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那小莲身体前倾,高高的撅起来。

    这个姿势她在黄碟里看过。

    但是从来没有做过。

    她男人王大胜有好几次想这么干那小莲,都没有成功。

    每次那小莲总是脸一板,扔下一句爱干不干,不干滚蛋,想要换姿势,那是没门。

    王大胜每次也都是经典的老汉推车的姿势,能做的花活就是在那小莲的肚皮上舔和在下面舔,有时候也对着她的腿窝子用舌头伸进去弄。

    因为那小莲上半身基本上不让他碰的,她认为下半身脏,让他男人随便鼓弄去。

    现在她希望把上半身交给陈楚。

    但这种羞人的姿势她还是很不适应,身体摇晃极力挣扎。

    王大胜有一次喝多了,也把她这样的背过身去,但是他那东西太小,从后面出溜一下就软了。

    连进也没进去。

    当然,也是那小莲不停的晃动着不配合,也没撅起来这么高了。

    现在也不配合陈楚,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弓着腰,两手扶着玻璃门,只能忍受着。

    “陈楚,你不能对我这样!你如果真这样干我,我……我以后就不和你好了……”

    陈楚心里笑。

    他宁愿信张老头儿的也不信她的。

    不这么干你才真的不和我好还差不多!老子这回就要把你返过来调过去的干。

    非得把你这个小sāo货那点sāo水都干光了,不然你总发sāo去勾引其他男人。

    陈楚不再犹豫,手摸了摸下面,对准她下面的火烧云就捅了过去。

    “不要……陈楚,你混蛋!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那小莲说着一晃大白腚,陈楚下面就戳偏了。

    本来他就有点找不准地方。

    刚才干那小莲还是人家用手帮他弄进去的。

    这一下正戳在她火烧云的旁边,那小莲还是吃痛的啊!的叫了一声。

    她那火烧云还是粉嫩粉嫩的,毕竟和王大胜刚结婚不到一个月,王大胜每天还都忙着铲地,下面那东西也不给力。

    所以她才和小姑娘也差不多,两腿也挺紧的。

    再说了,现在小姑娘哪有几个纯的,第一次有不少扔给初中了,高中又扔了一批,大学……咳咳……大学剩下来的处女几乎是凤毛麟角。

    现在找对象不看能不能得到第一次了,如果能得到第一胎就行了……

    这时那小莲粉嫩的火烧云被连续戳了几下便吃痛的紧。

    陈楚下面坚硬如铁,她有些吃不消了。

    “陈楚,咱,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咱俩现在就回到床上,你想怎么干小莲姐都行,小莲姐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人,你撒欢的干,能干多少次小莲姐就陪你多少次,但不要这样玩好不好……”

    陈楚俯下身亲了亲她光洁的后背,她背上面还沾染着些水珠。

    随后又抚摸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心里却是在想着坏主意。

    摸了几把那小莲后面深深的股沟。

    他嘿嘿一笑说。

    “呵呵,小莲姐,你别生气啊,我就是一时好奇,这样,你让我这样……嗯,这样进去一下,只一下就行,然后我就拔出来

    陈楚说完又呵呵的笑出声来。

    “你?你真的直干一下?然后就拔出来?”那小莲问。

    “是啊,小莲姐我骗谁能骗你啊?你对我这么好陈楚脸上的笑容有点邪。

    张老头儿告诉他最好不要对女人用情专一,更不要对女人太实在。

    你越是骗她,她反而越是喜欢你。

    相反,你对她一心一意的喜欢,她很可能最后离开你选择别人,对你造成伤害。

    女人都是喜欢坏坏的男人,便应承了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而男人何尝又不是喜欢那种坏坏的女人?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那小莲回头白了他一眼。

    “行!我信你那小莲撅着,脸冲着玻璃门,小蛮腰被搂着,下面两腿也被陈楚两腿分开。

    她以为陈楚只是好奇这种办事的姿势,就让他进去一下,消除他的好奇心就行了。

    其实男女间不就是那点事儿么!不管从前面进去,还是从后面进去不一样么?为啥男人都喜欢在后面干?

    那小莲回头白了他一眼,然后大腿又朝着两旁分开一下,撅起来的更高了。

    而且一只的小手从下面伸过去,扒开自己的火烧云。

    “弟弟你看着,女人的东西就在这里,我说你咋就这么笨呢!女人总共就这点东西,你总是能戳偏!真是的!”

