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一片白花花的。。

    这种诱惑让陈楚有些难以自拔。

    仿佛已经陷入了那沟壑里,深渊当中。

    他站着不动,王霞也蹲着不起来。

    那意思像是在问,你看够了么?没看够继续看。

    最后还是陈楚败了。

    不好意思看了,把目光收了回来,难舍的从王霞的美人沟和臀部移开。

    浑身燥热难耐。

    王霞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微笑,这才站起娇躯。

    “陈楚,你怎么出汗了?是不是天气太热了?你坐到卧室透透气!我去给你弄杯冰水。”

    王霞说着把他让进了卧室。

    又插上了电风扇。

    王霞家没有空调,毕竟是在县里,能住上开发区的新楼就挺牛的了。

    再说以王霞和她男人陈坤的工资也消费不起了。

    毕竟是工薪阶层,一个月就那两千三千的。

    陈坤报社多少有点油水,而王霞在破镇中学教书,面对的都是农村的一些穷孩子。

    他们的家长能让孩子上学念书就不错了,更不用说给老师送礼了。

    王霞家是两室一厅的。

    装修的简单却非常的有情调。

    给陈楚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

    更像是待在闺中的闺房似的。

    两室一厅当中,陈楚被让进了王霞和她男人的卧室。

    只见卧室中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床单是白sè带有黑sè斑点的。

    这让陈楚一下想起了王霞的内裤就是这种图案。不禁又是一阵冒汗。

    床下又一圈厚厚的地毯。

    窗子挡着淡青sè的窗帘,墙壁雪白,挂着王霞和她男人的结婚艺术照片。

    照片不算太大,照片中王霞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脸上笑容甜美,凸显了丰胸和秀颀的身姿。

    睫毛应该是嫁接的,长长的,而眼睛也画着的,显得那般细长而大。

    而她的男人亦是一身白sè的西装,他长得不高,和王霞个头差不多的。

    身材也瘦弱。

    头发有些谢顶,脸上有着短短的却很密的胡茬子,带着厚厚的眼镜片。

    虽然照片中他尽力的装饰,不过那模样怎么看怎么猥琐。

    脑门挺亮的,有点知识分子的孱弱。

    陈楚暗想,这有点像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

    不过他也知道王霞的男人是个报社的编辑。算是人家有个好工作了。

    女人都是很现实的。

    人家有个好工作,也有房子,找个漂亮的老婆也容易了。

    不过陈楚看王霞那大大的挺翘的屁股,不禁也为她男人这小身板感到担心,心想这小体格子能伺候得了这么大屁股的媳妇么?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女人**强不强,看屁股也能看出来。

    一般屁股大的女人,挺翘的需要的便多,小男人一般伺候不好她。

    这时,王霞端着一杯冰水走了进来。

    陈楚忙站起身礼貌的去接。

    两人都穿着拖鞋。

    王霞感觉陈楚和她的身高差不多了。

    顶多差个一两厘米。

    而且陈楚胸口的肌肉鼓鼓的,好像挺结实的模样。

    她不禁脸上一红,想到自己男人还是个排骨队长,两人抱在一起都咯的生疼。

    “陈楚,你好像长个了?”王霞笑着说。

    “唔……最近早晨经常跑步。”陈楚笑了笑。

    心想可能是练拳练的,张老头儿说过练拳可以把骨节抻长,当然又吹嘘说练别的拳弄不好是破坏身体,影响生长,而只有练他教的拳才是正统,才能拉伸肌肉和骨节。

    陈楚自然当笑话听了。

    “嗯,跑步是好事儿,以后再多吃点肉和胡萝卜,胡萝卜吃多了长的更快。”

    她说着呵呵笑了笑。

    手里的冰水并没有递过去。

    而是打量了一番陈楚说:“你,你去我的那个房间,这个房间好像也热……”

    陈楚哦了一声,王霞让他拿着电风扇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有的时候我愿意在自己的房子住,因为我和我老公xing格和喜欢的风格不搭,他喜欢明快简练的,我喜欢温暖蜗居的……”

    陈楚来到王霞的卧室,真的感受到了一种蜗居的紧凑和温馨。

    这房间布置的基本就是粉sè和红sè。

    窗帘的落地红的,床幔是深粉sè的。

    墙壁也是粉刷的粉sè,还有卡通的图案。

    床上有高高的蚊帐,像是一个立体的三角形。

    而蚊帐也是粉sè的。

    里面放着红sè的枕头和粉红sè的被褥。

    地板是红sè软软的地板革。

    踩在上面软软的。

    王霞轻快的脱掉了拖鞋,像是一只欢快的子一样扑到了自己的床上。

    “陈楚,你看我的床好!”她咯咯咯的笑着。

    陈楚看着她趴伏在自己的床上,屁股隆起来多高,好想扑过去,把下面就那样的从她的屁股后面弄进去。

    然后好好的干。

    “好,老师,你的床真好。”陈楚心里却想说你的屁股更好。

    “呵呵,你来坐坐!”王霞说着两只光裸的小脚丫来回的摆动着。

    陈楚呼吸更急促了。

    心想王霞的脚长得好美。

    他好想去舔,从她的脚脖子一直舔到脚后跟,再舔……

    王霞的脚趾甲涂着黑sè的脚趾油。

    陈楚感觉自己的心都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他忽然想起朱娜的的脚趾也是涂着黑sè的。

