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刚和陈楚办完事没多会儿,季小桃的衣服和小包都在三号病房了。

    本来她是想取东西就直接回家的。

    不料陈楚这时在后面抱住了她的小蛮腰,下面硬邦邦的大棍子就贴着她的沟磨蹭着,又往里面用力一下一下顶了起来。

    他的脖子还在她身后蹭着,两手从后面一路往上摸,先是扣住了她的两只大白兔,随后一只手从她的腰间小衫里伸了进去。

    一路摸进ru罩里,抓住一只大白兔开始揉搓起来。

    只一会儿,就把季小桃揉顶的火烧火燎的了。

    “陈楚,你放开,别让人瞧见了,你说为啥明天咋就干不了?”

    季小桃虽然被弄的火烧火燎的,不过理智还在。

    她感觉不能再被弄了,这些大夫有的下班走了,有的还没走,万一被人撞见了,自己以后还在咋在医院实习啊?再说以后也没法嫁人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自己没忍住,和陈楚弄出这事儿来,县城就这么大点的地反,一个人知道,沸沸扬扬的就全知道了。

    那以后更是嫁不了霍子豪了。

    所以她忍住冲动要掰开陈楚的手。

    女人有时候比男人心念坚强的多,别看男人比女人身强力壮,心智却不如人家。

    “小桃姐,明天真就干不了了,我听人家说割包皮下面会肿起来的,真肿起来了,还咋干你了?”

    陈楚这么直接说,把她弄的脸sè红红的,不过听的更过瘾。

    下面不由得又泛出蜜汁来。

    刚才被陈楚干的,她现在浑身都没劲儿,不过却从里往外透出一股爽劲儿和过瘾劲儿。

    心想怪不得在县医院念书的时候,那些室友都和男人出去租房子住呢,原来被干的感觉这么好。

    这么想的时候她不禁又有些害羞,脸上红红的,觉得自己这么想不是一个好女孩儿,有点不要脸了。

    下面虽然热乎乎的,浑身也软绵绵的,不过她还是控制住了玉望。

    “陈楚,不行,让人撞见了,那是要坏事的,先不说我能不能在这里呆了,万一让我哥季扬知道你把我给那啥了……你还能好的了么?”

    陈楚一听季扬两个字,下面立马软了。他嘴上说不怕季扬,心里还是胆怯的。

    刚才碰见闫三他都怕了,因为他真的打不过人家,不过闫三却把王洪斌揍了,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狗咬狗使劲咬。

    “嗯,咱这样是怕被人撞见……”

    “咯咯咯……”季小桃转回身看了他一眼。

    感觉他下面也软了。

    不禁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

    “看把你吓的,我哥平时也不打人的,尤其是现在找了一个工作,只想本本分分的过ri子就好,只要我不被欺负了就行。行了,我走了……”

    季小桃说着要走。

    陈楚还是有点舍不得的在她俏脸上亲了几口。

    “行了,别闹了,这样,明天我早点来,你……你不要睡懒觉,我……,我让你干一会儿……”

    季小桃说完红着脸推门一路小跑离开了。

    陈楚还有些傻愣愣的。

    “明天早上?嘿嘿……”这小子下面又梆硬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随后爬在窗户上,看季小桃骑着二六自行车离开了,到大门口的时候还回头张望了一眼。

    陈楚没看清,但是感觉她是在冲自己笑了。

    “季小桃……明天,明天我要好好干你……”

    陈楚在心里暗暗发誓。

    心里有事,晚上他就睡不着了,到了后半夜陈楚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走廊有依稀的脚步声。

    还有门吱呀的被推开的声音。

    陈楚依稀的知道,门是被反锁的,怎么会开?

    忽然他想起季小桃给他讲的那个故事,说这医院里曾经死了个老太太,所以闹鬼。

    以前晚上值班的医生很多在半夜12点都看见楼上有个老太太走来走去的。

    吓得医生都不敢来值班,只有一个打更的老头儿,还住在县医院的岗楼里。

    陈楚是在睡梦中,稀里糊涂的捕捉到这些信息,不禁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时,他感觉身旁有人。

