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感谢大家的打赏,...月票,...收藏,红票。感谢博士哥哥的礼物。久石会继续努力也在和网站协商看能不能多更一些,请大家继续支持!...推荐《超级家丁》)

    季小桃脑子炸了。

    瞬间一片空白。

    处女的下面和普通女人是不一样的。粉嫩嫩的不说,而且里面那几片肉夹的很紧。

    当然,这东西可以修补。

    修补的过程也很简单,就是把里面那层膜用弯钩的针缝补起来,当然缝补的过程会出血。

    一般都是去医院去缝补,毕竟人家总干这个比较专业了。

    但cāo作原理也很简单。

    把下面大小嘴唇扒开,看到那已经破了的白sè的膜,然后用弯钩针整合缝补起来,注意最后要留出个小洞,那样就更像了。

    然后再缝补里面的小嘴唇,当然,长期和男人做那种事小嘴唇里面的肉肉有黑的地方,还有厚的地方。

    不好意思,只有忍痛割爱用手术刀开始切割了,把厚的地方切薄,把黑的地方用手术剪刀剪掉。

    在过程中会不断的出血水,不是很多,用酒激ng棉擦拭即可。

    之后便开始缝合粉嫩的小嘴唇,也要注意留出的小洞口要合适和合理一些了。

    最后就是最外面的大嘴唇的切合缝合了,不要心疼肉,下手狠一点,只有这样才能做的更像处女。

    大嘴唇黑的地方厚的地方最多,没和男人做过时是什么样是知道的,切割要稳住狠,缝合要细心。

    然后七八天,或者你怕疼的话就半个月可以拆线了。

    拆线也简单,扒开下面找到线头剪断后,分开拆除就可以了,这样可以骗过百分之八十的男人。

    自己细心做处女膜缝合手术,或许比去医院做的还好,做的还像。

    季小桃是学这个的,虽然她是高护,但是学科的书本上也介绍了这方面的知识。

    她见下面大嘴唇稍微有些浮肿。

    联想到自己被齐冬冬按倒后,两条大腿被扛到他的肩膀上,虽然里面的那层膜没有破。

    但可能外面的大嘴唇已经受到侵害了。

    甚至有些浮肿。

    而后陈楚到了就和齐冬冬打在一起……

    这样一想,季小桃脸瞬间惨白了。

    泪水再次滑落。

    如果她被别人侵害,哪怕是霍子豪,她也不会这样的。

    但是被齐冬冬那个癞蛤蟆碰,她感觉自己身子已经脏了。

    她不声不响的站起来,提上内裤,白花花的被包裹的紧紧绷绷。

    然后系好牛仔短裤。

    无力的迈着雪白的长腿朝另一处的臭水沟走去。

    她走的不快,整个人失魂落魄一样。

    她忽然觉得世界都是一片空白了,感觉对不起任何人。更没脸等着霍子豪了……

    静静的来到臭水沟旁边,里面竟然还能泛出自己模糊的倒影,她笑了一下。

    然后闭上眼,慢慢的往下走。

    夏天这里蚊虫特特别多,里面很多在臭水里产卵,臭水的表面上滚动来滚动去的。

    一脚踏了进去,她感觉仿佛不是那么臭了。

    更像是另外的一种新生。

    忽然,她的一只胳膊被抓住,然后被死命的往上拽。

    “姓陈的!又他妈的是你!”

    季小桃大喊。

    “季护士,你咋又要往里面跳啊!快上来!”陈楚毕竟力气大,二百斤的麻袋都抗起来了,别说季小桃九十斤的身体了。

    “我不用你管!我被那癞蛤蟆侵害了,让我去死……”季小桃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陈楚两手用力把她拉了上去。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时候他嘴也笨了。

    不过他知道季小桃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肯定还会寻死的,这丫头xing格太撅了。属于那种烈马的。

    “季……季小桃,是不是能证明你不是那啦蛤蟆侵害的你就不死……”

    季小桃停止哭泣,不过还在抽噎着,胸前的大白兔也是一起一伏。

    不过还是略微点了点头。

    陈楚心痛极了。

    手自然而然的搭在她肩膀,不过没敢搂进怀里。

    他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手刚落在人家肩膀上,他就浑身哆嗦。

    “如果,我说那癞蛤蟆下面根本没碰到你的下面你信吗?”陈楚说。

    “不信!我是学医的,我懂,我下面……都,有……你不懂

    “谁说我不懂,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啊?”陈楚自信满满的说。

    季小桃泪流如注,反正下面被动过了,有被杵过的痕迹,但里面的膜没破。

    她虽然哭着,但脸还是红晕无比。羞涩的像落ri红霞。

    “其实……其实癞蛤蟆没动你的……我看的很清楚……”陈楚支支吾吾的说。

    “不可能,他没动,那为啥我下面……我下面有被分开淡淡痕迹,本来是合拢的……”季小桃脸更红了。

    陈楚鼓足了勇气。

    “我动你的行了?你别死了,你让你哥砍死我得了,是我动的

    季小桃懵了。

    “你动的?你咋动的?”

