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有些晕晕乎乎的。

    跟着那小莲边走边聊,大多听那小莲说着沈城的事儿。

    沈城算作省会城市了,离着翰城要有一千多里,做火车也要仈激u个钟头,当然那是快车了。

    如果是坐硬座得累个够呛。

    但那小莲坐的是软卧。

    为了这事儿她还和王大胜吵了一架,王大胜属于老婆迷的那种人。

    非常的粘人,好像没老婆一天就跟掉了魂儿似的,魂不守舍的。

    这样的人没多大出息,以后也不会成气候,那小莲也极烦这种人。

    很多人都疑惑,女人到底喜欢啥样的男人。

    或者说对女人那么好,为啥她还是要走,其实很简单,就是物极必反。你越在乎的东西他反而不在乎你了。

    就像很多人不务正业,天天打老婆,那老婆也不走,而且任劳任怨的在家带孩子,种地,什么活都干,比如刘翠这样的女人。

    但是有的女人你对她再好,不让她工作,天天养着,娇着,惯着,很怕她凉着,热着,不管你对她多好,但她最后还是会离开你。比如说那小莲这种女人。

    而那小莲最气愤的便是王大胜自己没主意,凡事都听他爹的。

    这次去沈城她二姐家,王大胜是不乐意的,天天搂着老婆睡觉多好,而老婆一走,他就像丢了魂似的。

    他爹王小眼也不让儿媳妇走,本来家里的地就没铲完,不用你上地干活也就罢了,农村女人哪有不上地干活的,对你这么优待。

    就在家看个小卖店,做点饭就行。你还要走?大忙时节的这是过ri子么?

    但是宁不过那小莲,人家去意已决,再说,她不想被任何人束缚着。老娘和你结婚了不假,但也是ziyou身,容不得你对老娘吆五喝六的。

    和你结婚那是你家烧香积德了,绝对不是老娘就卖给你了!

    当然,这些话是她二姐和她说的。不过,她现在觉得非常有道理。

    去是定下了,但王大胜也听他爹王小眼的,让那小莲买硬座,硬座车票便宜。

    那小青笑了,和她说妹子你来回的车票钱我出了!软卧!好不容易来一趟沈城,坐硬座仈激u个钟头得累死,还能玩什么了!

    王大胜这才妥协给拿的软卧车票的一百来块钱。

    当然是从王小眼那拿的,小卖店卖的钱王小眼时不时的就过来收。

    他说孩子都年轻,拿那么多钱怕乱花,我帮你们收着,以后还都是你们的……

    ……

    那小青对这种事又是冷笑,又是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拿自己妹妹二百五。也极力撺掇他们离婚。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那小莲这次也是铁了心回来离婚的。

    此时,那小莲醉意朦胧,看着陈楚她亦是媚眼如丝。

    心想这小伙怎么越看越顺眼了……

    两人一路来到宾馆门前。

    陈楚手脚干净的很,这一路没对她没有什么小动作。他不像那些许多粘人的男人,在大马路上又是亲又是抱的。

    他的骨子里是闷sāo的xing格,而且也有些传统的意味,在没人的地方可以随便摸随便弄。

    进苞米地里脱光了都没事,但是在大街上还是有点样子的好。

    虽然那小莲不断的挑逗他,一会儿摸摸他的脖子,一会儿抓住他的胳膊。

    当然那小莲也是借着酒劲儿才这么干的。

    陈楚也想一把搂过那小莲,在她的屁股蛋子上好好的掐两把,甚至是把她按到在地,大棍子好好在她身上出溜出溜。

    不过他的xing格是不喜欢太招摇的,虽然年轻,但骨子里有一种沉稳的xing格,不过是坏坏的沉稳。

    摸两把有什么意思?不如等到了房间里直接按到干一把。

    以前他还觉得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不是处女的女人有些亏。

    但今天自己的第一次,也算是处男给了季小桃了。

    虽然给的是她的屁眼,但对他来说也算是。

    相对来说,陈楚觉得屁股比火烧云诱惑还要大。算是他的一个癖好了。

    进了宾馆那小莲拿出房卡,要了房间的钥匙,然后便往楼上走。

    陈楚没有像农村小子那样四处乱看,乱瞅。

    也许是酒激ng的作用,他现在胆子也放大了。

    两人往楼上走,那小莲一劲儿的说走楼梯累,说沈城都是带电梯的房子。

    就县城这破地方,都是楼梯。

    名义上叫做宾馆,但里面装修也就一般般,楼梯扶手都有很多地方是掉漆的。

    “小莲姐,要不我背你吧!”陈楚笑着说。

    “好啊!不过还得往上走两三层,你行么?”

    陈楚呵呵一笑,然后弯下腰让那小莲伏在他背上。

    房间号码是505,现在刚到二楼,但是三楼对陈楚来说根本不费劲。

    现在也晕晕乎乎的,他有种在打醉八仙拳的感觉。

    心想这要是练一把醉八仙可是爽多了,张老头儿说过拳法在于意醉而神不醉,讲究的便是这个意境。明明是倒下了,但是还是有后招出现的。

    陈楚迷迷糊糊中脚下也动了动,有了个醉八仙的起式。

    这时那小莲两只小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说了句:“弟弟,我要上了!”

