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这一夜也做了不少的c混梦。。

    他本以为会梦到王霞,或者季小桃,那小莲的。

    但是出奇的朦胧的梦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出现了。

    短发,白皙的脖颈,水蛇腰,圆圆的大腚。

    身穿一袭白sè的紧身旗袍,而nǎi白的皮肤像是婴儿般的光滑无暇。

    陈楚下面硬了。

    正想看着这女人撸。

    那女人却缓缓的转过身。

    体态丰盈,媚眼如丝,顾盼之间风情万种,sāo气横流。

    陈楚的哈喇子淌了下来。

    那女人眼睛又细又长,睫毛弯弯,脸上画着淡妆,一股熟女的sāo气和诱惑让他无法自拔。

    那挺翘的琼鼻,红红的小嘴儿,微启贝齿,红唇滑腻。

    说话声磁xing十足。

    “陈楚……”

    “朱……朱婶儿……”陈楚咽了口唾沫说。

    那女人正是朱娜他妈。

    “哎呦,别这样叫人家嘛!人家都是你的人了……”

    那女人说着摇曳着水蛇腰走到他跟前,白sè旗袍里的大腿开始在他下面磨蹭。

    他下面更硬的受不了。

    陈楚呼吸急促起来。

    整个人仿佛麻木了。

    忙俯下身看着朱娜她妈旗袍下的两腿之间。

    头一下埋进了她胯下旗袍当中。

    “啊……”那女人玉仙玉死呻吟了一声。

    陈楚正要好好闻闻她那火烧云,然后把她的白sè小内裤扒掉,干一把。

    猛然感觉一阵yin风袭来。

    他整个人的毛孔瞬间乍开。

    这yin风他很熟悉。

    马上回头,见一黑衣从雾蒙蒙的远处遥遥走来,仿若走的不快,但颤颤巍巍中却几个喘息间就到了他身遭不远。

    “啊……”陈楚叫了一声。

    正是县医院那个……那个野鬼。

    他回头见朱娜他妈已经不见,他想跑,却感觉双脚动弹不得。

    只等那野鬼慢慢的靠近。

    “张老头儿!老家伙!快,快来救救我!”

    那野鬼发出桀桀的声音,仿若在冲他谩骂,但陈楚一句也听不懂。

    倏地!

    他感觉野鬼已经上身,整个身体绷得挺直,他拼命的挣扎搏斗,口中不停的往外吐痰。

    村里也有一些迷信的老太太讲鬼最怕吐痰,打鬼要反巴掌反脚才行。

    陈楚挣扎着,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勒紧,像是要窒息一样。意识缓缓的涣散。

    他手舞足蹈,摸到兜里的那只墨绿sè扳指,忽然想起张老头儿的话,他伸手把扳指掏出。

    身后那野鬼啊的惨叫一声便逃走了。

    陈楚猛的睁开眼,见自己还好端端的躺在炕上。

    根本纹丝未动。

    他伸手掏了掏放在旁边的裤子,一下摸到了那么玉扳指。

    他深呼吸几口气。

    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鸡鸣声。

    陈楚拉开灯,找了一段棒线,把扳指拴起来,挂在了脖子上。

    棒线一般都拿来纳鞋底,他**岁的时候也用他当放风筝的线,十分的结实。

    过了几分钟,陈楚擦了擦汗。

    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

    心想怎么做了这么个梦。

    外面还有些黑。

    陈楚又想到了梦中的那个野鬼,自嘲的笑笑。

    虽然身上鸡皮疙瘩还刷刷的竖起,他咳咳了两声,摸了摸胸前的玉扳指,心想,这玩意能对付野鬼的。

    给自己壮胆。

    关了灯,陈楚轻轻的推开门,溜出了门外,接着跳过墙头,一路小跑,又来到那处荒地处。

    慢慢的摒弃了所有杂念。

    随后探手出招,打出古拳的套路。

    一套古拳打完,身上已然汗水涔涔。

    接着又被风吹干,什么野鬼和玉扳指的全都被他抛却在脑后。

    而演练这套古拳之时,他感觉比昨天更清晰的感悟到风吹、草动、落叶、草丛里的蚱蜢,这种细碎的声响,细微的传在耳边,而他慢慢闭上眼。

    忽的,他伸手一抄。

    睁眼见竟是一片树上飘落的嫩叶。

    应该是被风摇鸟晃,禁不住脱落。

    陈楚愣了愣,随即一阵欣喜。

    马上闭眼再次感悟,再度打拳。

    仿佛心神合一,静下来之时,根据周围的声响辨别,这套拳打的也更自然流畅。

    “呼……”

