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刘翠两手顺势抓住两颗苞米杆儿上面,屁股尽量往后坐,又向上挺撅着,这样保持着平衡。

    陈楚下面隔着裤子,还隔着一层裙子。

    但感觉刘翠屁股还是那样的肉感和弹xing。

    刘翠也是如此,感受着后面那硬邦邦的东西。

    她一时竟然有些迷失了。

    一股又刺激又兴奋的感觉摒除了所有的胆怯心理。

    她甚至想脱掉裙子,现在就算把她脱光,可能都不会反抗。甚至去迎合。

    她的屁股不禁又挪动一下,陈楚更感受到下面弹xing十足。

    双手抽回来抓着刘翠的向上撅着的臀尖,脸贴在她cháo乎乎汗水的美背上。

    下面就那么隔着深蓝sè的裙子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撞击她的臀瓣。

    发出一下又一下的啪啪的声音。

    汗也不断淌了下来。

    刘翠感觉自己的屁股沟子像是被一只粗粗的大铁棍抵住似的。

    被顶撞的又是那么过瘾。

    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自然不同那小莲那样的小媳妇。

    对男人的那东西都了解的很。

    孙五的就挺大了,没想到陈楚比她男人的还要大。

    一时愣住不动了,就那么让陈楚隔着一层裙子狠狠的顶。

    心想反正陈楚是隔着裤子,又隔着她裙子的,是做不成事的,也不算偷汉子了。

    便任凭陈楚下面在她屁股沟子上面蹭来蹭去。

    陈楚本来他是想多坚持一会儿的,但太喜欢刘翠了,而她的屁股又太有弹xing了。

    只用力蹭了二十多下,就喷了出来。

    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解开裤子把大半东西都喷到了地上。

    十几秒后,这才松开刘翠的肩膀,找了块苞米叶子把喷到裤子上的东西擦了擦。

    陈楚紧绷的身体也慢慢软了。

    重重的呼出两口气息,也消停了。

    不过这样一弄,刘翠的后面裙子都挤进屁股里了。

    陈楚看见她拽裙子,下面又开始抬头了,上去一把抱住刘翠。

    “婶子,我的好婶子,咱要不再来一次。”

    感受屁股后一股火辣辣的暖流,刘翠又慌了。

    “陈楚,今天不行,太晚了,等你出院了,婶子答应你,一定和你好一次。”

    “好婶子,现在就给我吧。”

    “还是等你出院吧,婶子说和你好一次,就一定会和你好一次,婶子有没有骗过你?”

    陈楚点头。

    “行,婶子,不过你得让我亲亲你的嘴。”

    “你,别……”刘翠想了想,还是闭上了眼让他亲。

    陈楚摸着她的头发,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嘴唇一下碰到了她的嘴唇。

    他没亲过嘴,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实际不懂得什么,只嘴唇用力的抵住刘翠的嘴唇,感觉一股甜蜜的感觉。又用舌头舔了几下。

    “行,行了!”刘翠推开他。

    “陈楚,我真的得走了,你回吧,等你手术完回到村里,婶子一定给你一次。”

    陈楚恋恋不舍的抓了两把她滚圆的屁股。看着那里被自己弄出来的褶皱。

    “婶子我帮你弄弄吧!”

    刘翠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忙朝前快步跑了。

    陈楚又在苞米地里坐了一会儿,脱光了膀子,等身上的汗水干的差不多了才走出去。

    美美的哼唱着歌往回走。

    这一路心里异常的惬意起来。

    心里也特美。

    下面的东西弄出去了,浑身甭提多舒服了。

    虽然没有把刘翠整个人拿下,但这也算睡过她了。

    陈楚最喜欢的也就是刘翠的屁股,现在算是小小的如愿以偿一次。

    张老头儿说过,她是一个好女人,必须得一点点的来,这种刚烈女人的xing格也是最不好驾驭的。

    嫁了男人会从一而终,别人想要勾引到手不是容易的事。

    相反,如果能把刘翠弄到手,想那小莲那样的贱货更是手到擒来了。

    所以陈楚多少有点成就感。

    刚走到县医院大门边,一辆急救车便开了进来。

    急救车停下后,跳下一个女大夫。

    先冲里面喊了几声来人。

    不见人出来,就冲陈楚喊,让他过去搭把手。

    这时,车门也打开,陈楚跑过去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喊着痛。

    那女孩儿声音有些中xing。

    他听的有些耳熟。

    但也没多想,在县医院住院的五六天,他也在里面混熟了,不然那大夫也不能让他搭把手了,显然当成了自己人。

    “医生,医生我好痛啊!”那女孩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陈楚一抬头,一下有些慌神了。

    那里面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朱娜。

    此时,她秀眉紧皱,本来就白皙的面孔此时渗透出豆大的汗珠。

    上面白sè的小衫也已经湿透,下面穿着的是一条紧身热裤,白sè热裤把她身上裹挟的玲珑有致,凸凹尽显。

    陈楚一下就硬了。

    再见她大腿根儿处也已经被汗水湿透,已经贴到了大腿上。

    圆润充满弹xing的大腿,看上去已经透明的了。桃源深处的黑木耳的轮廓都显现出来,绽放着青c混活力的诱惑。

    “你还愣着干啥?快忙我把她抬到担架上去!”那大夫冲陈楚喊。

    随后以又冲里面又吼了一嗓子:“大中午的人他妈的都去哪了!?”

