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女人从来是不缺少纸巾的。

    男人现在这个年头也越来越依赖这玩意儿了。

    以前刚时兴用纸巾的时候只是擦,改变了农村男人女人拉完屎找棍儿刮的时代。

    改变了城里男人女人拉完屎用报纸擦的峥嵘岁月。

    随后不管农村还是城里的男人女人都用红sè的大卷卫生纸,然后是白sè的小卷的卫生纸。

    等农村人都习惯用手纸擦,摆脱棍和报纸时代的时候,城里人又用纸开始擦嘴了……

    陈楚找了半天还没找到。

    他一个半大小子不带那东西,有手纸的时候擦,没带的时候就找报纸,以前在野地里吓跑憋不住的是时候也找树叶,苞米叶子和树枝儿啥的。

    忽然,他看到了季小桃的包包。

    脸上一红,心想自己这不是小偷儿么!

    实在没办法,反正自己身正不怕影儿斜!老子又不是去偷东西,而是用点纸了,现在跑到外面买他可等不及。

    不过还是脸通红的拿过季小桃的包包,拉开了拉链。

    这小子偷看人家洗澡不脸红,用下面磨蹭人家腚沟子不脸红,看着人家撸,还想偷着舔人家不脸红。

    用点人家卫生纸还脸红害臊了……

    女孩儿家是不缺这东西的,季小桃的小坤包一拉开就洋溢出一股香喷喷的味道。

    里面有小荷包啦!小钥匙链儿啦!还有激ng美的头花儿,还有……卫生巾。

    陈楚没太见过这东西,心想这玩意是什么玩应儿?

    他拿出来左看又看的,不知道是什么东东。

    鞋垫么?

    他用鼻子闻了闻,还挺香气的,不过这鞋垫怎么还带着两只像是小翅膀啥的啊?

    他还真没见过这东西,和刘翠的时候人家没来事,他所以不知道。

    那小莲也没来事儿所以没垫着。

    而张老头儿那老流氓和他说了不少女人的事儿,但这东西没有讲,还以为这小子知道呢!

    陈楚闻了一会儿,嘿嘿一笑。

    心想这季小桃人长的漂亮不说,鞋垫也是与众不同啊!

    他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脚,心里狐疑,她的小脚儿有这么大么?

    不过这是季小桃的鞋垫,他也特喜欢,闻啊闻的,爱不释手的。

    但人家东西再好也不能占为己有,再说被人家发现了咋办?

    陈楚放下‘鞋垫’继续找卫生纸,心想这鞋垫还挺牛逼啊!上面的标签还叫小护士!

    他从包里找到了一卷纸,还有一些纸巾啥的。

    陈才还真没见过纸巾,便扯了一些卫生纸下来。

    又把坤包整理好,放在那了。

    其实也不用怎么整理,女孩子的包包里面的东西本来就是乱八七糟的。

    陈楚怕季小桃没睡熟,先没去动她。

    只是靠近她的身体开始欣赏起来。

    他这几天已经欣赏了很多次了,而每次都是欣赏不够。他想用一辈子欣赏这美丽动人的身体。

    现在,他就想马上占为己有。

    不过他不冲动,而是一点点的试探,季小桃的呼吸匀称但还不深。

    他伸手先轻轻在她挺翘的臀尖上点了点。

    季小桃嗯的发出一声微微的。

    陈楚吓了一跳,忙退后一点点,季小桃又嗯嗯两声,呼吸再次匀称起来。

    季小桃还是那样抱着被子睡觉,两条大腿死死的夹住被子。

    陈楚弯着身,又来到她后面,想看看她的火烧云。

    不过她两条大腿夹得紧紧的,只看到了沟。

    他没敢乱动,眼睛又落到季小桃换下来的内衣内裤上。

    上去抓过来就捂在嘴上,大力的闻起来了。

    那股汗泽的味道让他一阵头晕目眩,十分的享受。

    季小桃的小裤衩,黑sè的边缘还有些透明,陈楚展开后狠狠的闻着那上面的汗泽的味道,还带有一些sāo气。

    忽然他伸出舌头竟然舔了一下,然后又一下,开始疯狂的舔了起来。

    下面硬邦邦立起来,刚喷出去一次,黏糊糊的他没有去洗,而是直接拉开裤子拉链,掏出了下面,把自己刚舔过的季小桃的内裤在下面来回的磨蹭了起来。

    口中发出哦,哦的声。

    这时,季小桃的呼吸深了,更均匀,竟然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陈楚感觉时机到了,忙不迭的脱掉裤子,又脱掉自己的衣服。

    他这速度比当兵训练过的还快,马上光不出溜的了。

    光着大腚眼子来到床边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季小桃的床。

    然后轻轻的伸手搂上她雪白的肩膀,一股麻酥酥的感觉让他整个身子僵硬了。

    “小桃……我的小宝贝啊,我的小尖儿啊……我来了……你可想死我了……”陈楚小声说着,闭上眼,闻着季小桃身上的体香。

    然后整个人的身体慢慢的靠了上去。

    嘴唇轻轻的印在季小桃雪白的美背上。

    下面黏糊糊的东西已经有些干了,硬邦邦的抵在季小桃雪白的臀尖。

    一股过电一样的电流从那东西瞬间冲上陈楚的头顶。

    “啊……”