    “唔……哈哈,我看到了

    陈楚这时才弄明白,原来女人上面的是菊花,拉屎放屁的地方,而下面的那堆褶皱有几片肉遮拦着的是火烧云。

    需要把那几片肉扒开,像是鸟窝似的,里面才会出现一个小洞洞。

    而且那粉粉嫩嫩的洞洞里面还有肉呼呼的一跳一跳的像是悉肉一样的东西。

    可能伸进里面,就是那东西夹得自己下面痛。

    陈楚笑了。

    兴奋的啪!的拍了那小翠光光的蛋子一把。

    “哎呦!”那小翠叫唤了一声,被这一下拍的哭笑不得。

    又是痛,又是爽。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陈楚下面的家伙就一下戳了进去。

    “妈呀!”那小莲往前窜了一下,脸差点撞到玻璃门上。

    下面像是被堵死了似的,胀痛的厉害。

    “陈楚!你……你轻点,你要干死小莲姐啊……”

    “小莲姐,我才舍不得干死你呢,真把你干死了,我以后玩谁去啊?我要让你爽死……”

    “滚……”那小莲红着脸。这种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王大胜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这么说。

    但是陈楚这么说,她表面上生气,心里却觉得特过瘾。

    下面**辣的被堵的很好受,像是随时要裂开。

    陈楚下面慢慢的抽动,随后扑哧一声又干了进去。

    “行了,一下了,你拔出去!”那小莲说。

    拔出去?陈楚笑了。

    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已经进去了就由不得你了。

    陈楚再次腰眼用力,这次干的更狠了。

    又是扑哧一声,下面整个家伙全部进去了,陈楚感觉那里面紧的很,像是被肉呼呼的东西挤压住,他又狠狠戳了几次,这才感觉好一些了。

    那小莲被这几下干的身体不住往前窜去。

    来不及喊叫出声,脸已经贴到了玻璃门上。

    给她带来的粗鲁的冲击力和快感让她脑中空白一片,同时被人这么干也感觉到很屈辱的很。

    不过陈楚却干的爽了。

    张老头儿那老流氓说的真不错,在后面干女人就是比前面好。

    他抱住那小莲的腰。

    下面开始快速的耸动起来。

    一边耸动一边哦哦的爽的发出声音。

    那小莲也被干的叫声连连。

    想要挣扎,想要发出声音,不过只能发出一声声断续的啊!啊!的单字叫唤。

    而随着陈楚的冲击她整个身子被干的一点点的往前移,往前动。

    最后上半身都贴在了玻璃门上。

    那两只大白兔也紧紧的贴了上去,这才让她的脸离开玻璃门。

    那两只大白兔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两粒粉红的相思豆也硬翘翘的立了起来。

    只是被挤压进大白兔肥沃的肉里。

    那小莲转过头冲陈楚喊:“混蛋……你……你想弄死我啊!”

    “对!小莲姐!我就是要干死你!”

    “啪啪啪……”陈楚随后传来一阵猛烈的冲刺算是回应。

    那小莲张大了嘴,感觉那东西已经顶到了她下面的尽头。

    喊了几声不要,下面终于哗哗的流出了水。

    整个人也是颤抖不已,不再反抗了,上半身贴着玻璃门动也不动,只在那颤巍巍的哆嗦。

    陈楚愣了楞。

    心想那小莲怎么干着干着撒起尿了?

    仔细一想不对。

    张老头儿和他说过,女人也是会喷cháo的。

    男人往外喷东西,女人在‘浪cháo’的时候也会喷的。

    但一般男人达不到女人的那股兴奋点。而能让女人喷出这东西,那这个女人以后会铁了心的让你骑,让你干。

    那小莲喷了出来,下面更是滑腻腻的,同样也喷了陈楚一大腿。

    但他不在乎,只还在撅着干。

    不知干了多少下,他不理那小莲的求饶,心想老子下午的美事儿都让你给搅和了。

    不然老子早就把季小桃她的火烧云给弄明白,给干了。

    这回也要把季小桃的那份账算到你的头上。

    “弟弟,弟弟我要不行了,你要干死我啊!快停住,不行姐姐用嘴给你弄出来……”

    那小莲越是这样,陈楚越是干的狠,而且快。

    “陈楚……我糙你妈啊……”

    ……

    那小莲实在没办法了,被干急眼了。

    这时陈楚喷出来了。

    他也是贱,朱娜那时候骂他一句,他爽的不得了。

    现在换成了那小莲骂他了,他也终于到了爽的巅峰。

    陈楚下面用力朝前撅着,两条腿也抻着笔直,整个人像是木头棍子一样。

    感觉下面的东西都喷进了那个洞洞,身体僵直了十多秒,用力朝前挺着。

    而那小莲也浑身发紧,感觉里面被男人的那东西烫的滚热。

    全身一阵的舒服。

    陈楚下面软了,滑腻了出来,长度也不小。

    他把下面在那小莲蛋子上啪啪啪的敲打了几下。

    又甩出去一些残余的黏糊糊的东西。

    他心里感觉更爽了。

    手刚松开那小莲的细腰,她就软趴趴的倒下了。

    “小莲姐,你,你咋了?”

    半天,那小莲才睁开眼。

    “混小子!还问姐咋了?让你干的,都快被你糙死了!你个混蛋,亏的姐这么喜欢你,沈城离这一千多里,特意来……来看你

    陈楚笑了,心想这是千里送13才对。

    那小莲有气无力的说:“抱着姐冲一冲身子,我都站不起来了

    陈楚抱起她在淋浴上冲了冲。

    她又说道:“抱着姐进去躺一会

    “小莲姐,我也想洗洗

    “你一会儿再洗,先抱着姐上床,姐有话和你说。好弟弟,姐真的好喜欢你,你就这么的糙死姐……姐都愿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