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在睡梦中发出嗯嗯的,她娇躯不断的扭动,纤细的小蛮腰柔千百回。

    两条白皙修长的大白腿一会儿伸的笔直,一会儿又在阵阵中扭曲。

    她的身体柔软,白嫩。

    像极了一条正在配偶中白花花的美女蛇。

    陈楚这段时间在县医院整天呆着没事儿,除了装睡觉偷看人家季小桃洗澡,偷摸人家身子,就是半夜出去练拳。

    不像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被嗮的那样黢黑的了。

    不过在人家季小桃身上滚来滚去的,有白花花的身子映衬着。

    他显得就那样的黑了。

    就像是一头黑猪在拱着一颗粉嫩嫩白花花的大白菜……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陈楚每次碰见人家情侣两人手牵手他总会这么说。

    此时,他的sèsè的模样比猪还要猥琐。

    口中低低的呼唤着小桃的名字,嘴巴在她两只大白兔中间挤出来的深沟里横冲直撞。

    季小桃睡梦中嗯嗯出声,被弄的极爽。

    陈楚不怕了,不禁想这妞儿给自己吃两片安眠药,那药效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一片都这么厉害,两片被人分尸了都不知道哇!这妞儿真狠,老子得好好报复!

    他拱了人家胸口一阵,开始张开嘴唧唧的亲了起来。

    在两只大白兔上啃来啃去的。怕留下牙印,只是轻轻的啃,鼻子拱着的时候是用些力气了。

    随即脸也在人家胸口和白皙脖颈间来回的蹭啊蹭的。

    季小桃胸上的口水已经**的了。

    陈楚又吻着她白皙挺翘的下巴,最后亲到红彤彤的小嘴上。

    在季小桃换气的时候,她那小嘴儿微微张开,陈楚的舌头趁机伸进去了。

    “唔……”季小桃睡梦中也是感觉有点不适应。

    下意识想要躲闪的样子。

    陈楚扶着她的臻首,强有力的舌头伸进去就开始搅动起来,张开嘴拼命的吸允起季小桃口中甜甜的津液。

    入口是那样的甜蜜,那般的柔滑。

    缠绵那条柔柔的小小的舌头,那小舌开始躲闪着,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季小桃的胸口也跟着开始一起一伏的,两只大白兔瞬间成了起伏的白sè丘陵。

    随即,她口中喷兰吐芳,发出来的呵气平暖烘烘的喷入陈楚的鼻和口中。

    陈楚忙大口的吸进了嘴里。

    感觉季小桃呼出来的气是那样的甜,那样的美,比神仙的玉液琼浆还好。

    刺激着陈楚对她的小嘴儿开始肆无忌惮的狂吻起来,恨不得要把季小桃的整个身子吸进去。

    两只手也开始加大力抓住那两只大白兔,用抓nǎi的五指紧扣的姿势,五根手指扣住跳跳的大白兔,随后用指缝夹住那枚粉红sè的还微微透明一样的小相思豆。

    刚揉了没几下,那粉红sè的小相思豆一下就挺直了起来。

    陈楚晕了,没想到这东西还能梆硬起来。

    忙停止与季小桃的长吻。

    这时季小桃在药劲的挥发下,已经晕晕乎乎的有点配合的小舌头与之缠绵在一起。

    长吻分开之时,一些口水延长着水线,在两条舌头间牵绕起来。

    陈楚忍不住的又在她红艳玉滴的唇上狠狠的吻了几口。

    这才往下游移,含住大其中一枚挺翘的相思豆,像是小孩儿吸nǎi一样的吸起来,舌头也在那相思豆上缠绕。

    吸了一个,随后又去吸另外一个。

    女人白兔上的相思豆也是极为敏感之地,这么一被含住又是揉,又是舔,又是吸允。

    季小桃身体更为燥热。

    口中从刚才的嗯,嗯的声音。

    开始被啊!啊!哦,哦!声代替了。

    陈楚晕了,两只手握住大白兔,伸出舌头一路向下舔去,季小桃光洁的肌肤留下一连串的口水,一直到她白皙的肚皮。

    陈楚看到那柔软的肚皮上调皮的小肚脐更是呼吸急促起来。

    那小肚脐挺翘着的。

    陈楚张口去舔。

    季小桃身子痒的哦哦两声,竟然大力动了一下。

    陈楚顺势再次往下,不禁看着那一块黑森林发呆。

    这……这……

    陈楚闭上眼,脸在季小桃那戳黑森林上蹭啊蹭的。

    心想自己还...收藏的一根刘翠的‘黑sè森林呢!’还有朱娜备皮留下的一撮黑森林。

    这是季小桃的森林了。

    对陈楚来说这里便是他最后要攻陷的圣地。

    他几乎没犹豫,张开嘴便去亲吻起来。

    季小桃更敏感的娇躯扭曲了。

    的声音也练成一串。

    下面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方,尤其是处女,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处女,身体的条件反shè非常的大。

    下面那块地方未被男人开放的,对男人是极为好奇,陌生,又恐惧的。

    条件反shè自然也敏感的多了。

    相反要是生完孩子的大老娘们自然没事儿了,下面都被男人弄了半辈子了,也被骑或相互骑半辈子,根本就麻木了。

    生过孩子的女人更是如此,下面那么粗的孩子都出来了,就算你怎么恢复也恢复不过来……就算是剖腹产,下面也会因为怀孕的时候往下坠,把下面的……那个骨盆撑大,胯骨骨头间撑开。

    下面的港口的骨缝也会扩大的。

    所以,只要你生过孩子,再恢复也不如初。

    看是不是处女看她的胯骨也能看出来的。

    现在女的不少打胎的,有经验的男人瞄一眼就懂得了……

    而xing工作者更是如此,整天干这个,大腿一劈,您老人家随便弄!

