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有些受不了了。

    出去之后感觉浑身都跟火烧似的。

    就像整个人置身于炼丹炉当中,满脑子都是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

    小伙子激ng力最是旺盛的时候。

    远远的看着刘翠撒尿都受不了。而这么近看朱娜光着身子更是一种煎熬。

    下午县医院特别的静。

    这和停业也没啥两样了。

    陈楚随手推了一把手术室旁边的门,竟然开了。

    里面是一些器材,上面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灰土。

    他走进里面,能够很清晰的听到隔壁手术室朱娜的叫声。

    下面又是硬邦邦的了。

    他把门关严,又插上了。

    轻轻的走到隔壁的墙壁上。

    能听见隔壁王露大夫说话的声音。

    “这手术至少得2个小时。”

    然后是季小桃答应的声音。并且劝解朱娜不要怕等等。

    陈楚又听到朱娜嗯的答应一声,他下面更是硬挺了。

    他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灰,就有几只纸壳箱子,他想坐一会儿。

    忽然间,发现有一律光线照shè进来。

    由于这器材室都是被挡着的,跟个小鬼屋似的。

    根本没啥光线,不过,那一屡光线倒是引起陈楚的注意。

    只见墙缝那竟然有一个耗子洞。

    光线是从隔壁手术室中的灯光照shè进来的。

    一般手术室也都是密封的,需要有照明。

    陈楚轻轻的把纸箱子弄开,铺到地上,然后整个人趴伏在地。

    这县医院也真够破的了。

    通过这个耗子洞,人趴在地面上竟然能看到手术室内的情形。

    只是偏低一些,看不太全面,只看到几条腿在晃动。

    陈楚又调整了下,手还伸进耗子洞里掏了几把,掏出乱糟糟的棉絮和杂草,还有不少耗子屎。这样看的更清楚,也更全面一些。

    能看清楚手术室中的一些情景。

    可惜的是朱娜的两条大腿都被白布盖住了,只肚子露在外面。

    那一抹腰间的雪白,还有秀气的小肚脐让陈楚又是血脉膨胀。下面胀痛的厉害。

    他慢慢的解开裤带松一送。

    手术室里面的人都全神贯注,谁也想不到有人会偷窥了。

    而陈楚可是偷窥的老手了,以前偷窥刘翠撒尿的时候,有的时候一潜伏就是一上午。

    都快赶上侦察兵潜伏的素质了。

    朱娜的手术还在进行着。

    虽然打了麻醉针,不过有时候她还会吃痛一些的。

    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朱娜下面还是扭动了一下,盖住下身的白布往下脱落一点。

    季小桃要去盖上,王露大夫摇头道:“不用了,屋子里就咱们两个女的,露着就露着吧!”

    耗子洞口的陈楚都快乐疯了,心想这个王露大夫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嗯?这王露大夫虽然长相一般,但好像应该没到三十岁,二十仈激u那样吧!不如以后干她一回?让她尝尝我的大家伙,算是报答吧……

    陈楚脑中意yin着,这时朱娜盖住下身的白布已经撤下去了。

    她那美妙让人喷血的下半身的娇躯,陈楚看到个侧面,他眼睛瞬间直了,下面也挺的不能再挺了。

    而由于角度问题,只看到那白花花大腿间的‘音前庭’的部位。

    那里由于刚被备皮过,所以还有些发黑的毛茬的存在。

    陈楚好像去好好摸一摸,甚至是舔一舔。

    这时朱娜像又是吃痛,身体扭动了起来,也呻吟了两声。

    极其**的磁xing的声音,还有扭曲的身体,白花花的两条大长腿。

    陈楚又看到她涂着黑sè指甲油的脚趾甲也随着扭动起来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下面的手也开始加快速度的抽动。

    朱娜就像一条极具诱惑的白花花的美女蛇一样,几十下就让他下面喷了出去。

    这一次,他认为也是最爽的一次,虽然极力压抑着,不过还是发出了几声闷哼。

    他整个人像极力一条弯曲大虾,眼睛紧紧的盯住朱娜的大腿间。整个人飘飘玉仙一样……

    直到两分钟,他才缓过这股劲儿,全身也软了,躺在纸壳上。

    不过再怎样爽也有尽头,就像再多么好吃的东西,吃饱了也就吃不下了。

    陈楚的这点激ng华喷出去了,几分钟后也就老实了。

    人有的很牲畜也差不多,毛驴,种马这样的牲畜一见的异xing也是闹腾的很,恨不得飞天遁地的。

    但当它们配种完毕,甩出那点黏糊糊的东西,一个个的都老实了温顺了。

    陈楚甩干净了,也老实了,把现场弄好。

    又有些舍不得趴着耗子洞看了一会儿,不过他也明白适可而止,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可坏了。

