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备皮?”朱娜母亲愣了一下。

    似乎明白的点点头。

    “对!阑尾炎手术必须要备皮,不然容易感染,这也是手术必须的一个步骤!”

    “那……好,我和刚才那小伙子说说。”

    朱娜母亲走进病房。

    陈楚已经听的明明白白,不禁偷眼朝朱娜两腿间看了一下。

    她已经疼的在床上都直翻滚,叫声却是很**,像是被强激ān了似的。听的陈楚硬邦邦的差点撸了。

    此时她两条腿蜷缩了起来。白sè的热裤和白sè的小衫似乎要包裹不住凹凸的身材。

    里面青c混的,丰腴的肉肉像是要挣脱束缚而获得ziyou一样紧绷。而腰间露出一片雪白更是让人血脉膨胀。

    陈楚下面翘的跟一只大棍子似的。

    不知咽了多少口水了。

    听见脚步声近了,知道有人要进来。

    陈楚忙摸了一下自己的小弟,把他扶正位置,现在已经支起来小帐篷了。

    让外人看见不好。

    他甚至想,要是没人进来多好,他就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手伸进裤裆里面撸。

    看着朱娜的腰和她的屁股狠狠撸。

    陈楚想,像朱娜这样的美人,以后得嫁给什么样的人呢?是不是城里的,有正式工作的?但嫁给谁当然不能嫁给自己这样的农村人了。

    要是谁娶了她,那还不得天天干她啊!整宿整宿的不让她睡觉的干。

    插进里面干完了也不拔出来,就在腿窝子里面搅和。

    他正想着,朱母走了进来。

    “小伙子,阿姨求你点事。”

    其实陈楚都知道是啥事,不就是给朱娜备皮需要自己帮忙么?这算什么帮忙,让自己看她女儿的下面。

    这事儿大好事啊。

    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想看朱娜撒尿了。

    天天幻想着在学校厕所后面钻个洞,然后等朱娜去撒尿的时候他就跑过去看。

    但又怕被人发现。

    再说学校厕所都是用砖和水泥砌起来的,哪能那么容易钻洞?

    他都想过晚上的时候带着螺丝刀,偷偷的去学校的女厕所去抠一个洞。

    后来一想也不行。就算洞抠成了,那下课的时候自己跑过去看也能被发现啊。

    那可是严重的事儿了,不是耍流氓么?得在全校学生面前挨批,弄不好还得进派出所,以后是没法活了。

    虽然钻洞不行,他想看朱娜撒尿的玉望也越来越强,曾经无数次幻想着的,朱娜光着腚的样子开撸。

    更想看她屁股下面的腿窝子是啥模样。

    不仅仅想看朱娜的,还有另一个班花柳贺的屁股和腿窝子他也想。

    柳贺也是傲的不得了。

    那丫头屁股都翘得比烟囱高。

    陈楚总是幻想总有一天要把这两个女人都占为己有,左拥右抱。

    而上次邻居孙五受伤,朱娜送鸡蛋的时候差点去孙五家的厕所。

    他也差点看到朱娜脱裤子撒尿。

    但是好事还是被搅和了……

    ……

    “阿姨,有啥事你就说。我和朱娜是同学,没事的。”

    陈楚心想这可是朱娜的老妈,自己要是想娶了朱娜天天干她,必须先把她老妈整明白了。

    朱娜在床上还是疼的死去活来。

    朱母也就简单的说了。

    “哦,你是朱娜同学就更好了,一会儿她要做手术,是急xing烂尾,医生需要你帮忙……”

    “啊,行,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和我说怎么干就行。”

    朱母又说了声谢谢,然后去安慰朱娜去了。

    陈楚心里热乎乎的。

    心想怪不得朱娜这么有气质,她妈和农村的那些老娘们根本不一样,长得也是白白嫩嫩,凤凤搔搔的,这朱娜也跟着遗传了。

    他现在一看见朱娜都想从后面抱住狠狠的顶几下。再过几年那还了得啊?

    陈楚撇了一眼朱母。

    不禁眉头一皱。

    朱母一米六的身高,比朱娜矮了五公分,但人长得却还是细腰丰盈,面媚柳眉、挺鼻,上下嘴唇中间有一条暗线。

    也就是人中穴位横着的一条不算太明显的肉线。

    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这些。

    也是刚才离着近了,陈楚才发现。

    他忽然想起张老头儿说过,这种女人很yin乱,xing玉强不强不说,这种女人会主动勾引激ān夫。

    陈楚心里咯噔一下。

    朱娜一直是很正经的,她这个妈妈……

    “阿姨,叔叔没有来么?”

    朱母愣了一下,手也哆嗦了。不过很快又恢复了。

    “啊,没有过来。”

    “哦。”陈楚答应了一声,心里琢磨了起来。

    ……

    这时,走廊里季小桃迷迷糊糊的从病房走了出来。

    午休的时候,她见陈楚没回来,便一个人进病房休息,把门也反锁了。

    因为其他大夫的房间都锁着门,县医院其实也离关门不远了。这些大夫整天都在捉摸着自己以后的出路。

    是花钱找人调动工作,还是自己开一个小诊所啥的。这天还整赶上周六。

    所以更没几个人当班了。

    上午这些大夫只是来蹭饭的。

    因为她还是裸身睡觉,听见走廊里有喊声,她起来也只能一件件的穿,女孩儿穿衣服也比较慢,又是胸罩,又是裤衩的,还有一层大姨妈,所以才这么久出来。

    “王医生,要做手术啊?”她说着打了个哈欠。

    “嗯,急xing烂尾。你快帮我给手术室消毒,马上就做。”

    “对了,王医生,那个三号病床的陈楚还没做包皮手术呢。”季小桃问。

    王医生虽然很不耐烦,但也不敢得罪这个小实习生,谁让她哥是季疯子呢。不然不整死她?还能这么惯着她?。

    她话到嘴边又改口了,心想一会儿手术还需要陈楚帮忙呢。

    “这个王洪斌也太不像话了!人家陈楚这小伙子都来多久了,怎么手术还没给人家做?要是再不来,这手术我来做!”

