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女人很像菜,而且是炒熟的菜。。

    各有各的味道。

    如果说季小桃是让人sè香味俱全的清爽心动的小葱拌豆腐。

    那么王露绝对是充满诱惑又火辣的火锅,或者是麻辣烫。麻辣烫算是饭菜结合。

    王露这种成熟型的诱惑,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让人玉罢不能。

    陈楚浑身像是着了火似的。

    火辣辣的,全身滚烫。

    他光着脚,垫着脚尖。

    因为王露实在太高了。

    一米七的个头又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即使她趴在桌面上,不过屁股还是翘起的。

    陈楚下面还是有些够不着。

    不仅弄进去一下,就出溜了出来了。

    有些捉急……

    王露笑了一下,屁股又往上落了一些。

    两条大腿再次往外分开。

    陈楚伸手抓住那白花花的大腿,感觉握在手心里极其的滑嫩。

    这手感和季小桃的差不多了。

    毕竟这是成熟的女人。

    这就好比一个生瓜蛋子和一只熟透的瓜。

    各有各的好。

    生瓜蛋子比较好看,而熟瓜比较……香甜了。

    这次陈楚的大家伙终于扑哧一声弄了进去。

    “啊……”

    王露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塞的满满的。

    那大大的东西热乎乎的进去了。

    她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两手朝前伸展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胸前的两只大白兔也在桌面上磨蹭。

    陈楚这才只伸进去一半。

    发出扑哧一声。

    里面水汪汪的,异常滑腻。

    弄进去没有像季小桃那么费力,里面像是很松,不过陈楚的大家伙碰到滑腻的水汪汪的肉壁,下面又扩大了不少。

    不禁再次用力,这才扑哧一声,全部没了进去。

    陈楚挺了挺,并没有动,而是全部没进去后,就顶在那里。

    好像碰触到一块肉壁一样,他感觉十分的舒服。

    王露可受不了了。

    这大家伙直接没入到了她的根底。

    这么多年,她也经历了不少男人。

    但是没有一个能没入根底的……

    “啊……”她不禁爽爽的叫了一声。

    而陈楚就立在那里不动,就那么硬停住,两只脚尖也翘起来,腰眼用力,下面就狠狠的朝前顶着。

    “陈……陈楚,别……别这样……”王露终于忍不住了。

    全身颤抖而战栗。

    感觉像是被冰冻的直打冷战一般。

    “我……姐姐受不了了……你,你动一动……”王露说着,伸手去推陈楚的胯骨。

    陈楚这才缓缓的弄出一点,然后啪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到王露丰满弹xing十足的屁股上。

    “啊……”王露又叫了一声。

    随即,啪啪啪的声音连续不断。

    陈楚的大家伙开始不停的运动起来。

    每干一次,王露都会舒服的呻吟一声,陈楚也看到她下面的大嘴唇的肉肉往外翻出,随后再把家伙送进去的时候那肉肉又滚了进去。

    这就是把肉肉干翻翻了的意思吗?

    陈楚激动的又快速的动了。

    这么一加快速度,王露两手像是要抓狂了一样。

    在虚空里面乱抓着。

    而且啊啊的不停的,大声的叫唤起来。

    陈楚也不管了,下面再次加快速度。

    而且这回每次都直接没入根底。

    王露受不了了,感觉那大东西把她的身体都要撑得胀开,而且每次都紧紧顶到她的最里面去。

    她被刺激的终于到了最高端。

    女人是很少喷的。

    王露这么多年也没喷过两次。

    有一次还是用秋后的老黄瓜弄的。

    不过这次她浑身战栗,终于到了最高的风口浪尖,全身麻木的颤抖的喷了出去。

    哗!的一声。

    陈楚看见一股清凉的水喷了出来。

    像是尿了一样。

    喷的他下身黏糊糊的。

    顺着他的胯下一直往下流淌,通过大腿往下一直流到脚面黏糊糊的。

    “**!”陈楚骂了一句。

    “啊!”王露楞了楞。

    忽然咬了咬嘴唇。

    “嗯……骂的好,我就是。你,你就是干我这样的**的……”王露不但没生气,反而觉得很过瘾。

    她是学医的,不说已经把男女这方面看的很淡了,但是她也非常赞同国外的赤果果的各种活动。

    学医的不怕死人,因为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她们已经看的太多了。

    医院哪有不死人的,以前在翰城的医院,那接触的死人更多,差不多每天都有的。

    而且她们学医的,在学校大一的时候就解剖尸体的,根本就不在乎了……

    不禁是面对生老病死,面对男人和女人也是如此。

    认为男欢女爱本来就是自然的规律,现在的道德其实就是对人xing,对自然本xing的一种束缚。

    这不是时代的进步……反而是时代的退步……是人xing的无知和愚昧……

    人和动物一样,他们也同样需要解放和ziyou。

    当然,这是王露的观点,虽然她不喜欢王洪斌,但是也不介意和他发生关系。

    但是现在有了陈楚,她便对王洪斌的小鸟厌倦了。

    那小鸟跟对她来说根本啥都不是,没有一点感觉。

    而且,她和同行的姐妹说,王洪斌这个男人都不如根黄瓜。

    ……

    陈楚干的过瘾。

    王露的屁股比季小桃的还要大。

    而且他看着这蕾丝花边的黑sè丝袜,就有种要shè的冲动。

    虽然他忍着,但最后还是想放弃了,这大火烧云里面的水分极其充足,他感觉比干季小桃还过瘾。

    不禁抬起她的一条大白腿,抗在肩膀上。

    看到王露抬起的那长长细细的黑sè的高跟鞋后跟。

    陈楚实在受不了了。

    啊啊啊的叫了几声。

    “**!我喷了!”

