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第一次吃火锅,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饭店。

    他以前来县城都是找一个路边的小摊,喝一碗豆腐脑吃两块油炸糕啥的。

    那就是特美的事情了。

    也算是下顿馆子。

    不过现在对面坐的是那小莲,他便轻松了许多。如果坐的是季小桃或者别人他可能局促。

    不管那小莲怎么变,但骨子里对他没有气场。

    陈楚踢里秃噜的吃着,那小莲就往他碗里面夹肉,而她自己却只吃青菜。

    “你咋不吃肉?”陈楚问。

    “我啊?人家沈城女人大多不吃肉的,吃肉容易发胖,影响身材,到时候就成了个大胖子没人要了,咯咯咯……你是男人,男人应该多吃点,壮壮的,那样女人才会喜欢你!”

    那小莲说着又给陈楚夹肉吃。

    陈楚可不管这些,反正不吃白不吃。

    又不是他花钱。

    听那小莲说这些话,陈楚心里不禁赞叹张老头儿,还是人老激ān,马老滑。

    农村有句话叫做三岁看到老。

    张老头儿只看那小莲的面相就知道她是啥样人了。

    你听她现在说的话,吃肉影响体形,到时候胖了就没有人喜欢了?呷?这不就是典型的养二nǎinǎi的想法么?

    纯粹就是个浪女,sāo货一个。

    在农村媳妇是要喂猪打狗,养孩子种地秋收的。

    这样玩意儿能干活么?

    陈楚晕了,这样的老婆白给自己都不能要,到时候还不嫌弃自己老爹?把老爹都得赶出门外?

    当然,和这样的女人玩玩还是可以的。

    “服务员!来两瓶啤酒!”那小莲喊了一声。

    服务员忙拿着啤酒过来,然后启开了。

    “小莲……姐,咱还喝酒啊?”陈楚问。

    他还真没喝过酒,他爹没事的时候倒是喝点,但不让他喝,说小孩儿喝酒不好,其实那也是为了省钱。

    张老头儿倒是经常让他去打酒。

    但张老头儿的酒壶比掏大粪的勺子还埋汰,他不可能去偷喝,看着都恶心了。

    至于啤酒对他算是奢侈了。虽然小卖店卖一块五一瓶,他也不喝,也不敢喝。更没啥钱。捡破烂那俩钱他还买点肉吃。

    老张头告诉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肉,不然过了这段时间个头就窜不起来了。

    啤酒启开,那小莲又要了两个啤酒杯。

    一瓶啤酒倒进去就剩下少半瓶了。

    随后那小莲把扎啤杯推到陈楚跟前。

    “来,你和姐走一个!”

    见陈楚发愣。

    那小莲咯咯咯的笑了。

    “人家大城市喝酒大多是对着瓶子吹,就是嘴对着瓶子喝,有的一口气能喝完一瓶呢!”

    陈楚晕了。

    “一口气能喝一瓶?这可是酒啊,凉水我都喝不下去那么多。”

    那小莲又笑,啤酒她在家的时候就喝,穷养儿富养女的,农村家再穷也不能亏到了女孩儿。

    “咯咯咯……再说了,吃烧烤,或者吃火锅,有好菜哪能不喝酒呢!你说对吧?”那小莲笑呵呵的说。

    陈楚点了点头,心想自己可是一个男人,总不能让个女人笑话。

    和那小莲撞了一下杯。

    那小莲又说道:“你比我年龄小,应该杯子往下撞,这也是礼节了。”

    陈楚觉得那小莲事儿挺多,当下喝了一口。

    不禁直皱眉头。

    差点全吐了。

    “小莲姐,这算什么酒啊!都没你家卖的那种散装白酒好喝,怎么和马尿似的!”

    那小莲差点笑呛到。

    “哈哈,你多喝点,多喝点就好了!”

    陈楚怕被人笑话,尤其是在那小莲面前。

    便捏着鼻子喝下去,这一口竟然喝下去大半杯。

    然后放下杯子。

    那小莲都有点傻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能喝的。

    陈楚放下酒杯,从小肚子里泛出一股气息,直冲头顶,随后又咕噜噜的像是往上泛着气泡似的。

    张嘴打了两个酒嗝。

    那小莲忙给他夹菜。

    陈楚吃了几口菜,又喝了一口啤酒。

    感觉味道是不错,尤其是吃辣的,更是过瘾。

    “小莲姐,你咋不吃辣的?辣的更好吃。”

    陈楚脸上有点发热。说话也不像刚才那样有点紧张了,放开了些。

    “辣的不能吃的!”那小莲也喝了口啤酒,见陈楚酒杯见底了,又给他倒上。但剩下的啤酒只倒了少半杯。便又招呼道:“服务员!再来……五瓶吧!要冰镇的!”

