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揉了一阵腰,季小桃感觉有点对不住陈楚,毕竟喂了他两片安眠药啊。

    而且还是市面上的禁药。

    医院中是给病人做手术麻醉无效的时候才用的。

    对身体也是有副作用的。

    毕竟陈楚还是一个半大小子,如果论起年龄比她要小三岁呢。

    她不禁有些后悔,为了自己睡一个踏实觉,竟然害别人了

    这时,她戴上了黑边眼镜框,走到陈楚跟前推了推他。

    “喂,醒醒啊,别睡了,再睡就到后半夜了

    她推搡了一会儿不见陈楚醒来。

    这时小手伸进陈楚被子里,在他的后腰上狠狠拧了一把。

    如果真吃了两片安眠药陈楚还真醒不过来了。

    他现在可是装睡。

    啊!

    陈楚痛叫一声翻身起来了。

    “咯咯咯……让你再睡,咦!你被子里塑料套装的是啥?”

    “没,没啥!”陈楚汗都下来了。

    那里面的卫生纸可都是咱俩混合一起的黏糊糊的东西,可不能给她看了。

    “哎呀,竟然有东西背着我?拿来?”季小桃一伸洁白的小手。

    陈楚看着那副霸道的模样,心里这个后悔,这个小丫头,还在老子面前嘚瑟,老子都把你睡了一半了,就差最后那层膜没捅开了。

    你身上哪个地方老子都看了,摸了,舔了,现在还……行,老子忍,你给我等着,我一定把你娶到手。天天干你!看你老实不老实。

    就你那sāo样,老子天天让你不睡觉。看不干翻翻你,跟那小莲似的,走路都困难。

    “陈楚!你敢不给我!”季小桃眼睛一瞪,一把抓住塑料袋。

    “什么东西?是不是……黄碟?”她大声说。

    陈楚傻了。

    “哈哈,你看你脸红的,快点拿过来给我瞅瞅!”

    毕竟陈楚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而且这县医院也总共没几个医生大夫啥的。

    都快黄铺了,而陈楚只是一个半大小子,她只当成小孩儿了。

    陈楚属于闷sāo的,偷看人家刘翠撒尿行。偷那小莲还是张老头儿那老流氓给他出主意,给他勇气他才敢去做的。

    不然就他这小胆儿,累死他也不敢。

    刚才趁人家季小桃安眠药的药劲,这小子又是亲,又是摸,又是出溜的。

    现在人家冲过来了。

    他反而扭捏起来了。

    心跳也加快了。

    闷sāo和明sāo那可是两回事了。

    明sāo是特别开朗的xing格,能和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在一起又唱又跳,又玩又闹的。

    摸摸小手啦!楼着腰啦!在一起kk歌儿,跳跳舞,开开荤玩笑。

    可以说是女xing的闺蜜,闺中的男妇女之友了。

    但是暗sāo男人的xing格可要小心了。

    这种男人有时候沉默寡言,但是往往能做出惊人之举。

    不声不响的,闷不做声的,xing格内向,但心中有数。

    隐藏的也很深。

    陈楚xing格有闷sāo的大部分,明sāo也有一部分,比如他和那小莲混熟了,怎么都敢做。

    但是季小桃面前他放不开。

    骨子里还有一种自己是农村人,人家是县城里的人,这种结缔。

    农村女孩儿都喜欢嫁给县城的,有正式工作的,是一个正式工人的。

    县城的女孩儿又喜欢嫁给翰城市的公务员,那样是国家干部,铁饭碗。

    翰城的姑娘们又喜欢嫁个大城市有房有车条件好,开买卖,或者父母是当官的。

    而大城市的女孩儿……大多数,又追求干爹之类的……

    十仈激u岁的季小桃xing格中也是爱玩爱闹的。

    她觉得家里人势利眼的很,非把自己往齐冬冬那块贴。

    他家不就是有个破厂子么!算个屁!

    在学校的时候,还有追求他的男同学,家里老爹是在翰城当大官的呢!

    来这就是为了……搞对象来的。

    就是混!

    反正人家有个当官的爹,在哪里混几年学,或者说不上学也能回去有个好工作啥的。

    干脆就去学校玩几年了。

    季小桃更喜欢那种高大帅气的,当然最好也能开着跑车来接她,能冲她温柔的温暖的笑。

    而且只对她一个人好。

    说到底,她算是一个花痴,喜欢帅哥型的。

    但是县医专可没有这样的帅哥。

    总共七八百个学生,大多数都是外地的,女生占了9.7层,剩下那几个男的都是歪瓜裂枣的,还整天的换对象。

    因为实在是男xing资源不够啊!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可能也是县城医专有很多女生传言被包养,周六周ri都钻进黑漆漆,或者白汪汪的小轿车里原因之一。

