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第二天一早,陈楚早早的起来,这是他第一天上课。。

    其实已经开学好几天了。

    他打着哈欠,骑着老爹收破烂给他组装的二八大杠自行车,这种车是带‘大梁’的。以前在小学的时候,他骑着这种车都是‘掏裆’骑的。

    就是一只手扶着车把,另只手抓住大梁,脚伸进铁三角里面骑,讲究一点技术的。

    平常他骑这个二八自行车屁股坐在座位上,而脚尖才勉强够到脚镫子。

    现在,他一出门,跨上了自行车,感觉脚已经够着了脚蹬子了,看来这些天自己长个了。

    回到家他已经感觉出来了,父亲一米七,要比他高个半头,现在差不多到老爹耳朵以上了。

    半大小子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段时间就像**月份的苞米苗,只要营养供应的上,个头是直直往上窜的。

    他打着哈欠,把书包斜跨在肩膀上,刚骑到村口,就看到一堆漂漂亮亮的自行车往前骑着。

    原来是朱娜,柳贺她们,还有本村的王伟。

    王伟平时没少欺负陈楚,这小子仗着身材有点高,专拣弱的欺负,而这次开学,他爸也花钱给他买了一辆变速自行车。黑蓝相间的变速自行车带调大小轮的,男生都挺喜欢这样的车子。

    而女生都骑着二六的坤车。

    朱娜,柳贺,还有本村的七八个女生往前骑,王伟也跟在里面搅和。

    而朱娜远远的看见陈楚,就停了下来。

    等着他,并且告诉柳贺她们先走。

    陈楚脸稍稍有点发红,这些想起在县医院看过光腚儿的朱娜,不禁下面有点硬了。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装作没看见她似的就要过去。

    朱娜一只脚用力蹬着地面,然后使劲骑了两下追了上来。

    “陈楚,暑假作者呢?”带着浓浓的磁xing的声音传到耳边。

    陈楚装作没听见一样。

    心里却想,死丫头,怎么总是找老子别扭,小心我糙了你。

    他装作没听见,朱娜又冷冷说:“陈楚,我是在给你机会,别人的作业都交给我了,为啥你不交啊?”

    “朱娜,你是班长啊,你还是学委啊?凭啥交给你啊?”

    “陈楚,你是不是没写啊?我不是班长不是学委,但是放假的时候老是让我当咱们村这些学生的小组长了!”

    “没写!我住院了!”陈楚说,不由抬头看了她一眼。

    朱娜还是短发,脸上有一种nǎi白sè,是那种又白又嫩的,看的让人下面梆硬。

    而她上身是白sè的半截袖小衫,领口有一圈粉sè的小花儿,下面是一条粉sè的裤子,没穿袜子,白sè的塑料凉鞋里的小脚是那样的xing感。

    而前面的柳贺穿的则是一身白,白sè的裤子把她的裆绷得紧紧的,陈楚在后面看到她坐在自行车上的小屁股都紧绷绷的滚圆。

    他不禁下面更硬了,好想从后面插进去,而柳贺竟然也留了短头发,和朱娜的短发差不多,只是她们是两种白,朱娜是nǎi白,柳贺则是纯净的白。

    朱娜自然还没想到陈楚别的,还是管他要暑假作业。

    最后也没得到什么结果,冲陈楚狠狠的哼了一声。

    “你这人就是不可救药!”

    朱娜的声音是那样的好听,即使喊出来也是极具的诱惑。

    “我不可救药?”陈楚小声嘀咕了一句:“老子总有一天干的不要都不行……”

    当然,这一切都要靠实力。

    陈楚从昨天被砍的事儿,已经隐隐觉得男人要有实力才可以得到女人,如果没实力,你即使得到了也不会守得住……

    中心校离村子七八里,附近四五个村子的学生都要到中心校中学去念书。

    陈楚他们村子的学生男女加起来也就九个,大多数的农村家的孩子都不念书了。

    有的在家务农,有的学手艺打工啥的,而学手艺也不过是瓦匠或者力工啥的。

    陈楚的老爹的意思也是让他混完初中去学门手艺,或者找找关系去当兵。

    农村孩子也就剩下这点出路了。

    学校是两排平房,前面的一排是教学房,是老师办公呆的地方,后面的一排是教室。

    整个中心校初一初二初三加起来就一百来人,每个班就三十来人,就分一个年组,陈楚开学便是初三了。

    ……

    陈楚在学校的停车场停好了二八自行车。

    挎着破书包往班级走。

    这时里面已经是吵吵嚷嚷的了。

    男女同学已经打闹成了一片。

    陈楚走进教室也没人理他,他还是像往常一样走到自己最后面的一个位置,枕在桌面上睡觉。

    不是他个子高坐在后面,是因为他学习差所以坐到后面的。

    正准备上课。

    这时,二十七八岁刚结婚不久的班主任王霞老师进来说:“今天人都到齐了?学校组织拔草,都出来!”

