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午夜,万簌寂寥,鸦雀无声。

    yin森森的夜中星辰渺退,乌云遮掩穹顶。

    时而一两声乌鸦啼声过后,县医院更像极了一幢鬼屋。

    陈楚睁开眼,翻身而起,大步走到后院。

    天边还有一点月牙,稍微的有一点亮光,也借着这点光亮他开始演练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法。

    后半夜凉爽宜人,也是练拳的最佳的时候。

    况且陈楚一边练拳,一边想着女人,只要把拳打好就能讨好张老头儿,讨好张老头儿就能得到想要的女人。

    这样他的劲头就更足了。

    人只有受到刺激才能进步和爆发,潜力才会发掘出来。

    而唯一能刺激陈楚的就是偷女人。

    这小子打的浑身冒汗,汗水贴着衣服黏黏的,而每一拳脚打出去还是很有力道,破风声亦是越来越大。

    整个县医院的后院不断传来刺啦刺来的声音。

    陈楚就当是撕碎女人衣服的声音了,越打劲头儿越足。

    直到天边传来了一声声的鸡鸣声他才停住,做了个收拳的姿势。

    农村人都起的很早,县医院也不是大城市,有一部分人是在县城上班,但大多数还是在周边种地。

    所以早上起得都非常早,尤其现在还是农忙的时节,都早早的去地里忙活去了。

    而农村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勤快,不然秋后的庄家是不会收成好的。

    翰城附近的农村一直也都是比较干旱的,最近一直也没下雨,所以这段时间开始抗旱浇地。

    翰城十年九旱,收成也很一般,所以只能更是起早贪黑的忙活了。

    ……

    陈楚怕被人看到他练拳所以就收了。

    听见鸡鸣声响起,随即看到还有些灰蒙蒙的,这时很多人家都亮起微弱的灯光,能够模糊的看到炊烟袅袅而起。

    他便跑回三号病房睡觉去了。

    当然,睡前他还是先冲了个澡,凉爽的钻进被窝。

    这也算是回笼觉了,睡的最是香甜。

    七点多钟,县医院便开始吵杂了起来,陆陆续续的医生都来上班。

    能听到走廊响起高跟鞋嘎达嘎达的声音,和男女医生说笑和摆弄饭盒的哗啦啦的声响。

    其实这些医生都是起大早来蹭饭的。

    然后一张报纸看个一上午,中午午休的时候就回家了,他们谈论的也都是调动工作的事儿了。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季小桃先走了进来。

    这丫头今天穿了一条迷你裙。

    两条大腿xing感十足,浑圆的晃呀晃的让陈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再说早上都是男人勃起的时候,本来就挺硬的,这丫头还穿的这么xing感进来,算是对陈楚的xingsāo扰了。

    他真想一把抱住她,然后扔在床上。

    这么多天的意yin,手撸,他憋的简直是太难受了。

    而且他对女人的迷你裙和大长腿根本没有抵抗力。

    “切!这都几点了!还睡呢?跟死猪似的!”季小桃冲陈楚嘀咕了几句。然后转身扭着小屁股出去了。

    其实陈楚早就醒了。

    只是割双眼皮,上下眼脸还有些肿胀,给人看就像眯着一条缝似的,所以不注意他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

    也对他偷看季小桃光屁股提供了便利条件。

    县医院食堂早上是七点半开饭的。

    快到饭点的时候,这些医生都陆陆续续的紧食堂排队打饭。

    正排到季小桃的时候,她忽然想到陈楚好像没下来,忙要去喊。

    这时,门口一个小子打着哈欠,随手拎起一直空碗和菜盆大大咧咧的过来了。

    季小桃小嘴儿一下撅起来多高。

    心想这货肯定是掐着饭点来的,真准时啊。便没有去理他。

    反而旁边的男医生和她开玩笑说。

    “小桃今天穿的真凉快啊!哈哈!”

    其他男医生也都笑了。

    季小桃脸红了一下。心想这些人真是少见多怪,在大城市这种事迷你裙丝袜根本就不算啥了。

    打完饭,便晃动着齐屁股的小裙子,和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走到一边,直到陈楚打完饭,才坐到他对面。

    因为其他那些男人都sè迷迷的盯着她的两条大腿看,让她浑身像无数蚂蚁在爬,很不舒服。

    陈楚因为眼睛肿着,sè迷迷的眼神她也看不见。

    倒是陈楚受不了了。

    哪个男人能受的住这个诱惑?

    他偷眼往桌子下面盯着季小桃的大腿,那大腿稍微分开那么一点,肉sè丝袜更是弹xing十足。

    他下面嘭的就硬了起来。

    他真想用下面去好好磨蹭磨蹭那两条大腿,最好喷在那上面。

    陈楚身体绷得紧紧的,像是一根木头桩子。

    而也像是第一次认识季小桃似的。

    真是女大十八变,从牛仔裤换成了一撅能露屁股的短裙竟然这么sāo。

    陈楚忙不得的兴奋起来,想到中午午休的时候,季小桃是不是也穿着这身?最后一点点在面前脱光光?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撸死也愿意。

    最好她的包臀裙和肉sè丝袜不要脱,然后,自己的下面在她的腚沟子里好好的磨蹭一番。

    他正意yin着,季小桃无激ng打采的打了个哈欠。

    “你困了?”陈楚问。

    “呵!管你什么事儿?”季小桃白了他一眼。

    随后又自顾自的说:“昨天我哥回来了,他们三缺一非要拉着我打麻将,真是讨厌,不过赢了钱归我,输了都是他的,打到两点多,困死我了……”

