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看着朱娜陈楚心里就有点飘飘玉仙的感觉。。

    怪不得马华强喜欢她,那红红的小嘴儿,nǎi白的皮肤,谁不喜欢!……当然自己也喜欢。

    他不禁想起在县医院自己看着朱娜光着屁股的样子。

    下面又硬了,差点想跑进厕所撸了。

    ……

    下午快要放学的时候。

    和陈楚一个村子的王伟朝他扔过一个纸团。

    “马华强叫你呢!在后面的树林趟子。”

    陈楚眯缝着眼。

    “有你什么事儿?”

    “小他妈逼崽子我就告诉你一声。”

    王伟属于那种欠嘴的。

    以前也揍过陈楚。

    他现在不知道上午马华强让陈楚揍了,如果知道,他就不敢这么说话了。

    他刚才在厕所碰到马华强领着几个人来了,他腿肚子都吓得哆嗦。

    马华强让他把陈楚喊出来。

    王伟像是三孙子似的忙点头答应。

    “王伟……”陈楚说了一句,随即拳头捏紧。

    “怎么着?”

    “没事……”陈楚笑了笑。

    然后站起身,朝小树林走了过去。

    他现在还不想理这个鬣狗。

    王伟以为他在装,骂了一句,然后找几个男生跟着去看热闹。

    心里想着陈楚一会儿被揍的满地打滚的德行,他就特别开心。

    学校对学生打架睁只眼闭只眼,教课都不好好教,更不用说别的地方了。

    陈楚远远的就看到厕所后面站着五六个人。

    其中还有一个女生。

    那女生胳膊勾着一个长长黄sè头发的小子。

    陈楚走到一个墙根处,离他们还有二三十米便不走了。

    张老头儿教过他,面对人多的时候最好各个击破,不能让自己四面受敌,此时,他身后靠着一堵学校的土墙。

    这样最起码后面没人冲上来攻击,而身后很多地方是人体要害,不能被打到的。

    比如后脑和尾椎之类。

    陈楚靠着墙头,对面的马华强以为他怕了。

    和两个半大小子说:“你俩过去!”

    “强哥我自己就行!”

    一个身材和陈楚差不多的半大小子拎着根粗粗的树棍子就走了过来。

    不知道在哪撅的。

    “糙你妈的!”

    这小子一棍子朝陈楚抡过来。

    陈楚一偏头,这一下打在后面的土墙上。

    打架忌讳骂人,你这一口气喷出去了,即使打出的拳头力量也会打折。

    这一树棍把墙上土打掉不少。

    陈楚上去轻松的来了个过肩摔,就把那小子扔出去了。

    感觉打这种人太轻松了。

    陈楚抢过木棍子,啪啪啪就劈头盖脸的把这小子一顿揍。

    那小子用胳膊搪着,不过只搪几棍子胳膊就受不了了。

    两手抱着头,蜷缩在那里跟大似的。

    陈楚踹了他一脚。

    眼睛朝马华强看去。

    “强哥我去!”

    又一个半大小子过来。

    陈楚不说话,往前走几步抡起棍子就砸。

    一棒子打到那小子头上。

    没出血,不过把那半大小子打的迷迷糊糊的,陈楚上前又是一棍子打在他肩膀上。

    嘎巴一声,一头有碗口粗的树棍子打断了。

    那个半大小子妈呀一声趴下了。

    捂着自己的膀子动也不动。

    “糙!”那个和女生勾肩搭背的长头发的黄毛小子冲了上来,上前就抓住陈楚手里的半截木头棍子要抢。

    陈楚下面一个扫脚就把他绊倒了,骑上他,大拳头抡上去开揍。

    这时,马华强旁边一个和他一般高大剃着毛寸头的半大小子受不了了。

    “糙你妈的!放开我兄弟!”

