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不禁下了一跳。

    这一下非同小可。

    下面竟然动了一下,刚和季小桃一被窝就好使了。

    是不是?是不是季小桃就要离开自己了。

    因为约定就是这样的,自己不好使了,她才帮自己撸,才刺激自己这么脱光腚儿一被窝的。

    如果真的好使了,这……这可怎么办啊?

    本来他还想好好亲亲,好好抱抱季小桃的。这下有点打怵不敢了。

    万一搂着季小桃,下面梆硬梆硬起来,人家又是学医的,能不懂得这些么!既然好使了,她就不会与自己光睡觉了……

    陈楚有些失落。

    不过他偷着摸了摸自己下面,又是软趴趴的了。

    “怎么回事?刚才有感觉了,这会儿又没了?”陈楚有些不明白了。

    可能这东西还没复原?

    季小桃看着他有些低落,不禁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他。

    “陈楚,你想啥呢?你是不是一直想睡我?”

    “嗯……”陈楚点了点头。

    “好……好,现在我就让你睡,也算是我对你的补偿,你弄,不管你怎么弄,我都会,都会接受的……”季小桃说着红了脸。

    “真?真的?”

    “嗯!”季小桃认真的点了下头。

    然后闭上了眼。

    “小,小桃姐我想亲你……亲你的脸

    季小桃不动,就那么闭着眼等着。

    陈楚激动了,嘴唇慢慢的贴过去,在她的脸蛋儿的啵的亲了一口。

    感觉真甜,浑身都热乎乎的了。

    “陈楚,你亲,我把你弄成这样了,我赔你做媳妇,直到你弄到好使位置

    “小桃姐,我……我受不了了陈楚一把抱住季小桃光溜溜的身子,然后狠狠搂进了怀里。

    “嗯……”季小桃闷哼一声,被陈楚搂进怀中,她的小手还是先抵住了他的胸膛。

    没敢紧身贴着。

    不过白皙柔嫩的小手贴到那坚实的胸膛上,感觉硬硬的,很有安全感的样子。

    又想到陈楚几下就打倒了那个癞蛤蟆齐冬冬,她心里又甜了一下。

    不禁把头靠在了那胸膛上。

    陈楚搂着她雪白的肩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激动的,有些重复的说:“小桃姐,我搂着你了,我真的搂着你了?你光着身子?”

    他有些不相信的双手摸着季小桃光溜溜的身体,摸她的肩膀,后背,两手又一起掐住她的挺翘的大白腚。

    “啊……”季小桃轻轻叫了一声。

    “你捏疼我了,你轻点,慢慢的揉,别下手那么重的掐……”

    “行……行陈楚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第一次搂着,如果不算那小莲那次,他便是第一次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睡觉了。

    季小桃的身体他感觉比任何女人都软,一阵阵像电流一样,让他浑身发麻。

    他几乎控制不住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季小桃又是嗯哼的闷哼一声,同时两只细白的胳膊从后面搂住他的腰。

    她的俏脸红红的。

    第一次和男人接触,虽然她把陈楚当成孩子,但事实这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

    感觉自己被压在下面,有一种羞涩又刺激,更是男女**的那种兴奋的感觉。

    陈楚张开嘴,在她的脖子上哄哄着,开始亲了起来。

    她被亲的嗯嗯啊啊的开始轻微的,她尽量压抑着,让自己的声被mp3的声音掩盖。

    同时她的一只手也落在陈楚的上,她也是对男人有些好奇的。

    另外一只手抓住陈楚软趴趴的下面。

    用手撸了几把。

    “小桃姐,让我蹭蹭,反正也不好使,你不用把我当成男人的,当成女人或者太监都行。你身子也不会脏的

    “滚你,让你这么祸害我,我不脏谁脏?陈楚,我和你说,可能你的下面只是暂歇xing的不好使,过阵子好使了,你是行了,可是……可是我该怎么嫁人了?”

    季小桃说着有些伤感。

    陈楚身体压着她,不过她的双手还抵住他的胸口,不让用力。

    但是他下面的家伙已经软趴趴的顶在她的肚皮上,开始来回蹭着,那种感觉异常的好。

    季小桃白皙的肚皮光滑柔嫩,用下面蹭着有种爽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小桃姐,你,你可以嫁给我啊!我娶你啊!”

    “嫁给你?我比你大三岁,这不现实,再说了,你现在还在念初中呢!我都十九了,家里现在都给我张罗对象了,顶多我到了二十二三就要结婚,甚至更早,你呢!你那时候才十九二十岁……”

    “那怎么了?我,我还是可以娶你啊!”陈楚愣了:“你比我大三岁也没关系的,女大三抱金砖啊!”

    “算了,你同意,我家里也不会同意的,再说我也……唉,反正我先把你弄好使了再说!”

