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对异xing都是存在着好奇和渴望的。

    如果男女没有那种两xing的玉望相互吸引。不是自身有毛病便是受到过什么刺激。

    比如女人在小时候受到过sè狼的猥亵或者其他的。

    那便会抵触男人了。

    如果男人不喜欢女人,可能就是xing取向有问题了。或者憋的太久了,撸麻木了。

    健康生长的男女都相互喜欢的,男欢女爱这是自然的规律法则,就像磁铁的两级相互吸引。

    季小桃很健康,一直憋了十九年,今天遇到了打开或者说偷开她身体玉望的男人。

    就像她下面湿润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火烧云一样。

    已经cháo热的,湿湿乎乎的了。

    差不多可以灌溉一颗苞米苗的水分了。

    她被陈楚摸的xing玉高涨。她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矜持的女孩儿,一个女专科生,一个护士。

    对方不再是一个半大小子,一个农村人,一个和自己门户不对的家庭。

    她现在只知道她想要了,对方是个男人,她是一个渴望被压在身下被人驰骋的女人。

    她的撅起的很高。

    两只白皙光滑的膝盖跪在床上,脸紧贴着床铺,这样就能撅得更高。

    她希望陈楚那东西伸进去,又害怕伸进去。

    她想保留这份第一次的贞洁,又受不了这火热的玉望的诱惑。

    如果陈楚现在不听她的直接把大棍子塞进她大小嘴唇中的鱼肠道,她也会愿意的。

    不过陈楚还是怜惜了。

    心软了。

    倒不是他不想干了,而干的地方不对。

    陈楚看着这白花花的大。

    这次感觉就像是幻觉一样了。

    他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感觉疼,而且真他妈的疼啊!

    自己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竟然能让县城里的女护士脱光,上床,然后还撅起了大腚眼子让自己干?死了都值了~!

    老子这是光宗耀祖了!

    陈楚此时的兴奋和两个月后他干了村里的女大学生村官一样。

    那次更为兴奋了,当然那是后话了。

    陈楚激动的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在哪里下手了。

    先伸手在季小桃那白花花的撅起来的大上摸来摸去,然后拍了几巴掌。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房间里。

    季小桃啊啊!的的叫出声来。

    她被拍拍的又害羞又期待。

    男人心里面藏着一颗的心。

    女人心里面藏着的也不是一个纯洁的,或许比男人更,只是包装的很好。

    只要撕开包装,她们可能比男人更火热,更激情,更一发不可收拾。

    “陈楚……你,你别拍了,我快到了,你快点弄进去!”

    季小桃连连起来。

    陈楚也呼哧呼哧的,把她的大摸了又摸,像是永远也摸不够,摸完了就再也摸不着了似的。

    然后他嘴贴上去,在季小桃的雪白光滑的臀瓣上舔了起来。最后舔到那盛开着粉红粉红的菊花上。

    张老头儿管屁眼叫菊花。

    陈楚现在才发现,这东西真像是菊花啊!

    当下再也忍耐不住,下面的大家伙早就已经坚硬如铁了。

    他半蹲起来,因为季小桃的大白腚撅起的太高了,他下面够不着了。

    陈楚半蹲着,脚尖还翘起来,但这样的姿势感觉不对,便一只膝盖跪在床上,然后把下面的大家伙,往季小桃屁眼里弄。

    不过那坚硬如铁的大家伙怎么弄也弄不进去。

    那粗粗的头就在那上摩擦,根本就进不去。

    陈楚急的汗都出来了。

    他不禁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人家姑娘都撅着让他干了,他竟然干不进去了!

    尼玛!前几天自己偷人的时候,怎么把下面弄进人家屁眼去的?

    陈楚想回忆了一下,但脑子却是乱糟糟的。

    季小桃这时说道:“陈楚,太……太干了,所以……所以需要润滑……”

    “小桃姐,怎么润滑?”

    季小桃红着脸。

    “你,你帮我舔一舔……”

    “舔舔?”陈楚问。

    “就是帮我舔舔屁眼儿!”季小桃豁出去了,她实在忍不住了,下面已经燥热的,痒痒死了。

    “哦,明白了陈楚放下大棍子,伸出舌头就在季小桃的粉红粉红的屁眼上舔了起来,感觉那肉皱皱的,但是又是那样细嫩。

    不禁大口大口的又舔又吸。

    季小桃被他弄的痒痒至极。

    不禁啊啊,嗯嗯,哦哦,的叫了起来。

    也是扭来扭去的。

    不经意间她瞥见墙上的挂钟,已经四点了,下午五点半开饭,一般厨师都是四点半来做饭的。

    而且县医院在五点多的时候,平时不露面的医生啥的也大多会出来蹭饭。

    即便是不吃,也是要打包带走拿家里吃去的。

    她不禁焦急起来。

    “陈楚,你……你快点弄……你看都几点了……”

    陈楚也吓了一跳。

    他也没想到两人弄了这么久。

    得抓紧时间干了。

    不然人多了,季小桃该不让自己干了。

    “行,小桃姐,我抓紧时间往里面弄!”

