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你叫季小桃?”

    “我……”季小桃不禁后退一步,抓紧了陈楚的胳膊。。

    陈楚也吓了一跳。

    眼前这个人头发很长,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那条伤疤像是一条毛毛虫似的趴在他的脸上。

    一说话间,伤疤涌动,就像是一条长长的虫子在蠕动,在爬行一样。

    “你,你是谁啊?”季小桃本能的后退一步。

    陈楚也怕,不过硬着眉头往前一步,他忽然想起张老头儿说的,季小桃今天大凶。

    不由得浑身寒蝉,但还是把季小桃护在身后,小声说:“小桃,你快走,他是要抓你,我没事的……”

    季小桃眼中吓得泛起泪光,不想走又怕,想走又舍不得陈楚。

    这时,那人已经从胡同里往两人跟前走了。

    “快走!”陈楚推了她一把,伸手抓起自行车,双臂举起来就朝那人砸去。

    季小桃往前跑几步,然后摔倒,膝盖磨破了皮,血流了一地。然后她顾不得,接着往一个胡同里面跑。

    那人却从怀里摸出刀来。

    “cāo!季疯子我杀你全家!”

    二六自行车砸在那人身上,他只用胳膊搪了一下,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皱。

    陈楚腿也哆嗦了。

    不过还是站在那没动。

    “滚!”

    那人刀口一指陈楚。

    陈楚腿肚子都转筋了。

    “你……大哥,你有本事去找季疯子,冤有头债有主的,你找他妹子干啥?”

    “去你妈的!”那人一刀捅过来。

    陈楚闭上眼,心说,完了,完了,老子死了,老子死了……

    他腿都哆嗦了,根本忘记躲闪,眼睛都紧紧闭上了。

    “陈楚!窝囊废,低头,出拳!”

    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大喝。

    陈楚脑袋一炸。

    “张老头儿?”

    接着身子一下潜,堪堪躲过了那一刀,随后身体滴溜溜一转,转了个圈,借助贯力,快速狠狠的打出一拳。

    本来这一拳按照拳法套路是打在对手小腹的。

    陈楚闭着眼睛都没敢看人家,这一拳正打在那人裤裆上。

    “我糙!”

    那人捂住裤裆。

    陈楚懵了。

    身后又传来张老头儿的声音。

    显得有些无奈。

    “哎,跑……”

    陈楚撒腿就跑了,不过跑的是和季小桃相反的方向。

    那人站起来,瞪着陈楚,骂了一句,小逼崽子,随后追了下去。

    陈楚玩命的跑,那人追出两条街也停住了。

    这时季小桃已经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激ng了。

    陈楚不知道跑出多远,身上像是虚脱了似的,又绕了一大圈,才出了县城。

    他找了一个小卖店,给季小桃打了一个电话。

    手机打通了,他才舒出一口气。

    “小,小桃姐,你,你没事……”

    “我没事,我在派出所呢,我哥哥一会儿也来了,那人交老疤,刚从监狱出来……”季小桃说着哭了。

    毕竟她没经历过这种事。

    “陈楚,你,你没事……”

    “我没事。”陈楚笑了一下。

    “我……我不是有意扔下你的陈楚,我……”

    “小桃姐,是我让你跑的,再说你不跑咱们都危险……乖,别哭……”

    陈楚又安慰了几句,才放下电话。

    扔下一块钱,和小店老板说不用找了。

    然后绕了一大圈往村子里走。

    县城离村子要有二十里路,陈楚绕的圈子差不多四十里了。

    感觉不会碰到那个什么老疤了。

    回到村子,他腿都有点软了。

    没先回家,先跑到张老头儿那破屋子去了。

    那老家伙正躺在炕头上喝着酒。

    “老家伙,我……我回来了。”

    陈楚咂咂嘴。

    “嗯,这么慢……”张老头儿随后又喝了一口酒。

    “我,我是不是太窝囊了。”陈楚低着头,跟被煮了似的。

    “嗯……是够窝囊的,不过没事,这次也让你明白明白,功夫和打架是两回事,打架和杀人也是两码事。不然你光练功夫不会打架,会打架不会杀人,还不如不练功夫了……”

    陈楚有点蒙。

    张老头儿咂砸嘴:“臭小子!今天那人以后或许会来找你的。”

    “为,为啥来找我?”陈楚吓得一哆嗦。

    “为啥?你坏了他的事儿,他就来报复你!和你说,我可不管你的,你想活我可以教你功夫,但是学会了功夫也不一定能活,你得练。”

    “练?我咋练?”陈楚问。

    “当然,是不能自己一个练,你不是开学了么?”

    “对,是开学了。”

    张老头儿叹口气:“你咋那么笨呢!我让你明天去学校就找人打架练,懂了吗?”

    “我……”

    “功夫,不是练就可以的,是要找人打架才能练出来的,古拳招式你已经学会了,但是为啥今天打不过人家,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早让人弄死了!小子,开开窍!”

    陈楚坐了一会儿。

    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才往家里走。

    通过这一次,他想了很多,原本想和季小桃以后就这么玩,还有王露,还有那小莲,他要一个个的干她们,过自己舒服的ri子。

    但是现在他才明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玩个什么?

