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玩?……小桃姐,那个……嘿嘿,先别玩……”陈楚苦着脸说。。

    季小桃笑了。

    其实她也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是学医的,虽然是高护,但是对这方面也是极其的懂得了。

    这种手术之后可是很怕刺激的,如果以刺激下面就会痛,但是不会有多大的影响的。

    她小手碰了一下那东西,然后抓住了。

    “哎呀,这么粗,我得两只手一起抓才行了。”

    陈楚晕了。

    看见季小桃他就有点感觉了。

    现在这姑娘的两只手一起抓住他下面。

    陈楚立马浑身激灵灵一下,下面感觉异常的好。

    “啊……小桃姐饶命啊,别碰了。”

    季小桃放手了,觉得像是报仇了似的说。

    “活该!陈楚让你昨天那么干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对了,王露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陈楚想说她昨晚住在这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敢说。

    怕季小桃生气了。

    “哎呀,人家昨天给我做的手术,今天来早点观察一下。”

    “不对!”季小桃杏眼一翻。

    坐到对面,她每天中午午休的床上。

    刚坐上就像小猫被踩到尾巴似的,一下弹跳起来了。

    “咦?”季小桃四下看了看,忽然两个手指在上面夹起来一根长长的头发,又在自己身上比量着,看了又看。

    “这头发不是我的……”季小桃脸sè马上变了,就跟腊月冰雪似的。

    “这头发是王露的对不对?而且她在这床上睡过了对不对?”

    陈楚一晕。

    不禁想起张老头儿的话,女人都是很敏感的,不过她们对你越敏感越是真在乎你了,如果不这样,那就有戴绿帽子的危险了。

    “人家王露医生早上来的时候在上面坐了一小会儿。”陈楚解释了一句。

    “真的?”

    “那有什么假的?难道你还怀疑我现在这样,能和王露做点什么?”

    季小桃笑了。

    现在陈楚肿的这样还真是啥都干不了了。

    她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智商这么低了?

    她不禁想起书上的一句话。

    女人恋爱的时候智商就是零。

    难道自己恋爱了?

    季小桃脸红的像是一只大苹果。

    不禁又过去逗陈楚。

    “你看……今天我穿的是什么颜sè的胸罩?”季小桃说着上身低低的,而且修长的手指把衣领故意往下拽。

    陈楚看到那深深的美人沟,再也受不了了。

    下面又胀痛起来。

    看着他那扭曲的表情。

    季小桃又开心的笑了。

    “活该!让你欺负我,还不知足,勾搭人家王露医生……”

    陈楚心里笑了,心想这可不是我勾搭她,是她主动向老子献身的。

    这样的好事儿再不干,那不是傻子了么。

    这时,走廊里传来王露的声音。

    “季护士?季小桃!来收拾一下房间,今天好像还要来个病人……”

    季小桃答应了一声。

    随后冲陈楚努了努嘴,这才转身撅着屁股走了。

    看着她撅起的挺翘的屁股,陈楚这个着罪。

    ……

    中午季小桃给他打来了饭菜,还喂着他吃。

    陈楚不禁有些别扭。

    而在走廊路过的王露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有点酸酸的。

    到了中午午休的时候,季小桃正要挡帘子。

    又被王露叫了出去。

    “小桃啊,今天中午你在我房间里睡,我回家睡。”

    季小桃脸红红的,像是被抓住的小偷儿似的,不过还是有点不乐意的撅起小嘴儿。

    王露呵呵笑道。

    “小桃子,你这么漂亮,陈楚一见到你男xing的器官肯定会放大,到时候本来愈合的伤口就会崩开,你知道的,现在是夏天,万一感染了,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季小桃这么一听,也明白严重xing了。

    虽然心里不乐意,还是点了点头。

    午休的时候,她一个人在王露房间里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想脱衣服,有几次出来走到陈楚的门口。

    又乖溜溜的回去了。

    心里像是有只小兔子似的跳来跳去的难受。

    下面也火热的很,她心里虽然极力不承认,不过还是希望被陈楚的那根大棍子好好的弄一弄……

    不禁慢慢的脱掉裤子,中指伸了进去。反正也不是处女了,她自己抠弄了半天,这才好受了一些。

    随后用纸擦了擦下面,揉成了几个纸团,想扔出去,又想到这东西万一被别人捡到了……她脸红了一下,想出去把这玩意儿埋起来。

    刚走到走廊,便从窗子里看到外面一个老头儿走了进来。

    那便是陈楚说的那个孤寡老头儿。

    不禁眉头皱了皱。

    等张老头儿刚上楼,她就撅着嘴说:“陈楚不在!”

    张老头儿呵呵一笑。

    “丫头,你今年可是命犯桃花啊!”“你……”季小桃一皱秀眉,脸红了。

    “而且你还是子时出生的,哎呀,生ri不小啊,是yin历二月份的哪!比陈楚整整大了三年零六个月……”

    “哎呀,不许你说,你怎么知道的?”季小桃急的直跺脚。

    本来她就感觉比陈楚大三岁。

    不过被陈楚干的爽了,她心就像是长草似的了。

    现在被人说的这么准,她脸腾的就红了。

    陈楚的生ri她在住院登记表上已经看到了,整整大了三年半。

    张老头儿呵呵一笑。

    “你这丫头啊,还不让开,你听我老人家的,以后跟着陈楚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然跟别人……唉!你会非常凄惨的……”

    季小桃惊了一下。

    张老头儿已经从她身边过去了。

    “喂,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生ri的,你到底是谁啊!”