    “哎呦!”全班都叹了口气。

    班主任也没办法,农村学校就这样,有什么活都让学生干,前几天刚开学,学生来的不多,正好今天到齐了,便开始拔草了。

    经过一假期的雨水浇灌,cāo场右边的一片打瓜地里面的草已经长了很高了。

    这地是学校种的,拔草便是让学生拔。

    王霞老师今天穿的是长裙,她挨根垄沟的分任务。

    她今年二十七岁,去年刚结婚的,婚后稍微的丰满了一些,不过这样看的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陈楚给她的印象是比较老实的。

    所以,她把他分到女生拔草的地方,那里的草不多,而且都不高。很好拔。

    也便是对他这种老实听话的学生一种优待了。

    王霞分完任务,也不时的在前面帮别的同学拔几根草。

    也帮助陈楚拔。

    陈楚抬起头,看着王霞撅起来的大屁股,滚圆滚圆的,他不禁咽了口口水,下面有些硬了。

    王霞拔了几颗草,站起身揉着腰,她的腰不是那种纤细的,人也丰腴,这种跟给人一种肉玉的刺激。

    此时,她有些累了,伸着腰,两腿骑在垄台上,陈楚抬头透过阳光看到她两腿间的裙子几乎是透明的了。

    两条大腿见甚至可以看到内裤的印痕,还有清晰的一条凹槽。

    他不禁想起了张老头儿的一句话,离地三尺一条沟,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王霞做梦也没注意到屁股后面的陈楚回这么打量她。

    还招呼大家快点干,干完活好去上课。

    这些同学都有气无力的答应着。

    王霞歇了一会儿,又去帮别的学生拔草。

    她站在陈楚前面这段时间,陈楚差点把手伸进裤裆撸了。

    看着她那两条大腿间的那条缝儿狠狠撸。

    陈楚呼出几口气,不由得拔的慢些。

    这时,身后的朱娜和柳贺都超过他了。

    初三班已经剩下二十来人,女生占大半,他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的被王霞老师分到了朱娜和柳贺旁边的垄了。

    两个女生回头看了他一眼,朱娜想说什么,柳贺拉了她一把。

    那意思便是和他说简直是对牛弹琴。

    两个女生不理他又往前拔草了。

    这边的草少,拔的也快些,再说农村孩子不论男女,没那么娇气的,干农活在家里再正常不过了。

    陈楚准备歇一歇,他脑子里还在晃动着王霞老师的大屁股和那腿窝子处的深深的凹槽,下面硬邦邦的干活不得劲儿。

    这时,他眼前一亮,见朱娜和柳贺两个女生撅着屁股往前拔草。

    那小屁股一晃一晃的,尤其是柳贺的屁股,她今天穿的是白裤子,这一出汗,里面有些湿了,内裤的印子都露了出来,是黑sè的内裤。

    而且有时候她一蹲下,后面就露出浅浅的一道屁股沟。

    看着她那一片雪白的后腰和肉肉的屁股沟,陈楚下面更硬了。

    柳贺和朱娜毕竟都十六岁,这比季小桃还嫩的多了。

    陈楚心里像是一团火似的,好想把自己的下面顶在她们两个小妞儿的屁股沟上出溜出溜。

    最好两个小妞儿就这么撅着,然后自己上去干。

    这时,王霞又喊了几声:“同学们加把劲儿啊!”

    不禁看到了陈楚。

    眉头皱了皱。

    陈楚正往前看的出神,不想两只白sè的高跟鞋已经停在他眼前。

    接着,王霞的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不动了。

    陈楚吓了一跳,眼前的王霞没有穿丝袜,光裸着两只小腿儿,而裙摆抖动,的确良薄薄的裙摆在阳光下像简直透明了似的,王霞的裙子上的粉红sè的花瓣儿几乎挡不住里面的风光。

    那两条大腿间深深的凹槽刺激着陈楚鼻孔热烘烘的。

    如果是别的学生早就低下头了,不过陈楚毕竟已经经历过男女的事儿了,胆子也比以前大一些了。

    他很想抱住王霞的大屁股好好的去闻一闻,去抠一抠那里的凹槽。

    王霞站在这里好一会儿。然后这才慢慢的往前走了。

    她回过头,像是无意中朝陈楚笑了一下,陈楚忙低着头拔草。

    她又咯咯咯的笑着冲全班同学喊道:“马上到头了,大家加油哦!”

    ……

    王霞是翰城大学毕业的,分到这里算是个转正老师。

    将来依靠关系也是可以往别处调动的。

    不过,得在这里干满三年才行。

    陈楚只知道这些,不过,他隐隐的感觉刚才王霞站在他旁边是在故意勾引他。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不介意把班主任老师给糙了。

    王霞二十七八岁,夏天给他们讲课的时候,陈楚坐在后面,透过阳光就能隐约看到她的下体。

    两条修长丰腴的大腿,隐隐约约,更是诱人至极。

    只是那时候看没刚才看的这么仔细,也没这么切近了。

    陈楚又干咽了口唾沫。

    ……

    中午学生都带饭,然后学校有给热饭的地方。

    拔完了草,基本上一上午就混过去了。

    下午自习课下课,陈楚正在睡觉。

    朱娜冷冷走过来。

    “陈楚!班主任王霞老师让你去一趟她办公室!”

    陈楚也没睡着,打个哈欠:“叫我干啥?”

    “因为你没写暑假作业!”

    陈楚轻哼一声,随后来到王霞办公室。

    敲了敲门,随后走了进去。

    中学是平房,办公室都是duli的一间一间的。

    王霞正坐在椅子上。

    此时,她的窗帘挡住,屋子有点暗,而她脚上穿着黑sè高跟鞋,腿上竟然是黑sè丝袜。

    她坐在椅子上,那条粉红sè的裙子也往上挽着,一直到了大腿根儿……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