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经过一夜的休整,下面恢复了一点。而且中午和那小莲吃的火锅他自己干掉了六七盘牛肉。

    张老头儿说过,牛羊肉是男人的大补,而且还有吃哪里就补哪里的说法。猪腰子,羊腰子这些东西吃多了也是下面硬邦邦的了。

    能让男人那东西硬起来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大葱,俗称壮阳草。农村男人一顿饭能吃了七八根,晚上和老婆干事儿整个村子都能听见叫声。

    还有韭菜,农村特别喜欢吃韭菜。韭菜盒子,韭菜炒鸡蛋啥的,有的就干脆直接的炒韭菜,都喜欢大口大口的吃。

    市里人对韭菜有偏见,说味儿不好,宁愿吃壮阳药也不吃那东西,那可是纯绿sè的雄起食品叭那什么保健品不知道健康多少倍。

    陈楚吃完火锅又吃了好几个韭菜盒子……

    季小桃虽然是县城里的人,但也不像翰城里面的那些小妞儿矫情和娇气。

    再说她家也是经常吃韭菜的,这县城并不发达,即便是瀚海市也不大,只是这破县城有个小医专学校有点火。

    弄的翰城有些富二代啥的也开着个二手的奔驰,奥迪跑车来得瑟得瑟的勾搭小姑娘。

    没办法,他们不是纯绿sè的大城市的富二代,只能用二手的……

    陈楚吃了这些东西,加上刚才跟着那七八个穿着短裤的医专女学生后面走。

    他下面也硬了一路,而后又看到更多女学生在县医院大门口进进出出,那大白腿把他晃的眼花缭乱的。

    他下面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现在看到季小桃站站在脸盆里,玉背对着他洗身子,他下面梆硬的真想撸一把。

    他虽然看过季小桃的身子。

    但是这次的角度不同,上几次是她躺在床上,虽然xing感的让他忍受不住。

    但这次她站着身子,更能显得身材那样的亭亭玉立,凸凹有致。挺翘的臀部无比的挺翘。

    就像是鸡蛋炒着吃和煮着吃味道不同一样。

    陈楚鼻孔热乎乎的喘息着粗气,几乎忍不住了要豁出去,抱住她那大白,好好的亲亲舔一舔。

    心想小桃啊,你别洗了,我给你舔干净!我一定给你舔的干干净净,保准比你洗的还干净。你的全身我都会舔,你的胸,你的脸,还有你的,你的脚丫我也会舔的。

    陈楚心里想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今天就得到她,不然……自己就不是男人了。哪怕办完事了,让她哥季疯子砍死,砍成十七八块也无所谓了。值了!

    季小桃却不知道身后陈楚正盯着她的使劲儿的瞅。

    此时陈楚正是激ng神集中,她只要稍微的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的。

    不过,她现在洗的正欢。

    掬一捧清凉的水扬洒在头顶,然后顺着长发一点点的往下流淌,从脖颈到优美的美背,然后到挺翘的臀瓣和深深的沟,蛋儿那里的,股沟中却是有些黑黑的。

    像是深渊一样把陈楚整个魂儿都吸了进去。

    陈楚太想把舌头伸进去舔了。

    不过,他在忍耐,在等待,这一刻他脸憋的通红,憋的双眼也有些血红。

    就在等着她慢慢的去睡。

    季小桃的中指从下面拔了出来,发出了轻微的嗯哼一声。

    陈楚激动了,看到她的中指还带着一些粘稠的液体,扯出了一长细细的水线,这线似乎还有些粘稠。

    他知道那是女人的下面的液体,没想到也像是口水一样会粘稠的有些水线了。

    他兴奋的不得了,禁不住的大口咽着口水。

    季小桃闷哼之后,又弄水洗着下面,她洗全身的时间都没洗下面的时间长了。

    而且她的蛋儿也弄的有些红了。

    随后,她迈出一条大腿,伸着去够拖鞋。

    她分开的大腿让陈楚看得那两腿间的粉红的火烧云更清楚。

    那后面稀疏的小树林中有一处褶皱的地带,粉红粉红的。

    如果从前面看,她的小树林便是有些浓密的,但是从后面看沟儿下面就稀疏几根了。

    但是更好看,更xing感。陈楚想把那几根含在嘴里。

    这时,他见火烧云中两片肉肉还微微的张开,本来应该是合起来的,可能因为刚才季小桃用中指伸进去洗一洗,把那几片肉肉给分开了。

    而且陈楚看见了,那几片肉肉当中露出的缝隙。

    很狭长,就像是一条yin黑的山谷。

    陈楚和那小莲办事之后,知道那女人的洞洞就在几片肉肉里面了。得分开才能看得见。

    他看的下面几乎要喷shè出来,浑身开始冒汗了。

    陈楚穿着衣服装睡的,而且还盖住被子,天这么热,不出汗就怪了。

    季小桃倒是爽了,又是冷水洗身子,又是电风扇哗哗的吹的。

    陈楚可是热的前胸贴后背,裤裆里都是汗水了。

    这时季小桃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穿好了拖鞋,撅着翻找着手巾。

    而她这个撅的姿势和陈楚在厕所干那小莲一摸一样了。

    这要是从后面干进去,可是爽翻天了。

    陈楚实在忍不住手伸进裤裆开始摸了起来。

    心想:尼玛的季小桃,你再不睡觉,老子真要开撸了。

    心里在呐喊,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季小桃这时扭的动作也加快,那下面的火烧云的肉肉还翕动了两下。

    我糙!尼玛!忍不住了!

