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弟兄们!那小莲已经上了!朱娜,季小桃还会远吗?求...收藏求红票!...推荐《超级家丁》)

    高高的撅起来

    下午,阳光还是那样的**。

    透过紫sè的窗帘,映shè进来斑斑点点的微光,随风轻轻吹拂之时,窗帘涌动,斑斓光点阑珊,点点的调皮又是可爱。

    那小莲只喝了两瓶啤酒,这对她来说也算不少了。

    被弄的爽了,她也清醒了一些,随手拿起一条浴巾,裹住丰满弹跳的前胸,和下面小半白皙的翘臀。

    那两只滚圆的大兔子被包裹在洁白的浴巾之内,露出一条深不见底让人大喷鼻血的雪白的深沟。

    床上的陈楚呼呼睡去了。

    他第一次喝酒,而且喝了五瓶,此时办了那小莲他睡意正浓。

    躺在床上四仰八歪的,姿势虽然丑。

    但那下面大大的棍子倒是挺翘的狠。

    此时,他双手抱住一团被子,在睡梦中下面还朝被子顶了几下。

    那小莲脸红了,心想这个臭小子,刚才把她都弄痛了,现在睡梦中也是在梦见在做事,还在那捅来捅去。

    不过想起刚才那硬度和力度,她不禁又媚眼如丝的看了看那只大棍子。

    黑漆漆的,粗粗的,那样子要多丑就有多丑,但是却那样遭人喜欢。

    那小莲走过去,伸手碰了碰,入手温热,表皮滑腻,但是上面的那个粗大的脑袋一下又扩大一圈。

    亦是狰狞起来。

    她啊的低声叫唤一下。

    一瞬间感觉浑身匮乏无力,但又无力的爽,麻酥酥的好想被这根大棍子再狠狠干一回。

    刚才她有些醉了,即使有点感觉也不是那么的强烈。

    她喜欢的不是那种柔情似水的爱抚。

    正相反,在那小莲这温柔娇弱的外表下,她的心是火热和狂野的。

    她希望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希望在狂暴和肆虐中身体被那大棍子撕碎……

    她碰了碰那根棍子,忍不住伸手抓住,感受着那东西带来的一阵阵的热度,甚至是滚烫,她闭上眼,深呼吸着,感受着那种快感。

    或许被她小手撸的有点反应了。

    陈楚动了动,翻了个身。

    那小莲下了一跳,忙抽开手。

    脸上红扑扑的离开床铺,走到浴室间。

    她感觉自己今天才算是和男人办事,以前的根本啥都不是。

    她裹紧浴袍,前胸和后臀被雪白浴巾裹的更为凸凹饱满。

    拉开淋浴间透明玻璃门,走进了浴室,试试了水温,感觉刚刚好。

    不过,这里并不是沈城,有沐浴的池子,而只是淋浴了。

    那小莲本就是农村女孩儿,也就是去了趟沈城才有了这些毛病。

    随后她打开喷头,把白sè浴巾轻轻扯掉,白皙完美的酮体暴露的空气中,一时间感觉这清凉的浴室有点冷飕飕的感觉。

    毛孔一缩,不禁打了个寒蝉。

    ‘三伏天能冻死老董头儿’这是农村的一句谚语。

    便是讲大热天也不要着凉了,容易留下病根儿。

    那小莲懂得这些,她是一个很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说白了也是自私一些的女人。

    从小到大她从未受过欺负,今天陈楚算是欺负她了。

    不过她乐意。

    过了片刻,哗哗哗的热水流淌,蒸汽开始蔓延开来,本来就不大的淋浴间被一片雾气笼罩。

    那雾气沾染在玻璃门上,形成朦朦胧胧的一层水雾。

    从外面看也是朦朦胧胧,那小莲的酮体亦是凸凹毕现,更有意味。

    她躲避开水流喷到头发上,因为这个头型是在沈城花了三个小时才定型的。

    但是那些调皮的水珠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似的,迸shè到洁白的肌肤上又继续弹跳。

    不久,她的发丝便湿漉漉的。

    那小莲心想算了,还是痛痛快快的洗一次吧。

    刚才和陈楚办事的时候,发型已经被他搞乱了。

    真是服了这小子了,办事就办事呗,为啥又是掐,又是咬的,还扯她几下头发,真是讨厌。

    那小莲想起刚才的大战,羞怯怯的,往脸上扬了扬水珠。

    呼出一口浊气。

    今天她才感觉做个女人真好。

    如果让村里那些泼妇知道肯定骂她偷汉子,搞破鞋,是贱女人。

    骂去吧!她们才是无知,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自己就愿意被人干!就愿意偷汉子,管你们什么事!

    那小莲打开发髻,任凭喷头冲洗着。感觉很过瘾。

    她娇躯水灵灵的,像是刚剥开皮的鸡蛋壳,水流从她的臻首到脖颈,到那一对白皙硕大的大白兔上。

    那小莲的手也在那里揉着,闭着眼感受着,慢慢滑向她平坦毫无赘肉的小腹,跟下面的私处又融合。

    这时,她手指禁不住扒开下面的火烧云,细致的洗着。

    她的手指是那么的修长,中指和食指灵巧的伸了进去,抠弄了几下,又洗出了一些黏糊糊的东西。

    那小莲脸红了,陈楚那小子甩完了,就像死猪那样去睡了。

    弄的她满腿窝子,大腿和小腹上哪都是那黏糊糊的东西。

    还有一些甩到了床单上。

    那小莲用纸抽擦了好久。

    现在她又在下面洗出来一些。

    如果是她男人王大胜的东西得恶心死,但是这东西是陈楚的,虽然一样都是男人的那东西。

    但这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就像是陈楚闻到朱娜放一个屁,跟闻到老孙太太放一个屁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老孙太太放的他能恶心死,而朱娜放的他会跟着屁味儿去追着闻,恨不得鼻子抵住人家的屁股去闻,去舔。

