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被按住,几乎嘶哑的喊道:“你敢……我就去死……”

    这是她发出的最后一句话了。

    随后无力闭上眼。

    她感觉自己无力再挣扎,甚至有种预感,自己今天已经逃不掉了。

    女人被男人压住,当然,如果你不是一个极品sè狼的话可能压不住女人不说,还会被挠的跟花脸猫似的。

    齐冬冬越女无数自然懂得这其中的原理和诀窍。

    只要攻击最敏感的目标,直捣黄龙,那女人再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

    就像他现在扛住了季小桃雪白的大腿,她再挣扎又如何。

    手也抓不到自己的脸,有力气也使不上。

    再说她现在气急之下已经没有多少力气。

    看着季小桃那ru罩里的大白兔。

    齐冬冬整个人直直的像是一条大棍子。

    最后一步只要腰眼一挺就进去了。

    只要进去,她季小桃就会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以后可以天天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么漂亮的女人,老子让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怎么可能让她睡觉?即使自己腰杆子累断了也愿意!

    “小桃!我的小宝贝!你喊,老子今天就糙了你了!”

    齐冬冬双目血红,嗯的一声。

    这时,他肩膀忽然上传来一股大力道。

    这一脚速度极快,他虽然身材不高,但体重也有一百五十多斤。

    本来他就是个胖子,但去季小桃家打麻将为了收拢一下身材,给季小桃留下个好印象,穿了紧身衣和增高鞋啥的。

    但是圆圆的大脑壳和满脸的大酒刺还是遮盖不住的。

    当然,他问过翰城的大夫怎么能让自己皮肤好一点。

    大夫告诉他可以植皮。

    就是把他自己蛋子上的肉割下来贴到他脸上。

    这小子也没念过几天书。

    上去给大夫一个大嘴巴子,骂了一句:“尼玛啦个比!”

    把那大夫眼镜都打飞了。

    “你他妈的才把上的皮往脸上贴呢!”

    那大夫也不敢惹他,这小子身后还站着两位。一个就是季扬。

    季扬也算是他的打手了。

    不过齐冬冬后来找人又一问,那大夫说的没错。

    但他看看自己的全是大疙瘩。比脸上的皮也强不了哪里去了。

    他骂了一句这他妈的!

    所以齐冬冬也就放弃这张脸了。

    男人没脸,哦不,是没有漂亮的脸蛋儿那就用钱来弥补。

    齐冬冬有钱,也获得了不少女人。

    今天他只是冷笑,心想只要把季小桃拿下了,一切都可以用钱来摆平,二十万彩礼不够,老子出五十万彩礼,尼玛的就不信弄不到你。

    ……

    这货做梦也没想到半路伸出一只脚。

    这一脚踹到他肩膀上。

    而且那小子还是跳起来飞踹的。

    本身的力量加上贯力,齐冬冬被踹翻了一个跟头。

    这小子别看有点胖,个不高,但一轱辘就爬起来了。

    他算是个半纯绿sè的富二代了。

    因为纯绿sè的富二代比他还有钱。

    他算是个土豪。

    “我糙!”

    齐冬冬爬起来,陈楚又一脚到了,正踹到他胸口。

    齐冬冬被踹出多远,后背顶在一颗树干上。

    陈楚一拳打出。

    这小子一缩头,闪开了。

    陈楚这一拳打在树上。

    我糙!疼的他呲牙咧嘴的。

    齐冬冬作为一个半纯绿sè的富二代,平时的三部曲就是喝酒妞打群架。

    他和季扬比不了,但也不是软柿子。

    “我糙你妈的谁啊!”

    “我是你爹!”陈楚此时双目血红。

    他看到季小桃差一点被这人给干了,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即使面对的是季扬他也跟他拼了。

    脚下自然而然的展开醉八仙的步子,打出的却是少林的大洪拳。

    他一直练拳了,还没试过自己拳头的威力。

    以前在学校他竟挨揍了,算是个公认的熊货了。

    而和闫三打算是偷袭,正面交锋就差被人家揍死了。

    此时面对齐冬冬,自然他和闫三也是比不了的。陈楚抢上一步,一拳挥出,下面翻转就是一腿。

    速度极快。

    齐冬冬都是街头打法,再说现在裤子还没提上呢,下面的东西游荡游荡的。吃亏了。

    一拳一脚都打踢到他脸上。

    把这小子揍的鼻口窜血。

    “我糙!你等会儿!我还没准备好哪!你等我提上裤子的!”齐冬冬喊了一声。

    “打的就是你没准备好,让你准备好了再打,那不是傻逼么!”陈楚才不管这些,上去拳头跟雨点似的落下。

    打的这个过瘾。

    直接把齐冬冬按倒骑上开揍。

    齐冬冬双手护头,身体蜷曲。

    身上随便挨揍,但只把脑袋和裆部保护好。

    他也是常打架的,自然懂得这些。

    心想今天被这小子先下手为强了,算自己倒霉。

    不过他看陈楚打起来没完了,那力气好像用不尽似的。

    这样打下去自己还不得被打死啊。

    忽然他喊道:“季小桃,季小桃哪去了?别打了,快点找人!”

    陈楚一愣。

    回头一见季小桃真没了。

    浑身像是丢了魂似的。

    身下的齐冬冬抽出脚冲他胸口狠狠踹去。

    “去你妈的!”

