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感受着徐红软绵绵的身子。。

    不由得浑身发烫起来。

    女人有各种武器,尤其是她们会发sāo,会发贱,这便让男人受不了。

    陈楚感觉下面硬邦邦的,憋的很难受。

    几乎想现在、立刻就把徐红就地正法。

    不过他内在还是很传统的,旁边还有个金奎在,他不想有外人在和女人摸摸抓抓,他不适应这样的。

    陈楚轻轻的推开徐红。

    “金奎,你服不!”

    金奎此时感到满脑子的金星乱窜。

    晕晕乎乎的。

    “陈楚!我糙你妈!你他妈的偷袭,我服你麻痹啊!”

    “行,你歇一会儿,然后咱再打。”

    陈楚靠在大墙后面,抱着膀子等金奎恢复。

    他忽然觉得这大块头是个练拳的好靶子。

    张老头儿不是让他没事儿就打架么!自己只能找比自己强的人干,这才能练出来。

    当然,不能太强了,要是季扬得罪的那个老疤来,自己还是吃不消的。

    就先从这些小喽啰开始练练手。

    金奎恢复了一阵,慢慢的抬起头,虽然还感觉脑子里金星乱冒,不过比刚才强多了。

    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见陈楚靠在墙头,徐红细细的胳膊挽着他的脖子。

    那红红的嘴唇,不时的在陈楚的脖子上蹭着,亲着。

    金奎气坏了,他和徐红是一个屯子的,家离的也不远。听说徐红处对象了,是个黄毛小子,他就准备把那小子揍一顿,不过没几天,就听说那小子住院了。

    胳膊被人打骨折了。

    金奎就想把徐红追回来,没想到她竟然和陈楚处对象。

    陈楚这小子在班级就是一个窝囊废,至少初一和初二是班级最窝囊,最邋遢,学习也不好,胆子又小,家里又穷的一个小逼崽子。

    他怎么能配的上徐红呢!

    而今天自己就被这个最弱的刑子打趴下了。

    他根本就不服,认为刚才只是巧合。

    “陈楚!小逼崽子,今天我整死你!”

    金奎晃了晃大脑袋,咬着下嘴唇,往前大步流星几步到了陈楚跟前,一拳就抡了过来。

    陈楚把徐红推到一边,没有动,双眼微眯,直视着金奎抡过来的拳头。

    等拳头快到速的俯身,金奎那一拳打在土墙上,土屑纷飞,他也疼的咧了咧嘴。

    而此时肚子已经挨了陈楚快速的两拳。

    “我糙!”

    金奎骂了一句,肚子痛的不由自主的俯下身。

    陈楚又两拳揍在他圆圆的腮帮子上,接着飞起一脚也踢到他头上。

    陈楚的拳头挺重,如果这两拳一脚踢打在马华强头上,他早就趴下了。

    但金奎只是后退几步,更被激怒了。

    “我糙尼玛啊!”

    愤怒的金奎像一只暴熊,挥舞着两只大拳头就朝陈楚扑过来。

    陈楚有点傻了,这小子也太牲口了,难道不怕疼么!

