,才半掌多长,也就七八公分了。

    每次都没什么感觉,下面正痒痒的,他就不行了。

    即使来个第二次,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那小莲再见陈楚这玩意,挺胸昂头,大的吓人,至少有十七八公分长了。

    和二姐说的有些差距,不过这长度和粗度,已经抵挡住王大胜三个了。

    而且,王大胜那东西一股臭味,每次她都让洗干净再放进去。

    但不管怎么洗都是那样。

    陈楚这个也有些香水的味道。

    其实陈楚真没往上面喷香水,而是身上的香水喷多了。

    这东西掏了出来也带来了。

    “小莲姐,给我舔舔不?”

    小莲咽了口唾沫,忙说不。

    “我都给你舔了,你也给我舔舔吧。”

    那小莲还要摇头,陈楚已经把这玩意儿放在她的嘴边。

    她二姐也曾说过男人这东西很好吃。

    她没吃过,看着陈楚这个大家伙,心惊肉跳的。但还是有不少兴奋,心想这东西要是放在自己下面,那干起事来,还能痒么?

    那小莲稍微的张开嘴。

    陈楚就又往前凑了一下。

    那狰狞的鬼头已经暴露而出,正怒视着她。

    她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

    陈楚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气。

    马上把鬼头塞进她的嘴里。

    一股湿湿热热的感觉,让陈楚跟着又舒服的呻吟了几声。

    陈楚站起来,那小莲跪着在他的胯间,已经尝到了这东西的确和二姐说的有些好吃。

    又开始吞吐起来。

    并不是发出呜呜和噗噗的声音。

    陈楚这个舒服,不禁感谢起张老头儿来,这老家伙真是神算啊,说那小莲容易拿下,真就是容易拿下了。

    而且这用嘴也太舒服了。

    那小莲动作越做越快,而且身上已经自己脱的光溜溜的了。

    陈楚摸着那两只白花花的兔子,又捏着那两粒小小的可爱的相思豆。

    把那小莲弄疼了,又狠狠的又吸又撸了他那几下。

    陈楚被这几下弄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一下没忍住,终于开闸防洪了。

    一连串的喷shè,全进了那小莲嘴里。

    陈楚抱着她的头,啊啊的低低叫了好几声。

    浑身也紧绷的跟龙虾似的。

    那小莲也呜呜的抱住陈楚的胯下。

    把这些东西都一点不剩的吸进了嘴里。

    她二姐说过男人那东西是可以喝的。

    她虽然感觉这东西有些恶心,但毕竟是陈楚的,如果是王大胜的,她碰都不会碰的。

    而现在,她把这些东西全咽了下去。

    感觉有些腥味,不过她抬头看着陈楚一副享受的模样,贴着那根已经软下来的巨物,脸上红扑扑的,心里也一阵欢喜的很。

    不过,她小脸往墙上的挂钟一看,见已经十一点零五分了。

    忙慌了。

    “哎呀,来不及了,陈楚你快点穿衣服,我男人快回来了!”

    陈楚本来想歇一会,真枪实弹的干她一把,那小莲一着急,他随后想想也对的。

    万一让人家男人堵住,可不是什么好事,丢人不说,以后想干那小莲也没机会了。

    然后收拾着穿好衣服裤子,主要是下面也软了。

    “小莲姐,那我们什么时候还见面?”

    那小莲一愣,光着屁股停在那想了想,然后撅着腚下地,找来一张纸和比,写了一个电话说。

    “这是我家电话,到时候你给我打,等过一阵我买了手机,你就往这号里面打。”她说着小脸又红了。

    陈楚看着她下面光溜溜的,伸手摸了把她的大腿,又在她下面抠了抠。

    那小莲没有躲,而是嗯嗯了呻吟两声。

    “小莲姐,你让我给你打,我也没电话啊。”

    “嗯,你笨啊,去别的小卖店打呗。就说你家货到没到什么的,别人也不会误会。”那小莲脸上红扑扑的,虽然被弄的很好受。

    她还是推开陈楚的手。

    “别弄了,一会儿真来不及了。”

    陈楚嘻嘻一笑,抱着她的头,在她红红的小嘴儿上狠狠的亲了两口。

    这才从后门出来,然后跳墙走了。

    放了一炮,陈楚心里美滋滋的。

    只是可惜没弄进去。

    还是不知道弄进去,真正干起来是啥味。

    他心里高兴,心想反正没事儿,去刘翠的地里看看她正干啥呢。

    最好也能这么的干她一次。

    陈楚先回家,见刘翠没有回来。就自己洗了把脸。

    然后就朝刘翠家地理走去。

    刚走到半路。

    斜对面闫三走了过来。

    “真他妈的巧啊!”闫三冷笑一声。

    陈楚没说话,想绕过去。

    “小逼崽子,你他妈把我弄出血了,今天老子也要给你放放血!”