    而且那人一点点的靠近,竟然要钻进他的身体。

    而后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咒骂声。

    他不知道那是咒骂什么,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只感觉浑身麻酥酥的动不了。

    陈楚奋力挣扎,感觉自己站起来了,在和那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太太推搡着。

    不过,他的脖子似乎被卡的死死的,像是被人掐住马上要窒息的感觉。

    忽然,陈楚想起鬼怕人吐他。

    他也不管灵不灵,张口就冲那老太太吐了起来。

    呸呸呸的吐了个不停。

    那穿黑衣服的老太太才松开手,然后推开门一路骂着走了。

    陈楚呼哧呼哧的坐在床上。

    忽然,他睁开眼。

    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动。

    他忙起床打开了灯。

    却看到地上自己吐了一片口水。

    不禁一下从脚底板到脑瓜顶都激灵灵的打冷战。

    身体也有点哆嗦起来。

    他听过老人讲过鬼上身的故事,而自己这还是第一次遭遇。

    他坐在床上呼哧呼哧喘了一阵。

    反而不那么怕了。

    他走到门口,吱呀一声,推开了门,看着走廊黑漆漆的。

    刚才的勇气顿时又烟消云散了。

    闭上眼,一路磕磕碰碰的跑到了县医院的后院。

    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两声的鸡鸣声。

    心这才放下。

    用迷信的说法是鬼都怕鸡叫的,他不知道现在几点钟,应该是凌晨一两点钟左右了。

    陈楚回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县医院的空楼,可是不敢回去睡觉了。

    就在县医院的后院开始一遍遍的练习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

    打的浑身都是臭汗。

    不过这些汗水经过夜风一吹,很快就凉了,身上也干了。

    陈楚一遍遍的打拳,越来越感觉骨头节松快了不少。

    仿佛越是打拳,这招式越是有力量。

    不知道打了多少遍,东边终于出现了一片鱼肚白,很快,天慢慢的光亮一些,依稀的看到县城不远处的平房冒起了袅袅的炊烟。

    鸡鸣声此时也是此起彼伏。

    而且县城的楼房也有不少亮起了灯光。

    阑珊中可以看到里面有身影在忙碌。

    那肯定是父母在为孩子做早饭。

    县城有几所小学和初中,高中也有一所,不过很破。

    一般条件好一点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到翰城去读高中的。

    当然,县城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在本地念书。毕竟都是工薪阶层,一块钱都得省着花,掰开两半来花了。

    陈楚收了拳架势,随后抹了几把头上的汗水。

    这时,微弱的阳光照shè进去,黑黢黢的县医院有些微微亮了。

    陈楚刚走进大厅,就听见咣朗朗的一阵响,吓得他像是猫似的,浑身汗毛都乍开了。

    见是一只大老鼠碰倒了一个矿泉水瓶子,从楼上滚下来。

    那大老鼠飞快的逃了。

    陈楚呼出一口气,自己是被昨天那鬼上身给弄的一惊一乍的了。

    忽然,他想起到张老头儿不是也明白一点迷信上的事儿么!到时候问问他是咋回事,是不是自己冲到啥了。

    他不信迷信,但是对这方面也有点忌惮了。

    陈楚大步走到楼上,医院的走廊还是有点暗黑。

    他走回三号病房,拿着盆想去厕所冲个澡。

    刚回头吓得妈呀一声洗脸盆都扔地上了。

    只见他身后此时站着一个一身黑衣服的老太太,脸sè惨白,满脸皱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陈楚脑袋嗡嗡的,身体禁不住后退几步。

    “你谁?”

    那老太太说话了。

    “你喊啥,我是打更老刘头儿的老伴,来看看有没有人!顺便开锁的

    那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走了。

    陈楚心差点跳出来。

    想起那个打更老头儿是有个老伴的,不过这老太太咋走路一点声没有啊。

    吓死人了。

    而且这老太太说话也面容冰冷,甚至没有一点表情。

    陈楚呼出几口气,不禁自嘲笑笑。自己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被个老太太吓破胆了。

    便捡起脸盆去厕所冲洗了。

    出了一身臭汗,洗完了,一阵的舒服,不禁把下面那东西也洗了好几遍。

    心里想着一会儿季小桃来,得好好的干一把,她是有洁癖的,万一发现脏了,就不让自己干了。

    他洗干净了。

    这才重新走进三号病房,没有插门,开始只是想躺一会儿,不过回笼觉睡的很舒服,不多时候便打起了鼾声。

    早晨的阳光缓缓的照shè进来。

    季小桃骑着二六自行车早早的来了。

    昨天她和家里又怄气了。

    倒不是齐冬冬出现了。

    但是那小子给她哥季扬送去五万块钱。

    说昨天有点小误会。

    季扬竟然还来劝他,说齐冬冬不是故意的。

    季小桃简直疯了。

    “不是故意的,你妹妹差点被人强插,你还说不是故意的!你是我哥么!”

    季小桃把那五万块都甩在季扬脸上。

    “你把你妹妹卖给人贩子得了!你咋不给我找个老头儿!那卖的价更好,更高!”

    季小桃骂完,摔门进屋了。

    季扬一言不发,把地上的钱收拾好,就出门了。

    早上,季小桃醒来,本来她还想多睡一会儿的。

    忽然想到昨天和陈楚的约定,她心里又兴奋又害怕。

    现在还有些痛呢。

    不过她还是早早的屁颠屁颠的起床了。

    心想陈楚那下面的家伙太大了,跟牲口似的。

    简直就是驴玩意儿!

    不过她还是甜甜的一笑。

    昨天被那驴玩意弄的很爽,很过瘾了。

    今天早上她只喝了一点粥,就早早的出门。

    她妈问了一句。

    “小桃,你咋这么早走啊?”

    “哼!不早走,还等你们把我给卖了吗?”

    她老妈被一句堵回去了。

    ……

    季小桃把二六自行车停好,落了锁头。

    见三楼三号病房的窗帘还没被打开。

    心里嗔怪陈楚这个懒蛋子还没起床。

    见正门锁已经打开,季小桃便碎步一直走到了三号病房。

    推开门,随后把门反锁上了。

    见陈楚还在睡着,她脸上一红,然后把衣服慢慢的脱光,最后一丝不挂,光着腚,掀开了被子,钻进了陈楚的被窝。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