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想得到女人的感情你得和她贴近距离。

    再明白点说,你们得发生关系,小到肢体上的摩擦,大到最后同床共枕,圈圈叉叉。

    有的男人和女人住了一个礼拜,两人个睡个的,连人家小手都没敢摸,装了一个礼拜的柳下惠。这种男人活该被甩,没什么值得可怜的。如果你发现这女孩儿对你有些好感,那么就先走出第一步。

    哪怕和人家牵一下小嫩手。

    你会发现,你们的距离忽然间被缩短了很多……

    陈楚还像是做梦似的。

    不过,美好始终是短暂的,刚摸了一会儿季小桃的大nǎi,人家就起床收拾了。

    “小桃姐,再躺一会儿!”

    “你看都几点了?一会儿让人撞见成什么了?”季小桃光着起身,然后开始穿裤衩,又戴ru罩。

    陈楚下面嘭的又硬了起来。

    他真想把季小桃再压在下面。

    不过,想起了老张头儿的话。

    对于女人要一紧一松,不能让她们感到反感。

    刚才自己和季小桃算是紧了。现在应该放手做到‘松’。

    陈楚虽然心里不舍。

    不过,不像那些年龄小的小孩儿一样,找了个对象就那么缠绵缠绵的,走到大街上都不放手。

    那样迟早人家要离开你的。

    男人不能当成老婆迷。

    老婆走到哪你跟到哪,像是人家的裤腰带似的,那样的男人没出息。

    陈楚压低着自己的玉望,也开始穿衣服了。

    而且表现的比季小桃还冷静。

    这种成熟男人不纠缠的模样,反而让季小桃有点不适应,好像自己被干了,人家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似的。

    忙贴近陈楚怀里。

    “怎么了?不乐意了啊?”

    陈楚心里笑。张老头儿看女人看的真准,以后更要和他好好学。

    “没啊!”他淡淡的说。

    “得了,你看你那脸拉下的,那么长。快点穿,一会儿去食堂吃饭,再说……咱俩个不还有明天么?”

    季小桃说着蜻蜓点水般的在陈楚脸上蹭了一下。

    他下面嘭的就硬了。

    抓住季小桃的手腕,把她揽在怀里,张嘴亲去。

    这次她没有躲闪。被陈楚亲了个正着。

    呜呜的小嘴儿发出闷哼声,胸脯也一劲儿的起伏不停。

    她感觉陈楚的强有力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儿肆无忌惮的收刮着津液,而且又被一只大手抠住。

    不禁呜呜了一阵,推开了陈楚。

    “行了,别闹了!”季小桃红着脸,擦了擦湿润的嘴角,继续快速穿衣服。

    她不敢再这么下去了,再折腾一阵,真被人撞见了不可。

    女人穿衣服没有男人快的。

    再说陈楚就三件套,裤头裤子加上背心,他连袜子都不穿。

    直接穿上了鞋。

    季小桃随后又把床铺整理了规整。

    然后说:“陈楚,你先在这呆着,我先下去,过几分钟你再下楼

    她说完,拉开门往外走,只是走的时候有点翘,手禁不住在后来揉了两把。

    可能是被干的太痛了。

    陈楚心里再次火热火热的。

    而后打开了窗帘。

    果然过了不久,县医院的大门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医生,也就十来个。

    手里拿着饭盒子,还有塑料袋啥的。

    在楼上都能听到勺子磕碰饭盒叮叮当当的声响。

    这些人又是来蹭饭吃的了。

    陈楚这时呼出口气。

    刚才办完了季小桃,虽然干的是屁眼,但也是爽的不行,他很像抽支烟,过过瘾。

    不过又想到张老头儿说的,抽烟影响肺活量,现在年龄小,更是锻炼身体的时候,抽烟喝酒对身体都不好,而且对男人的下面也没啥好处。

    陈楚索xing在房里打了两招小洪拳。

    这时看见季小桃扭着出现在县医院的院子里。

    快走到食堂的时候还回头撇了楼上一眼。

    陈楚笑嘻嘻的冲她招了招手,这妞儿调皮的瞪了他一眼。

    然后伸出三根手指,这才进了食堂。

    他琢磨了一下,应该是让他三分钟下楼了。

    或者说,明天要干她三次才行?

    陈楚笑了,别说三次,就是十三次,累的自己激ng尽而亡都行。

    非得把季小桃的大干翻了不可。

    陈楚过了三四分钟下楼了。

    走进食堂,本来感觉挺饿的,不过还有点不想吃饭了。

    可能是下面饱了。

    只要了四个馒头,平时他可是能吃八个的。半大小子能吃死老子,这要是干点活了,吃的就更多了。

    盛了一碗汤,又打了份菜,然后坐到季小桃对面开始咬馒头。

    “这馒头,真白,真大!”陈楚无意间说了一句。

    季小桃脸红了,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下面踢了陈楚一脚。

    小声说。

    “你瞎说啥?你要是再这么的?你等明天的……”

    陈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心想明天咋的?你来我上面?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低头吃饭。

