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你快点!”那小莲脸上红扑扑的。。

    她两手扶着门框,不过眼睛却向着两边飘着。

    因为大白天的,不能关买卖的栅栏门了。

    只是把小卖店外面的门插上了。

    有人买货进不来。

    而两人已经进了里屋,里屋也有一节柜台,主要放一些不经常卖的例如黄纸之类的货物。

    那小莲刚扶着门框被陈楚硬顶了两下,大白兔受到冲击撞到了门框上。

    她有点吃痛,这才换了一个地方,两手扶着柜台,屁股撅了起来。

    陈楚更兴奋了,两腿把她的小脚岔开。

    见那小莲下面没有穿丝袜,两条滑腻白皙的小腿光裸着。

    又把她的裙子掀到后背。

    看到那小莲下面肥嫩的火烧云,仿佛有些浮肿。

    陈楚摸了摸。

    那小莲娇嗔道:“别摸,挺疼的,昨天让你干的都有点肿了,你快点shè,不然来人咋办?还有,我这几天也得消消肿,这几天你就别来找我了……”

    她一说被下面被陈楚给干肿了。

    更刺激陈楚了。

    他下面挺着,在那小莲火烧云处磨蹭了几下,那里面已经水汪汪的,陈楚随后噗嗤一声又刺了进去。

    那里面的肉壁把陈楚的大家伙裹挟的十分紧凑。

    “小莲,你这里真紧啊!干着真舒服……”

    “啊!行了,你快点干。啊啊啊……”

    陈楚抱着她的屁股开始猛烈冲刺起来。

    而且快速的动着根本没间断。

    那小莲不敢大声叫唤。

    压低声音骂道:“陈楚,你个驴!我,我,我……我糙你妈啊……”

    “啊!”陈楚在她骂了这句的时候shè了出去。

    他趴在那小莲美背上停了一会儿。

    下面的家伙才软软的从她下面滑溜了出去。

    两人黏糊糊的东西顺着那小莲的火烧云往下流淌,从她的大腿根儿一直流到小腿儿,接着落在她光着的小脚丫上。

    那小莲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高高的浪cháo。

    两只秀美的脚尖还紧绷的竖起着。

    她啊啊的低声呻吟了几声。

    这才翻过来。

    “死人!真是被你干死了!你咋那么烦人呢!”那小莲说着扑进陈楚的怀里。

    “抱抱我,快点。”

    陈楚心里骂了句**。

    还是抱着那小莲,嘴找到了她的红唇,狠狠的亲吻着。

    那小莲胸口都被汗泽弄湿了。

    又让陈楚亲的胸口起伏,像是透不过气来。

    她把陈楚推开,喘着粗气,随后找出纸,擦拭了一番。

    然后把内裤提上去,又找来纸垫在下面。

    “死人!下次不准shè里面,动不动他就往外面流!”

    陈楚嘿嘿笑说。

    “小莲姐,你说咱这几次都干了进去,会不会生小孩。”

    那小莲笑了。

    “生个屁小孩儿啊,我都带环了,我现在才不想生孩子呢!我二姐说了,女人生孩子早了该变体型了。”

    那小莲说着把裙子放了下来。

    不过还是感觉热,拿扇子过来,又把裙子撩起来,冲下面扇风。

    陈楚刚干完了一次。

    应该歇一会儿再硬的。

    但见到那小莲这个sāo样,几乎抑制不住下面又有了感觉。

    正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有人吗?买东西!”

    那小莲吓了一跳。

    陈楚也有点着忙,就要从后窗户跳出去。

    “你干啥?别跳!大白天的让人看见你跳我后窗户成啥了?”

    “我,我不都跳好几回了么?”

    “你先在屋里待一会儿!”

    那小莲说着收拾了一下,把头发弄湿喊了句:“来啦!”

    随后把陈楚塞进大衣柜里。

    陈楚从缝隙见到那小莲把门打开。

    进来一个三十多岁风sāo的女人。那小莲说自己正在洗头发。

    而陈楚见那进来的女人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虽然三十多岁了,却还是风韵犹存的。

    她细细的水蛇腰,头发往上面盘着,下面穿着一条黑sè的体型裤,挺紧身的。

    浑圆的大腿异常的xing感。

    当她转身看货物的时候,那大屁股还是坚挺的往上翘着。

    陈楚咽了口唾沫,悄悄的把大衣柜的门又开了一些,看到那人的面孔。

    杏眼,桃腮,嘴很小,皮肤nǎi白sè,上身是一件很小的黑sè背心,和白花花的nǎi白sè的皮肉呈鲜明的对比。

    我糙!朱娜他妈。

    这sāo娘们……

    陈楚在县宾馆撞见了朱娜他妈和村干部徐国忠开房搞破鞋。

    当时这娘们叫的那个浪。

    但只看到了个侧脸,上次在县医院朱娜得阑尾炎,朱娜她妈由于着急,所以面容陈楚也没看太仔细。

    今天一看,这娘们不错啊。

    他听别人说朱娜他妈三十三岁,只比刘翠大一岁,她十七岁生的朱娜。

    但更诱惑的尤其是朱娜他妈这屁股。

    长得咋这么挺翘,跟刘翠似的。

    陈楚还想多看几眼。

    不过人家已经买完货走了。

    那小莲找了个塑料袋装了些吃的,走进里屋来。

    “出来!”