    陈楚笑了一下,心想困死你好了,你越是困,中午午休的时候睡的就越是实在,倒时候老子还能多在你的屁股沟子里多磨蹭磨蹭,最好用力顶几下你都别醒……

    他现在越想便越兴奋。

    季小桃却一个劲儿的哈欠连连,只吃了半碗饭就去稀里哗啦的刷饭盒去了。

    她撅着屁股去水龙头前接水的时候,陈楚回头看了一眼,那撅起的小屁股极为诱惑,甚至里面的内裤都是若隐若现的,好想就这么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对着她那撅起来的小屁股啪啪啪的好好的干一把。

    那肯定特爽了。

    陈楚也没啥心思吃饭了,只吃了两大碗,便收了筷子。

    厨师孙师傅呵呵笑着说:“咋的?今天吃的这么少?”

    “那个……有点感冒了,所以吃不进去。”陈楚搔了搔头说。

    旁边的男医生听了差点气死,自己来蹭饭的往死吃才吃了一大碗,这小子感冒了吃不进去还吃了两大碗。真是个‘吃不饱’!

    其实陈楚只是想多看几眼季小桃的屁股。

    便像一只sāo狗似的放下碗筷就顺着季小桃的sāo味追去了。

    看着她的那两条夹得很紧的大长腿一晃一晃扭动的屁股,还有那小腰肢,陈楚整个人都傻了。

    跟着季小桃后面走了一段,发现她往药房去了,陈楚也跑到药房门口,听见季小桃在央求药房的大夫。

    “刘姐,我的好刘姐,你就给我一片安眠药吧,你不知道,昨天和我哥他们打麻将到两点多,后半夜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现在安眠药药店都不让卖了,你就卖给我一片……”

    “你这丫头,那安眠药不是啥好东西!再说了,你哥也不懂事,你这么小拉着你打什么麻将?真是的!”

    那医生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给她拿了两片。

    毕竟季小桃她哥是季疯子,这样人得罪不起,她也犯不着得罪了。

    “和你说啊,只能吃一片,这药厉害着呢!你要是吃两片得睡到后半夜,被大小伙子抗跑了都不知道!”

    “哈哈!刘姐我知道了!我只吃一片!对了刘姐,多少钱?”

    “死丫头,要啥钱?快给我拿回去!”

    “哎呀,刘姐真好……”

    陈楚晕了,马上退了出来。

    心里砰砰砰的一阵乱跳,第一个想法就是季小桃吃了安眠药是不是自己能够和她……她也不知道?

    他有种心要跳出身体的感觉。

    忙跑回三号病房,稀里糊涂的灌了好几碗凉水。

    这才稍微安定了一会儿。

    他现在又盼望午休,又害怕午休。

    他感觉头脑发胀,甚至有些眩晕的感觉。

    这时走廊传来脚步声,他忙躺在床上装睡,不过眼睛还是眯一条缝,门被推开,先看到的是那双穿着肉sè丝袜的美腿。

    是那样的直,那样的修长。

    “睡!睡!就知道睡!懒蛋子!以后谁要是嫁给你这样的男人那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陈楚不出声,但下面已经无比坚挺了。

    心像是碎了似的,像是有个声音在呐喊:“季小桃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xing感!老子受不了可要强暴你!”

    陈楚的心还像是火山要爆发似的,无法平静。

    季小桃数落他几句,又哼哼着走出去瞎忙去了。

    今天是周ri,昨天周六就没什么事儿,今天更是如此。

    上午还不到十点钟,这些大夫都走的差不多了。

    也根本没啥人来这里住院。

    昨天朱娜来了,只呆了半天就走了,不然王露还会留下观察病号。

    陈楚依旧没做手术,所以也没人理他。

    到了十一点钟,医生几乎都回家了,只留下一个值班的大夫在房间里睡觉。

    季小桃想到别的大夫房休息室里睡的。

    但很多男医生太邋遢了,休息的房间一股臭脚丫子味儿,而且到处是烟头什么的。

    女大夫的房间都上了锁。

    而且那些女大夫大多有洁癖,房间是不让其他人碰的。

    季小桃不禁慨叹,这破县医院要命了,要么医生极邋遢,要么有洁癖。赶快黄了算了。还这样爱死不活的开着干嘛啊?

    她想想又跑回三号病房睡觉去了。

    再说这些天一直在三号病房睡觉,她已经习惯一些了。

    人有的时候犯个毛病,在哪睡觉一旦习惯了,换个地方便睡不着了。

    季小桃推门刚进三号病房就忍不住的打起了哈欠来。

    眼睛困的都有些睁不开了。

    而陈楚还在呼呼睡着。

    现在才十一点钟,季小桃心想今天中午多睡一会儿,睡到一点半起床吧,每天陈楚都是睡到两点半的。比他先起床一个小时,即便是光着身子他也看不到的。

    季小桃随后调好了闹表,又搬来电风扇对好自己的床铺。

    摸出了两粒安眠药,想了想,捡起一粒吃下去,又喝了几口水顺顺,这样药力能来的更快。

    (兄弟们!开始推倒小妞儿啦!...收藏...推荐红票顶起来哇!唔,感谢打赏哇!...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