    陈楚演练了上百遍,仿佛这套拳路更清晰的印刻在脑中。

    睁开眼,此时东方已大亮,太阳如同嫩嫩的鸡蛋黄一样煞是美丽。

    远处传来阵阵的鸡鸣声,而屯子里的炊烟也袅袅升起,在半空中连成一片,幻化成各种形态。

    陈楚收拳,感觉浑身酣畅淋漓。

    头脑清醒中,不禁又出现昨夜张老头儿和他说的什么八卦之类,本来繁琐的图形和卦象。

    在清晨头脑中无比的清晰和错落有致,诸多卦象分列整齐,像是阅兵一样排列齐整,等待检阅。

    陈楚思绪晴朗,却没注意胸前那玉扳指每在他思考或者打拳之时都一闪一闪发出微亮的波光。

    陈楚回忆一遍,感觉全然记住,笑了笑,随后一路小跑往屯子里跑。

    而刚到屯边。

    发现一辆吉普车停在了屯口。

    车子停了,门打开时,先出现一只白sè的穿着细密丝袜的美腿。

    那白sè黑底的高跟鞋极为的诱人。

    接下来,那美腿一直伸展到丰腴又充满弹xing的大腿根,只在一瞥之下,那美人的水蛇腰和短发飞扬便出现在陈楚眼中。

    白sè的旗袍把朱娜她妈裹挟的玲珑有致。

    略微施了脂粉的面容粉雕玉琢,nǎi白的脸蛋儿,还带着风sāo的成熟女人的勾魂儿的魅力。

    一颦一笑中那股风sāo儿像极了狐媚子。

    朱娜他妈没有看到陈楚,只是冲吉普车招了招手,接着走进自家小院。

    朱娜家住村西,陈楚住村东。

    吉普车绝尘而去,朱娜他妈扭动着水蛇腰开了大门,白sè旗袍把她的屁股裹的极为挺翘,中间的臀沟在扭动中极为的深陷。

    把两瓣臀瓣异常清晰的呈现在陈楚眼前。

    “呼!”

    陈楚看着她那两瓣屁股狠狠咽了口唾沫。

    下面早就硬邦邦的了。

    看见朱娜也开门,好像睡眼惺忪的在和她老娘说着什么。

    陈楚下面硬邦邦的真想冲进去……

    把她和她老娘一起办了。

    “呼呼……”

    陈楚喘着大气,忽然想到昨天梦里朱娜她老娘也是穿着这身白旗袍,和今天的一摸一样,浑身汗毛又乍了起来。

    我糙!

    陈楚咧咧嘴,也不回家了,直接跑到张老头儿那,咚咚咚的敲起了门。

    “王八蛋陈楚!这么早你叫魂哪!”

    张老头儿骂着打开门。

    “你这个驴,这个山驴逼!”

    陈楚呼的跑了进来,在张老头儿的火炉前烤火。

    张老头儿这房子很cháo,很yin,一年四季都得生炉子。

    “你……你咋的了?”

    “老家伙,不骗你,我,我真又中邪了!”

    陈楚有点哆嗦,把昨天梦里的事情,和今天遇到的说了一遍。

    “老家伙,你说不能这么巧合,朱娜她老娘穿的白丝袜的图案我都梦的一般不差……”

    “嗯……”

    张老头儿点了点头。

    随后闭上眼,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只手快速的掐算着。

    过了片刻眼睛睁开。

    老眼中出现一丝浑浊之sè。

    随后慢慢说道:“那野鬼昨天是来了。”