    人都午睡了,也有的大夫中午就直接回家睡觉去了,下午来不来还不一定呢!如果有手术他们再来。

    但这个地方一个星期也碰不到一个手术。

    大部分都去市里面的医院了。

    ……

    而救护车里面还坐着一个女人,身材很瘦,三十六七岁年纪,模样中有几分与朱娜相似。此时一脸的焦急。

    朱娜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已经出落的跟大姑娘一样了。

    该凸的地方,该凹的地方,都凸凹,而且比其他女孩儿都凸凹的更厉害。

    陈楚一下就慌了。

    不知道该怎么做。

    以前一直意yin着朱娜。

    人家就是高高在上雪白的天鹅,他一直以癞蛤蟆自居。但是今天这天鹅竟然掉到自己面前了。

    而且表情极为的痛苦。

    朱娜已经睁开眼见到了陈楚。

    她的双眸细长,如水。

    就像古书上写的那种美目盼兮……思人归兮……

    最难消受美人恩。

    最苦莫过美人泪。

    这种美女的泪,陈楚心都快碎了。

    她和刘翠不一样,朱娜在他心里一直是玉器,玉做的一样女人。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帮忙!你去抬腿,我来抬头!”那女大夫大声指挥着。

    这个女大夫刚才又是开车,现在又是抬担架,但毕竟是个女人,没有男人力气大。

    陈楚虽然十六岁,但半大小子力气也不小。

    而且农村孩子有一把子力气。

    一股激劲窜上车。

    伸手就抓朱娜的小腿。

    她穿着白sè的平底鞋,两条小腿乱蹬了两下,还是被陈楚捉住。

    那白sè热裤外暴露的小腿异常白皙娇嫩。

    陈楚的手粗糙一些,一抓住这娇嫩的小腿,身上像是过电似的。

    麻酥酥的。

    立即感受到什么叫做温润如玉,什么叫做吹弹即破。

    原来女人的皮肤真如同书上写的这样的软啊!

    刘翠的皮肤xing感而弹xing十足,充满野xing。那小莲的虽然白,但也没有朱娜这样的嫩。

    陈楚不禁有点发愣。

    “啊——!”

    朱娜一声痛叫,把他惊醒,同时那双平底鞋踹到他胸口上。

    把他踢了个后仰。

    “急xing阑尾炎!必须马上手术!”那女医生冲朱娜母亲说了一声。

    然后又冲陈楚说:“你没吃饭啊!给我使劲抓住她!”

    “我……我怕弄疼她。”

    “放屁!你现在不用力,她就更痛苦!大小伙子怎么一点劲儿没有!废物!”

    陈楚脸瞬间黑了下来。

    废物?

    nǎinǎi的!老子不发威,你真拿我当病猫了。

    陈楚一股虎劲上来了,上前抓住朱娜的两条小腿,用力往腰间一抓。

    腰眼一用力,往前一顶,就把她抬了起来。

    此时也不怜香惜玉了,朱娜越是折腾他越是有种罪恶的快感。

    粗手也顺势抓住了朱娜膝盖以上。

    “哎呀!痛……”朱娜叫了声痛。狠狠瞪着陈楚。

    “你——!你给我撒手!”

    陈楚心里笑。

    撒手?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和你亲近亲近,你以为我傻啊?本来要把朱娜放到担架上,但这丫头折腾的太厉害,怕她从担架摔下来。

    陈楚和那个女医生,直接把她抬了进去。

    那女医生毕竟力气没陈楚大,而手术室还在二楼。

    到了楼梯口就让陈楚自己背着。

    这时,几个人身上都出了汗,朱娜的娇躯一落到背上,两人的身体贴到一处,汗涔涔的感觉就像两个人粘连到一起了似的。

    而朱娜胸前的两只肉球也硬硬的抵住了陈楚的后背。

    他的下面也腾的硬了起来。

    “陈楚!你放开我……我,我,我糙你妈……”

    “啪啪!”她母亲扬起巴掌在朱娜屁股上狠狠打了两下。

    “你这丫头像话吗?怎么还骂人了!?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朱娜只疼的哭。

    “这个……小伙子,你别介意,都是我把她惯坏了……”

    陈楚笑笑,说了句没事。朱娜骂他,他心里特舒服。再骂的难听点?真他妈的爽。

    陈楚又看了看那少妇,心想这就是朱娜的母亲了,嗯?挺显年轻么?而且描眉画眼的,身上的香水味还挺浓的,并且还带着一股的sāo劲。

    还算是风韵犹存了。

    张拉头儿说过,风韵犹存更艳阳……

    这时,后背上的朱娜小手已经狠狠掐住了他的肩膀。

    疼的他一咧嘴,当下也顾不得多沾便宜了。

    两手往上一托,正托住朱娜两瓣挺翘的屁股上。

    朱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啊的叫出声来。

    陈楚怕被人发现,一溜烟朝楼上跑了。

    他没敢太过分的去掐朱娜的屁股。

    只是那么两手在后面托着,感受着那屁股的挺翘,圆润,饱满又颤动的弹xing。

    那医生也快步追上来,打开了手术室的门。

    陈楚刚把朱娜不舍的放下,心想这双手今天想别洗了,一会儿下楼好好的闻闻。

    便见到朱娜的母亲已经把那女医生拉了出去。

    掏出了五张一百的,往那医生手里塞。

    “王医生,我知道现在手术室没消毒,也知道大夫没来,但您看这个手术不能拖了,您帮着想想办法,我真不想让我女儿这么遭罪……”

    那女医生假意推脱两把,最后接过钱。

    点头说:“行,不过得先给你女儿备皮,我自己力量小,得找个人帮忙,你和刚才那小伙子说说,然他按住你女儿,我来备皮……”

    (朱娜是跑不掉的,刘翠也跑不掉的!那小莲和季小桃也跑不掉的!兄弟们,你们说先推倒哪个小妞儿?求...收藏,求红票。...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