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看的直眼晕。。

    下面火辣辣的,憋的这个难受。

    这时,王霞抬头看了陈楚几眼。

    他马上做贼心虚似的低下头,或者眼睛往别处看。

    王霞淡淡的笑了一下。

    陈楚就像是个被抓住的小偷儿一样。

    他把椅子往后面靠了一些,都快要靠到墙壁上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最后面的金奎。

    金奎也是坐在最后一坐,而且比陈楚还靠后。

    并不是他学习非常差,而是他身高最高了。

    他十七岁,虽然比陈楚大一岁,但身高有一米八了。

    而且人长得也跟没毛的大狗熊似的,强壮的跟一座小山包似的。

    一走路地面都跟着直颤悠。

    陈楚是靠着窗子坐的,而他是靠着最北面的墙,身后是一堆冬天砌炉子用的砖头。

    那里算是死角,一般很隐蔽。

    农村学校冬天都要搭炉子,烧煤取暖。

    夏天就把炉子拆了,砖头和炉筒子放在后面。

    金奎个头最大,放在哪都碍眼,所以他就坐在那最后面了。

    一般也没人注意到他。

    要不是陈楚身体往后靠也看不到他的。

    不过,他这么一瞥,发现金奎腿大腿上放了几本书,摞的高高的。

    而他大热天还穿着长袖,左手放在课桌上,右手袖子是耷拉着的。

    仿佛是在来回抽动着啥。

    陈楚眉头一皱,再往上看,金奎圆圆的张开着大嘴,两眼死死的盯着王霞老师的两腿之间。

    而他的身体也微微跟着颤动。

    我糙!

    这小子在撸!

    陈楚这下碰到狠人了。

    仔细看过去,原来金奎的下面掏出来放进了桌堂里面,他右手穿过衣服,然后握住下面就开撸。

    忽然,金奎身体幅度大了一些,好像还发出点声音。

    不过很细微,完全淹没在王霞的英语句式中。

    接着金奎两脚伸的笔直,身体前倾了一会儿。

    呼出一口气,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

    我糙!

    这小子shè了。

    陈楚晕了。

    心想这金奎是狠人,做了自己想做而没敢做的事儿。

    不过这家伙命也好,坐的位置是死角。

    一般人不会注意那里的。

    谁会注意一个在砖头和炉筒子堆里的人在干啥?

    要不是自己躲避王霞的目光,他也不会发现的。

    金奎撸了出去,咂咂嘴,随后轻轻的撕着作业本。

    然后擦擦手和下面。

    揉了好几个纸团扔在后面。

    这小子也够恶心的了。

    太缺德了。

    陈楚心想,老子要是坐在他那位置多好,也看着王霞撅屁股写粉笔字的时候撸一把……

    还有几分钟下课的时候,这时走进来两个激ng察。

    陈楚心没来由的一紧。

    王霞也愣了。

    那激ng察笑笑说:“王老师,耽误你一会儿讲课的时间,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班上王伟平时怎么样?有没有和什么人结怨。”

    王霞愣了。

    “没有啊!王伟今天没来上课,不过他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我们班级也能排名前五,绝对可以进翰城四中的苗子……”

    “哦,是这样的,昨天王伟被打了,打人的是几个小混混,他们现在都被派出所控制住了,那几个小混混有两个招了的,说他们是有人指使干的,只是说指使的人是你们班的学生,也就是王伟的同学,但不知道是谁,而知道的是他们的头目马华强和另外两个混混,但是他们一个字没招……”

    王霞迅速的往下面看了一眼。

    全班都傻了。

    一个个男生的脸上都带着惨白的神sè,那意思仿佛在说不是我,不是我。

    陈楚后背也渗透汗来。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这他还是第一次见激ng察,他可害怕去被劳教。

    当下忍不住擦了把汗。

    “激ng察同志,我的学生都是好学生,绝对不会有人指使社会的小混混打同班同学的,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误会。”

    那两个激ng察也对这整个班级扫了几眼。

    把目光停留在金奎身上一会儿。

    金奎吓的腿都哆嗦了。

    “激ng,激ng察叔叔……我,我不可能……不可能是我的。”

    那激ng察笑了。

    “不是他,那两个招供的半大小子是刚加入马华强一伙的,说你们班那个指使者狠着呢!”

    王霞脸sè变了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的学生不可能有那种人存在的,肯定是哪里搞错了,那群小混混经常劫我的学生,怎么可能受我的学生指使?还听我学生的话?”

    王霞像只老母鸡似的,极力袒护她的学生。

    那两个激ng察摇头苦笑。

    一个激ng察摇头说:“老张,我看也是不可能,那两个小混混估计是被吓懵了,瞎编的。”

    “嗯,可能是!”

    王霞又问:“我的学生王伟怎么样了?”

    “肋骨断了两根,身上的伤不轻,估计得躺一个月了。”

    ……

    那两个激ng察说完走了。

    王霞呼的出了口气。

    纤纤玉指不禁有些哆嗦。

    这时下课铃响了起来。

    班级的学生出奇的静。

    这时朱娜回头看了看陈楚,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嘴唇动了动没说。

    陈楚打马华强她是目击者。

    她有些鼓鼓的胸口起伏了两下,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她不敢确定把这句话说出来能不能就判定陈楚是幕后指使了。