    陈楚紧紧的盯着季小桃晃动的,还有深深的腚沟子,和那粉红的翕动的火烧云的肉肉,

    终于扑哧扑哧几声喷shè了出去。

    这下裤兜子里更湿了。

    他压抑着没有出声。身体呈了一只弓形。

    眼睛珠子直直的盯着眼前季小桃光溜溜的酮体。

    终于十几秒过去,他身体缓缓放松下来。

    季小桃也摸到了手巾,开始擦拭头发。

    这回陈楚老实了,舒服的躺下眯缝着眼睛。

    下面也软了。

    季小桃把头发擦的差不多,熟练的编成了两只小辫,然后戴上她那只黑sè的眼镜框,这才光着身子回过头来。

    陈楚眯缝着眼睛,他割了双眼皮,眼睛还有些浮肿,余光眯缝出一条缝隙的看着她。

    季小桃如玉一般的身体落在眼中,尤其是她戴上黑框眼镜后,整个人的气质随之摇身一变。

    更想干他了。

    本来他都喷出去了,这下又有了点感觉,下面动了动。

    季小桃看了几眼陈楚,以为他还在睡着,随后又翻找内衣。

    她的内衣都湿了,放在一旁,翻找出来的粉红sè的ru罩和黑sè的裤头穿上试了试,白皙修长的美腿还有洗干净的的就这么在陈楚眼前摇啊摇,晃呀晃的。

    陈楚下面又来感觉了。

    而且整个大棍子硬起来感觉黏糊糊的。

    “要命啊!”陈楚压抑的难受。

    他甚至觉得这季小桃是故意的!故意挑逗他,没这样的啊!你他妈的要睡就快点睡,不睡也别这么聊sāo人啊!

    ……

    季小桃试了试内衣内裤,想要把洗身子的水倒掉,不过她看了看时间,还是觉得先睡了,睡醒了再倒不迟了。

    这洗身子到换内裤用了二十分钟,季小桃觉得还能睡一个半小时,便也吃了一片安眠药。

    这才躺在了床上。

    陈楚傻了一下,心想这妞儿今天怎么不光腚儿睡觉了呢!

    为啥穿内裤?

    行啊!管她穿啥睡觉呢!

    那小黑sè内裤老子一会儿也给她扒下来。

    嗯?其实也不用,把她内裤的一角拉起来,露出缝也能把家伙伸进去啊!

    对啊,那样更xing感,感觉更好。

    陈楚有点后悔了,怎么和那小莲办事的时候就没想到这点呢!

    让她穿着内裤,然后用手给她扒开一条缝,这样弄进去……多好。

    那该多有感觉啊!

    不过,季小桃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困是困,就是不想睡,又看看时间,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光着腚儿睡觉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过来啊!

    就是在医专上学的时候让她那些sāo狐狸的女同学给带坏了的!

    不光着腚就睡不着觉了。

    所以她根本不去别人家串门,就算去也不留夜,晚上总是要回家睡觉的。

    不然让人家发现光着腚儿睡觉那不麻烦了?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再说这样也是个问题了,以后嫁了人,跟自己的男人也是光着睡觉吗?

    她虽然是学医的,懂得男女之事,但是却不懂得男女结婚之后是不是真光着那么的睡觉。

    在电视电影里面看的都是睡觉要穿睡衣的,她却是一点衣服都不能穿了。

    那小莲受不了坐起身,呜呜的发起飙,手抓了几下额前的头发。

    撅着小嘴又扭头看了看陈楚,见他没反应,心想安眠药真好用,这才伸手把ru罩脱了。

    那两只大白兔立马解放出来,在她胸前欢快的晃动和弹跳着。

    她整个人也像是忽然间解脱了一大半。

    随后抬起,伸手把内裤脱了下来。

    整个人光溜溜的背对着陈楚躺下了。

    不到半分钟她就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安眠药的药劲儿起了作用,还是脱了衣服光着腚儿她就彻底的解脱了。

    没多久什么也不知道的睡了。

    陈楚听见她匀称的呼吸声,就像等到了大赦出狱一天到来了似的。

    忽的一下坐起身,而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扑过去。

    而是找手纸。

    他和那小莲办事完事的时候,总是用了好多手纸去擦。

    所以,他现在要插季小桃的火烧云,也想先把手纸这东西准备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