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王霞把脸转了过去。。

    她两条雪白大腿加紧,掩盖着自己的尴尬。

    如果陈楚再大胆一些抱住她,或许她就会投降的。

    会卸掉所有的矜持投入火热男人的怀抱当中。

    女人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多么强大,她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小女人。

    需要被人宠着,被人爱护。

    陈楚心里也在斗争着。

    想了一会儿。

    脸上的汗又滴了下来。

    王霞马上站起身。

    “我……我去下卫生间……”

    陈楚看着她屁股后面也湿了一些。

    下面更是受不了的要喷出去似的。

    嗓音沙哑的要叫住她。

    不过马上又明白过来,她是自己的老师,怎么……怎么可能看上自己呢!人家是市里人,而自己只是一个农村人,人家男人是报社的编辑,而自己……只是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

    这和他与季小桃不一样,季小桃只是一个护士而已。

    而她……

    陈楚感觉有些自卑,感觉配不上自己的老师。

    过了十多分钟,王霞才重新走了出来。

    她恢复了当老师的穿着,粉红sè的裙子,上身的白sè的小衫。

    两条胳膊露在外面,下面的小腿只露出一截白花花的。

    她换掉了牛仔短裤和里面已经湿乎乎的内裤。

    那内裤都粘呼呼的了。

    她紧着鼻子。

    冲了一会儿面孔。

    自责着自己,简直太不要脸了,怎么想和自己的学生发生点啥?自己还是老师么?自己太……是不是个荡妇?竟然想背着自己的男人偷汉子?

    那不成了婊子了么?

    她羞愧,懊悔着。

    把头发又重新梳拢起来。

    恢复在学校的模样。

    不过这种熟女的打扮让陈楚更有感觉了。

    “嗯……咳咳,可能太热了,我,我再给你倒杯冰水。”

    王霞说着,这次弄来了不少的冰块。

    随后不想教陈楚单词了,这些单词本来好好的,在她一讲解,陈楚一理解都成了男女那啥的事儿了。

    比如chiea,这个很简单的中国的或者瓷器的单词。

    陈楚叨咕着说‘拆那,插哪?’

    ‘插哪?’王霞晕了。

    本能感觉陈楚的下面要插进自己的裙底。

    下面又火辣辣的难受。

    简单的英语句式说出来也变味了。

    ‘我特可拉撕啊揉yin’

    ‘蕾丝抱可撕哎哧b各’

    ……

    反正从陈楚嘴里蹦出来的单词和句式,王霞下面都会又感觉,而她自己说出来也是脸红。

    “陈楚,我们学几何。”

    几合?

    激合?

    “学代数!”王霞却掏出一本生物书来。

    随便一翻正翻到女xing的下体构造,里面还有图画。

    王霞马上合掩了书本。

    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巧合,还是中邪了。

    她擦了擦汗,平息了一会儿。

    最后讲起了化学和物理。

    渐渐的她恢复了当老师的模样,在陈楚面前走来走去的。

    ……

    陈楚不知道喝了多少冰水。

    一下午总算熬过去了。

    已经六点多了,陈楚这才下楼。

    王霞想要留陈楚吃饭的,不过又害臊起来。

    陈楚也是满身火热的,骑着二八自行车往回走。

    王霞在楼上见陈楚骑着自行车走了,这才迫不及待的掏出电话给闺蜜邵晓华打去。

    “喂?怎么样?你们啪啪啪的干完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清脆女孩儿的声音。

    “干啥啊?可……可羞死我了……”

    “怎么回事?”

    王霞把过程说了一遍,邵晓华哈哈的笑了起来。

    “喂,你比人家大了十岁呢,怎么还那么不好意思啊!没准人家可是一个小处男呢,你别以为你们家陈坤是什么好饼,上个礼拜我的一个同事看见他在翰城的醉凤凰里面摇着可嗨呢!”

    “别瞎说,他,就他那种人,能干出那事儿?”王霞不信的。

    翰城的醉凤凰是一个大迪。

    而里面亦是藏污纳垢,传言醉凤凰的厕所经常发现避孕套。

    便是喝多了的男女进里面啪啪啪的解决生理问题。

    也有不少女的是被男的下了催情药啥的。

    王霞只是听说,但那种地方,打死她都不想去的。

    更不相信陈坤去那种地方了。

    “王霞,你可能是当老师当傻了,其实……其实男女间不就是那点事儿么!他出力气,挤出那点水儿他就爽了,你被啪啪啪的干,干完了你也爽了。要不,我先帮你试试水,你那个学生介绍给我,我勾引勾引……”

    “晓华,你别闹,他……他真只是个孩子。我……反正我不行的,就这样!我,我挂了。”

    “喂,别挂啊,你要实在不行,今晚反正你老公也不在家,我请你去醉凤凰,你去那两次就行了,就明白男女就那么回事,各求所需么!再不抓紧时间玩,等老了你后悔去!凭啥他们男人喜欢玩岁数小的,三四十,四五十岁,甚至六七十岁都要玩个十六七、十**的小姑娘。

    “为啥我们女人就不能玩个小少男?你当老师那么方面,再说那男孩儿不总偷看你nǎi和你的腚沟子么?肯定对你有意思,你啊,不行让给我……”

    ……

    王霞挂了电话。

    胸口一阵起伏。

    这一夜她注定睡不好了……

    陈楚直接来到张老头儿处。

    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正一口一口的喝酒,手里面抓着鸡腿啃着。

    “嗯,还算你小子有良心,鸡腿你留下的!不过你小子也够缺德的!怎么把猪蹄儿给啃了不给我?还把骨头啃的到处都是。”

    “老家伙,有鸡腿吃就不错了!对了,和你说个事儿。”

    陈楚把王霞的事儿说了一遍。

    “老家伙,你说我该怎么办?上?她是我老师,这个女人不比农村的女人,要是那小莲我肯定上,但是她……”

    “她咋的?她就不是女人了?她有啥特殊的?就是圣女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屁股撅的高高的让男人那玩意儿干!”