    那小莲也是大半瓶啤酒进肚,脸上热乎乎的,头也有些晕乎乎的,看着陈楚,她更有几分喜欢。

    陈楚长的不赖,就是不收拾,穿的又很土。但是他不像王大胜和农村那些小屁孩儿一样。

    他洗的很干净,身上还喷着香水。

    而且对她还挺大胆的。那小莲就喜欢对她大胆的男人,不像王大胜,结婚当天不好意思连袜子都不脱,就直接那么睡的,还是她憋不住男女的好奇。

    在结婚七八天后才主动与王大胜合房的。

    她现在有点后悔,早知道以后能出现陈楚,当初还不如不和王大胜合房了。

    还有就是这次去了沈城,听说女人的第一次很值钱,少的三千块,如果被大老板看重了,女人的第一次能卖几万都可能的。

    就这样便宜王大胜了,她也暗暗惋惜。

    那小莲又叫了几次肉。

    陈楚放开肚皮吃喝,他越是这么吃那小莲却越是喜欢的不得了。

    她吃的不多,只默默的喝酒看着陈楚吃。

    心里像是有只小兔子一样的蹦蹦跳跳的。

    心想一会儿吃完了,是不是和陈楚开房?

    她二姐那小青偷偷告诉她,曾和别的男人出去开房,那感觉真是不一样,爽的没话说,还说一个男人一根萝卜,每个萝卜都是各有不同的。

    有长有短,有粗有细。

    那小莲问那种的最好。

    她二姐说当然是越大的越好,越大的东西对女人才越过瘾,但是女人最怕的也是又细又长的。

    那样的东西速度快,而且刺的痛。

    最好是长的,但也是粗的,那样动作一下是一下的,就像打铁似的,啪、啪、啪、这样才有力度,才是最好。

    但是到了最关键是时候便是要啪啪啪啪啪……这样连续的,女人也是最高cháo的时候了。

    那小莲不懂得什么是高cháo了,除了第一夜和王大胜有点感觉,以后基本是没感觉。

    王大胜那东西很小,硬起来也就七八公分,或许还不到,弄到自己下面就像是一根小牙签,都没有她的中指舒服。

    而且弄几下他自己就呼哧呼哧的交代了。

    下面黏糊糊的实在是恶心的不得了。

    她和她三姐那小樱不好意思说这些,因为那小樱也是农村女人,总是喜欢笑话别人,而她和二姐那小青从小就好的很。

    所以便也无话不谈了。

    也知道了原来男人那东西也是有长有短的,有粗有细的。开始的时候她害臊,但最后她还是觉得自己可怜了。

    她二姐也是嫌二姐夫的东西大,但是不持久,所以才出去找人的。

    “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这是她二姐告诉她的话。

    当然,又说了什么阶段男人的东西最好。

    当然是十六七,十仈激u岁男人刚发育的时候最强最厉害。

    那时候的男人就像是小牛犊子,梆硬的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当然因人而异,有的人二十几岁最强了,但是三十以后便是越来越弱,时间也是越来越短,不得不吃药才能威风凛凛……

    此时那小莲脸sè红扑扑的,陈楚十六岁,那下面的东西肯定也是像她二姐说的和小牛犊子一样的猛了。

    真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吗?那小莲想到这里羞答答的,她恨不得被猛男顶死,也不要和王大胜那样郁闷一辈子。

    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凭啥只守着那个臭烘烘的王大胜遭罪?

    ……

    那小莲又灌了一大口酒。

    有些晕晕乎乎的。

    “弟弟,你看姐怎么样?”

    她吐气如兰,只是又多了一股酒气。

    陈楚已经喝了三瓶啤酒,虽然还挺清醒的,但也有点晕晕乎乎了。

    脸上有些发红,但啤酒的度数毕竟不高,和他爹喝的二锅头,还有张老头儿喝的散白酒简直差远了。

    “姐,我对你……我先去趟厕所!”

    那小莲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

    从厕所回来接着喝,直到把啤酒全部消灭了,陈楚也吃的差不多了。那小莲拉开坤包的链子,掏出二百块钱喊服务员结账。

    这一桌如果要是在沈城怎么也得三四百了,但这里还不到一百五。

    那小莲说了一声便宜。

    拿起餐巾纸擦擦嘴,又给陈楚擦擦。

    然后拉着他的胳膊,两人都有点晃晃悠悠的走出酒店。

    “弟弟,你去哪啊?”那小莲故意问。

    “小莲姐,那个……要不咱俩现在去苞米地得了。”

    “呸!你个混蛋!”

    那小莲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这小子就认准柴禾垛和苞米地了,怎么也没个出息呢!

    不禁想起自己和他在柴禾垛又亲又抱的场面,脸更是红扑扑的。

    但是苞米地自己和他可没去过啊?

    女人本能的敏感让她觉得陈楚是不是和哪个妖激ng去苞米地了?

    不过她嘴上没说。

    “陈楚,要不你和姐姐去宾馆吧!”

    “宾馆?”陈楚喷了口酒气,要了七瓶啤酒,他喝了五瓶。

    开始觉得没什么,但是这东西也是后反劲儿,此时也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小莲姐,宾馆是村里么?”

    那小莲无语了,不过更觉得他可爱,不禁接着酒劲吧唧一下在陈楚脸上亲了一口。

    “死样!我已经在宾馆开完房间了,你只要和姐来就行了!”

    (同志们,今天就要推倒那小莲!求...收藏!求红票砸起来!...推荐《超级家丁》闷sāo男的一本书。感谢大紫薇、脸皮不厚、幽凡大大的打赏。欢迎打赏嘿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