    季小桃这时不仅想起了自己喜欢的霍子豪。

    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是不可能再接受另外的人的。

    就是……就是不知道霍子豪会不会嫌弃自己跟一个半大小子做这种事了。

    不过,她觉得陈楚现在不硬,根本算不得真正的男人。

    按他自己话说算女人,算太监,反正就是不能算男人。

    所以自己被他看了,被摸了,被亲了,哪怕被那东西出溜了,也不算被侵害。

    因为那东西不硬,算不得男人的根了。

    只要自己把陈楚的根撸好了,那样自己就不用陪给他做媳妇了,以后也可以再去找霍子豪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让陈楚下面快点好。

    在医学里面也介绍过男人的根,受到外界的击打,刺激,或者受到惊吓。

    比如男人正在尿尿的时候你在后面吓唬他一下,或许就能把他的根吓得硬不起来了。

    没想到自己这么点背,踹了一脚就把人家那东西踹不好使了。

    以前在医专的时候她也听过这样的事儿,这东西慢慢静养,是能养好的,但需要多久很不好说了。

    只要外面够刺激,男人那东西就会立起来的。

    祸是自己闯的,自己一定要给他弄好,然后去找霍子豪。

    她现在甚至不想在家呆了,听她的同学晓燕说霍子豪应该在沈城。

    离这里一千多里地,自己去沈城找霍子豪,这样一来齐冬冬也就找不见她了。

    季小桃现在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什么齐冬冬,甚至连哥哥和爹妈都不想见了。

    如果能和霍子豪在一起过一辈子,不管是穷是富都无所谓了。

    她乐意了。

    现在,她只想把陈楚弄好。

    此时,陈楚压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又亲又啃起来。

    呼呼呼的弄的她直痒痒,陈楚也激动的很,下面虽然软趴趴的但是也本能的一个劲儿的往前顶着。

    两条腿也蹬来蹬去的,被子都被蹬到了地上。

    不然两人就这么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也都出汗了。

    盖被子也是不行的。

    两个光着腚儿的身体重叠的压在一起。

    一白一黑,人家季小桃还比他高出一块,陈楚死死的压着人家,整个身体就像是要压入人家软绵绵的身体里似的。

    季小桃就这么被压着,虽然上面他那东西不硬,不过毕竟是男人的身体。

    两个光溜溜的身体在一起蹭来蹭去的,弄的她还是火烧火燎的。

    甚至下面的火烧云都给磨蹭湿了。

    而陈楚对她又是亲又是咬的,两只手已经扣住了她两只弹跳着的大白兔上。

    指缝夹住她的两枚相思豆开始用力的揉搓起来。

    “啊~!啊~!嗯!嗯!哦——!”

    季小桃受不了的开始起来,两条修长的大白腿也禁不住的开始磨蹭腿窝子。

    陈楚那下面的软趴趴的家伙也开始挤进她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的腿窝子间。

    季小桃忽然愣了。

    “陈楚,你下面是不是好使了!好像硬了!”

    “没,没硬!小桃姐,千万别停啊!真没硬起来,不过刚有一点点感觉!”

    陈楚张嘴想亲她那不断翕动的红彤彤的小嘴儿。

    被季小桃躲开了。

    一口亲到了她白皙的下巴上。

    刚才陈楚真感觉硬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忍住了,他知道可能自己这东西真是季小桃说的医学上那种短暂的,也叫做缩阳的类似的病例。

    有的时候能往回缩,有的时候可能短暂的失去勃起的功能。

    当然,因人而异,有的人可能长久的不会好起来的。

    最好的治疗办法,不是药物,而是……有个漂亮女人天天帮着按摩,最好陪床同住。

    这是生理上的,自然只能靠生理的刺激解决。

    季小桃被陈楚这么压着,这么蹭的浑身焚烧,火热难耐。下面已经湿润了,两条大腿也分开很大。

    下面火热的痒痒的好想有一只大棍子进去搅和一番。

    “陈楚,我,我受不了了,你别压着我了,我太热了,让我骑你身上去!”

    陈楚答应了一声,有点舍不得的下了季小桃的玉一样光滑柔软的身体。

    随后他躺在那,季小桃分开白花花的大腿,骑在了他的胯骨间。

    她是学医的,自然明白这许多事儿,没事的时候还和同学探讨过。

    她伸手便把陈楚那大家伙抓住,伸手狠狠撸了两把,然后分开大腿,用陈楚那东西在自己下面的大嘴唇上蹭了起来。

    同时口中还啊!啊!的出声。

    “陈楚,你,你有感觉了吗?”

    陈楚被刺激的差不多浑身僵直,发胀了。

    下面好像有点感觉了。

    他不知道该说有还是没有的好。

    只是大口喘着气,手也一把抓住季小桃的两只大白兔。

    “小桃姐,你再蹭,好像应该有感觉的……”

    “好……好……”季小桃把那大棍子的头一下伸进了大嘴唇里面。

    陈楚肉眼可及的看到自己棍子的头真的进去了。

    两眼不禁发直,浑身也更为僵硬了。

    “啊!”

    陈楚爽的叫了一声,浑身像是过了一阵电流一样。

    季小桃继续往下伸,单伸不进去了。

    她那里面很窄。

    “陈楚,我伸不进去了!我用嘴帮你吸吸!”

    本来季小桃是有洁癖的。

    但是这种情玉高涨的时候,她几乎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忘记了。

    大白腿往上一抬,把陈楚的下面从大嘴唇里抽出来,然后张嘴就把那大棍子吞进口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