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这嗯的一声,像是被弄痒痒了,身体动了一下。把陈楚吓了一身冷汗。

    下面滑溜溜的下来了。

    原来那一下地方不对,正被季小桃两条大腿边的肉夹住,倒是把人家弄痒痒了。

    电风扇呼呼的吹着,很像是被风吹弄痒痒一样。

    陈楚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发现。反正他一软自然滑溜了下来。

    见季小桃没醒,陈楚也豁出去了,抓住下面又放在她上面的屁股上。

    那下面一受到刺激,马上又膨胀起来,季小桃的屁股又极为的弹xing。

    不过陈楚没敢摸,只是拿下面蹭着她的挺翘的臀瓣。

    那种摩擦感让他飘飘玉仙,玉仙玉死。

    不过他还是看着那深深的股沟有点发傻。

    不知道自己应该把这东西放在那里。

    他感觉一阵的有晕目眩,脑袋也跟着直发胀,晕晕乎乎的满脑子一片的空白,几乎跟一团浆糊相似。

    这……就是女人的屁股沟么?

    以前他只是远远的看着,还看不太清楚。

    加上每次都做贼心虚,总感觉后面有人盯着自己看一样。

    但时间长了,也就有点习惯了,胆子也逐渐的大了起来。

    就像是张老头儿那老家说的,男人想锻炼胆子,那就要先从看女人洗澡开始。

    陈楚是没看见人家洗澡,农村女人洗澡都很隐蔽,窗帘子不禁挡得十分的严密,有的时候还穿着内衣内裤洗。

    张老头儿说上次他看寡妇洗澡就看见那寡妇穿着红肚兜兜洗的,其实他啥也没看着。

    不过,这话说出去可没人相信。

    陈楚也不信。

    他倒是没看见人洗澡,竟是看人家撒尿了。

    但是那么远的距离,他只能看个大概,白花花,或者小麦sè的圆圆大屁股只在眼前一晃,就提上裤子走人了。

    也只是短暂的十几秒。

    现在可不一样,季小桃就这样赤果果的躺在他面前。

    他看着那嫩嫩的挺翘的臀瓣,激动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他更想把季小桃翻过身,看看她的腿窝子,不过还是没敢那么做。

    怕把人家弄醒了,那就不好收场了。

    这时,陈楚也冷静下来了,其实他胆子也不大,都是让张老头儿给使坏锻炼出来的。

    怕万一人家真醒了,自己不成了流氓了么。

    还是别太过,不过眼前这丫头也太让人受不了了。

    正好有电风扇的风呼呼的吹着她。

    自己在上面蹭几下,应该没事,就当是电风扇吹的了。

    想到这里,陈楚看着季小桃那深深的屁股沟子。

    干脆就直接在上面轻轻的蹭了起来。

    只轻轻的几下,陈楚就受不了了。

    此时,他一只手支撑着床,另外一只手放在腰上。

    他没敢上人家的床,这样的姿势弄的他浑身是汗。

    不过,那深深的腚沟两旁长着的一些绒毛还有粉红的颜sè,刺激着他。

    没蹭到十几下,陈楚受不了了。

    马上把下面移开,冲着桌子上就喷了过去。

    同时陈楚一手抓住下面,眼睛死死的盯着季小桃。

    激动着压抑着兴奋和xing福,几秒之后,爽点慢慢的消失。

    下面软了下来,陈楚也舒服的压抑的呼出几口气。

    平静的过了几秒钟,他才发现事儿有点大了。现在那股东西喷了出去,他整个人意识到后果严重,万一被人发现,还不把他送进派出所啊。

    忙找来报纸光着腚开始擦喷出去的液体。

    还好大部分都喷到了桌子上,但是一擦还是有些粘稠。

    他又沾了一点水,总算擦干了。

    好在天热,而且有电风扇。干的也较快一些。

    陈楚把桌子上东西又放好,发现那蕾丝的小内裤上还站着一点腥,抓过来直接在床下的褥子上蹭了蹭,又闻了闻人家的小内裤。

    那小内裤也是喷香喷香的,香水儿味道,比那小莲身上还香。心想季小桃肯定是往裤衩上喷香水了。

    而且那香喷喷的香味中还带着一点sāo气。

    他就是喜欢闻种sāo气。

    不禁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随后又拱了几下,嘴里感觉像是吃到头发似的,手一抓,揪出了一根弯弯曲曲的yin毛。

