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有些晕晕乎乎的。

    那小莲扯下自己的内裤,那双小手还在他的下面隔着裤子开始摸索。

    那小手柔柔软软的。

    陈楚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如果这样再被摸下去,差不多能喷一裤子。

    他不干了,不为别的,自己就一条裤衩子,换都没的换。

    再说了,那东西黏糊糊的也不好洗,洗的时候也恶心一些。

    一般女人喝些酒下面容易泛滥,但男人喝酒多了,下面有时候就失灵了。一般男人都是要办事时灌女人的酒,自己很少喝的。

    不然到时候就不勇猛了。

    陈楚这个半大小子十六七岁正是最猛的时候,这点酒对他不算什么,相反,胆子还能更大了。

    这时酒劲上的也挺快。他感觉自己的大棍子是坚挺了,但是不知怎么的,还是找不到门路。

    他扒下那小莲的衣服,在她白皙的肩膀和锁骨上亲了起来。

    那小莲低声呻吟了一下,两条大腿往后退了一下,小屁股坐到桌子上,顺势抬起大腿夹住他的腰。而且下面用力往前挺着。

    这时隔壁传来咣当一声。

    然后是床板吱呀吱呀的乱响。

    一声声男欢女叫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传来。

    “啊,啊,用点力啊,再用力……”本来应该是**的声音。

    还有着浓重的喘着粗气的声音,那女声分明很娇柔。如果不知道还以为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了。

    但陈楚知道,那可不是小姑娘了,而是朱娜她妈,都三十七八岁了。这**的声音一下就打了折扣。

    张拉头儿曾和他说过,三十多岁的女人是最猛的年龄阶段,而三十七八岁的男人则是衰落的时候。身强力壮是自然的,只是下面的强劲儿和冲劲儿不如以前。

    而且只要是补肾的,不管再好的药也是对身体有伤害的。

    当然有时候也是因人而异的,只是那个年龄段的人强猛的少一些。

    陈楚现在听到朱娜她老娘这呻吟和**上,现在是相信张老头儿的话了。

    不过朱娜她妈模样倒是有几分风韵犹存,但毕竟年龄大了,下面那东西已经不再是火烧云了。

    是……是黑了吧唧的云。

    做那种事犹如是牙签搅和水缸。

    陈楚对年龄大的女人不感兴趣。

    他喜欢小的,刘翠那样三十一刚刚好,三十一往下,唔……十六岁以上。

    太小的没感觉了,哪里都没发育好,干巴鸡一样都没手感。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意yin了。

    本来他身下硬邦邦的,被朱娜老娘这么一叫唤陈楚不行了。

    总是感觉抱着的是朱娜的老娘,而不是那小莲。

    “弟弟,你咋了?咱干咱的,他们干他们的,你……”

    “小莲姐,咱们还是去里面干吧,不受他们打扰。”

    那小莲点点头,心想这小子事儿还真不少。

    其实那小莲也怕被那边听见声音,万一碰巧发现她们在这里那也是麻烦事儿。

    两人走到里间,随后关上了门。

    那小莲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放了很大的声音,随后又进厕所去调了调水温。

    她撅着屁股去调试,小短裙一晃一晃的,大腿根儿直接露在外头。

    陈楚不用弯腰低头就能看到里面黑sè的小内裤。

    不过还是故意低着头从她裙底下面往上去看。

    “你干啥?讨厌啊你!”那小莲发现了,回头推了他一下。

    陈楚顺势抓住她的皓腕。两人摆出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架势。

    这时朱娜老娘和徐国忠在那边干的声音小了许多,或许是隔着两道门和两道墙阻隔了声音,再不就是那老家伙干不动了。

    毕竟岁数大了,就一开始那么一股子的猛劲儿。

    陈楚,一手抓着那小莲的腕子,另只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平静下来,下面又是硬邦邦的。

    他身体往前靠,随后一顶,大棍子便在她的屁股上粗溜了一下。

    那小莲啊的一声呻吟。

    她被这一下弄的很舒服,脸sè更加的娇媚了,酡红的像是在酒水中沉醉迷失一样了。

    “你……你轻点,和你说,你……你要对我温柔点知道么?”

    那小莲几乎是哀求的声音,让陈楚整个人都麻酥酥的受不了。

    有这样的一个女人,能对他还这样的温柔,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甚至有些爱怜和感动。

    妈的!老子的仇终于报了。终于给王大胜戴了绿帽子了!

    那小莲眸子含情如水般,看的陈楚身上有些发颤,也想对那小莲说点柔情的话。

    不过他想起张老头儿的话,对刘翠那样的女人,要温柔一些。

    对那小莲就要粗鲁一点,这样她更喜欢。

    陈楚闭了下眼,狠下心来。本来到嘴边温柔的话一下就转变了。

    “快点脱!老子要干你!”