    张老头儿白了他一眼。

    “老家伙,你,你的啥意思?是干?”

    “嗯,这还用问么?人家都说了男人不在家,你还不干?你真够笨的!行啊,看在你给我留下鸡腿的份上,今儿个高兴,我教教你周易,也就是算命。”

    “切!不学!”

    陈楚一翻眼皮。

    “你这叫迷信,你那么会算,自己咋……”

    陈楚想说你怎么落到这一步,不过想了想马上改口说:“咋算不到我有猪蹄儿,然后在家等着我,抢我的猪蹄儿啃多好!”

    张老头儿毫不在意。

    “嗯,命中有些能改变,但有些是定数的东西是改不了的,反正和你说那么多你也不明白啥,你就给句痛快话,学还是不学!”

    “不学!学那东西简直就是浪费脑细胞!”

    “嗯,我本来想先教你算女人心里是怎么想的,知道了女人心里的想法,就知道她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比如今天,你就可以糙了王霞,你说迷信那就迷信把,不过这叫做读心术……既然你不学,那我就睡觉了。”

    “等会儿!”陈楚叫了一句。

    “老家伙,那我就先凑合学学看!”

    “嗯,好,不过学读心术首先要从基础开始,也便是认识卦象,卦象就是八卦,八卦分八八六十四卦,八八六十四卦又能互相变换,互为补卦互卦,每一个卦象又可分六十四种变化,最后可有四千零九十六种变化……而万变不离其中,所谓盛极者衰,衰需忍耐,而落寞到了极致,亦可绝地逢生否极泰来……”

    陈楚听的打了个哈欠。

    被张老头儿狠狠的敲了一个爆栗。

    被打的一下就激ng神起来。

    “女人!女人!记住,你只要学会这些,按照我说的学,那你就有数不尽的女人,那么多,那么多白花花的女孩儿的身体啊!在向你招手那!”

    张老头儿继续诱导着:“陈楚,你不是为了我学,也不是为了你自己,你为了黄橙橙的金子,为了白花花的姑娘……”

    陈楚一听女人眼睛就放光了,马上就激ng神了,使劲儿的点着头。

    ……

    张老头儿一直白话没停,都快十一点钟了,他才打个哈欠。

    “嗯,你回去,把我说的记住了,唔,明天你去主动找你老师补课,男人就要主动些,她比你大也是女人,她再牛,再时髦,也是长着火烧云的女人,只是外面穿着一层衣服罢了。”

    陈楚点了点头。

    然后说:“明天,我得先去学校一趟,和徐红约好的。”

    “行啊,反正你下面抹了……抹了我的朱砂血,坚挺无比的呢!以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好处,男人么!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实在胆子小了,就摸摸自己的裤裆,看看你长得那玩意是不是带把的!”

    “行!老家伙我明白了。”

    陈楚脑子里现在全是乱糟糟的周易八卦这些图形和解释。

    出了门,打了个哈欠就往家走。

    路过王家小卖店的时候,听到那小莲在和王大胜在吵架。

    不过那小莲自然是占上风,王大胜只是唯唯诺诺。

    陈楚用脚丫子想都知道,王大胜肯定是想和那小莲干啥。

    那小莲就不让他干啥了。

    不仅一阵好笑,那小莲那火烧云都被老子给干肿了,你还是别想了,等过几天你老婆养好了,我再去干。

    让尼玛王大胜以前欺负老子。

    陈楚回到家。

    陈德江正在喝酒。

    盆里的豆腐白菜没吃几块。

    “回来了?快过来吃饭!怎么这么晚?”

    “嗯,在老师家补课晚了,回来去张老头儿那待一会儿。”

    “嗯……”陈德江叹了口气没说啥。

    饭菜已经让他热了好几遍了。

    他只是怀疑这小子是去张老头儿那了,还是又和那小莲滚到一被窝去了。

    心想这他妈的小子!

    他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喝了口酒,心想得尽快给他定亲,或者把这驴送走打工才行。

    陈楚吃了四大碗米饭,然后回到了西屋。

    他被张老头说的有了底气。

    心想,明天老子先干了徐红那**,然后再去县城王霞家补课。

    他不禁想到今天自己和王霞的每一个细节。

    尤其王霞那黑sè的脚趾甲,更是xing感无比。

    要是把王霞丰腴的身子压住,分开她的两条白花花大腿,再把她的丰腴的大腿竖起靠拢一起。

    自己就能边亲吻着舔着她的小脚,下面还能狠狠的干她了。

    陈楚想到这个姿势,和王霞的脚,竟然实在忍不住的先撸了一把。

    王霞,你是我陈楚的,你跑不了的,老子明天狠狠的糙你……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