    陈楚晕了。

    下面嘭的又大了。

    这……这应该是季小桃的yin毛了。

    陈楚兴奋不已,把那东西放在自己的下面根部。

    不禁更是兴奋了。

    人家的又软又细,sāo味中还带着香水味儿。

    自己没备皮之前,长的也是很粗的。

    陈楚忙轻轻的撕下来一块报纸,把这根毛仔细的包裹起来,藏在内衣兜里。

    天了!这下等我开学回到学校可有的吹了。不能,这事儿不能吹,自己知道就行了。

    陈楚一直属于闷sāo型的,这事儿他只想偷偷的去乐,就像骆驼反刍一样,吃完了,那就好好的去慢慢的品位。

    收拾完毕,把季小桃的小裤衩放好,想到这丫头一会儿就穿上,自己放在下面上磨蹭好久的内裤,而且上面还占着自己的‘熊’。他就异常的兴奋。

    农村都管男人喷出的那东西叫‘熊’。

    当然,陈楚看生物书上的书面语叫做激ng液,女xing那东西润滑的叫**,也有一个学名他记不清了。

    而且自己的‘熊’存活应该在三个小时左右。

    想到过不了一两个小时,季小桃就会穿上自己‘熊’还存在的内裤,然后和她的下面接触磨蹭。

    陈楚就兴奋的合不拢嘴。

    生物书上还介绍女的可以体外受激ng,如果排卵和‘熊’融合,就会经过鱼肠道游进子宫。

    开始孕育。

    如果碰巧过段时间季小桃真怀孕了咋办?

    要是没人要那才好,正好我陈楚娶她做老婆,天天上她。这样的老婆,天天晚上不让她睡觉……

    陈楚躺进被窝里,提上了裤子。

    继续装睡觉,不过心里可是美得不能再美了。

    到了一点钟。

    季小桃幽幽的醒了过来。

    她呀的一声,看了看皓腕上的激ng致的小手表,不禁有些着急。

    忙回头看了看陈楚,还好这家伙还在睡。

    她快速的拿过来胸衣和内裤就要穿上。

    但怎么感觉都有些不对,借着外面淡淡的光线,感觉胸衣边缘像是有点起球了。

    不禁暗想,这东西才买了没几天啊,怎么就会这样了。

    暗骂商家无德,卖给自己质量差的东西,回家母亲又要说她用东西不节省了。

    虽然她家里的条件还不错,在县城的平房也要动迁了。

    能给不少的钱。

    但是她母亲是从农村出来的,不管做什么都十分的节约的,父亲是工厂的技术工人。

    哥哥却是整天瞎混的。

    季小桃没有想太多,怕陈楚醒过来,看到她光着身子。

    那样传出去可是丢死人了。

    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想到这里,她脸上不禁微微发红,在家的时候就裸睡惯了的。一时间还改不掉这个毛病了。

    穿上衣服睡觉实在睡不着,而且太累,根本就休息不好了。

    快速的系上上面的胸罩,然后分开小内裤,两条小脚伸了进去,随后光着两只小脚丫站在地上,往上提了提。

    感觉里面有些热烘烘的感觉。

    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总是有些不对劲儿的样子。

    季小桃蹙了蹙眉,心想她妈老说她一身的焦毛,可能就是这回事吧。

    当下忍了一下,随后把裤子也穿上了。

    ……

    收拾了停当,季小桃打开窗帘,见陈楚还是一动不动。

    心想这小子长得还是不错的,就是个不高,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再说他也没自己大。

    每个女孩儿都是思c混的,就像每个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不管是这个女人比自己大多少,还是小多少都是要意yin一把的。

    哪怕是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看到三十多的美艳少妇,也要目激ān一阵。

    女孩儿一般见到和自己走进距离的男人,也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从不会承认。

    ……

    季小桃最后穿上了白大褂,把黑框眼镜重新戴上。

    整个人的气质又是摇身一变。

    刚才像极了一个邻家女孩儿美丽乖巧的形象。

    而这个黑框眼镜一架上,立马成了xing感又具有个xing的尤物少女了。

    感觉着门响。

    陈楚过了会儿才睁开眼。

    见这丫头已经把电风扇拿走了。

    床铺也收拾的板板整整的。

    这时,眼泪又开始淌了下来。

    他不禁有些懊恼,我擦!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割双眼皮,怎么这么遭罪呢!

    眼睛有些发肿了,其实就是眼皮肿胀起来。

    下午他出去打饭的时候,谁见到他都会笑出声来。

    不用说别人,就是陈楚自己照镜子,眯缝着眼睛都会笑,怎么跟个熊猫似的了。

    这一笑,眼泪就又淌下来。

    ……

    就这么一连在医院住了三天院。

    每天中午,季小桃都会来这里裸睡。

    而且一天比一天睡的沉,睡的踏实。

    陈楚的胆子也一天天的打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轻轻的磨蹭,到后来的一天,力度加大了些,竟然想有种伸进里面的冲动。

    不过最后还是理智占领了上风。

    他也从医院的医生闲聊的口中知道,这季小桃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哥哥还有她。

    他大哥人一直在外地打工,而他二哥季扬绰号季疯子,打架那是不要命的亡命徒。

    当年闫三在县城混的也不错,但是还是被当时十七八岁的季疯子差点砍死。

    所以闫三报复,没想到找错了门,把季扬邻居家抢了,人也砍了。

    这才进去七八年。

    不过闫三出来了,也不敢再找季疯子别扭,他也怕不要命的。

    (求...收藏,求...推荐票,...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