    走到家门口。

    在大门外抱柴禾的刘翠楞了一下。

    已经是黄昏了,落霞的余晖照shè在她脸上,是那样的诱人。

    陈楚情绪有点低落,不过下面还是硬了。

    见四周没人,走到刘翠跟前。

    刘翠放心柴禾。

    轻轻的问题:“你咋了?”

    “没……没咋,刘翠,我……”

    “别说了,我先回去做饭,晚上……晚上十点,我在老孙家苞米地前面的三棵树那等你。”

    陈楚一愣,心跳了起来。

    “刘翠……”

    刘翠不再说话,抱起一抱苞米杆儿往回走,做饭去了。

    陈楚进屋,父亲陈德江正在喝酒。

    其实也没啥菜,就是炖的土豆跟豆腐,大葱蘸着大酱。

    “小子,回来了?”陈德江问了一句。

    “啊!爸我回来了。”

    “怎么蔫了?下面手术做的咋样?做不好重做,反正不是咱家花钱,他闫三不掏钱,我就去派出所告他。”

    “没事,挺好的。”陈楚也坐到炕上吃了两碗饭。

    平时他能吃四碗饭。

    ……

    农村睡觉都特别的早。

    一般晚上八点多就睡觉了。

    因为现在也属于是农忙时节,地上需要人手照料,早上往往是三四点钟就起床了。

    陈楚睡不着觉。

    心里一会儿想着季小桃,一会儿想着张老头儿说的话。

    又想那个老疤会不会真的找自己报复。

    说实话,他挺害怕的,电视剧上演的英雄啥的,其实都是假的,但生活却不是电视剧了。

    陈楚想了半天,走到院子里,看大多数家都熄灯了,很少有几家看电视的,能看到很晚的,也是新结婚的小媳妇家里了。

    这时邻居家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那是孙五又在和刘翠吵,而且刘翠好像被打了。

    他心里紧缩一下,想去管,又停住,自己凭啥去……

    不一会儿,他听到了刘翠的哭声。

    在寂静的夜晚中,这哭声和几声犬吠混合在一起,又一起飘散在漆黑的夜风当中……

    陈楚睡不着,又想到十点和刘翠的约会。

    他有些等不及。

    他好想揉揉刘翠被打痛的地方。

    陈楚长身站起,随后紧跑几步,灵巧的跳上自家墙头,翻了过去。

    随后朝着老孙家苞米地跑去。

    他想在那先等一会儿。

    老孙家苞米地挺远的,前面有三棵树。

    晚上很幽静。

    一般夜里陈楚也是有点怕的,但是他今天不怕了。

    经过白天被老疤拎着刀砍,他仿佛一下成熟了许多。

    仿佛看透了人活着仿佛就是你追我砍,你躲了就注定要被砍死,逃是逃不掉的。

    他站在被玉米地合围着的三棵树前,缓缓的打起了张老头儿教他的这套古拳。

    心想:“明天,明天将有一个不一样的陈楚,而不是一个懦弱的陈楚了,自己已死,真正的陈楚当立……”

    他拳脚挥舞,慢慢将心中的堵塞宣泄到拳法里面,经脉畅通,身形也更为灵活,招式也变得沉稳起来。

    他越打越是冷静,渐渐发出拳风之声。

    感悟着自身的收力和发力点。

    心里琢磨着,明天上学要先和谁打架。

    张老头儿说的对,功夫和打架是两回事,自己不打架,功夫就练不成,练不成功夫,就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

    陈楚眉头皱了皱,他喜欢朱娜,而整天缠着朱娜的就是已经不念书的混混马华强,行,明天就你了。

    他想起身高有一米七五的,满脸大麻子的马华强。陈楚笑了,那小子好像还踹过他一脚呢,当时他连屁都没敢放一个。

    不过,明天,老子就先和你算算旧账。

    不知不觉,陈楚也不知道打了多久。

    如果刘翠一夜不来,他或许会打上一夜的。

    总之身上打出汗水,不一会儿又被清凉的夜风吹干。

    身上有些粘稠,又慢慢的再度风干。

    而他也感觉这套古拳越打越轻了。

    ……

    这时,他感觉不远处传来沙沙沙的脚步声。

    片刻一个轻微的声音压低声音叫道:“陈楚……陈楚……”

    “是刘翠。”陈楚忙收了拳式。

    朝那沙沙沙的方向走去。

    果然,一个黑影慢慢的近了,那身材的轮廓,正是刘翠。

    “刘翠婶儿,我在这儿……”

    刘翠停住了,低着头站在那不动。

    陈楚过去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并且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啊……”刘翠呻吟了一声。

    没想到身体被抱起来,脸上**辣的,只是天黑看不清。

    她的心跳不禁加快。

    “陈楚,快别在这里,别让人看见……你……你抱着婶子进苞米地……”

    说道后面,她声音越来越低。

    陈楚下面嘭的硬了起来,正抵住刘翠的后腰。

    刘翠脸更红了。

    “你这坏小子,下面咋像更大了,你这是做的包皮手术还是延长手术啊……”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