    他壮的跟小牛犊子似的冲上来。

    “糙你妈谁啊?”那半大小子指着陈楚。

    “你他妈谁啊?”陈楚把那黄毛小子打的两手抱头,身体一劲儿的哆嗦。

    “我他妈的叫段洪兴!”

    要是别人听到段洪兴的名字得打怵。

    但是陈楚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谁。

    段洪兴和季扬差不多,十三四岁就拿刀捅过人,属于亡命徒一类的。

    即便是成年人都不去招惹他。

    “段洪兴?不认识!”

    陈楚踹了身下黄毛一脚,两人越走越近。

    “糙你妈逼的!”段洪兴一拳打过来。

    陈楚退了一步。

    段洪兴下面又一脚踢过去。

    这一脚正踢到陈楚的胯骨上。

    不过力度不够。

    要是练过的,这一脚能把人胯骨踢断几根。

    但陈楚也感觉到疼痛,当下手一抓把他的脚踝抓住,下面一扫,段洪兴也被甩倒下了。

    陈楚还是老套路,骑上就开揍。

    居高临下,段洪兴挡了几下,感觉陈楚的拳头太重,也太快了。

    雨点一样的碎拳落在头上,十几拳转眼就打出来了。

    段洪兴感觉脑袋被揍的直发懵。

    陈楚正打着,感觉身后有人冲过来。

    照着他屁股踹了一脚。

    “你妈比的!”马华强踹了他一脚,随后骂了一句,还没等他踹第二脚。

    陈楚抢身近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冲着他麻子脸砰砰就是两拳。

    只两拳,马华强就晕了。

    迷迷糊糊的自己倒下了。

    捂着麻子脸,丧失了战斗力。

    陈楚这时看到剩下的那个女的走过来。

    她掏出一把小刀,随后一刀划过来。

    陈楚起初没在意,等刀到跟前了才后退一步,胳膊被划了一条小口。

    “你麻痹的!”陈楚上前一把抓住她手腕。

    那女孩儿骂道:“你打啊!你打我啊?”

    陈楚愣了愣,那女生身高和自己差不多,长得很白,刀削发,长得挺秀气的。

    陈楚下面硬了一下。

    看着她的nǎi也不小,不禁咽了口唾沫。

    “滚!我不他妈的打女的!”

    陈楚推了她一把,那女生一屁股坐地上了。

    不过马上就站起来了。

    紧跑几步追上陈楚。

    “我他妈的叫徐红,你有本事打我啊?”

    ……

    徐红长得白,而且身材高挑,胸大……嗯,刚才推她一把摸到了,陈楚感觉软软的手感很好。

    如果要不是这样,换成丑八怪,陈楚还真没准一脚踹过去了。

    “滚!”

    陈楚低低骂了一句。

    转身往班级走去了。

    那些看热闹的男生也都跑没影了。

    “马哥,咱,咱还打他不?”

    一个半大小子从地上爬起来问。

    马华强这会脑袋还晕着呢。

    感觉这两拳把他揍的不轻,他摸摸自己的麻子脸,竟然肿了起来。

    “打?打你麻痹啊?五六个都他妈让人一个人给干了,都不够他妈的丢人的!撤!”