    但只愣了一下,陈楚也兴奋了。

    这样的活靶子才好,要是两拳打倒了,那就没意思了,以后还怎么练拳。

    他没把这当做打架,而只当做练习,心情放松下来,身手也灵活了,动作也迅捷起来。

    闪展腾挪,躲避过金奎的进攻,抽机会对金奎的空档猛踢猛打。

    打架最忌讳急躁。

    所谓一打胆,没有胆量千万别打架,没打的时候自己先哆嗦起来了,瞻前顾后,害怕被别人打坏,或者怕把别人打坏花钱治病。

    这样你就干脆别打架,被欺负好了。

    要豁出一头,反正今天老子和你死磕了。这便是打胆。

    二打眼,眼神得好使,人家拳头来了,棒子来了,你不能闭眼,要睁着眼躲避,不要人家棒子都落到头上了,你还捂着脑袋闭着眼,那只能挨揍。

    眼睛要始终盯着对方,哪怕被打的双眼封侯了,也要盯着对手,躲避攻击。

    第三打的是功夫,第四打的是躲闪。

    有胆量,反应机敏之后便打的是技巧了,拼的是功底了。

    而比功夫更重要的便是闪避,躲避对手的锋芒,而抓住机会猛攻对方的空档,以己之强攻对手之弱,便能出奇制胜。

    陈楚心情放松下来,跳跳窜窜的,把古拳的套路第一次的完全施展出来。

    有几次,他满可以把金奎放倒在地,然后用碎拳猛击他的头部,把他打懵。

    不过他为了练拳,反而只捡金奎肉厚实的地方揍。

    比如明明踢软肋,他便知踢他的大腿和屁股。

    拳头明明落在后脑或者膻中,陈楚只打他的小腹和后背。

    咚咚咚击打的声音是不小,也把金奎打的哇哇大叫。

    不过不至于把他揍趴下。

    而金奎始终打不到陈楚身上,他身体大,但是他的动作也慢。

    空有力气使不上。

    陈楚的下盘有少林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的底子,下盘稳健,即使被打到也不会倒。

    这一下两人斗了二十多分钟。

    金奎的胖脸蛋子不知挨了多少拳,都被打肿了,肚子和后背挨的拳头更多,屁股也不知道被踢了多少脚。

    布满了鞋印。

    最后陈楚发起了一次强攻,拳头像是雨点似的噼里啪啦的落在他的胖脸蛋子上。

    那上面的肉都被打的像开水似的翻滚了起来。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不打了!”金奎一边叫一边两手抱住头。

    陈楚又踹了他屁股两脚。

    “金奎,你妈的服不!”

    陈楚也停下来喘了两口气,打了这么半天,他并没有流汗,感觉拳头落到身体上,比打空拳省力的多。

    再说金奎这胖乎乎的身体,拳头打上去也挺轩乎的。

    “我,我不服!我他妈的早上没吃饭,我要是吃饭了能整死你!陈楚,明天,对,明天不上课,周一,你等周一的,下午放学咱俩谁也别他妈的走,就在这干架!”

    “行!谁走谁是孙子!”

    “对!是他妈的曾孙子!”

    金奎骂了一句,然后呲牙咧嘴的往回走了。

    等绕过学校墙头,感觉陈楚看不到他了,他这才哎呦哎呦的叫起痛来,感觉浑身都像被揍散了架子似的。

    金奎撸开长袖和衣服一看。

    肚子和胳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偷偷的解开裤子回头看了眼后腰和屁股,都淤血了。

    “陈楚!我糙尼玛啊!”金奎边往回走边哼哼唧唧的骂。

    ……

    “楚哥!”

    等金奎走了,徐红才走近陈楚。

    刚才她有点看傻眼了。

    这就像电影里演的功夫片似的,她现在对陈楚有点崇拜了。

    “楚哥,你会武术啊?”

    “不会,瞎打。”

    陈楚拍了拍徐红的后腰。

    “刚才你摔的一跤,现在还疼么?”

    他说着又细心的帮徐红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土。

    “陈楚,你对我真好。”

    徐红一下扑进陈楚的怀里,然后紧紧搂着她的脖子。

    她忽然觉得在陈楚身边非常有安全感。

    “陈楚,我以后能不能当你媳妇啊?”