    他溜出器材室,回到3号病房,假意睡觉。

    但心里总是在琢磨怎么才能把朱娜真正的弄到手。

    如果真能娶到她做老婆,自己的这辈子也不算白活了。

    知足了,特知足了。别的女人他不会再多看一眼了。

    当然,ri后当朱娜真的成为了陈楚的女人,他又这山看着那山高,被别的女人的散发的sāo气给勾引去了。

    那是后话了。

    现在陈楚便是认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朱娜,没有第二人了。

    至于刘翠,那又是另外一番风味,用书上的话叫做她和朱娜各有千秋。

    陈楚想到这里嘿嘿的笑了。

    心里跟长草似的,又想马上出院,又不想出院。

    想马上出去,找到张老头儿,让他出主意怎么能上了刘翠和朱娜,最好能把朱娜娶了当媳妇。

    那老头儿可花的很,而且非常有主意。

    自己都是按照他的计谋,偷女人的境界上成长的这么快。

    当然把拳法先练好,这老头儿才给他出主意。

    现在就算张老头儿不让他练拳他自己也会好好练了,因为被闫三揍了,他得报仇。

    出院后好好练拳,非得把闫三打的满地找牙不可,当然,干刘翠和朱娜才是第一的梦想。

    他越想越激动,恨不得手术都不做了去回村里找张老头儿。在这里呆了差不多一个礼拜了,还真有点想那个老流氓。

    不过,朱娜在这里住院,他更想每天多看朱娜几眼,所以又不想出院。

    阑尾炎手术怎么也要住半个月院了,自己这个手术住院的时间也差不多半个月,这样一来就能多和她接触接触。

    至少每天想办法能看着她撸一把也好啊。

    即使不能看着她撸,午睡的时候看着光着身子的季小桃撸是爽啊。

    而且不光能看,季小桃这姑娘睡觉还跟死猪似的,还能在她的屁股蛋子和腚沟子上磨蹭。

    可比看着朱娜撸更激动,更刺激。

    而且季小桃那小白屁股也嫩草的很。

    浑身还有那股nǎi气,特别的好闻。

    相比较起来,他还是更喜欢朱娜,因为这丫头一直推他板着脸,和冰山一样没有笑过一次。

    这样冷冰冰的,让他更有征服的玉望。

    他甚至想这个世界上要是没有国家,没有法律,没激ng察有该有多好。

    现在他就冲过去,把朱娜给睡了。

    打了个哈欠,他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黄昏了。

    这段时间陈楚每天下午都要睡上一觉,因为他都是后半夜最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练拳。

    那时候没人看他,他的xing格还是内向一些,不喜欢太过于的招摇。

    而且张老头儿也经常激ng告他,要他练拳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不要有。

    教他的虽然是少林的大洪拳,小洪拳,还有醉拳这三门很普通的拳法,但这拳法和现在武术学校教的可不一样。

    算作最原始的拳法了,也便是说这是失传的真正大小洪拳和醉八仙的原版。

    现在极少有人会。

    陈楚才不管什么失传不失传,拳法不拳法,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打架是犯法的,打伤人更是要坐牢。闫三牛逼吧,七年前不还是进去了。

    把自己打了还不是得花钱给自己看病?

    他只在乎讨张老头儿欢心,把拳练好了,等得到更多偷女人的办法。

    最在意的才不是什么张老头儿告诉他的功夫博大激ng深,武学源远流长。

    而是女人下面那一块巴掌大的地方。

    睡足了,他便起来去食堂吃饭,四大碗吃光。他打着饱嗝走了出来。

    八月份下旬的仲夏夜还是很冗长。

    黄昏落下的火烧云,本来是很美的东西。

    却让陈楚又想到了四大红,什么大姑娘的裤裆火烧的云啥的。

    晚上县医院基本上没人。

    也就一个打更的老头儿在值班室睡觉。

    也没啥病人晚上来,因为大门都落锁了。

    县医院就是这个样子,陈楚来这做手术也是闫三想省钱了……

    陈楚从火烧云又想到了朱娜。

    正好碰到季小桃吃完饭,弄点水在刷着饭盒。

    陈楚吃饭的家伙是厨房的,谁都可以用,而季小桃是自己带来的卡通版的小饭盒了,只有她自己用。

    “唔,怎么没看见朱娜他妈给她打饭啊?”陈楚问道。

    季小桃站起来,往上推了推黑眼镜框。

    “人家早走了。”

    “走了?去哪了?不能啊,她这不是刚做完手术么?”

    “切!”季小桃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这破县医院能真能留下人啊!你那同学家里好像有俩钱,手术完事后,只休息了一会儿,她妈喂她一碗粥,然后就扶着她打车去市医院了。”

    “市医院?”

    “是啊!就是翰城的市医院啊?”季小桃推了推眼镜框。

    稀里哗啦的饭盒和羹匙在里面一顿摇晃,然后把水倒掉,又冲陈楚切!的一声转身扭动着挺翘的小屁股走远了。

    “切!你切个屁,切个包皮啊你,你个小sāo胯子,早晚老子把你给祸害了。让你当我……小老婆。”陈楚心里已经把朱娜当大老婆了,所以季小桃成了他臆想中的小老婆。

    不过,朱娜走了他还是挺失落的。

    但也不算吃亏了,也背人家了,也看光了,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和黑sè的脚趾甲像是雕刻似的,永远留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这时一阵叮铃铃的响声传来。

    季小桃推着二六自行车,往县医院外走去。

    黄昏的阳光照得她俏脸红红的,而从背后看她,那圆溜溜一翘一翘的屁股。

    在黄昏的中那里还像极了一块火烧云。

    (求...收藏!求...推荐!最近就要推倒小妞儿啦!...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