    “王姐,你人真好。”季小桃甜甜一笑:“你说王洪斌和你都是姓王,但是咋差距这么大呢!”

    王露笑了一下。

    又转过话头说:“不过,毕竟在一个单位,咱县医院不还没关门么?陈楚的手术还是王洪斌来做的好,毕竟是他的主治医师。”

    季小桃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开始给手术室消起毒来。

    一般手术室消毒之后都要半天才能用。

    但县医院可没有那样的条件。

    再说这手术室基本上一个月也不用一回。

    朱娜这是急xing阑尾炎发作,实在疼的厉害,才来县医院的。不然能多挺一会儿也去市里了。

    但去市里还是要排队的。

    手术室就是一个单独的有些发暗的小房间。

    季小桃一会儿便消毒完毕,打开电磁炉烘烤起来。

    没有啥专业的设备,只能靠着这东西高温了。

    而朱娜也疼的厉害。

    那叫声像是生孩子难产似的。

    王露收了人家的钱,也着急了。

    “那个……陈楚,你快把朱娜背起来,送手术室。”

    “哎!”陈楚清脆的答应了一声。

    这个活好,简直就是享受。

    背着朱娜就做回背媳妇的梦。陈楚弯下腰,这时朱母把她扶起,让她站在床上。

    朱娜的平底鞋已经脱掉了,而且袜子也脱了。

    光溜溜白皙的小脚是那样的诱人。

    陈楚撇了一眼,心里一颤。

    本来觉得朱娜的小脚肯定很小,但没想到挺大,他穿三十九号的鞋,朱娜差不多要穿四十号的了。

    不过,那双脚却细长,像一只小船似的。

    这朱娜以后肯定会sāo的很。

    这样的长脚,而且脚趾甲上还涂着黑sè的指甲油。

    白皙的美脚,黑sè的指甲油是那样的扎眼。

    就像是黑sè妖姬,一团黑sè玉火,极为xing感。

    本来身材高挑,容貌白皙又处处透漏个xing和清纯的朱娜,加上这样黑sè的指甲油,整个人摇身一变,从一个清纯美少女一下就成了妖娆的狐媚子。

    看着陈楚怦然心动,越来越想和她睡觉了。

    他只能盼望着早点出院,好找张老头好好商量一下计策,怎么能把朱娜给睡了。

    要是能睡了她,死了都值了。

    这么想的时候,他下面也邦邦硬了……

    此时,朱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扶在他的背上。

    只是忍着疼痛胸口尽量抬高,那意思很明显的嫌弃陈楚,不让他占便宜。

    陈楚的手也只抓着她的小腿,没有往上抓,她妈还在身边呢,自己得装的老实一点才行。

    再说了,一会儿备皮的时候还有自己帮忙呢!

    朱娜再圣洁,再怎么样,还不得老老实实的把裤子脱了,让老子看下面?

    想象着朱娜一会儿的屈辱表情,陈楚心里就一阵得意。

    背着她轻轻的刚走两步。

    朱娜的母亲便说:“轻点,轻点,别伤了我女儿,别碰着她……你能不能轻点!哎呀,这孩子,倒是岁数小,毛毛楞楞的不懂事……”

    陈楚皱起眉头,真想把背上的朱娜扔在地上。

    刚才朱母给他的那点好印象瞬间就没了。

    想起张老头儿说的话,那种腰细,下颌尖尖,柳眉最重要的是人中处有横线的女人不仅yin,而且心还挺毒。

    看来这有横线的女人真就是不能深交。

    陈楚忍着。

    到手术室的时候也是轻轻的把她放下来。

    朱母还是吵着动作重了。

    陈楚继续忍。

    心想刚才求自己的时候挺客气,现在脸刷的就变了,老子欠你们的么!

    “行了,你出去吧!”穿上白大褂的王露进来说。

    朱母看了陈楚一眼。

    “医生让你出去!”

    陈楚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王露这时已经戴上了口罩,扔给陈楚一件白大褂。

    “快把这个穿上!”随后转头看着朱母:“你出去!”

    朱母愣了一下。退到门口。

    王医生又冲朱娜说:“把裤子脱了,现在开始备皮!”

    说着话,她手上已经多了一只刮刀,和一个托盘。

    朱娜嗯嗯了两声。

    “在这儿?”

    她本能的双手捏住白sè的热裤,那裤子已经湿润的半透明了,能看清里面黑sè的小裤衩。

    朱娜一脸的屈辱和不甘。

    而陈楚则激动了。

    这是他做梦也梦不到的场景。

    朱娜此时此刻就要在他面前脱光光了……

    (最近要推倒女人,兄弟们最想看到谁被推倒?是刘翠,朱娜还是季小桃跟那小莲?继续求...收藏,求...推荐。...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