    只一句话,陈楚一屁股坐在那了。

    “老家伙,你,你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呸!谁吓唬你了……昨天是那野鬼七七十四九天,yin气最重的一天。按照迷信来说,她是找人上身的,这野鬼应该生前懂点什么,不然一般人死后也不能这样,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用处。可能是我给你抹的……抹的朱砂血引起了这野鬼的垂涎。”

    “朱砂血?”陈楚一愣。

    张老头儿叹了口气。

    “以后和你说,这朱砂血,其实不是朱砂血,是……是谁都想得到的,不管是人间高手,还是yin间,总之你和我好好学,学会了本事就自然不怕这些东西了。”

    张老头儿说着一抓陈楚胸前。

    看到玉扳指,眼中闪烁几下。

    有些惊喜,又有些无奈。

    “你回去,对了,今天你不是要干徐红么?你小子轻点糙,别把人家小姑娘干哭了……”

    陈楚嘿嘿一笑。

    一说到女人,他啥都忘了。

    差不多自己姓啥也不记得了。

    “嗯,我这就回去洗澡,然后嘎嘎嘎……”

    陈楚发出一声怪笑就跑了。

    张老头儿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笑。

    “牲口啊,老子给你抹的是龙血,那野鬼能不惦记么?还好在这个小乡村,高手少啊,等一月后,龙血全部进入你血液中,也就好了。不过,那舍利禅应该被这小子开启了。”

    张老头儿摇头苦笑,又暗自嫉妒。

    轻轻的自语:“舍利禅老子研究了几十年他都未开启,里面的奥妙也未得到一点,老子拼死得到这玩意容易么!这个山驴逼竟然一个来月就开启了,妈的!是不是老子太纯洁了,所以这舍利禅瞧不上啊!”

    妈的,这舍利禅既然开启,便是认主了。老子就好好培养这驴!

    ……

    陈楚回家洗了个澡,随后吃了两碗面条。

    和老爹说去补课去,骑着二八自行车朝镇中学去了。

    镇中学周六周ri空荡荡的,像是坟场似的。

    陈楚把二八自行车停好。

    左右看了看也不见徐红的影子。

    心里正纳闷,忽然感觉身后有风声。

    几乎本能的回身踹出一脚。

    “啊——!”

    一声叫喊。

    陈楚转身,见徐红已经被他踹到了大墙根儿那,一屁股倒在那了。

    “哎呦!哎呦,我的屁股啊……”徐红一手揉着大屁股,一手揉着小肚子。

    “你……你……陈楚,你……个没良心的……”

    徐红气得,疼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陈楚懵了。

    刚才脚只是本能的踹出去的。

    忙笑嘻嘻的跑过去。

    “哎呀,红红,你咋不和我打声招呼啊,来,哪疼,老公帮你揉揉。”

    他一叫红红,还嬉皮笑脸的。

    徐红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这疼,还有这儿!”

    陈楚看了一下她的小腹,手伸过去,隔着衣服揉了揉。

    感觉徐红的小腹软绵绵的,手一接触上就跟过电似的。

    “徐红……”陈楚低低叫了一声,嘴凑过去亲她。

    徐红没有躲闪,闭上了眼,嗯了一声。

    红红的小嘴儿被陈楚的嘴唇堵住。

    陈楚狠狠的亲了起来。

    徐红嗯嗯的被吻着,两手顺势也搂住了陈楚的脖子,感觉浑身**辣的,软绵绵的。

    陈楚的手解开她白sè衬衣最下面的两粒扣子。

    随后手伸了进去。

    摸到了那柔柔滑滑的皮肤。

    接着一路往上,一下抓到了徐红戴着ru罩的两只大白兔。

    “小宝贝,你这真大!”

    陈楚说着,熟练的手伸进她的背后。

    徐红的衣服是紧身的,贴紧后背。

    手有点不好伸,陈楚两根手指挑着她的ru罩后面,一弄就开了。

    徐红那两只白白大大的大兔子终于解放了。

    被陈楚握在手里狠狠的揉搓起来。

    徐红的嘴也张开,陈楚的舌头伸了进去。

    “啊……陈楚,别,别在这啊……”

    “嗯,那我们去哪?”陈楚问。

    “我……我们去女厕所干,反正那也没人。”徐红脸红扑扑的说。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