    这黑sè的脚趾甲太xing感了。

    陈楚慢慢的走到床边。

    王霞拍了拍床铺说:“坐啊!来老师家不用客气,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白天你,你姐夫也不在家,他的报社忙……这个周六周ri他还要出差……”

    王霞脸红了红,低下头。

    陈楚装作不明白一样嗯了一声。

    他有点怕,主要还是和王霞不熟。

    王霞躺了一阵,陈楚下面硬的几乎要刺破裤子,好几次都想冲上去把她压倒。

    然后哭着跪着都行,反正要把王霞办了。

    但是他想想又不敢。

    这时王霞坐了起来。

    随后下床拿出了英语书之类的。

    “差点忘了,给你补课的,咯咯……”

    王霞笑了笑。

    翻开了课本,陈楚要下床。

    王霞又说:“你……你还是在床上坐着,嗯……你不用把我当成老师,就当成朋友,或者……或者是姐姐,这样你不拘束,学习也快,你看你都热的出汗了,把外套脱了!”

    陈楚哎了一声。

    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解开了扣子。

    他里面穿了件白sè的背心,很便宜的那种,但却很修身。

    这几个月里,他一直练拳,背心脱掉,胸口的肌肉鼓鼓的。

    王霞惊了一下,深呼吸口气,这才接过陈楚的外套,挂在衣服架子上。

    眼睛又盯着陈楚的胸肌好一会儿,这才咳咳两声说:“我们……我们从哪开始?你,你哪里不会……”

    陈楚还是觉得坐在床上不舒服,王霞又给他弄来个非常小的小椅子。

    陈楚坐在床下板凳上,王霞就坐在床上。

    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蜷缩着,陈楚热的喝了口冰水,身体一下凉爽了不少。

    王霞也把窗子打开,不过窗帘还是拉上的,屋内开着灯光,橘黄sè的激ng巧的吊灯,发出的灯光亦是灿烂温馨。

    陈楚看着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哪还有心思学习啊。

    王霞一教他英语才发现,原来陈楚啥都不会。

    连简单的单词都不会拼,更不会写了。

    王霞叹了口气。

    不过她灵机一动说道:“陈楚,你看哈,其实英语很简单的,我教你,你看香蕉这个单词,banana,拼写也很简单,你实在不会,也记不住,可以用简便的办法,你看用汉字来拼写就是‘波娜娜’。”

    王霞说着也感觉有点热,把外罩脱掉了,里面黑sè的小背心,把她那一对爆ru更是凸显出来。

    “你跟着我念,波娜娜,b,a,n,a,n,a……”王霞说了一遍抬起头。

    看着陈楚盯着她的胸口咽唾沫。

    她脸上娇红一下,心也跳了跳。

    “陈楚,跟老师念啊……”

    陈楚盯了她小衫,深呼吸口气。

    “波……波拿拿,b哎,嗯,啊,嗯啊。”

    “嗯,差不多,你看是不是很好记。你写一遍。”

    陈楚马上就写出来了。

    下面硬邦邦的。

    心想我糙!原来英语也很简单么!

    王霞又教她美丽这个词。

    陈楚也记住了。

    不就是‘13揉得否么?’13那玩意得揉,不揉人家女生就得把你给否了。女人就是越干她才越喜欢你的。

    陈楚眼睛亮了。

    王霞一连教陈楚十几个单词,陈楚竟然全记住了。

    王霞高兴的拍手。

    “陈楚,你真是好聪明啊!你学的真快,按照这个速度,不出三个月,你的英语成绩肯定及格的……嗯,下面咱们学铅笔这个词儿,跟老师读——pencil……”

    陈楚笑了。

    “老师,这个好记住,不就是‘喷sāo么!’”

    王霞愣了愣,脸刷的更红了,贝齿轻轻的咬住下面的红唇。

    只是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

    陈楚又念了两遍:“喷sāo,喷sāo……”

    他是随便念的。

    不过王霞下面却都湿了。

    她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是不是喷sāo了?

    她此时很想陈楚能搂她进怀里,男女同处一室,总是有些尴尬,有些暧昧。

    她低着头,随手抓起陈楚喝了一口的冰水扬起脖颈喝了一口。

    脸上**辣的玉火被浇灭了一半。

    呼吸一口气,凉爽了许多。

    但是脑中还是纷乱的。

    好像有两个声音在斗争中。

    一个声音说,不行,他是你的学生,他还没成年呢!这么做不道德。

    还有个声音却说,他是男人,你看他下面那么大……你的男人不行,女人只有短短十年的好时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再说男人女人本来就是自然界的产物。

    他和动物一样,都是受激ng孕育而生,男欢女爱是不违法的,是自然的媾和和交配,如果男女欢爱也是不道德的,那人类的本身,生命的本身就是龌龊了……生命,本来就是雌雄交融,本来就是欢爱旖旎,才能繁衍不息……

    两种声音在王霞脑海中就像两个人在不停的辩论和争吵……你是老师,你是育人为本……你是女人,你需要男人的爱……

    陈楚抬起头,见到王霞两腿间的牛仔裤底竟然湿了,一些水从她的两腿间渗透出来。

    如果不明白的情窦未开的男孩儿肯定会笑王霞尿裤子了。

    但陈楚明白,她是发情了。

    陈楚嚯的站了起来。

    他也憋的难受极了。

    王霞感觉陈楚起身。

    不禁抬起头,见陈楚胯下已经支起那么大的一根棍子,挺立而狰狞。

    她不禁整个身子都软了。

    低低的唤了声。

    “陈楚……”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