    女孩儿的生ri一般都弄假的,一般也都写的是阳历。即使阳历在县医院里面的资料上她也少写几天的。

    “算的~!”

    “你会算?会算命?”女孩儿都是喜欢八卦的。一听来了兴趣。

    “给我算算呗!”

    “我找陈楚有要紧事,给你算算……嗯……”

    张老头儿闭上眼,掐手指过了一会儿睁眼说道:“今天不是你吉利的ri子,你快回家,不然没好处!”

    张老头儿说完大步走进陈楚房间。

    “切!我偏不回家。”季小桃撅起小嘴说。

    心想这老头儿一定是蒙人的。

    她埋完纸团,想想没事做,便又回到王露房间里了。

    ……

    “老家伙,你来了?”

    不过老头儿走进屋,四下打量了一阵。

    眼睛眯缝忽然大喝一声:“滚!”

    陈楚吓了一跳。

    “老……老家伙,你,你不会是中邪了!”

    只见张老头儿站在屋子的正中,一动不动,只注视着西边的一个墙角,那里只有一个衣架,只不过衣架空空如也。

    陈楚吓坏了,心想这老头儿怎么了?张老头儿不动,他也不敢动了。

    过了片刻。张老头儿这才双目紧缩,恢复正常。

    随即叹了口气。

    “老,老家伙,你……你没事~!”陈楚问。

    “没事……不过,这地方你不能呆了。今天必须要出院。”

    陈楚一愣,脸刷的白了。

    “第一次,你被弄走了三魂中的一魂,我来的时候没惊动你,第二次你被弄走了七魄中的三魄,再来一次,你就归西了。”

    “我……”

    张老头儿走了过来,按住陈楚的印堂,见那里已经黑了不少。

    不禁叹了口气。

    “你这几天晚上撞见什么了?”

    陈楚想起昨天的事儿,便了。

    张老头儿一翻他的衣服,找出了那枚扳指。

    “如果没有这东西,你也不成了,这扳指你要记住随时戴在身上。”

    陈楚有些迷糊。

    “老家伙,这……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有鬼?”

    “信则有,不信则无,反正你今天必须得出院!这县医院弄成今天这样也不是无中生有的,还有,人别总把鬼挂在嘴边,不是一个世界的,不要总谈论。”

    张老头儿说完,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坛子。

    递给陈楚说:“把这东西抹在你下面,有好处。”

    “老家伙,这是什么啊?”

    陈楚问了一句,也不见他回答。

    便打开了,一股臭气差点把他熏吐了。

    不过还是按照张老头儿说的。

    用手指蘸着涂抹到自己的下体。

    那东西红红的,像血液,极为的粘稠。

    陈楚几乎是捏着鼻子都涂抹到自己下面的肿胀的‘大萝卜’上了。

    张老头儿背对着他又说。

    “别剩下,都抹上,这可是好东西啊,不能浪费了。”

    过了不大工夫,陈楚感觉下面的东西滚烫滚烫的。

    热的难受。

    而且还痒痒的狠。

    陈楚要伸手挠。

    张老头儿像是后面长了眼睛似的瞪了他一眼。

    “不许挠,那是在长肉芽呢。一个时辰后,你就可以下地行走了!”

    陈楚翻了翻眼睛:“真的假的啊?”

    不过张老头儿不去理他了,而且倒在旁边床上呼呼的睡去了。

    看着张老头儿,陈楚下面可没反应了。

    这要是有反应,那口味重的看着郭德纲都能撸了。

    本来午休就差不多两个小时了。

    陈楚迷迷糊糊的,感觉下面热的发胀,而一觉醒来。

    下面虽然热乎乎的,不过大腿磨蹭了一下感觉不痛了。

    “老家伙!我下面好像不疼了。”

    “嗯!别打扰我!我知道你下面不更了,是不是还很大?”

    陈楚一低头吓了一跳。

    这东西跟大萝卜似的,和肿胀起来的一般大。

    “这……这怎么回事?”

    “臭小子,本来这宝贝我准备自己用的,得到这么点龙血……哦不,朱砂血容易么!你现在伤口已经愈合了,我特意赶在你做手术第二天来的,这样你保持你做完手术后的粗度和长度……”

    “你咋知道我……昨天做的手术?”

    “废话,老子算的。对了,那季小桃下面正痒痒呢!你去干她一把,记住,把她干爽了,送她回家,不然今天她大凶……”

    陈楚点了点头。

    穿着大裤头就跑到了王露休息的房间,那门没关,陈楚看见季小桃坐在床上发呆。

    马上进去反锁上门。

    在季小桃惊呆的目光中,脱掉了裤衩,光着腚扑了上去。

    “啊……你干啥啊,你还没好呢你……”

    “小桃,我好了,我要干你,狠狠的干……”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