    陈楚被一脚踹开,齐冬冬爬起来就跑。

    别看胖,但爆发力还不错,一溜烟跑到县医院的墙头飞身上墙了。当然,县医院的小破墙头都快倒了,也不高。

    陈楚这时楞了,不知该去追这小子还是找季小桃。

    愣神了几秒钟,心想还是找季小桃要紧。

    转身他在小树林找起季小桃了。

    县医院后身就是一条臭水沟。

    满县的臭水都在这里流淌。

    陈楚第在小树林没找到季小桃,脑袋灵光一现,就往医院后面的臭水沟跑去。

    那里每年都要淹死几个小孩儿啥的。

    当然如果真要打捞起来,真不知道这里面死多少人。

    自杀的,他杀的,这臭水沟绝对是重度污染,但也没人闲着蛋疼管这玩意儿,去搞搞开发啥的多好。

    陈楚穿过几条树林,就看见一个女孩儿站在臭水沟旁边。

    正是季小桃。

    他吓坏了!

    季小桃要跳臭水沟?他没敢惊动,悄悄的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她的小蛮腰然后往后面甩去。

    季小桃整个人凌空了,啊的叫了一声,然后一坐到水泥台上。

    “你……季护士你不能死啊?”

    季小桃被摔的呲牙咧嘴的。像是被摔成八瓣儿一样。

    “陈楚……你……我啊……哎呦哎呦……”她气得一句话没说出来,不揉又痛,揉又难为情。心想自己没被淹死也被这小子摔死了,还不如跳下去淹死算了,省得遭这份儿罪了……

    她伸手隔着牛仔短裤揉着。

    “季护士,你,你没有被那啥,我看的很清楚,那小子下面还等没进去我就把他踢出去了,你,你不能死啊!”

    “哎呦……”季小桃揉了一阵子。

    站起身。

    “姓陈的,我死不死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来这里看看风景不行?你管我?”

    季小桃说着站起来又走过去,刚才她是想跳进去的。她感觉有些没脸见人。

    虽然那东西没进去,不过她这是第一次被压在身下了。

    而且她现在感觉下面有点痛了。

    季小桃又走到臭水池边上。

    “姓陈的,你离我远点,再说了,你现在看着我,我一个大活人,能被你看住?我爱怎么样和你无关

    季小桃说着捡起一根树枝,呆呆的伸进臭水沟里搅和着玩。

    这里面黑漆漆的,还有不少淤泥,掉进去跟沼泽似的,根本救不上来。

    陈楚抿了抿嘴唇。

    “季护士,你犯不着这样,你看啊,如果你真掉进去了,这里面这么臭,你又是这么美,那不是太可惜了么……再说了,你,你……你下面那层膜还没破,你还是处女,你怕什么?”

    陈楚说完一下捂住嘴。脸腾的通红。心想坏了,自己怎么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了。

    果然,季小桃回过头。

    “你……你说什么?你,你怎么知道?”

    说着话,季小桃脸也红了。本来她是要跳的,脑中正想着从小到大的这些事,想起父母,也想起哥哥来,不禁有些犹豫。

    “我……我当然知道,像,像你这样的好姑娘肯定是处女了。再不,再不你检查一下自己下面,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陈楚说着脸腾的一下红了。

    “你……你混蛋!”

    季小桃哭了。

    眼泪这一流淌下来,陈楚的心都像是要碎了一样。

    犹如万根钢针扎着,一阵阵的绞痛。

    “季护士,你是学医的,你应该懂得的,要不,你……你现在就进小树林检查检查……”

    季小桃擦了擦眼泪。

    刚才她脑中一片空白,似乎没感觉下面痛,不过当时她都气晕了,也没什么感觉。但下面没流血是真的,就不知道那东西有没有蹭到自己的火烧云上了。

    她觉得陈楚的话也有点道理。

    便擦了擦眼泪,走进小树林,回头见陈楚看着她,瞪了他一眼。见他转过身去,这才悄悄的躲到一颗大树后面,解开了短裤。

    然后找出一块手绢垫在下面。

    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这下面怎么回事了。

    又看了看四下没人,像是做贼似的。

    牛仔短裤已经解开了,往下面一褪,雪白花花的大便露了出来。

    她又回头看了眼陈楚,见这家伙倒是站在那里挺老实的。

    她的心就放下了。

    心里还是感激陈楚的,如果不是他,自己已经被齐冬冬给祸害了。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

    慢慢的坐下来,大下面虽然有条小手绢,不过还是有点咯挺,并且这株是松树,一些松针落地满地都是,有几根儿还透过小白手帕刺到了她雪白的大上。

    弄的她哎呦的叫了一小下。

    这才又双手托着内裤,慢慢的褪掉,一直连同牛仔短裤褪到白皙的脚踝上。

    然后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再次往外分开,那姿势然她自己都有点害羞,像是请君入裙似的。

    她不禁低头检查起来。

    忽然,她秀美的眉头一皱。

    见自己的小森林上有一点点粘稠的东西,只是现在干涸了,ru白sè。

    那是……

    她脑袋像是要炸了。

    那是……应该是男人的……

    难道自己真的被糙了?

    季小桃忙俯下身,两只柔嫩的柔荑忙伸到自己倒三角的小深林下面。

    扒开自己的两片大火烧云。

    一般处女的火烧云都是粉嫩粉嫩的。

    而她的两片大火烧云,稍微的往外分开,明显的有被侵入的痕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