    “你过来!你那样还是弄不进去的,我帮你……我帮你弄一弄……”

    季小桃说着话,让陈楚把下面凑到她嘴边。

    她便跪着给陈楚吸允起来。

    这次她一点不扭捏,大口大口的吞吐着,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爽的陈楚好几次差点shè了。

    “小桃姐,行了,行了,我要忍不住喷了

    “行,你弄!”季小桃又‘唆啰’了那硬邦邦的大棍子几口。

    然后又把冲着陈楚撅了起来。

    陈楚的大棍子此时光溜溜的全是季小桃的口水。

    趁着这湿润劲儿,陈楚又舔了几口季小桃的屁眼,让她又是一阵娇嗔的。

    这次陈楚单膝跪在床上,两手扶住自己的大棍子,对准季小桃的菊花,先磨蹭了两下,然后试探xing的弄了进去。

    “啊……!”季小桃叫了一声。

    而陈楚的大棍子才进去了一个头。

    和上次一样,仿佛进入了鱼肠道一样的紧。

    紧的几乎要把他的大棍子给夹断了一样。

    那四周的肉壁都朝他下面挤压过来。

    陈楚痛,季小桃更痛。

    她屁眼边缘的粉红的肉肉,肉眼可见的往两边翻翻开了。

    陈楚一下激动了。

    这便是骂人用的那句,把你的屁眼干翻吗?

    原来是这样?

    我把,我把季小桃的干翻翻过来了?

    他兴奋的头脑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下面又是往里面进了一下。

    “啊!”季小桃闷哼一声,落下去了。

    已经不再撅着了,整个人被这一下往前一顶,直接顶趴下了。

    陈楚又顶了两下。

    季小桃又啊!啊!的叫了两声。

    接着陈楚每顶一下,她都是那样**的叫一声。

    陈楚受不了了,整个人压了上去。

    季小桃已经被顶趴下了,两只手无力的往前面伸展开,像是要抓什么东西。最后只是死死的抓住了被子。用力的抓紧,抓进了手心。

    她被撞击的又是爽,又是痛,想要喊停,又想继续被这么猛干。此时,她感觉自己爽的被干死都值。

    每一次被撞击的时候,她都叫一声,或者闷哼一声,作为回应陈楚。

    这一声声**的把陈楚刺激的浑身血脉膨胀。

    他两手扶住季小桃的雪白肩膀,两条大腿下意识的分开她的大腿,就那么爬着,压着季小桃的雪白柔嫩的肉身。

    下面开始啪啪啪的加快顶撞起来,几十下之后,季小桃里面像是润滑了,每一次的顶撞季小桃大白腚都发出清脆的声音。

    扑哧扑哧和啪啪的声音搅合在一起,一时间满床香艳无边。

    两人把什么都忘记了。

    就这样一下又一下的,一个进攻索取着,一个承受着。

    “陈楚,你,你……你快点,我……我到了!”

    过了十几分钟,季小桃大声说了一句,然后手从后面一下抠住了自己的火烧云,或者是堵住了那里。

    接着扑哧一声,一股水汪汪滑腻腻的东西从里面喷了出来。

    陈楚感觉大腿和胯下都被喷的滑腻腻的。

    “小桃姐,你,你咋撒尿了!”

    “啊……呸,你,才撒尿了,啊,我,我,是喷cháo……”

    季小桃着断断续续的刚说完,下面又是一串一串的喷出水来。

    “陈楚,快,再快点!”季小桃一边一边催促道。

    陈楚也豁出去了,腰速的运动起来,啪啪啪……的声音连成一片,像是鼓点一样。

    “小桃姐……我,我不行了,我的好姐姐,我喷了!我好喜欢你……”

    陈楚说完,下面用力往前一挺,接着一阵抖动。

    拿棍子像是一只喷水枪,几乎把自己的灵魂都喷进季小桃里面一样。

    他又使劲儿往前顶了几下。

    整个人僵直起来。

    “啊……!”陈楚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十几秒之后,软软的压在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上。

    季小桃翻过身,陈楚下面那已经软软的东西自动的从他的屁眼儿里滑出了。

    “陈楚,宝贝儿!”季小桃爱抚的在他脸上亲了亲,然后把他搂进了怀里

    “还有半个小时,搂小桃姐睡半个小时,然后咱们起床

    陈楚此时的心几乎要跳出体外一样。

    还在琢磨着。

    我,我,老子真的把季护士,把季小桃给干了?而且是她心甘情愿的?

    他偷偷的掐自己好几把。

    估计已经把大腿掐青了。

    他含住季小桃胸前的那粒红彤彤的相思豆。

    “小,小桃姐,刚才,刚才太爽了,简直,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啥呀!你知道啥是冰火两重天?小破孩儿一个!”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此时眼中多了一份柔情在里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