    陈楚笑了。

    “上吧!”心想,你现在上老子背,老子一会儿就上了你的身,反正不吃亏。

    那小莲由于穿着高跟鞋,往上有点不方面,虽然两人个头差不多,但现在她酒劲上来一点,晕晕乎乎的看什么东西似乎有双影的存在。

    往陈楚背后一靠,就滑了下去。

    陈楚两手在后面托住她,那大手落到了她的大腿根儿。

    见那小莲往下滑,他的手就顺势伸进了她的裙底,托住了那弹xing十足肉呼呼挺翘的屁股蛋子。

    那小莲啊的低声呻吟一下。

    想要下来。

    被陈楚这样撸着有点痛。

    她出溜了下来,然后又试了两次,陈楚每次都是从裙子里摸到了她的挺翘的小屁股。

    “哎呀!你这混小子,趁姐姐喝多了,想欺负姐姐是不?”

    陈楚笑道:“哪敢啊?再不姐姐我抱着上楼得了,就像抱着我媳妇似的。”

    那小莲听的如火烧心,这个激动,这个过瘾。

    嘴上却娇嗔道:“不要脸,谁是你媳妇?”她白了陈楚一眼,歪过头,定型了的长发更显妩媚。

    发髻后面是大波浪,前面染烫的有些紫红,让本来就秀气的容貌更显得娇柔秀美一些。

    陈楚舔了舔舌头,真想在她的脸蛋儿上亲几下。

    不过,他知道不是时候,这里是县城,离这村子只有二十里。

    万一被谁看到了,那麻烦就大了。

    老张头曾经说过,得意莫要忘形,作的紧死的快!人最不能的便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村里可是很多大老爷们半大小子在打那小莲的主意。

    这帮人也有不少在县城打工的,万一他们哪个碰巧遇见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暗中使坏,那自己的好事也成了坏事。

    “嗯……小莲姐,你快上我的背上吧,我都等不及了!”

    陈楚这时候蹲的更低一些。

    那小莲啐了他一口,心想这小子可能是憋不住了。

    毕竟她算是过来人,王大胜憋不住的时候像是饿狼似的,不过下面却是一条虫。

    当下也想快点进房间两人好好的温存。哦不,应该是**的大战了。

    这次她往后退了一点,然后往前一扑,正好压在陈楚的背上。

    随后她身体一飘,腿弯被搂住。

    她顺势搂着陈楚的脖子。

    陈楚迈步便往楼上走去。

    那小莲没有他想象的重。甚至没有朱娜重。

    背朱娜的时候感觉能有九十近左右吧,因为朱娜身高在那里摆着了,应该是一米六五以上了,一米六七左右。

    而且屁股滚圆,胸也行,肯能占分量。

    那小莲腿细,胳膊细。要不是长得白,都能被人误会是印第安难民。

    当然胸和屁股还是非常饱满的。

    大腿根儿也是丰腴,陈楚喜欢这样的。

    农村孩子都有一把子的力气,陈楚虽然十六岁,但一百八十斤一麻袋的苞米也能背起来,还能上跳板装到卡车上。

    而马小河那虎小子能立肩,就是麻袋立着放在肩头,一只手扶着就行。大老爷们也没几个能行的。

    那小莲撑死八十斤左右了。

    陈楚背着感觉轻飘飘的,从二楼到五楼根本没喘一口气就上来了。

    那小莲还是从坤包里掏出手绢在给他擦汗。

    嘴里心疼道:“好弟弟,累坏了吧……”

    陈楚笑了,说不累。

    “咯咯咯……你对姐姐这么好,姐姐一会儿可怎么报答你呀?咯咯咯,你说说……”

    “好姐姐,你说怎么报答都行。”陈楚也笑。

    不过刚到楼梯口好像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擦!村干部徐国忠!”

    徐国忠正眉飞sè舞的搂着一个娘们,没看见他,而且搂着那娘们进房间了。

    那老娘们陈楚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蒙圈了。

    “我艹!是朱娜她妈!”

    陈楚一下就迷糊了。

    这俩人怎么能弄到一起去啊?

    徐国忠以前是村里的会计,整天笑眯眯的,现在是副村长了。

    前些天自己在苞米地里碰见徐国忠和马小河他二婶赤果果大战一回。

    完事了,徐国忠给她二十块钱。

    但是这……这朱娜现在不是在市里住院么?她妈怎么和徐国忠滚到一起了?

    他怕自己认错人,又仔细盯了一眼。酒也醒了大半。

    那小莲这时疑惑问:“咋了?不走了弟弟?”

    “嘘——!我看见徐国忠和朱娜她妈了!”

    那小莲一听呼出一口气,小手一下把嘴堵住了。

    “哎呀!你管人家干啥?他们干他们的,咱俩干咱们的!”

    陈楚点了点头,觉得挺有道理。

    手又从后面伸进那小莲的短裙,这一下摸的挺准,不是屁股了,而正是那小莲的火烧云里。

    那小莲失声呻吟了一下,整个人都麻酥酥的僵直了。

    (推倒!推倒!求...收藏!求红票~!...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