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刘翠吓了一跳。。

    她家的厕所是用土坯子围成的。

    根本就是四处都是窟窿。

    还好有苞米杆儿围成的柴禾垛挡着,不过陈楚跳过土墙,她蹲在那撒尿就被看的一清二楚了。

    “陈楚……你……”她慌张的想提裤子,不过屁股还没擦。

    天sè发黑,不过还能看到刘翠殷红的面容。

    她脸sè发烫,忙掏出手纸就要擦屁股。

    “刘翠,我来给你擦!”陈楚激动的小声说着已经走到她跟前。

    “一边去!”刘翠擦了两下屁股,慌忙站起身,提起裤子。

    借着夜sè,陈楚隐约看到刘翠下面那一抹黑郁郁的丛林和一些肉肉的褶皱。

    下面不禁梆硬的了。

    激动的过去一手搂住刘翠的腰,一手摸着她美丽的长脖子。

    就把她抱进了怀里。

    “刘翠婶儿……我好想你……”陈楚微眯着眼,脸在她脖子上深情的蹭了一下。

    “陈楚,你别闹,这在上厕所呢!再说,孙五去看电影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电影才开演不一会儿,再说两个片子咋的也得三个多小时呢。刘翠,你答应我的,让我干一次,现在正是时候啊!”

    陈楚说着更把她抱紧了。

    下面的家伙也硬硬的抵住刘翠的屁股。

    感觉从她圆滚滚屁股上传来的弹xing,不由得轻轻的,好受的呻吟了一声。

    “别闹,等……等这两天雨水干了的,我去苞米地给你一次,你就再等两天不行啊……”刘翠说着掰着他的手。

    不过陈楚抱的很紧,她没挣脱开。

    陈楚腰眼用力,下面不禁在她的屁股上啪啪顶了两下。

    感觉下面正顶住刘翠的腚沟子,陈楚差点刺激的喷了出去。

    刘翠也呼哧呼哧喘了两口粗气。

    感觉陈楚那东西太大了,自己下面都不知道能不能装的下。

    “陈楚,现在真不行!”

    陈楚不听她的,已经贴着她的脖子亲了起来。

    舌头也在她的耳根舔着,呵着热气。

    厕所的三面都是苞米杆儿围成的柴禾垛。

    只有陈楚后面是院子的苞米地,陈楚两手一起在刘翠腰上解着她的红布条裤腰带。

    刘翠挣扎两下,还是被陈楚解开了。

    不禁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陈楚闷哼一声,下面顶着刘翠的腚沟子,每顶一下,刘翠就往前窜一点。

    一直把她顶到厕所的土胚子围城的墙上。

    陈楚压着她,刘翠的双手自然的放在土墙上。

    随后陈楚解开裤带,掏出了下面梆硬的家伙。

    然后把刘翠的涤纶布料的裤子往下一扒。

    刘翠啊的一声,浑身颤抖了一下。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扒裤子,还是在自己家。

    脸上又羞又臊。

    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动弹,嘴里只小声说。

    “陈楚,不行,你别干……咋的也不能在这儿干啊……”

    陈楚已经激动的不得了。

    昏暗的夜中,他看到刘翠滚圆的小麦sè的屁股,不禁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下面的家伙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拍打了几下,发出啪啪的脆音。

    他心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先把刘翠上了再说。

    张老头儿说过,刘翠这种女人和那小莲不一样。

    那小莲属于**,怎么上都行。

    她属于那种猫的xing质,如果将来看到更好的男人,她肯定会和别的男人走的,所以对那小莲一定不要投入感情,以免ri后受到伤害。

    而对于刘翠不一样,这种女人属于烈鸟,从一而终,如果把她上了,就算以后自己再穷困潦倒,她都不会狠心离开的。就像家贫的狗,从一而终。

    再说刘翠的身材太过火辣,虽然下面穿的是涤纶的粗布料裤子,上身是一件普通的格子的确良衬衣,但是上面那两只大兔子已经沉甸甸的垂下来直晃悠。

    陈楚两手激动隔着的确良衬衣摸了上去。

    下面的把裤子褪掉,光着屁股往前一顶。

    刘翠又呻吟一声。

    她的裤子虽然被扒掉了,但是红裤衩还穿着,陈楚这一下顶在她火烧云上。

    让她火烧火燎的,下面有些温热了。

    “陈楚,不行……”

    刘翠往前走一点,陈楚就跟进一点,像是狗皮膏药似的贴住刘翠的屁股。

    下面连戳了好几下,都戳到人家的红裤衩上了。陈楚才发现刘翠的裤衩还没脱。

    陈楚手抓住红裤衩两边的松紧带,往下一拽。

    立即,刘翠整个丰满弹xing的小麦sè的屁股完全暴露在夜sè里。

    陈楚激动了。

    两手抚摸着那两只臀瓣。

    下面用力一顶。

    也不管刘翠里面湿不湿了,反正先干进去再说。

    陈楚已经不是初哥了,自然能分清女人上下眼,这一下位置有点偏,不过陈楚伸手挪动一下,腰眼再次用力,屁股往前再用力一撅。

    “啊!”刘翠大声叫了一声。

    感觉下面被堵住了一样发闷。

    陈楚也感觉一阵湿软滑腻,下面好像进去了一个头。

    接着下面又一用力。

    发出扑哧一声。

    陈楚的大家伙已经进去了一半。

    “啊……陈楚,不行……啊……”刘翠两手抓住土墙的土卡拉,屁股晃动着要把那进入的大家伙甩出去。

    不过陈楚已经抱着了她的腰,脸贴在她有些湿润的后背上。

    “我的好婶子,你,你下面好紧,跟没结婚的女人似的,来,今天我一定好好糙你……”