    陈楚皱了皱眉。

    他虽然想上徐红,但不想骗她。

    “我和你说了,我有对象,我以后会娶她当老婆的,我们……就是玩玩,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徐红听的眼里水汪汪的,想推开陈楚掉头就走。

    但是又有些舍不得。

    她就这么搂着陈楚的脖子,感觉至少这一刻还是真实存在的。

    一说到媳妇的事儿,陈楚倒不好意思上徐红了。

    推开了她,看了看学校教室里的挂钟,已经十二点多了。

    自己回家吃完饭差不多就一点半了,下午还要去王霞那呢。

    便要骑自行车回家。

    徐红忙说:“陈楚,你……你不是和我要,要干那种事么?反正下午你也没事,咱俩去,去县里的旅馆,再不,再不去别的地方……”

    陈楚停了一下,他下面真硬了。

    县里旅馆也不贵,开间房最便宜的十块钱就够了,当然,他也是听别人说的。

    前天下过雨,现在苞米地和壕沟的雨水还有,到处泞歪歪的,没法干。总不能两人在大道上脱了干!

    陈楚呼出口气,又想到王霞和她约好的补课,被金奎这一耽误,干徐红的时间还真不够了。他想了想说。

    “下午我有事儿,明天是周六,早上你在这等我!咱们干。”

    陈楚说完骑上了二八自行车。

    在他心里,王霞老师的诱惑远比徐红诱惑大。

    或许王霞那种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熟女远比徐红这个青涩的山杏好。

    如果在这和她干了,那就和王霞失约了。

    得把她们的时间段分开,今天先探探王霞的路子,明天再干徐红这个小**。

    “嗯,明天早上……早上七点,我在中学这等你,不见不散……”

    徐红说完,脸红扑扑的也转身扭着屁股走了。

    “七点?这**真是憋不住了啊!”

    陈楚笑着骑着二八自行车没有直接回家。

    回家也是自己做饭。

    他先把自行车扔到老张头儿那,这老家伙没在家,不知道sāo到哪去了。

    反正他家也没人,自行车扔在那,陈楚便想去小卖店先买点吃的,然后去县城王霞那。

    “小莲姐,买面包。”

    都十二点多了,农村人都上地干活了,这个时候是关键了,苞米都长的很嫩了,怕牲口啥的祸害,也怕有人偷,一般都看地去了。

    那小莲自己在家,正在柜台后面扇着扇子。

    一边回味着昨天被陈楚干的享受,一边琢磨着怎么搅和和王大胜离婚。

    见陈楚进来。

    她下面一下就cháo乎乎的。

    两腿夹得很紧。

    像是怕里面的水流出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裙子,由于天太热,她两腿劈开,扇子往裙子底下扇着风。

    “给你面包,再给你一根肠,哎呀,把钱收回去!我能要你的钱么!”那小莲风情万种的白了陈楚一眼。

    陈楚嘿嘿笑了。

    “小莲姐,面包我拿走了,肠你自己留着,你看这么粗。”

    “滚!你这个死人!”

    那小莲脸红扑扑的,从柜台后面绕过来就掐陈楚。

    陈楚本来想吃完面包就走人的。

    他幻想着去王霞家,然后把王霞老师糙了。

    不过和那小莲闹了几下。

    陈楚下面就硬了。

    “小莲姐,我要干你。”

    “陈楚,不行,这可是大白天……嗯……你实在要干,那你就快点干,我关门。”

    那小莲把外屋门关上。

    她呼吸也有点急促了。

    大白天干这种事,她既害羞又觉得刺激。

    陈楚也呼出一口气,没想到那小莲能答应,不过看着她白裙子下面隐隐约约的屁股,他下面更硬了。

    陈楚憋不住的从后面抱着她的小蛮腰,把她抱到了柜台后面。

    “小莲姐……”

    “别说话了,别亲我,快点干,干完你快点走,大中午的人多。”

    “嗯……”

    陈楚解开裤带,掏出大家伙。

    那小莲手扶着门框,衣服也没脱,只把裙子往上撩了一下,露出白白的屁股。

    陈楚把她的裙子里面的白裤衩扒掉,然后对准了她下面合着的缝隙,噗嗤一下就进去了。

    那小莲啊的一声,两手抓紧了门框,身体就像荡秋千似的,被陈楚一下又一下的顶撞了起来。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