    那小莲也是这个调调,手上沾染上了一些,放在鼻尖闻了闻,而且还碰到了鼻尖上。

    感觉一股腥味,很难闻的。

    她二姐那小青和她说,男人那东西是能吃的,而且还有助于美容。

    吃男人那东西皮肤能更好,如果涂抹在脸上,皮肤会更白嫩。

    那小莲不想去吃,不过还是忍不住涂了一点在脸上。

    不过只一会儿就被洗掉了。

    ……

    她洗的很细致,尤其是下面和屁股,搓啊搓的,下面的那摸小森林也被洗的黑亮黑亮的。

    她的双手也不断的揉搓着那两对大白兔和自己挺翘的屁股。

    心想陈楚最喜欢这两处地方了,自己一定要多洗一会儿。

    又想到自己的男人王大胜好像也喜欢这两个地方,不过……他没机会了,以后不会再让王大胜碰自己的身子了。

    这身子只让陈楚干。本来这次也奔着离婚打算的。

    那小莲一想到能长久和陈楚在一块,被他下面的那个大家伙弄,自己下面不自觉的热起来,而且蜜浆竟然泛出。

    ……

    那小莲这么想。

    不过陈楚睡梦里梦到的女人却并不是她。

    一会儿是梦见正在舔季小桃的腚沟子。

    一会儿梦见朱娜被人强激ān,强激ān那人正是孙五,他挺身而出,打跑了孙五。

    把朱娜抱进怀里。

    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朱娜,我想跟你好,我以后会对你好好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要娶你,我要好好的疼爱你一辈子……”但是他心里的想法却是我要干你,要和你上床,要狠狠的干,天天晚上不让你睡觉。

    梦中朱娜有些感动。

    他一点点的脱着朱娜的衣裳,手也伸进他梦寐以求的朱娜的下面。

    摸着她挺翘柔滑的屁股。

    朱娜那中xing的声音,那短发飞扬,还有**的啊啊声,让陈楚魂儿都没了。

    不过梦醒了,他发现自己抱着的是被子,下面硬邦邦的。

    浴室中那小莲的身子在里面冲刷着。

    陈楚才从梦境回到现实。

    “呼!”喘出一口粗气。

    “朱娜……老子一定要干你。”陈楚暗暗发誓。

    下面已经硬邦邦的了,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无处发泄。

    而此时那小莲那完美的酮体已经让他身体毛孔刷的舒展开来。

    下面更硬了。

    他像是第一次见到那小莲光着腚的似的。

    刚才虽然干了一次,但却不是清醒的干。

    五瓶啤酒后,他有些昏昏沉沉,感觉也不是那么好。

    反正把那东西甩了出去了,知道甩进那小翠的腿窝子里了。

    但其他的不知道,怎么干的细节也记忆不起来了。

    陈楚站起身,光着脚跳下床。

    晃动着下面硬邦邦的支起来的大棍子,迈步走近浴室,拉开浴室的门。

    一股热热的水蒸气扑面而来。

    里面的那小莲没注意到,被吓的啊了一声。

    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弟弟,你干啥啊?我先洗,洗完了你再洗好不……”

    陈楚笑了,笑的有点坏,甚至是邪魅。

    “小莲姐,要不咱一起洗吧……”

    那小莲脸红了,她虽然可以开房,但两个人一起洗澡她还是没经历过的。

    “陈楚你别闹,我马上洗好了,你先回床上躺一会儿。”

    她说着下意识的手捂住胸口,想了想又分出手捂住下面的小森林。

    刚才是借着酒劲儿干的,但现在赤果果的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她还是害羞了。

    她这么一遮拦,陈楚被刺激的不得了。

    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她光溜溜的身子。

    嘴开始热烘烘的在她身上吻了起来。

    那小莲还是第一次在洗澡时被人抱住,光着腚儿,躲闪又挣扎。

    “不要,不要啊……”

    陈楚更是被刺激了。

    不要?你越不要老子就越要。

    刚才喝多了,根本没感觉,现在这感觉真好。

    两人抱在一起,陈楚下面的大棍子在她大腿上磨蹭几下,更是坚硬如铁。

    他一只手抓住她的大白腚儿,用力掐了两把,另只手摸着她的火烧云,感觉那里的几片肉真是让人**。

    不禁舒服的呻吟几声。

    “那小莲!我要干你!”

    “不行!你别这样!”

    那小莲这次是真挣扎了。

    不过,她的力气没有陈楚大,挣脱不出去,便转身要逃。

    这一转身,陈楚握住她大白兔的手顺势抓住她的小蛮腰。

    下面一下碰到了她的腚沟儿里。

    陈楚想起张老头儿说的,从后面干女人更爽。

    就像是动物都在后面干,下面的家伙啪啪啪的撞击屁股蛋子,女人的屁股蛋儿被拍击的颤巍巍的那感觉是不一样的。

    陈楚激动了。

    把那小莲贴到浴室的玻璃门上,随后插上门。

    双脚分开她的双腿。

    那小莲挣脱不了,也只能去享受了。

    她的双手扶在玻璃门上,在雾蒙蒙的玻璃上留下两只手印。

    屁股也高高的撅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