    ……

    陈楚回到班级没多久,这些同学都嘁嘁喳喳的窃窃私语起来。

    也有不少人用手指偷偷的戳着陈楚。

    都说厉害,猛,虎小子这类的话。

    而不少女生都用异样的那种眼神看着他。

    像是刚认识陈楚似的。

    陈楚还是趴在课桌上装睡觉。

    本来他和马小河一个座位,只是今天马小河没来上课。

    他打个哈欠,一抬头,那些同学马上都把脸转过去了不看他,也不谈论了。

    陈楚装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朱娜。

    她正正襟危坐,纤细苗条的腰板挺得直直的,正在看代数题,前额的刘海时而耷拉下来,挡住她细长的眼脸,她便轻轻的拨弄开去。

    那手指如葱,修长又nǎi白。

    陈楚不禁想,要是这小嫩手给自己撸下面,那自己不得爽死。

    他正看着朱娜意yin,差点流哈喇子。

    这时放学铃声响了。

    陈楚刚想走,想起今天是自己值ri。

    此时,天sè有些发yin,不过不像是下雨的样子。

    农村人管这种天叫做假yin天。

    陈楚和两个别的村里的同学一起值ri。

    扫完地,把椅子摆弄好,那两人先走了,陈楚锁好门。

    这时,整个中学就剩他一个人了。

    而学校小树林里的停车场也孤零零的停着,也是唯一的一辆二八自行车。

    陈楚挎着破书包朝那走去。

    刚走进小树林,里面慢慢走出一人。

    “糙!你叫陈楚!”

    陈楚撇过头。

    见是那个用小刀划破他胳膊的女生。

    不过自己的伤口不大,已经愈合了。

    陈楚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四周,见没别人,就她自己。

    “是,我叫陈楚,你想干啥?”陈楚问。

    徐红哼了声,低着头走到他跟前,然后扬起脸说。

    “我要跟你处对象!”

    她说话清脆的很。

    说完白净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嘴里还嚼着糖,不过起伏的胸口还是没法掩饰她的紧张。

    “你和我处对象?”陈楚吓了一跳,然后盯着她的胸口看了一眼。

    经过一个暑假,还有在县医院的那半个月,陈楚现在有一米六三左右。

    不过眼前这女生比他还要高一点。

    陈楚喜欢个高的女生,更喜欢大腿白的,白屁股的。

    不过徐红穿着牛仔裤,只看到大腿浑圆,屁股翘翘。

    “不行!”陈楚说完转身去推他的自行车。

    不过车把却被跑过来的徐红抓住了。

    “咋不行啊?我又不用你搭啥?咱……咱就是在一块玩,你玩过女生么?”

    陈楚愣了,这女生也太直接了。

    “没有。”

    “你想玩女生么?”徐红看着他的脸说:“我让你玩咋样?不过咱俩得处对象。”

    “你为啥和我处对象?”陈楚问。

    “你……你打架厉害,以后你就是我男人,你想啥时候玩我就啥时候玩我!”

    徐红脸上有点红,不过看这样子像是豁出去了。

    陈楚眼睛眯缝着。

    “我要是现在想玩你呢!”

    徐红愣了一下,想了想。

    “行!我让你玩,不过你得答应和我处对象。”

    陈楚下面嘭的硬了起来。

    说实话,他想糙她。

    如果非要给他一个理由,就是因为她够sāo。

    陈楚上过那小莲,季小桃,还没上过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女的,不知道岁数小的啥样味儿。

    “咱去哪玩?苞米地吗?”陈楚问。

    “不去,那地方苞米叶子太烦人,咱去壕沟!我知道一个地方,壕沟挺深的,没人看见。”

    “行,走!”

    陈楚就要开自行车的锁。

    “哎呀,这破自行车你还要他干啥啊?咱走着去!”

    徐红说着先往学校后面走,然后翻过墙头。

    陈楚看着她那修长的大腿,下面更硬了。

    感觉她刀削发下覆盖的面庞也挺好看的。

    陈楚跑了几步,点着墙头跳过了大墙。

    学校后面就是一片荒地,两人朝前走了一里多地,便是上下起伏的丘陵。

    这片地方也没人开垦。

    又往前走了一段,徐红说到了。

    陈楚见那是一个井坑,带着缓坡的,有两米左右深度。

    徐红先下去了,陈楚也往下走两步跳下去了。

    “就这!”徐红说着低下头,两手放在牛仔裤扣子上。

    “脱!”陈楚说。

    “嗯!”徐红点了一下头,把脸转过去,对着井坑的土层,解开牛仔裤,然后裤子就往下一褪。

    白白的大屁股露了出来。

    陈楚有些激动。

    那屁股和季小桃的一样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