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全身的毛孔都跟着乍开了。

    突然间无比的清醒。

    一坐到床下水泥地面上。

    此时,斑斓的阳光从窗帘中投shè进来,光光点点的照在他的脸上。

    他感觉一阵炎热。

    额头禁不住冒出细密的汗珠。

    本来有窗帘挡着窗子,屋子里发yin,又有电风扇吹着,气温还算凉爽。

    不过陈楚做贼心虚,刚才那声吓得他全身都麻木了。

    他开始以为自己是不会怕的。

    大不了被季疯子砍死。

    能干了季小桃,他现在觉得自己死都值得了。

    现在,他感觉自己错了,是大错特错了。

    他很在意,也很怕的……

    咽了口唾沫,此时下面也软了。

    他站起身,慌忙走到桌前停住,轻缓的端起水壶倒了一杯凉水。

    大夏天的他不习惯喝热水,即便是冬天他在家也是喝凉水喝惯了的。

    他有些哆嗦的端起杯子,尽量不让自己发抖,慢慢的喝光水,然后又倒了一杯水。

    一连三杯水喝下去。他肚子都有些咕噜咕噜的发出声响了。

    陈楚坐回自己的床上,呼哧呼哧的压抑的喘息了一阵。

    感觉身体凉快了许多。

    拿起枕巾,擦擦额头的虚汗。

    他原本以为偷女人很简单的,不就是骑上就干么!

    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他究竟怕啥?他现在为了得到季小桃的身子连死都不怕,季疯子算啥?大不了砍死自己呗?那自己究竟怕在什么地方了?

    他感觉心跳慢慢的放平稳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也轻松了许多。

    喝了几碗水,他不再口干舌燥。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随后有些想明白了。

    有的时候人在某种时刻能够领悟很多东西,就像武学最高境界的无形无招式一样。

    也像厨师在做菜的时候瞬间的感悟,也能得到更好的做菜的灵感。

    做数学题也一样,难解的方程式,有时候也就是在瞬间的灵感中能够解开,艺术家也是如此……

    陈楚现在作为偷女人的初学者,他忽然间感悟到了不少这方面的灵感。

    这时候,他在自我反省中感悟。

    唔……原来偷女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

    也是博大激ng深的。

    不偷不知道,一偷吓一跳……

    很多东西都是在不断的摸索和总结的。

    各行各业都是的,东北土匪头子……唔,东北王张大帅张作霖同志,以前胆子也不大,是骟马骟猪的,也叫‘敲猪。’就是阉割的意思。

    张作霖是个兽医,一个大字不认得。

    但是在战争纷乱的年代他慢慢的加入土匪的恐怖组织,一点点的锻炼胆子,越做越大,最后雄踞东三省,他活着的时候,小ri本不敢动东北分毫,死的时候……

    陈楚喜欢听评书,他喜欢这些故事。

    现在联想到自己身上也是一样的,什么东西都有第一次。

    第一次做的时候胆子小。

    就像自己第一次偷看刘翠撒尿似的,隔着那么远,都怕被人家发现,还脸红心跳的。

    后来胆子慢慢大了,一直到现在敢这么做……

    唔!原己也很牛逼了……

    陈楚平静了下来,心跳恢复往常,嘴角留露出一丝的笑意。

    没有人是天生的天才,也没有人随随便便成为人上人。

    陈楚站起身,从新打量着季小桃这完美诱人的酮体,这次他慢慢走到她的床前,他的脸上不再有恐惧和垂涎。

    相反有了一丝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冷静。

    不过,只过了片刻,他的口水还是忍不住了。

    心想她妈的,这种坐怀不乱的境界还得练啊!

    “小莲啊……我来了……”

    陈楚心里有个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呐喊,手有点哆嗦的伸出,慢慢的碰触到季小桃柔嫩白皙又光滑的脸蛋儿上。

    那脸是那样的洁白,入手滑腻,弹xing十足。轻轻一碰就让人下面硬了。

    陈楚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能够有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如果自己能有这样的老婆,这辈子将此生无憾。

    ……

    现在的季小桃就是他眼中的女神,甚至女神都不如她。

    陈楚微微闭上眼,轻轻的俯身下去,在她的面颊亲了一口。整个人再次的热血澎湃起来。

    那柔嫩嫩的脸蛋儿,让陈楚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吹弹即破这四个字的含义。

    原来学校语文书上形容女人的词儿都是真的,什么吹弹即破,什么杏眼桃腮,什么玉面雕琢,什么楚楚动人……

    现在的季小桃就是。

    她简直就是一件雕琢的艺术品。

    陈楚就像一个鉴赏艺术品的专家一样的在垂涎的欣赏着。

    那脸蛋儿入口柔软,滑嫩,又温柔,温热的。

    陈楚的嘴唇碰上轻轻的亲吻,又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起来。

    他闭上眼,仿佛进入天堂般的享受。

    或者像是吸食了毒品的毒贩,是那样的飘飘玉仙……

    “小桃……我要你。不过我要得到你的全部,永远得到你的人……得到你的每一处地方,我会对你好,甚至拼了xing命不要也会保护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好爱你……”陈楚感觉自己说的很肉麻。

