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本来挺高兴的,因为做了c混梦,还梦见了一个大帅哥了。

    心情特好。

    如果男人梦见和一个女人媾和,那美女特别特别的美,那一天的心情也不错的。

    女人也是一样的。

    季小桃心里有点小希冀,心想会不会夜有所梦,ri有所见呢!

    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有两个帅哥的,只是他们家里穷,不敢对自己表白而已。

    每天总是有一个大帅哥在县医专的食堂等着她,然后就那么默默的注视的看着她。

    季小桃当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过吃饭的间隙偶然回头看一眼。

    见那大帅哥忙低下头吃饭,紧张的鼻尖都撞上饭粒了。

    季小桃就笑,也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其实心里可开心了。

    不过在医专两年,那大帅哥也没胆量冲她表白,她相信不是因为她哥哥是季疯子。而是那男孩儿家里穷,比较自卑,也是在医专中为数不多的帅哥单身。

    寝室里的姐妹儿都怀疑这帅哥xing取向有问题。

    一个个唉声叹气的。

    都说这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

    本来医专男生就不多,一个个长得还跟歪瓜裂枣的!但是你不要,一会儿还真没了!好不容易有个大帅哥,竟然还单身?

    这不是浪费资源是什么?

    简直就是亵渎!

    简直不处对象就是在犯罪!

    季小桃就偷笑,她心里明白那人是喜欢她的,不会接受任何女生。

    但是她生气为啥他那么胆小,大胆的追一下就不行啊?

    这第三年是实习,季小桃来到县医院。

    而刚才c混梦中的那个男生,和在学校时候喜欢她又不敢表白的男生相貌差不多。

    她便喜滋滋的跑去小树林了。

    县医院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老的掉渣但异常的结实,如果来个八级地震都没事,现在建造的楼,别说地震,风刮的大点都能吹倒。

    而县医院虽然破,但绿化非常的好。

    四环小树林,有的树木都比成年男人的腰还粗,风一吹黑压压的树叶哗哗哗的响,林处密集的地方更是有点幽深。

    白天还好,凉快了。

    到了晚上黑压压的,风一吹哗啦啦的还挺渗人的。

    陈楚半夜爬起来练拳也不敢去树林里,只是在后院练,他也怕那yin森森的树林,突然窜出来一个大老妖啥的。

    ……

    季小桃跑到树林边,不见有人,心跳有点加速,耐不住好奇。

    直到现在她还是相信百分之八十是那个大帅哥找她来了。

    那一米八五的身高,肩宽腰窄,嗯……也挺圆的男人。

    而那张脸也是白皙坚毅,眼睛大大的,一个男人的睫毛还是那样长长的,让女人都妒忌。

    他的那双眼睛也常常让季小桃魂牵梦绕,就像一汪幽幽的深井,如诉如泣……

    她的芳心曾无数次被掠走。

    “霍子豪是你吗?霍子豪——!”

    季小桃喊了几声。

    树林里传来回声,她的心情更激动了。

    霍子豪就是那个男生,有些自卑,但却成绩最好,歌唱的最好的男生。

    季小桃又朝前走了几步。

    “你别闹了!你不是说要来找我的吗?你和晓燕说的,晓燕告诉我了,你说混好了就来找我的……”

    季小桃有些激动,眼睛有些热乎乎的了。

    似乎有点泪水要溢出的感觉。

    “妈的……!”

    一颗树后,身材不高的齐冬冬走了出来。

    本来他是满脸笑容的,想要给季小桃一个惊喜。

    此时手里的那竖玫瑰花差点让他扔在脚下踩烂。

    他还是强装笑容走了出来。

    “小桃,是我!嘿嘿,我给你送花来了……我,我那个好喜欢你,你做我老婆,我让你马上当我家厂子的老板娘,那个……我爹马上就让我当厂子的厂长了,我家还有一个厂子的……到时候你不用在这破地方上班,你哥哥就是……就是厂子的主任,小桃,你,你别找什么霍子豪啥的,你嫁给我……”

    齐冬冬边说边有些激动的走过去。

    季小桃傻了。

    心想这梦和现实差距怎么这么大?

    “齐冬冬你给我滚!我怎么这么讨厌你,烦你呢!你以为有两个破钱就了不起么?我又不是没见过有钱人?少在我面前摆阔!想要娶我做老婆,你下辈子!”

    齐冬冬一愣,脑门上青筋暴跳。

    季小桃越是骂他,越是损他,他越是觉得她漂亮。

    太xing感了,太有个xing了,这样的小妞儿要是压在身下那不得爽死,即使死了都行,都不亏啊!

    “你烦我?呵呵,行!我现在就回去把你哥那个厂子里的副主任给开除了!”齐冬冬狠狠的说。

    “随你的便!”

