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娇躯颤抖,两只大白兔也乱跳,她感觉整个身体已经到了一个高度上。

    就像是在海浪中一样。

    而她自己就是一叶小舟。

    一会儿整个人像是被冲上了几百米高的浪尖,一会儿又跌落下来。

    陈楚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火烧云中的华容道里面。

    那里面的嫩肉极为的敏感。

    平时她自己也摸过几次。

    不过她是学医的知道手yin这方面不好。

    不论是对男xing,还是女xing,用手解决都是危害健康的……

    如果实在没有男女朋友,弄一个充气娃娃啥的解决……

    季小桃对于生理问题上,也只是摸摸蹭蹭。

    有的时候用大腿夹着被子来回蹭来蹭去的。

    里面的小嫩肉她很少去摸的。

    因为那里面很刺激,如果摸的时间长了,也容易变粗糙,甚至变了颜sè,不再是粉嫩嫩如同新鲜的小花儿一样了。

    如果将来嫁了男人,自己那里的地方,让男人看到不纯净了,以后的ri子也不好过的。

    她还是准备把自己那里留给自己将来的男人去弄。

    不过此时陈楚的舌头已经抑制不住的伸进去了。

    嘴巴完完全全的堵住了她下面的整片火烧云。

    女人的火烧云也是有大有小的。

    大多分体型,肥胖身体高大的女人下面一般都大。

    所以很多男人都喜欢一些娇小玲珑的女人,说是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实际上还是因为她们身材小一些,比例小,所以下面就窄。

    那样干起来下面就会感觉很紧了。

    当然,也不能单看女人身材小,就说她下面小。

    还有种鉴别的方法,便是看嘴。

    如果这个女人身材娇小,但嘴特别大,比如凤姐。

    那就算了,那她的下面几乎和水缸没什么区别的。

    古代有句俗语便是讲女人两张嘴,上面多宽,下面就多肥。

    意思便是上面嘴多大,下面火烧云口就多大。

    所以古达形容美女,或者古代画中的美女都是樱桃小口一点点,为啥要找樱桃小口一点点的女人?很简单,因为下面也紧啊!让男人有种进入鱼肠道的感觉。

    那种小嘴儿的女人是可遇不可求的,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

    家里有一个小嘴儿的老婆,男人还出去风流啥了。

    季小桃的小嘴儿不大,下面比例也很窄。

    陈楚的舌头伸的进去。

    她就已经受不了的啊啊的叫唤了。

    “陈楚……别……求你别……别亲那里,别舔那里……我受不了了……”

    她越是这么说,陈楚便是越是激动。

    嘴唧唧的像是猪吃食似的狠狠的堵住她的下面,舌头更是往里面舔了。

    这时季小桃要是撒尿可能他都能喝了。

    她那肥嫩的下面分泌出的水都被陈楚吸进了嘴里。

    他知道生物书上的这东西叫做。

    当然,在农村这东西被认为是很脏的。

    有很多男人还不喜欢自己的老婆这玩意太多,因为太多了,下面就滑腻了,没有那种生涩的摩擦的感觉了。

    也便是紧的感觉。

    也有部分人认为女人流出的那种东西埋汰。

    季小桃住的县城离农村也不是很远,不算太发达,这里的人也大多认为女人流出的那东西太脏,而且黏糊糊的了。

    但张老头儿却跟陈楚说,女人那东西是能喝的。

    和男人一样,男人的那东西喷出来可以让女人美容啥的。

    因为那东西主要的含量是蛋白质居多,所以也算很营养的。

    女人流出的那东西营养要少,但毕竟是从身体里面流出来的,也算是一些激ng华。

    陈楚舔过季小桃的下面,也尝过流出来的东西,有些酸酸的感觉。

    那是人家睡熟的时候。

    现在就不同了,季小桃是主动的宽衣解带投怀送抱,光溜溜的让自己弄,他更为的激动了,嘴在下面正好吸允着,亲着,季小桃的下面被搅弄的火热火热的,她整个娇躯似乎都在燃烧。

    下面流的水也极多。

    陈楚大嘴巴吸允着竟然喝了不少。

    “陈楚……你,你别喝,那东西……脏的很……”

    陈楚下面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桃姐,我喜欢你,你的东西都是干净的,我愿意……”

    季小桃脸更红了,嘴里也不断发出:“啊!啊!啊!”的,她受不了了,整个人倒下了。

    她被陈楚打败了。

    心里也很感动,陈楚是真心的喜欢她了。

    农村男人即使特别喜欢女人,也大多不会舔女人那里,更不会去喝女人那东西的。

    季小桃的老娘告诉过她,女人那里被男人一舔,尤其是舔到那个按钮处,整个人都会动也动不了的,都会舒服的要死。

    她老娘就曾经那么让季小桃她爹亲和舔那里,还喝那里的东西,她老爹都没干。

    她的那些闺蜜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看见陈楚这么做,她整个身子都软了,而且真是舒服的要死要活。