    “哎。”

    “这些拿着吃,好好补补,等……等过几天我消肿了再来找我……”

    陈楚下面又硬了。

    “小宝贝,你消肿了,可是我现在又肿了。”

    那小莲低头一看,见陈楚那大棍子又支棱起来了。

    不禁脸红扑扑的。

    “陈楚,你,你就是个种驴!你个死人,赶紧走了……”

    那小莲虽然往外推他,不过心里却欢喜的紧。

    陈楚越是使劲儿干她,她越是好受。

    就算那小莲不推陈楚,他也得走了。

    时间已经到一点十分了,再不走就和王霞老师失约了。

    他从王家小卖店出来。

    看着那小莲在窗玻璃上冲他挥手。

    心想:“这活好,白干,白吃,还白拿。这不知道是谁玩谁。”

    陈楚一转念,脑子里又想到朱娜他妈来。

    朱娜他妈真白,屁股真好,脸也年轻的很。而且那天**他听的下面邦邦硬的,感觉不用糙朱娜他妈,只听她**,下面都能shè了。

    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和朱娜他妈搞一把。

    不知不觉走到了张老头儿的破屋子。

    陈楚才看到塑料袋里装了不少东西。

    又是猪蹄儿又是鸡腿啥的。

    陈楚想了想,把两只鸡腿给张老头儿留下了。

    自己把猪蹄儿啃了,火腿肠和面包吃了。

    这才骑上自行车往县城奔去。

    县城不大。

    如果打个出租车十分钟不到就能从东跑到西。

    白海县城有段顺口溜便是这么说的。

    “白海县城最牛逼,五块钱打车从东跑到西,南边就是那县zhèngfu,北面就是炼人炉,五块钱吃碗麻辣烫,留个黄毛骑着大幸福,挂俩低音炮托着小对象,十块钱开个房,一毛五的小麻将,县医专的妹子贼拉靓,没有二百干不上,哎呀没有二百干不上!想找便宜去那洗头房,二十一炮能遇到亲老娘……”

    这段顺口溜陈楚也是听做饭的厨师叨咕的。

    他学习不好,但是记这方面却特别上心。

    人家说一遍他就全记住了。

    当下他哼哼唧唧的叨咕着,大二八自行车也吱嘎吱嘎的蹬着。

    而王霞给他的地址也很好找。

    县开发区就那么大一处新建的楼盘。

    县里人没啥钱买,翰城人根本不可能来买。

    所以卖出去的并不多。

    准备给一些县里领导或者职工分房子用了,也是公家掏钱了。

    陈楚赶到这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十分了。

    二十多里路不多也不少,不过陈楚边骑车边哼唧,还脑子里幻想着一会儿干季小桃,一会儿干那小莲,还想干刘翠,最后想干朱娜和她老娘。

    相比之下,陈楚更喜欢干朱娜她老娘。

    那老娘们真sāo啊。

    陈楚按照王霞给他的地址,然后找到了十六栋,也便是这楼区的最后一栋楼。

    四单元502。

    我擦,这四单元也是最后面的,再往后就是一片瓦砾,再往回很长一段之后,那就是高速公路了,是通往沈城的了。

    陈楚停在这,看到单元门上的数字,他历来对数字迷糊。

    感觉应该按502这个按钮。

    便按了一下,发出叮咚的声音。

    而那门边传来了王霞的声音。

    “是陈楚吗?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给你开门。”

    足足过去了三四分钟。

    单元门才咔的一声开了。

    陈楚心想,王霞老师是不是在家和男人干事儿呢,怎么过这么久才开门。

    又一想,王霞说她男人今天不在家啊?

    他把二八自行车早停到了别处,然后拉了把单元门,上了楼梯。

    新楼楼梯上到处是白白的粉末灰尘,而整栋楼有些静得yin凉。

    五层楼对从农村出来的陈楚根本不费事儿。

    等他到了四楼的楼梯口,见王霞已经开了门,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来啦?”王霞笑着说。

    陈楚不禁一愣。

    因为王霞穿的……和以往不一样。

    她上身是一件黑sè的小衫,很修身的那种,把里面的一对大白兔衬托的鼓鼓囊囊的,像是随时大白兔都会坠落到地面似的。

    而她的头发向后梳拢,扎成了一根马尾辫。

    这让平时给人严肃拘谨的她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活泼美丽的可爱的邻家大姐姐的模样。

    而她的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那短裤很短,只到了大腿根。

    两条丰腴的白花花的大腿光裸着。

    下面是一双卡通的拖鞋。

    陈楚下面一下就硬了起来。

    王霞仿佛一下年轻了……或者说一下清纯了好多。

    以前算是一个xing感的熟女,那丰满的nǎi和肥沃的屁股,让陈楚魂牵梦绕。

    恨不得看着她狠狠的撸。

    最好的理想就是站在她面前,让她亲眼看着自己冲着她撸。

    现在的王霞一下从一个xing感的老师成了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大学生的模样。

    浑身散发着清纯,xing感,彭勃弹xing的sāo气。

    “快进来啊!”王霞又招呼一声。

    随后笑着转身去取拖鞋。

    陈楚几步走了上来。

    看着王霞撅起的屁股。

    自己下面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不停的想到,上她,快上她。

    陈楚偷偷的把下面摆正一个位置,不然裤子已经顶起帐篷来了。

    陈楚把鞋脱了下来。

    换上拖鞋。

    他没穿袜子,不过脚洗的特别干净。

    王霞把他的鞋放到鞋架子上。

    陈楚低下头,透过她黑sè的小衫,可以看到她里面的ru沟。

    陈楚故意找了个好位置往下看去,王霞里面的两只大白兔被他清晰的看到了。

    那两团鼓鼓的,鼓出了一道美人沟。

    陈楚好想把下面的家伙在那沟壑里好好的出溜出溜。

    王霞仿佛感觉到了陈楚火辣辣的目光。

    不过她不躲不闪,反而身子放得更低。

    不禁是胸口,她的屁股也撅了起来。

    陈楚可以看到她腰间和后背肌肤露出的一大片雪白和腰下面牛仔短裤露出的深深的一道腚沟子……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