    季小桃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本来齐冬冬是想用季疯子的工作威胁一下她的,没想到这小妞儿撅驴似的根本不买账。

    看着季小桃转身离去的背影,那护士帽下面露出的两条小辫,还有白皙的脖子。

    她没有穿护士服,牛仔短裤露出的大半白花花浑圆充满弹xing的大长腿,还有那扭动着的圆圆的大。

    这小子下面梆硬起来了。

    一时间急火攻心,这几天他在季小桃家打麻将的时候下面就一直硬着,要不是她哥季疯子和她父母在场,他都想扑过去把季小桃给办了。

    他火烧火燎的打完麻将回家躲进自己的房间就想象季小桃的样子开撸。

    他不想找别的女人去败火了。

    现在魂儿都放在季小桃身上,认为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如她,没有她自己就没法活一样。

    此时齐冬冬的瞳孔迅速扩大,看了看四周,见寂静无人,这小子急促的呼吸两口气,猛的朝前追去。

    一把便搂住了季小桃的小蛮腰。

    虽然他身材不高,但毕竟是二十七八的男人,力量比季小桃大的多了。

    抓住了这柔软的,梦寐以求的小蛮腰,齐冬冬激动的直哆嗦。

    几乎难以遏制自己下面的玉望之火。

    马上把她按倒了。

    “齐冬冬!你干什么?”季小桃大声喝道。

    “干啥?季小桃,我要你做我老婆!还问我干啥?你不是说见过比我还有钱的吗?看来你也不是啥处女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县医专要是有处女,母猪都能上树!你肯定和别的有钱人睡过了!好啊!他不是比我有钱吗?那老子也睡你!”

    齐冬冬说着解开自己的裤带,然后去扯季小桃身上的衣服。

    “啪!”季小桃扬手给了他一个嘴巴。

    不过齐冬冬把她的双手按住了。

    “妈的!季小桃,你少跟我装紧,反正你都不是处女了!跟我干一次有他妈的啥啊?再说了,我喜欢你,我不在乎这些,虽然你不是处女有点遗憾!但我也不是什么处男了,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你做我媳妇吃不了亏!”

    “滚!我就是死也不会当你媳妇!你放开我!”季小桃都快哭了。

    “放开你?做梦你!”齐冬冬以前也干过这种事。

    县医院的女生他也玩过不少。

    主要的套路很简单,开个破车去学校门口得瑟,去显摆有钱,然后和女生搭讪,请他们出去吃饭,然后唱歌,然后……在酒里面下点药,晕晕乎乎的开个房啥的。

    有时候在ktv的卡包里就直接干了。

    大多数的女生都不是处女了,干了就干了,再说齐冬冬再甩给她们几百块钱,一亮自己家的厂子啥的。

    这些女生也就从了。

    干的好不如嫁的好,找个有钱的男人总比自己以后吃苦受累强。

    再说来县医专这样的破学校的女生家境一般都没啥钱。

    季小桃这样一般家庭的算是有钱的了。

    不过,齐冬冬也是和她们玩玩而已了。

    所以这小子心里有主意,不管多烈的女人,只要把她骑了,干舒服了,她也就老实顺从了。

    他也碰到过像季小桃这么倔的,骑完了之后也消停了。

    “救……”季小桃双手挣脱不得,刚喊了一声。

    就被齐冬冬大手堵住了嘴。

    季小桃发出轻微的嘴被堵住才发出的喊声:“齐冬冬,你……你干啥?快,快放开我……”

    “小宝贝,我的小心肝,今天我就办了你!看你做不做我的媳妇?”

    刺啦一声,激动的齐冬冬一只手堵住她的嘴,另只手往上一撩她的小衫。

    季小桃那跳动了两只雪白的大白兔就蹦跳了出来。

    齐冬冬眼睛直了,那大白兔太大了,一只手可能都抓不住,而且那ru罩已经要包裹不了了。

    但他知道这可是在大白天啊,不能恋战,得马上把季小桃骑了,然后生米煮成熟饭,再马上拿二十万去季小桃家提亲,一切就搞定了。

    想到这里,他忙褪掉裤子,伸手就去抓季小桃的内裤。

    身体也快速的压上去。

    季小桃呜呜呜的叫。两条大腿乱蹬。

    但毕竟没有齐冬冬的力气大。

    这时,齐冬冬的身体已经压上去,那束玫瑰花也被他的大腿压的稀烂,玫瑰刺扎的他生疼,像是流血了。

    但他不管这些,只要拿下了季小桃,这点疼算什么。

    季小桃身体被压住,惊慌的手脚乱打,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儿,没多大力气。

    两条大腿已经被分开。

    她觉得自己一切都完了,眼泪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

    仿佛一朵娇艳玉滴的花儿,就这么的凋谢。

    她感觉自己的挣扎是那样的无力和无助。

    ……

    齐冬冬对男女这方面轻车熟路。

    一双大手已经抓住了她的小内裤,刷的刚扯掉一半。

    肩膀抗住季小桃的两条雪白柔滑的大腿,下面的家伙便要伸进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