    陈楚也豁出去了。

    “癞蛤蟆那东西那么小,怎么可以把你下面分开那么多,你给我备皮过,你是知道我下面硬起来多大的,不信咱俩现在就比划一下,是不是这么粗的洞?”

    陈楚说着大拇指和食指弄成一个圈。

    “你……你咋动的?”季小桃眼睛瞪得大大的,停止了哭泣。

    “你看!”陈楚从怀里摸出几粒安眠药。

    “这是你给我吃的,我都吐出来了,每天中午你都光着身子睡觉,我都看到了,我没忍住,所以去碰你的,我是真的喜欢你,然后下面碰了你的下面,是我弄的,不过没敢把你那层膜弄破,所以你的身子还是干净的。你让你哥砍死我得了……”

    陈楚说完闭上眼。

    他心里也想好了,你爱怎么办就咋办。

    季小桃过了好半天才问:“那你为啥要说出来

    “你刚才说了,只要不是被那癞蛤蟆弄的你就不死了陈楚还是闭着眼。都说出来,他感觉自己轻松多了。

    反而什么都不怕了。

    “行,姓陈的你真行啊!弄死你还用我哥季扬?我现在就弄死你!”

    季小桃说话yin测测的。

    陈楚还真有些怕了。

    眼睛狠狠的闭着,两腿分开直哆嗦。

    “熊样!我……我他妈的咋就没想到被你这个畜生干的呢!你……你……”

    季小桃气急攻心,双目布满血sè。冲着陈楚的裤裆狠狠踢了一脚。

    这一脚包含着她无比的忿恨。

    也用力极重。

    “啊——!”陈楚捂着下面,疼的满地打滚。

    过了一会儿,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季小桃开始还是恨,但过了一阵见陈楚还是这样。

    恨意已经全没了。

    “你……你不会是装的?”

    季小桃吓坏了。

    她知道男人那东西踢不得,容易死人的。

    她学医的自然懂,刚才也是气晕了。

    “陈楚,你,你说句话啊……”

    只见陈楚的眼泪鼻涕一起都流了下来。想说话也已经说不出了。过了半天,平静了许多。

    只是浑身软软的无力。

    “你松开手,我给你检查检查……”

    季小桃说着就去解他的裤带。

    “不用……我,我是活该……”陈楚说。

    “说啥呢!要不是……要不是你这样,我早就不想活了,被你侵,总比被那癞蛤蟆侵好,再说刚才你也救了我,我也踹了你,反正现在咱俩两清了,快,让我看看……我是大夫你怕啥……”

    陈楚感觉浑身都没力气。这一脚比被闫三揍的还狠呢。

    也就松开了手。

    “季护士,你别见怪,你,你太好看了,要是解开裤子我下面,下面得硬起来

    季小桃笑了。

    “装傻啊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东西,我们在学校的时候见过男人最大的标本,比你这玩意可大的多,得了,我帮你解开好了!”

    季小桃看他手上没有力气。

    这时她也不哭了,擦了擦泪痕,小手帮他解开裤子,然后伸手进去掏了一把,就把那软软的家伙给掏出来了。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不过感觉那小手柔柔滑滑的却没有什么感觉了。

    季小桃挤压了两下他的两只‘丸子’,然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她脸红了,心头也加速了。

    忙用手撸了两下那东西。

    忽然哭了。

    陈楚有些发懵。

    “我,我闯祸了,你这东西不着眼泪流了下来。

    陈楚一见自己那软趴趴的东西,也蒙圈了。

    “什么?我……我的东西……”

    “你看啊,一般男人见了我,这么一脱裤子下面都硬,还有,我刚才给你撸了两下,也挤压你的‘丸子’了,一般让男人硬的最快的就是挤压‘丸子’,因为那里是激ng囊。现在这么挤压都不好使,肯定是刚才被我踢的……”

    陈楚傻了。

    “我……不能……”

    他慌忙伸手抓住自己的东西,此时也不顾及什么了,看着季小桃就开撸了两下,季小桃也不动,就那么看着他冲自己撸。

    但是那东西还是不硬。

    陈楚一下坐起身,一把就把季小桃搂过来。

    季小桃嗯啊的了一声。

    也不说话,就那么被陈楚搂着。

    他一手抱着季小桃的肩膀,感觉一阵阵芳香传进鼻孔。

    脸上也火辣辣的,心跳也无比的加快。

    但下面还是软趴趴的没有一点硬度。

    “我……我真的不好使了……我……”陈楚眼泪在眼前打转转。

    然后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季小桃见他哭了,自己也就不哭了。

    “陈楚,你别哭,我一定想办法让你这东西弄好使了,祸是我闯的,我负责……大不了……大不了你以后娶不到媳妇,我给你当媳妇,我赔给你行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