    闫三说着冲身后摸出一把刀就狠狠扎过来。

    陈楚懵了,他也没打过几回架,就昨天一气之下才摸起锄头打了几下闫三。

    毕竟他年龄小一些,而且闫三手上还有刀。

    陈楚利用步伐躲闪了几下,两手抓住他手上的刀。

    这时闫三另外一只手握着拳头,对着他一顿暴风骤雨的拳头。

    打了一阵,见陈楚已经被打趴下了。

    闫三抢过刀,远远的扔出去。

    然后直接趴在地上的陈楚麻骂道:“麻痹的!今天爷爷先给你个教训!你他妈的以后给老子记着,少他妈的管闲事!你是个**!”

    闫三跑了。

    陈楚想挣扎的站起来,不过又倒下了,眼前迷迷糊糊的,显然他受的伤不轻。

    正如张老头儿说的,这小子下手真黑啊。打他那几下子都是往要害,往死里整。

    他虽然恨恨的直咬牙,发誓一定要弄死闫三。

    不过这时候,还是支撑不住倒下了。

    冥冥中,他感觉有个人跑过来,然后把他背起……

    昏迷中,有许多的片段。一会儿是他偷看人家刘翠撒尿,一会儿又和张老头儿练拳,继而又变成了和那小莲在做那事儿。

    等陈楚头脑绞痛,睁开眼。

    发现自己在床上,四周雪白的墙壁。

    一个医生在给他摆弄着点滴。

    “你醒了?”那个医生问。

    “嗯,我这是在医院?”陈楚感觉全身挺疼,眼睛有些睁不开。

    “你昏迷一天一夜了,现在没事儿了。你爸刚走。”

    陈楚点点头。

    心里更恨闫三。心想狗ri的,等老子出院了一定弄死你!

    “你这孩子也是的!和闫三那人结仇干什么?”那大夫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闫三显然很出名了。

    陈楚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枕头旁边写着县第一人民医院等字样。

    才明白自己是在县医院。

    他感觉头还有些痛,就躺在枕头上慢慢睡去。

    直到中午,有人敲门进来。

    陈楚睁开眼,立马激ng神了起来。

    “刘翠婶儿,你咋来了?”

    身后还跟着一个医生。

    那医生呵呵笑着说:“还人家咋来了?二十里地,人家给你背来的!要不是来的即使,你现在还醒不过来呢!”

    “医生,你说这个干啥,他一个孩子。”

    刘翠走到床沿,坐在等着上。

    “陈楚,你饿了吧,婶儿给你做的鸡蛋粥。”

    刘翠说着把手里的保温饭盒拿出来,盛了一小碗粥,拿汤勺盛了一点,在嘴上吹了吹,又试探了一下。

    才喂给他。

    陈楚喝了口粥,感觉好多了。

    见医生看了看他身上的伤,然后走了出去。他才问:“婶儿,我爸呢。”

    “没事的,你爸要和闫三打官司,不过你不用担心,闫三肯定要赔钱,不然……不然婶儿就把事儿全说出去,看他不再蹲监狱。”

    “婶儿,那事儿你不能说啊,说了你以后咋做人啊?”

    刘翠笑了。

    “说了婶儿有啥做不了人的,即使孙五不要我,不还有你么?你不说过要对婶儿好,好一辈子么?”刘翠说着给他抛了一个媚眼。

    “婶儿,你放心,你要是现在离婚,我现在就……哎呦。”

    “哎呀,你乱动啥,婶儿不是和你闹着玩么?我和那闫三说了,他要是不赔钱,我就去公安局告他,你放心好了。”

    刘翠又舀了一口粥,放嘴边吹了会儿喂他。

    “你现在就别想太多了,好好养病,其余的事儿有你爸,还有我呢。对了,昨天听说你出事儿了,王家小卖店的儿媳妇还来看你了,今天早上还来了,给你拿了一百个鸡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