    又一想就陈楚那样的,能指使马华强?说出去也没人信了。

    在她心目中,陈楚始终是那个猥琐,家里穷,学习差,讨人厌的。

    他这辈子都会是这样,永远不会改变的。

    混了两节课,陈楚见没什么事儿,也就放轻松了。

    看来是马华强还够意思,没把他咬出去。

    马华强和王伟没冤没仇的,这次纯粹是为了自己了。

    以后得感谢感谢这小子了。

    而后两节课,陈楚也听马小河说了,马华强没事,毛岁才十七岁,其他几个也都是算未成年人,顶多派出所罚款,再给王伟看病就完事儿了。

    再说马华强一伙都不知道进去多少次派出所了,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教的是化学。

    陈楚听的昏昏玉睡,终于盼到了铃声响起来。

    而这时,班主任王霞站在窗口看了陈楚一眼,随后点了一下头。

    陈楚收拾完书包并没有马上走。

    而是朝着王霞办公室走去。

    果然,她也没有走。

    见到陈楚,王霞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她身高有一米六五,加上高跟鞋有一米七了。

    以前感觉陈楚只到她肩膀。

    而现在自己穿着高跟鞋,感觉陈楚的个子已经到她耳朵以上了。

    “嗯……老师一会儿去市里开会,有车接送的,估计开完会差不多一点半了,这样,你下午两点到镇里,这是老师家的地址,另外电话也给你写上了。”

    王霞把写好的一个纸条递给陈楚。

    他展开,看到一行秀气中又不乏刚劲的钢笔字。

    “恩,那……那就麻烦老师给我补课了……”

    “呵呵,不用客气,你是我的学生,给你补课也正常了,就这样,我先走了……”

    陈楚也退了出来。

    只是临出门的时候朝王霞圆滚滚的臀部盯了一眼,咽了口唾沫,真想现在就上去,把她的裙子撩上去。

    然后掏出下面狠狠的干一顿。

    陈楚晕晕乎乎的甩甩头。

    这时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他想去停车场取车。

    因为只有半天课,所以学生中午都没带饭,都回家吃去了。

    这时,徐红从学校的后墙走了出来。

    看见陈楚,她没有避让他的目光。

    而且脸上露出笑容来。

    陈楚正好下面邦邦硬的,都看了王霞一上午了,能不硬么。

    心想正好干了这丫头败败火,如果上不了,反正时间来得及,先回去干一把那小莲,再回家吃点饭,再去王霞那补课。

    这时,做值ri的金奎迎着徐红走过去。

    “妹妹,干啥呢?”

    “滚!”徐红骂了他一句。

    “嘿嘿,咱俩处对象呗!”金奎腆着大脸说。

    “我有对象!那呢!”徐红白净的下颌点了下走过来的陈楚。

    这时学生已经走净了。

    金奎看了一眼个头只到自己肩膀的陈楚,一下乐了。

    “妹妹,他是你对象?他在班级最熊了,你咋愿意找他这样的?”

    “你管的着么?”徐红白了他一眼。

    然后走到陈楚跟前,挽着陈楚的胳膊。

    张开红红的小嘴儿就在陈楚脸上亲了一口。

    “老公,你咋才放学,我都想死你了……”

    陈楚和金奎全石化了。

    徐红今天还画着一点淡妆。

    陈楚闻到一股清香的香水味儿,看着她那红彤彤的嘴唇,不禁浑身一荡。

    下面更硬了。

    要是没有金奎在场,他肯定忍不住一口咬住徐红的小嘴儿好好亲亲了。

    “你,你……”金奎从心里泛起一股恨意。

    陈楚打马华强的事儿他不知道,他整天就趴在最后面睡觉,而且人也邋邋遢遢,没人搭理他。

    当然,也搭理不起他,这家伙人高马大的,男老师都不愿意理他。

    但是在金奎认为,全班男生都有对象他都可以理解,但是唯独陈楚有他就不能容忍,如果是王伟有对象,人家学习好,正常了。

    但这小子哪里比自己强?

    “糙你麻痹的陈楚!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和徐红在一块!”

    “糙你妈的死胖子!老娘愿意跟谁就跟谁,你管的着么!”徐红过去就扬手就抽了他一嘴巴。

    “滚!”金奎推了一把徐红。

    他的劲儿可比徐红大多了。

    金奎是感觉没使劲儿,而徐红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了。

    陈楚摇摇头,心想徐红这娘们就是祸水。

    但今天这口气咽不下去,也不想咽下去。

    再说,老张头儿让他没事就打架。

    正好试试这个金奎。

    陈楚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了才说。

    “金奎,咱去后面打一架,要是我打不过你,徐红让给你了!”

    “糙!你是个几把!”

    金奎指了指陈楚,涂抹星子都飞了出来。

    两人来到了学校后面大墙边上。

    金奎伸手就去抓陈楚的脖领子,准备抓住后就一顿炮拳。

    不过陈楚一顺他的手腕,简单的一个顺手牵羊的招式,就把他蹬蹬瞪的往前带走四五步。

    金奎收力不住,一头栽了下去,两手准备拄住地面,这时陈楚膝盖猛的往上一提。

    这一下按照古拳里面的招式是撞击敌人的下颚或者鼻子的。

    不过陈楚这招第一次用,撞偏了,膝盖咚的一声狠狠撞击到金奎的脑门上。

    “咚!”

    发出一声闷响。

    金奎两手捂住头,屁股撅起来多高。哎呦哎呦的跪在地上叫唤起来了。

    徐红愣住了。

    她没想到陈楚这么能打,这金奎可比马华强他们猛多了,马华强一伙看他这块头也不敢蚂蚁啃大象,到陈楚这一个照面就倒了?就完事儿了?

    她胸口起伏着,缓了两秒钟,然后走到陈楚跟前。

    那金奎懵了,已经站不起来了。

    “老公……”徐红软绵绵的叫了一声。

    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挂在陈楚的怀里。

    像是只小猫似的红彤彤的小嘴儿温柔的贴着陈楚的耳边轻声说。

    “老公……你真厉害……我爱你……嗯,今天,今天你就要了我……我是你的。我都等不及了……”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