    说完腰眼用力啪啪啪的狠狠的撞击着王露的大白腚。

    随后下面一抖动,像是冲锋枪的子弹发shè似的,一连串的打进了王露的身体里。

    陈楚呻吟着下面用力的往前顶着,紧紧的贴住王露的屁股沟子。

    王露感觉身体被那喷出来的东西烫的极其的舒服。

    连串的呻吟了一阵,浑身都颤抖的绷直起来。

    两人背贴着背的贴了好一阵,僵直了好一阵。

    这才软软了趴在了光滑的桌面上。

    陈楚也软了。

    下面最后的一点东西也进去了。

    下面的家伙虽然有些不舍,还是从人家的火烧云里滑了出来。

    他伸手揉着王露的大屁股,狠狠的掐了两把。

    如果是季小桃肯定要叫的跳起来。

    不过王露却忍着,而且发出享受般的呻吟的声音。

    “陈楚,再掐姐姐几把,姐姐好舒服……”

    “**!”陈楚说了一句,扬起手在她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的打了好几巴掌。

    用力大了一些,王露被打的痛了,也爽了,那两瓣屁股蛋子也被打的红彤彤的。

    王露深深喘息一阵气。

    才缓过劲儿来。

    陈楚喷完了,而且他和季小桃也干了一次,下面短时间内硬不起来。

    虽然看着眼前白花花的身子,但是现在也只是看着,下面有点吃不消了。

    他便爬在王露白花花的身体上压着。

    王露休息了一会儿,翻过身来,两只大白兔堵住陈楚的嘴,让他吸允着。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马上冷静了下来。

    “陈楚,别闹了,这回可真得给你做手术了,但是王露姐喜欢你,你把姐糙的好舒服……”

    王露说着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这红红的的嘴,陈楚看着极为的xing感,不禁狠狠的和她亲吻起来,几乎要把她的嘴唇都磨破了一样。

    陈楚的嘴和下巴也都留有不少的唇印。

    “好了,你这个小王八蛋,咋的?下面又硬了?硬了也不让你干了。这回好好躺着!”

    王露说着刚站起来,哎呦一声,一屁股差点坐到地上。

    “王露姐,你咋的了?”陈楚问。

    “还咋的了?差点让你干死了,我现在大腿都没劲儿了。”

    “没劲儿更好,来,**再让我干一把。”

    “滚蛋!”王露白了他一眼。

    “手术单子已经开了,这是闹着玩么?等你手术好了,王露姐再让你干,反正咱俩以后就在一起好了,然后谁也不许往外说,姐有家室,也有孩子,不能影响家庭,你……你也和季小桃那个了,所以姐也不能说出去害你……”

    “王露姐……我和季小桃我们没啥。”

    王露笑了,伸手点了一下他脑门。

    “还没啥?姐是干啥的?那丫头一回来都撇着腿了,还没啥?被你把下面干翻翻了!再说你们在小树林里叫那么大声,姐都听见了。”

    陈楚脸红了,感觉被人撞见有点不好意思。

    “王露姐,你去小树林里干啥了?”

    “我去撒尿啊?咋的,不行啊!”

    陈楚一听这个,下面开始更硬了。

    王露有所感觉。

    忙挣扎起身。

    提上了裤衩,然后一边穿裤子,一边掏出纸来。

    “陈楚,我真的不能让你干了,你下面太大,姐现在挺满足了。快擦擦,咱们好做手术……”

    陈楚感觉有点不过瘾。

    但也只能这样了。

    有点不舍的捏了捏王露的屁股,王露被他弄的有些痒痒。

    尤其是两个人在办事的时候陈楚骂她**,贱货啥的,她感觉异常的爽,异常的刺激。

    就像她以前在片子里看到男人或者女人喜欢那种皮鞭诱惑,滴蜡烛一样。

    或许男女本来就是很贱的,只是装的很好。

    ……

    两人都擦干了身子,而王露也把丝袜脱了,换上了牛仔裤并且把她的高跟鞋,丝袜都装进塑料袋。

    放进一个包包里。

    陈楚也穿了上衣,光着下身上了手术台。

    王露回头看着他sèsè的模样笑了一下。

    “咋的,还想干我啊?”

    “嗯。”陈楚答应了一声说:“王露姐,以后每次干,你能不能都穿着黑sè袜和高跟鞋……”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唔,另外感谢大家的打赏,...月票,红票,...收藏……感谢支持,久石会努力写好每个章节,虽然文笔有限,望多多担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