    也有一些小混混骑着摩托车,染着小黄毛,戴着纯铜的大金链子,后面音箱咣咣咣的来这里得瑟接小妞儿。

    然后加速来回疯跑。

    去年还摔死了一个。

    ……

    所以,她现在看陈楚还算顺眼,虽然个头不高,但长的不难看,而且人很老实的样子。

    此时,陈楚越是躲着她,她就越是往前扑。

    看着他那害羞脸红的样,季小桃就越是有种欺负他的快感。

    “你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她两只小手抓住塑料袋。

    而陈楚一抓,正抓住她滑腻的小手上。

    下意识的“呀!”的一下松手了。

    “哈哈……终于抢到手了,我看看你藏的什么东西?”季小桃就要打开塑料袋看。

    陈楚吓坏了,不明白自己都已经把她都那啥了……怎么还会这么紧张了。

    他明白了,这种感觉不一样啊。

    就是吃豆腐一样。

    生吃,蘸着大酱吃,或者做成麻辣豆腐吃。味道是不同的。

    刚才算是吃了季小桃的豆腐。

    而且季小桃开心的笑,简直迷死他了……

    ……

    “季护士在吗?季小桃外面有人找——!”

    忽然走廊里王露大夫的声音传来。

    本来她是不上班的,但因为出了些事了才来。

    “谁找我啊?”

    季小桃已经戴上了护士帽,毕竟医院还没黄,自己还是护士,人家还是大夫,样子还是要做足的。

    她开了门,脸冲着走廊和王露说话。

    两只手背在后面,拎着那塑料袋。

    也撅着。

    陈楚见有了机会,悄悄的走过去,趁着她和王露说话的时候一把夺过了塑料袋。

    季小桃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小桃啊!赶紧去,外面那小伙子正等着呢!”

    “谁啊?”季小桃脸红了。

    外面有个男人等着她?

    其实男女都一样。

    如果有人说外面有个女的等着你,你心里也是高兴的。

    不过女人却要先装一下。

    “干啥的人啊?找我干啥?真是的!”季小桃说着回头点指着陈楚,那意思是一会儿再和你算账。

    随后扭着身子推门出去了。

    陈楚心一下凉了半截。

    “男的?干啥的?找季小桃?我擦,这可是我内定的老婆啊?”

    等她出门后。

    陈楚忙穿上鞋。

    心跳的特别快,眼睛都红了。

    不过想了一下又镇定了。

    不会是?不会是季小桃他哥季疯子?

    他这么一想,腿肚子都在转筋。

    身体也有些哆嗦了。

    季疯子名头太大,他和闫三打了两三回,虽然正面打不过,但对他有了免疫力。

    但是对季疯子他闻风就哆嗦。

    那家伙就是个亡命徒,即使砍了人,一般也都私了,给点钱算了。

    不然报案了,人家花钱在里面蹲一阵出来了,报复你更狠。

    本来陈楚还信誓旦旦的要下楼呢,看看那个男人是谁,如果敢对季小桃不利,他就和那人拼了。

    现在一想到万一是季疯子……他可不想见季扬。

    刚才的火气也一下消息了大半。

    不过,他不甘心,万一不是他哥季扬呢!

    忙趴着窗户往外瞅着。

    不一会儿便看见季小桃下楼了。

    本来可以在医院里等人的,但是县医院马上就要黄了。

    不是看病的闲杂人都去外面等。

    再者,这来找季小桃的家伙也想玩点不一样的。

    “人呢!”

    季小桃问了下值班医生。

    “人去大门口的小树林了,你去那!”值班医生说。

    季小桃点了点头。

    小姑娘都是好奇的。

    再说这可是大白天的,去小树林能怎么的?

    也想看看这人是谁了。

    毕竟刚做完c混梦。

    而且今天还梦见了个大帅哥,没准一会儿出现的就是个大帅哥也不一定。

    这时陈楚也跑了下来。

    因为他见季小桃朝小树林走去了。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他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唔,陈老师,季小桃,季护士,那个让我给她买东西,她人呢?”

    陈楚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一个半大小子问人家姑娘家去干啥,他不好意思问。

    所以编了一个谎。

    而且他知道这大夫喜欢听好听的,不如叫一声老师,他自己况且还是一个学生。

    那大夫打了个哈欠。

    “去那边小树林了!他让你买啥了?”那大夫喝了一口茶水。

    “唔……是,是鞋垫,还是小护士牌的陈楚一字一顿的说。他想把谎话说的更真实点。

    “噗!”那大夫听完一口茶水全喷出去了。

    “甚么?鞋垫?小护士牌子的?”

    “是……是啊!她,季护士刚才和我说的……”

    那医生看了看他手上的塑料袋。

    陈楚脸红红的把塑料袋藏到身后。

    “呵!呵呵!”那大夫冷笑两声。

    心想现在女孩儿都怎么了?这么大方?让半大小子给她买贴下面的东西。

    糙,还他妈说是鞋垫?我呸!

    “去,在小树林那边呢!”他一副不耐烦的说。

    “唔,多谢陈老师

    陈楚说完朝那边跑去。

    那大夫摸了摸脸上的胡茬子。

    “呸,真不要脸!勾三搭四的……妈的咋不让我去买呢……”

    陈楚跑的很快,不过还没跑到小树林,就听见里面传来轻微的嘴被堵住才发出的喊声:“齐冬冬,你……你干啥?快,快放开我……”

    “小宝贝,我的小心肝,今天我就办了你!看你做不做我的媳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