    “滚……陈楚,你快拔出去,婶子改天再陪你,在这万一让人看见我以后可怎么活……”

    陈楚激动的有些发抖,不管刘翠说啥了,下面已经进去了,怎么能拔出来。

    他两手从刘翠的确良的身体伸了进去,就去抓她的nǎi。

    准备握住那两只裸nǎi,下面就开干。

    这时,陈楚听到大门响了,不是刘翠家的大门,而且自己家的。

    而且一个娇声唤道:“陈楚!陈楚……”

    声音不大,却很清脆。

    两人一下身体一僵,都愣住了。

    过了不到两秒钟,刘翠忙屁股往前一抽。

    发出扑哧一声。

    就把陈楚的家伙吐了出去。

    忙提上裤子。

    “陈楚,你家来人了,你赶紧回去,我……我先回屋了……”

    “你……刘翠……”

    陈楚低声叫了一句。这时刘翠已经绕过柴禾垛,裤子已经系好,边扣上面的扣子边走。

    陈楚不禁一阵失望之极。

    翻身跳过墙头,钻出了苞米地,见有个白衣女人朝房门前走。

    一边走一边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那小莲?”

    陈楚晕了。

    这个sāo娘们!尼玛的来的真是时候,都已经进去,马上要开干了,她来了!糙!坏了老子的好事。

    “喊啥啊?”陈楚嘀咕了一句。

    那小莲回过身。

    “陈楚,刚才你在哪了?我喊你好几句你咋不答应。”

    那小莲今天穿了一身白。

    白衣白裤的,那裤子是短裤,只到膝盖,外面都出大半截小腿,把她的小屁股裹得溜圆。

    下面是一双白塑料鞋带的高跟凉鞋。

    上身也是白衣,是那种紧身的小衬衫型的。

    身上的扣子紧绷着,上面的两粒扣子解开,挤出一道深深的美人沟。

    她的头发往后面梳拢着,露着白白的额头和白净的瓜子脸。

    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细细的金项链。

    整个人就像是没穿衣服似的,因为这身衣服太紧绷了,把她的身材全玲珑的体现出来。

    如果仔细看,她屁股,甚至她腿窝子的岗楼和大嘴唇都能勒出印痕来。

    “我……我在院子苞米地里拉屎,我怎么答应?”

    “死样你!”

    那小莲说了一句。

    然后看着他故意说:“你今天咋没找我?是不是烦我了?如果烦我我现在就走……”

    陈楚气得够呛。

    心想你这个死娘们把老子的好事搅和了,还想走啊?

    正好下面硬邦邦的没地方发泄呢,今天把力气都撒在你身上得了,让你搅和老子的好事。

    “嗯,小莲姐,你和我进屋,我有事儿和你说。”

    陈楚说着先往屋里面走。

    那小莲当然知道是啥事,不过还是故意扭捏了一下,小声说:“啥事不能在外面说,还得进屋啊?”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还是晃着屁股跟陈楚进屋了。

    陈楚家是泥草房,有三间。

    平时陈楚也是自己睡一间。

    地面是土地,没有铺瓷砖啥的。

    环境和那小莲家没法比的。

    那小莲一进屋,就一紧鼻子。

    “陈楚,你家怎么有点发cháo啊,有点发yin,你小心睡觉别着凉感冒了。”

    “不能,嘿嘿!傻小子睡凉炕,我就是火力旺。”

    那小莲被他逗得扑哧一声笑了。

    陈楚又说:“再说了,晚上也不我一个人睡,我还搂着一个暖水袋呢!”

    他说着伸手搂住那小莲白白的脖子,张嘴就亲过去。

    “起来!”那小莲推了他一把。

    不过陈楚还是脸贴到了她的细白的大脖子上,连亲带啃的。

    “我的小莲,我都想死你了。”陈楚边亲边啃的说。

    “滚蛋!你这死玩意,你想我?我咋不知道?咱昨天说好了的,让你下午来找我,你干啥呢?是不是和哪个老娘们钻苞米地鬼混呢!”

    陈楚一激灵,心想那小莲是不是发现啥了。

    不过还是抹黑找到了她的小嘴儿,然后一口堵住,就把她按在炕上,亲着,腿也骑了上去。

    “小莲,有你了,我还想谁啊?来,快让我干一把。”

    那小莲推了他几下,挣扎的坐起来。

    “哎呀,你这炕上咋全是灰啊?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不行,不能在这儿干!”

    那小莲本来有洁癖。

    推掉身上的陈楚,看了看陈楚家的锅台。

    那块镶着瓷砖,不禁说:“我就扶着你家锅台,你在后面干我!”

    陈楚心想这娘们还真一身毛病。

    两人走到后屋,陈楚把房门插好。

    然后脱掉裤子,下面的家伙已经硬邦邦的了。

    那小莲也把上衣解开,又把ru罩推了下去。

    两只大白兔跳了出来。

    随后她转过身,把短裤连同里面的白sè内裤也一起褪了下去。

    陈楚看着那白花花的屁股。

    鼻孔一热。

    随后把外屋的灯打开了。

    这样看的清楚一些。

    不过那小莲过去给关了。

    “别开灯,万一被人看见呢!”那小莲白了他一眼,又过去扶着锅台撅起屁股。

    回头说:“上啊!”

    陈楚看着有点昏暗中,那白花花的屁股,也不说啥了,紧走几步,下面往前一顶。

    发出噗嗤一声,已经顶进去一个头。

    那小莲嗯哼一声,两手扶着锅台,屁股往回一坐,把陈楚的下面坐进去一半,然后她运动屁股往前一动,就又吐出来一半。

    陈楚还没动,她就先自己运动屁股,开始推送起来。

    下面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真是**。”

    陈楚盯着她前后运动的屁股,忽然有一种别样的享受。

    其实被干也挺好。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