    但是他自己却被感动得眼圈热热的。

    亲吻着季小桃的半边俏脸全是吐沫星子。

    季小桃睡梦中条件反shè的有些痒痒了,嗯嗯了两声,臻首动了动,陈楚又顺势下滑,亲到了她的耳唇上。

    那耳唇滑腻腻的又有些清凉,陈楚整个含在嘴里,就像含着小宝贝那样的痴迷。还不禁咂砸嘴角。

    张老头儿说过女人有几处敏感的地方,大腿根儿不用说了,还有女人的嘴唇,额头,眼皮都很敏感。

    还有一处便是耳唇。

    亲吻那里女人会极为的激情。

    季小桃安眠药中睡的很死,而且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睡好。

    此时睡梦中也正梦见男女的交合。

    梦中的男人是那样的帅,高大,又是雄壮有力。

    下面的东西大的让她惊呆。

    正在她下面奋力驰骋着。

    男女都是好sè的。

    男人碰到胸大大的女人下面便会梆硬梆硬的。

    而女人碰到大帅哥,帅的一塌糊涂也会甘愿千里相送。

    比如……有传说中的千里送13的。

    季小桃在梦中感觉那男人要和她那个。

    开始她还是极为的挣扎的,那正是陈楚分开她大腿的时候。

    而后她梦中那个男人摸她亲她,又干她。

    她开始反抗,不过一浪又一狼的‘高巢’涌动而来,她就受不了了。

    看着那个帅气的男人,开始躲闪他的吻,但下面已经被弄的痒痒的,桃花之水泛滥成灾,那男人的东西塞了进去,让她爽到了巅峰……

    ……

    当然她梦中的意境也有陈楚摸摸抓抓的成分在里面。

    陈楚恋恋不舍的含着她的耳唇,然后亲吻着她的香腮和白皙的脖颈,手也顺势搂住她的头,那样深情的亲吻着。

    喝了三大杯水产生的口水都尽可量的往人家脸上抹了。

    这口水量季小桃再洗一次澡都够用了。

    陈楚还是那样亲着,呼吸也越来越沉重。

    最后他捧着季小桃的面孔,轻轻的亲了几下她秀眉的额头和眼皮。

    季小桃睡梦中微微躲避。

    陈楚笑了。

    无比紧张的慢慢的嘴唇朝着那红彤彤如同小樱桃似的小嘴儿亲去。

    季小桃的嘴儿不大,那种秀气,秀美的小嘴儿美极了。

    陈楚爱怜的怕弄痛了她的小嘴儿一样轻轻的印了上去。

    唧发出蜻蜓点水般的声音。

    陈楚感觉好甜。

    伸出舌头在她的红唇上舔了一圈儿。

    “哦……”陈楚发出一声爽透全身的。

    整个身体再次麻木了。

    这时,他身下的大棍子再次直立起来。

    陈楚慢慢的又一次爬上了季小桃的床。

    这次,他有些癫狂。

    终于忍受不住刚才那种蜻蜓点水般的爱抚。

    搂住季小桃的脖子,一口堵住她通红的小嘴儿。刚才他的试探已经证明可以再用力些。

    陈楚的胆子也大了。

    堵住季小桃的小嘴儿感觉自己就行在做梦一样,大脑一片空白,一只手也握住了她胸前的一只大白兔,一边亲着一边揉捏了起来。

    大白兔雪白雪白,在他的手中开始缓慢的变着形状,随着陈楚的激动加大力气,那大白兔也跟着软乎乎的快速的变着形。

    终于,季小桃好像被捏的感觉到了疼痛:“嗯啊——!”的出声。

    而这次陈楚并没有松手,也没有吓的一掉下床去。

    经历过了一次,他的胆子也锻炼的更大一些了。

    反而是更深情的去亲着她的嘴儿,握着她的大玉兔,那样子就像死也不会放开一样。

    季小桃嗯嗯的发出之声,睡梦中那个帅气高大的男人也是在这么用力的捏着她的nǎi。

    她感觉爽的不得了。

    下意识的翻身,一条大腿压了过来,正压到陈楚的上。

    陈楚整个身体遂即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一手顺手接过这条雪白的大腿,手掌顺着雪白柔滑大腿的脚踝肌肤,一路向上,最后捏到季小桃弹跳柔软的臀瓣上。

    试了几下加大力道。

    季小桃嗯啊出声,那声让陈楚几乎魂儿都丢了。

    不行了!不行了!陈楚感觉自己要shè了。

    你他妈的季小桃,谁以后要是你的男人可完蛋cāo了!还不得被你抽干啊!你简直就是妖激ng,是妖孽啊!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骨激ng啊!

    不过,老子愿意被你这白骨激ng抽的骨头不剩,抽干,抽死了我也愿意,你抽死我!

    陈楚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

    手掌啪的拍了季小桃雪白雪白的臀瓣一把。

    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季小桃又是叮咛一声~!

    啊!!!

    陈楚感觉这下要shè了。

    不行了,不能再拍这小妖激ng的了。真是让人受不了了!

    这季小桃的叫声太让人受经不住诱惑……

    陈楚头一低,不敢再去看她那让人**的,着的表情。

    把头一下埋到她两只雪白大白兔之间,两手握住两只大白兔,又挤又舔又啃起来。

    他想好了,好好舔一舔这大白兔就马上分开季小桃大腿,像干那小莲一样把下面插进她的腿窝子里。

    干她个进进出出,让她的凹凹凸凸彻底的人仰马翻……

    (今天还有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