    “你……什么啊?”那小莲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不相信这话是从陈楚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陈楚抓住她的黑sè吊带往下一扯,那带子就掉下去了,里面露出粉红sèru罩。

    那两只大白兔像是要挣脱开来,在里面一跳一跳的。

    陈楚张开嘴就亲了过去。

    嘴和那小莲的皮肤接触,弄的她直痒痒。

    “哎呀,你干啥啊?别着急啊!你弄疼我了……”

    那小莲越是这么说,陈楚便越是用力,在她的大白兔上留下了几道牙印。

    那小莲啊啊的叫了两声,那两粒相思豆也被陈楚含住了。

    她的两只大白兔被陈楚两只手掌抓住拢在一起,把两粒相思豆也是靠拢在一处,被陈楚含住开始吸允了起来。

    那小莲从来没有这样试过,感觉有些新奇,也很过瘾。

    这时陈楚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下面,那里已经黄河泛滥了。

    他下面的家伙有时候找不准,但是手却要灵活很多,摸索了一下,撤掉那小莲的内裤。

    也把这布料不多的裙子褪掉了。

    那小莲光溜溜的呈现在他面前。那腿窝子也是显露开,陈楚一下便把中指伸了进去。

    并且开始抽动起来。

    那小莲已经泛滥了,里面的水都能灌溉一颗苞米苗了。

    被陈楚弄的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嘴里说着别弄。大声说着不要。

    她虽然心乱意迷,但还记着二姐的话,一定要喊不要。

    但是整个人已经身不由己的,激动又颤抖的跟筛糠相似。

    陈楚又试着伸进两根指头,随后是第三根。

    七八分钟后,那小莲已经瘫软如泥,躺在床上任其摆布了。

    陈楚笑了。

    从心里往外的感谢张老头儿。

    心想这个老流氓出的主意就是好,毕竟是过来人啊,吃的咸盐都比自己吃的大米多。

    看着赤果果躺在床上一滩软泥般的小莲。陈楚也不再忍耐了。

    把裤子蹬掉,下面挺翘的家伙已经直直的像是一只长矛般对准了那小莲。

    此时,他也激动的不得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

    以前和刘翠不一样,只是摸摸抓抓,和季小桃也不一样,那是懵懂的试探。

    而真正的面对一个赤果果将要办事的女人,他也有点发憷,甚至畏缩。

    陈楚犹豫了一下,听到那小莲叮咛一声的呻吟,再也忍不住了。雄xing激素开始蔓延全身。

    他闭上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下爬到了那小莲的肚皮上。

    不用他动手,那小莲已经主动的宽衣解带,分开了两条大腿,露出腿窝子等着他进入。

    陈楚汗珠子顺着额头滴落下来。

    面对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他在犹豫,甚至有些恐惧,手里抓住下面慢慢的往前放。

    在他火烧云上的褶皱上碰了碰,竟然还找不到哪里是正确的位置。

    那小莲被他磨蹭的实在忍不住了,见陈楚弄不进去,便一把抓住他的下面伸进去了。

    陈楚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样,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下面用力一顶。

    那小莲啊的痛叫了一声。

    陈楚的东西要比她想象的粗大许多。

    她结婚时间也不久,下面只被王大胜开发了,王大胜那小子下面还不大,起来也就七八公分。

    即使破了那小莲那层东西,但往里面开拓的也不大。这块肥沃的好地没怎么正经耕耘到位。

    陈楚这东西一进去,好比大卡车开进了小胡同,又窄又紧。

    把他下面箍得有些疼了。

    陈楚试着动了两下,那小莲受不了了,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啊啊的叫了起来。

    “痛啊……弟弟你轻点,我,我痛……”

    这么一喊更刺激着陈楚的神经,他屁股下意识的更耸动起来,她越是叫着痛,陈楚便越是加快耸动。

    只几下之后,两人**相撞,就像是两辆不断追尾的汽车似的。

    传来的一阵阵的啪啪声让陈楚一阵的**。

    那小莲被耸动的坐了起来,两条大腿盘住陈楚的腰,小屁股主动往前送啊送的,两只手也像是蛇一样的缠住他的脖子。

    胸前的大白兔也来回的甩动,两人已经进入了状态,开始互相配合。忽然,那小莲下面被狠狠刺痛两下,便张开小口用力咬在陈楚的肩膀上,他这么一咬,陈楚就又像赌气似的下面狠狠干她一下。

    她再咬,陈楚再用力干。

    那小莲最后妥协了,甚至开始求饶。

    “好弟弟,姐姐受不了,轻点,轻点求你了……”

    她越是求饶,陈楚越是用力。有种驾驭在马背上的快感。他也知道要不第一次就把这小娘子干爽了,以后她很可能去偷别的汉子的。

    只要把她干的服服帖帖了,她才能老实,以后偷汉子也是偷自己。

    想到这里陈楚下面更是加快动作,啪啪啪连续而不间断。两人就像是黏在一处。那小莲兴奋的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这种硬度,长度还有持久让她整个人如同一会儿飞上高空,一会儿又坠入山岩。

    她只是迎合着,呻吟着……

    陈楚最后扛起那小莲的两条大腿,下面终于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那小莲也大声叫唤起床来,已经忘记了她的分贝。不再有任何的顾忌了。

    “啊……!”

    最后陈楚身子一挺,下面终于喷了出去,随后下面死死的顶住那小莲的腿窝子。

    那东西像是一梭子子弹似的,全打进那小莲的下面。

    十几秒后,陈楚重重的喘息着。

    “小莲姐,让我好好亲亲你!”

    陈楚爬在她的肚皮上,亲着她的嘴唇。

    舌头也探了进去,那小莲嗯嗯了两声,此时她已经像堕入云霄了一样。

    瘫软如淤泥,整个人飘飘玉仙,如痴如醉。

    下面被陈楚喷出去的东西烫的极为舒服。

    虽然整个人像是被撕裂的那样疼痛。

    不过她却非常的满足。

    嫁给王大胜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尝到做女人的滋味——真好!

    (下一个该收的小女是谁?总之是要全收的。求兄弟们的...收藏,求红票。...推荐《超级家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