    过了一阵,季小桃又踢了他一下,然后冲他努努嘴。

    “你看,那就是王洪斌

    陈楚抬起头,顺着她努嘴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戴眼镜留着中分头的男人拎着饭盒走了进来。

    那小子长得有些文弱,身高还可以,就是给人一种猥琐的闷sāo的形象。

    “就是他给你做手术,这几天还一直不露面,其实就是想要你送点礼啥的季小桃说。

    “切!我哪有钱送他,大不了手术不做了,反正在医院里也不是我花住院费

    “你傻啊,还是做了手术好,不禁你感觉好,女人以后也省得得妇科疾病……”季小桃说着脸红了。

    ……

    王洪斌打完饭,刚坐下没吃两口,食堂大门被咣当一声推开了,更像是被人一脚踹开的。

    闫三晃着膀子走了进来。

    陈楚一下就站起身。

    他知道闫三又是来找自己的。

    季小桃也慌了一下,站起身护在陈楚跟前,手也摸出了手机,准备给她哥季疯子打电话。

    陈楚瞪着闫三,先抄起身后的长条板凳。

    心想这小子要是过来,自己得先下手。

    “糙!”闫三指着陈楚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问:“谁是王洪斌!”

    四周一片寂静,这些蹭饭吃的医生一个个的都停止了咀嚼,好像这的大馒头和红烧肉那样的难以下咽。

    王洪斌有些哆嗦的站起来。

    “我……我是,你,你是谁?”他不认得闫三。这几天他没来上班,也不知道这货来找过他。

    “你就是王洪斌?行,你出来一趟!我送你点东西!”

    闫三说完冲他勾勾手指。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给医生送礼很正常,在哪个医院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就像当兵的时候给领兵的塞钱,上重点学校给老师塞钱……

    王洪斌开始吓了一跳,他不认得闫三,但是感觉这人长得挺吓人的。

    不过后来听说要给自己送礼。

    心里笑了。

    心想这人就是嗓门大点,不过也太实惠了,送礼这玩意儿都得偷偷摸摸的来,哪有这么大的嗓门的。

    不过看打扮应该是农村来的,农村人嗓门大正常,不过人也实在,一送礼也大方的很,猪肉能给你扛半边猪,够你吃好几个月的了。

    王洪斌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一个拐弯处。

    闫三看看四下没人,问:“给你多少钱的红包,你才给陈楚做手术?”

    王洪斌一愣,哼了一声。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这两天忙!”他想摆一摆谱。

    “忙你妈逼啊!”闫三眼睛一瞪。

    “你骂谁?”王洪斌来劲儿了:“我告诉你,陈楚的手术做不了了!”他说着一甩袖子,转身就要走。

    不过脖领子却被抓住了。

    闫三的大嘴巴子直接抽了上去。

    只在后面一嘴巴子,王洪斌的眼镜就飞了出去,鼻口窜血。

    闫三又一脚踹到他小肚子上。

    这小子直接痛的弯下腰。

    闫三上去把他按到在地,大拳头在他脑袋上就是一顿暴打,只七八拳,王洪斌就满头是血了。

    “呸!”

    闫三站起身来。

    “王洪斌,今天我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我告诉你,我叫闫三!你不认识我,就他妈的打听打听,整个县城没不知道我的!陈楚现在在医院里花的是老子的钱,我今天没打残废你,就是留着你的手给他做手术!反正你自己掂量办,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要是陈楚的手术还没做!我打残废你!糙你个妈逼的!”

    说着他又上去踹了王洪斌两脚,转身骂骂咧咧的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洪斌才爬了起来。

    感觉头晕目眩的,两手摸着眼镜。

    不过那镜片早就已经碎了。

    “闫三……我,我糙你妈啊!”

    ……

    虽然他被揍的满头是血,但都是皮外伤,他又是大夫,明白这些的,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这时,县医院的这些大夫都陆陆续续的离开,有看见他被揍的,就当啥都没看见似的。

    王洪斌走进厕所,把血洗干净了。

    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报激ng的,不过先给他好哥们打了一个。

    那人是个地痞,王洪斌准备找哥们揍闫三。

    但刚一说是被闫三打的。

    他那个好哥们就蒙了。

    “王大夫,你忍了,闫三……闫三就是七年前那个抢劫犯,那是个亡命徒啊,咱县城派出所所长都不去招惹他,能和他对着干的就只有季疯子了!”

    王洪斌懵了。

    ……

    过了半天,他叹口气,认栽了。

    来到食堂,看见陈楚还在吃饭,和季小桃说笑着。

    他看了眼季小桃,心里意yin了一下。

    冲陈楚说:“明天给你手术!”

    说完转身走了。

    陈楚愣了楞,吃完饭,和季小桃回到病房。

    季小桃背对着她准备收拾衣服回家。

    陈楚在后面一下抱住了她,下面抵住了她的腚沟子。

    “哎呀,陈楚你要干啥啊?”

    “小桃姐,快让我干一回,明天我就要手术了,就干不了了!”

    陈楚说着,下面硬邦邦的在季小桃沟上磨蹭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