    也终于感受到了书上写的玉仙玉死这个词儿的含义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感觉的。

    季小桃被弄的下面燥热的受不了,像是宣泄的洪水一样随时要冲开大坝似的。

    那种感觉她知道,这是她‘高曹’要来临,而且还是要‘喷曹’的。

    很多男人不一定能让女人达到巅峰的‘高曹’,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喷曹’的。

    季小桃是学医的,她生理受不了的时候也偷偷自慰,但从来没有达到这种巅峰的时候。

    也便这是她的第一次的‘高曹’来临。

    她整个人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了,包括自己的灵魂好像都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身子软绵绵的,像是被电击,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她缴械投降了。

    “陈楚……你……你干了……干了我……”

    “嗯……小桃姐,你……你说什么?”

    “我……我让你糙了我!狠狠的糙了我……”季小桃脸红扑扑的。

    胸口一阵起伏,甚至上次不接下气。

    什么道德理念,什么心爱的人,在现在这种时候已经全部抛得远远的了。

    剩下的只是这种男欢女爱的自然交媾的生理需要。

    “我……小桃姐,你……你想好了……”陈楚也是气喘吁吁的。

    他感觉整个人不再是自己的了。

    是谁的他也不知道,就像是做梦一样。

    季小桃五官有些扭曲,冲着他道:“快点……快点把你的家伙弄进来……我知道……我知道他硬了

    陈楚其实早就硬了。

    季小桃这么说,他受不了了。

    又用力狠狠亲了亲她下面的那两对大小嘴唇。

    季小桃又是啊啊的两声。

    陈楚这才翻过身来。扯着她两条白皙的大腿,然后分开抗在肩膀上。

    两只手来回的在她白花花的大腿和蛋子上来回的摸了几把。

    季小桃更是火烧火燎的。

    “快……别摸了……我受不了了……我快点喷cháo了!你快点弄进来……”季小桃那样子都快哭了似的。

    陈楚点了下头。

    见她下面又泥泞了不少,黏糊糊的一片,几乎盖住了火烧云上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小森林上面也黏糊糊的了。

    陈楚下面的东西往里面一顺。

    硬邦邦的顶住了那滑腻腻的一片泥泞。

    大棍子上面的头感觉一阵润滑,几乎要喷出去。

    “快!快进来!”季小桃又忍不住的喊。

    陈楚腰眼一挺,家伙刚挺进一个头。

    季小桃啊!的痛叫一声。

    这声音跟撕心裂肺般一样。

    她本来软趴趴的身子一下坐了起来,狠狠抱住了陈楚。

    “不要……不要啊,疼死我了!”

    陈楚心疼了。

    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季小桃了。

    如果换成了那小莲,她娘的要是喊不要,自己下面更要狠狠的干进去了。

    但是季小桃哭喊的这样撕心裂肺,他的心都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痛,恨不得能代替她遭这份罪。

    “小桃姐……”陈楚怜惜的抱着她白花花的身子。

    感觉她身上全是汗了。

    两人的身体这么互相搂抱在一起。

    季小桃的发丝也有些凌乱。

    而且她哭了。

    “疼……陈楚……我好疼……真的疼……”她哭着张开小嘴儿,她的嘴很小,嘴唇红彤彤的,在陈楚脸上印着唇印。

    季小桃平时不怎么化妆,所以这唇印也是浅浅的水泽。

    陈楚忙抱着她,张嘴捕捉到了她的小嘴,然后狠狠的吻了上去。

    他紧紧的搂这季小桃光溜溜的身子,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的口中,和那条小舌缠绕在一起。

    两人闭着眼甜甜的用力的亲吻着。

    互相吸取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此时陈楚的下面又动了动,试图缓缓的往里面推进。

    刚推进一点,那里面的鱼肠道裹挟得他下面异常的难受。

    而且自己像是随时都要喷出去一样。

    感受到陈楚往里面挺进。

    季小桃痛的又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

    似乎骨头正被人一点点的掰开一样。

    张开红彤彤的小嘴儿,贝齿狠狠的咬在陈楚的肩膀上。

    陈楚呲牙咧嘴的,差点痛叫出声,肩膀被咬出一个口子,甚至血也流出了一些。

    “陈楚,你……你下面太,太大了,我吃不下,我下面吞不了……不行……哦……你轻点好吗?我求你了……轻点……”

    季小桃的身体软软的被他搂抱怀里。

    陈楚虽然心里怜爱,这温柔的身体和痛叫反而更刺激他腰眼又用力下面一顶。

    季小桃身下像是传来噗的一声,随后她痛的竟然晕了过去……。

    陈楚傻了,自己竟然把季小桃给糙晕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