    陈楚的脸紧紧贴在季小桃后背上,是那样的享受,下面轻轻磨蹭了磨蹭,然后伸进她的两条大腿间。

    下面那东西紧贴着季小桃的腚沟儿磨蹭了两下。

    陈楚爽的哦哦了两声。

    他慢慢的一只手伸进她脖子下面,另只手抱过去,轻轻的抓到了季小桃胸前的大白兔上。

    那柔软弹跳久违了的大白兔又一次的摸到了手中。

    陈楚享受闭着眼直晃脑袋,哦哦的爽的不行了,快要死了一样的声音。

    随即,他手上的力气也慢慢加大,把那只大白兔开始揉捏着改变着形状。

    嘴也开始在她雪白后背肌肤上亲吻了起来,始快速的舔起来。

    季小桃刚洗完澡,白皙柔嫩的皮肤和水豆腐相似。

    入口柔滑还有甜甜的味道。

    而季小桃等于又洗了一次后背。她的后背已经被陈楚的口水舔了一遍,每一寸肌肤都没有落下。

    陈楚抽出两手,身体下潜,嘴巴一路游弋到了季小桃挺翘的**上。

    没有丝毫犹豫的亲了起来,那两只臀瓣也在他的手上不断的揉搓变换着形状,而陈楚的嘴也分泌更多的口水。

    他现在虽然有些口干舌燥不过还是不间断的亲着,吻着。

    随后口水不够用,就伸出舌头去舔。

    季小桃那两瓣大大的臀瓣被舔的水汪汪的。

    陈楚再次下移,瞳孔瞬间张大,伸出舌头毫不犹豫的去舔季小桃的屁眼。

    他双手扒开两只臀瓣,看到那美丽的粉红的像是菊花一样的屁眼,整个人都麻木了。

    舌头马上就舔上去。

    哪怕那小莲没擦净有屎,他也愿意吃进嘴里。

    不过女孩儿一把拉完屎都是用纸巾擦的,有的用湿巾,上面是有水的。

    季小桃有洁癖,每次拉完屎都擦的极为干净。

    陈楚嗒嗒的像是在品尝一顿美餐,不,更像是一只恶狗在吃食。

    把整个鼻孔都埋进人家沟里面了。

    里面的肉肉入口有点粗糙,不过他喜欢这种味道和感觉,下面的大棍子几乎要迫不及待的喷shè出来了。

    陈楚忙停了停。

    他知道现在虽然硬了,但刚才毕竟出去了一回了,昨天和那小莲干了五次,这么多次了,他不想再喷出去,怕一会儿坚挺不起来。

    但陈楚不想这么快就插进去。

    他想得到季小桃的所有。

    等下面恢复了一些,他再次吻着季小桃的,然后转移到她的大腿上,那白嫩的大腿亲起来更是柔软滑嫩。陈楚闭着眼睛贪婪的不落下每一寸的肌肤。

    随后一点点的下移到腿弯,小腿,脚踝。

    最后亲到了季小桃秀气的小脚丫上。

    没想到亲吻这里更是疯狂。

    那小脚带来的有些咸咸的味道让陈楚异常的痴迷。

    在季小桃的脚背上魂枪梦绕。

    陈楚万万没想到,女人的脚竟然可以这么的xing感。

    怪不得很多男人结婚后都愿意给自己的老婆洗脚。

    原来这脚这么好,这么美……

    陈楚亲到了她的脚尖,看着那激ng美的犹如玉石一样的脚趾,他下面更是梆硬了。

    张开嘴便含住季小桃的脚趾,开始吸允了起来。

    季小桃嗯嗯两声出声,陈楚还是含着脚趾没有松口。

    她动了两下也停了下来。

    陈楚又亲到了她的脚心,刚伸出舌头舔了两下。

    季小桃哦的一声,有反应了。

    陈楚吓了一跳,忙放开她的小脚。

    随后身体更僵直了。

    季小桃一声,一下翻了个身,本来她是侧身抱着被子的,两条雪白大腿夹着被子的,这下痒痒的翻身平躺着了。

    那两条大腿也随即分开。

    她胸前的那两对大白兔也随即一甩,游荡着弹跳着,就像是两只小篮球一样。

    陈楚眼睛发直,好想上去抓住。

    而让他更兴奋的当然是季小桃的裆部。

    那是他这些天梦寐以求要得到的地方了。

    季小桃两条雪白大腿分开,陈楚眼睛定定的发直的看过去。

    她那两只大白兔停止甩动,两条大腿也停摆了。

    两条大腿劈开后。

    中间那火烧云第一次全面貌的呈现在陈楚面前了。

    只见她那平坦光滑雪白的小腹下面,那一抹呈倒三角的小森林异常的让人喷血。

    而森林下面粉红的像是鹅蛋那么大的一圈红晕的肉肉。

    粉红粉红的呈现在他眼前。

    那肉肉平常陈楚都以为是一堆褶皱,而那小莲给他看了,他也没有完全懂得。

    一个女人一个样子,季小桃的肉肉要比那小莲的更粉嫩,而且此时火烧云的两瓣大**分开,露出里面两瓣小**。

    陈楚几乎要在那两腿间跪拜下去。

    他慢慢的走过去,咽了口唾沫。

    他不知道该不该亲这东西。

    如果是那小莲的他绝对不会去亲。

    但是这时季小桃的。

    陈楚脑中像是被雷击了一般,一下扑了过去。

    靠近那肉肉,犹豫一下,然后张嘴堵住了季小桃的两腿之间。

    “嗯~!啊~!”

    季小桃大声了一下,身体颤动,不过没有醒来。

    像是在睡梦中正爽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