    把男女间的事儿看成跟一ri三餐,家常便饭,所以感觉也越来越小。

    ……

    季小桃这处女地现在也终于经受着男人的黑手。

    陈楚在那片森林亲吻着,还含着几根在嘴里。

    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sāo。

    相反,季小桃洗的很干净,洗的时候连中指都伸进火烧云里弄了半天。

    可见这人的洁癖。

    不过,这样洁癖的人也逃不过生理的反应。

    被陈楚这么弄,她下面粉红的火烧云开始热热的和暖炉一样了。

    甜蜜又滚热的蜜浆不断的泛出。

    陈楚感觉脸上痒痒的,而这时,一股说不清的味道传入他的鼻孔,像是有点疝气的味儿。

    陈楚循着这股味儿见黑森林下面冒出了一些水。

    季小桃身体扭动,两条大腿加紧的来回的磨蹭着,那水正慢慢的溢出火烧云,甚至都蹭到了白花花的大腿上。

    陈楚脑袋像是炸了一样。

    这……这就是‘印水’了。

    张老头儿和他说过,这东西起润滑的作用,生物书上也写过,他和那小莲办事的时候,她也分泌了许多。

    不过这是季小桃的。

    陈楚闭上眼再次贴近那两瓣分开的大**上。

    此时,粉红的火烧云颜sè更为鲜艳。

    陈楚心跳也加速的看着水流,他不知道这东西——这印水能不能舔了。

    当下闭上眼用鼻尖撞了一下印水。

    季小桃嗯啊!又一声。

    他不再犹豫,呼的一口堵了上去。

    大口的亲吻住那两瓣大**,并且伸出舌头努力的往里面伸着。他对自己说,这时季小桃流出的,是干净的。

    爱屋及乌,现在哪怕是季小桃拉出的屎,他甚至都不认为是脏的。

    当然,没那么口味重去舔了。

    季小桃下体被封堵住,陈楚的舌头还往桃花深处伸着。

    她啊!啊!的起来,大腿自动的夹在一起。

    陈楚的脑袋被夹住,不过还是在拼命的吸着,印水流进他嘴里,他用舌头再顶出去。

    他不敢喝这东西,不过还是尝到了味道,酸酸的。

    陈楚唧唧的亲着,感觉这下面火烧云那几片肉肉,生物书上学名的大**和小**,也就是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了,仿佛让他永远的亲不够。

    他无意间瞥见强上的挂钟。

    心顿时一颤。

    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自己玩弄了这么久?

    陈楚有些发慌了,毕竟季小桃人家是个大姑娘,还不是自己的老婆。

    得赶紧弄,干完了还得打扫战场呢!

    陈楚忙恋恋不舍像是亲嘴似的叭叭叭的亲了几下,她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舌头有些不舍滑腻滑腻的华容道里缩了回来。

    抓了抓季小桃的大白腚。

    她痒痒的才再次把大腿分开。

    陈楚折腾的汗淌下来了。

    忙俯身,挺起了自己粗粗的大棍子。

    这也是今天最重要的一步。

    也是最后的一步了。

    此时下面硬的不行,比干那小莲还要硬。

    膨胀的感觉像是随时爆炸开来。

    用手推着大棍子往季小桃火烧云里捅了过去。

    昨天和那小莲干了五次。

    他不再是女人上下两个洞都分不清的小屁孩儿了。

    并且季小桃下面的火烧云已经被他又亲又舔的拨弄开了。

    陈楚忽然想到她洗身子的时候中指不是伸进去了么?

    他也想试试。

    先伸出中指,然后慢慢的插进火烧云里。

    立即一股温柔,又温热的感觉。

    他来回抽出推进几下。季小桃和呼吸也加速了。

    陈楚不再犹豫,也怕没时间玩了。

    抽出滑腻腻的中指。

    大棍子往前一送,腰眼用力往前一挺。

    “啊——!”睡梦中的季小桃大叫一声。

    这声音的分贝可不小。

    陈楚吓懵了。

    张老头儿说过女人第一次痛的很,还会出血。

    陈楚感觉大棍子进去了一个头,虽然滑腻,但也和上次误会插进季小桃屁眼的感觉差不多。

    都是那样的紧。

    只是鱼肠道不会出血,这里的第一次会出血。

    万一……

    陈楚瞬间冷静下来,他没想到季小桃真的是处女,如果不是处女了,自己像干那小莲似的,猛干一气,现在是,出血了之后可不好收场了。

    想到这儿,他用大棍子进去的部分来回的蹭着。

    心想反正我不往里面进了,就进去多少算多少,就这么干!反正不出血也算把季小桃给糙了。

    季小桃睡梦中也是被男人干,此时断断续续的起来。

    床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季小桃的两条大腿被陈楚抗在肩膀上。

    娇嫩白皙的身子被干的轻微的波动。

    陈楚这么干了几百下,终于忍不住了,两只手抓住季小桃的被干的跳来跳去的大nǎi。

    下面最后忍不住在她狭窄的柔道里终于喷shè了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