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女厕所?”

    陈楚脸红了。。

    不过继而又兴奋了起来。

    女厕所那地方……是他既想去又不好意思去的地方。

    嘴上吞吞吐吐的,心也跳的厉害。

    但是他其实是非常想去的。

    曾经在初一的时候,他看见漂亮的屁股大的女孩儿进进出出女厕所。

    他下面就梆硬梆硬的。

    都想过自己冒充女的进去。

    当然那是想象,事实是不现实的。

    也想过晚上在女厕所后面抠一个洞,然后白天的时候绕到后面去看。

    但又怕被抓住。

    这个胆子他还是没有的。

    “去……去那好么?”陈楚问。

    “有啥不好的?再说周六周ri女厕所都没人。”徐红说了一句。

    随后把他的手推开,两手伸进衣服后面,把胸罩系上了。

    “男厕所没女厕所干净的,再说,那也比壕沟强多了啊。”

    陈楚想了想说:“我还是喜欢壕沟,女厕所总感觉别扭。”

    “别扭啥?最起码里面挡风,在壕沟干,上面风吹沙子呼呼的,弄的满身都是。”

    陈楚心里有点酸。

    心想徐红是不是和别的男人在壕沟干过啊?

    或者也在女厕所干过?

    不然怎么对这里这么了解啊?

    不过他想了想算了,反正也不和人家结婚处对象的,不就是玩么?

    有女人还不干,那不是傻么?

    王露,那小莲,刘翠,这些女人不都是被人干过么?自己不也干的挺爽的么?

    而且还要干朱娜他妈,朱娜他妈都和徐国忠干过了,自己不也想闻人家屁眼么?

    那徐红咋了?最起码岁数还小呢,比她们肯定嫩多了。

    对!干!

    “行,那就去女厕所!”

    陈楚说完又盯着徐红圆滚滚的胸口,心想一会儿得好好的揉揉才行。

    “算了,还是去壕沟,你不喜欢那,再说,壕沟能躺下,女厕所没法躺下干的,毕竟味儿受不了。”

    徐红说着扭着屁股就扳着墙头,准备跳过去。

    农村学校的厕所和市里的不一样。

    都是蹲便的,拉完了屎尿就掉到茅坑里了,哪有市里带水冲的。

    陈楚还没进过女厕所,正兴奋着,人家徐红已经跳出了大墙。

    他想了想,那就钻壕沟。

    他总听别人说马小河他二婶儿总和人家钻苞米地,钻壕沟,然后干一把是二十块钱。

    他也看见了他老婶儿和徐国忠钻苞米地干了。

    干的也挺爽。

    他和刘翠钻过几次苞米地,不过都没干上。

    不是用嘴就是用屁股蹭出去的。

    不过这地方可是挺让人兴奋的,算是苞米地里打过浪了,但是壕沟里还没试过。

    嗯,也行,先试试在壕沟里干,然后再去女厕所里干。反正都试试,以后……在教室理干,看看啥滋味……

    陈楚心里琢磨着,下面也硬了。

    跟着跳出了大墙。

    两人朝那天的壕沟走,不时的能碰见一辆两辆拖拉机从旁边经过。

    等他们过去了,陈楚就摸摸徐红的屁股。

    偶尔也用力抓两把。

    把徐红弄的哎呀哎呀的说他烦人。

    两人正走着,陈楚猛然回头见学校大墙翻出来一个黑影。

    那人快步朝他这走来。

    陈楚开始没觉得是谁。

    不过脑子一过滤,忽然就一个晴天霹雳。

    那人身材高大,长发,而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老疤!’

    陈楚浑身汗毛竖起。

    我糙啊!

    张老头儿提醒过他,自己救了季小桃,坏了老疤的事儿,这小子肯定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的。

    “徐红,你快跑!”

    陈楚推了她一把。

    “咋了?”徐红一脸不解。

    这时他见老疤已经朝这里快不走,近乎小跑了。

    “我……我仇人来了,你快走!”

    “你仇人谁啊?”徐红愣了一下,回头,见一个高大的长发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离她们也就一百来米的样子了。

    “老疤!”

    “啊!”徐红听过老疤的名头,她和马华强一伙瞎混过一段时间,知道老疤几年前进的监狱,和季扬有仇。

    马华强这伙人,或者说凡是小混混,都是非常崇拜老疤季扬这样的人的,所以每天都把这些人砍过谁,捅过谁的事儿都挂在嘴边,像偶像一样的崇拜。

    陈楚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还好没在女厕所和徐红干,不然就被堵住出不来了。

    “赶紧跑!”

    他冲徐红喊了一句,自己也跑了。

    徐红见陈楚都开溜了,自己也朝另一条路上跑了。

    徐红虽然是女生,但跑的也不慢。

    而老疤的目标就是陈楚。

    几乎无视了徐红的存在,他见陈楚跑了,脸上的伤疤跳动了几下,就像是大毛毛虫蠕动一样。

    撒开腿就冲陈楚追了下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

    陈楚跑了一阵回头一看,老疤离自己不到十米远了。

    毕竟老疤身材高,腿长,二十七八岁爆发力也比陈楚这个年纪强多了。

    而陈楚再见老疤双眼如同鹰隼,分明带着浓浓的仇恨。

    此时,老疤伸手入怀,他穿着外套是长袖的,而当他手再掏出来,竟然多了一把两尺多长的宰牛刀。

    “我cāo啊!”

    陈楚两条腿都麻木了,一劲儿的猛跑。

    心想尼玛的跟我有多大的仇啊!

    至于往死里整么!

    一般的刀都一尺来长,大多用来杀猪的。

    但杀牛却不行,因为牛体型庞大,心脏也比较深,所以得用两尺左右的尖刀。

    那尖刀在阳光下光亮闪闪,陈楚已经看到了那深深的血槽。

    他和马华强他们打架只是拳脚,撑死了用棒子。

    但是这老疤出手就是玩命。

    打架和玩命也是两回事。

    敢打架的,但不一定敢杀人,真正杀人的,一般很少打架,认为没意思。

    陈楚发现自己越跑越远,再往前就是更荒的荒地了,那样早晚得让老疤逮住。

    不行,自己得绕弯往回跑。

    陈楚撒目见前面有一颗弯脖子的大树。

    他忙跑过去,绕到了树后。

    老疤也追了上来。

    陈楚第一次离着他切近,面对面的两人一树前一个树后。

    都呼哧呼哧的喘气。

    “你,你至于么?多大个事儿啊?”陈楚说。

    老疤没有废话。

    两眼狠狠瞪着陈楚,陡然往树后一冲。

    “你妈的!”

    随着骂声,宰牛刀狠狠刺了过来。

    陈楚本能的窜过,躲过一刀。

    但跳出了树后,两人像是相扑似的对峙着。

    陈楚害怕极了,腿都哆嗦。

    老疤就像是一只野兽,慢慢的靠前,陈楚便慢慢的后退。

    他想到自己学的古拳,学的醉八仙和少林大小洪拳,但是面对想杀人的老疤,他什么都忘了,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使不出来了。

    这时,他胸口的玉扳指淡淡的闪动一下。

    他不知道,但他忽然心平静下来。

    见老疤一点点的靠近,仿佛不那么怕了。

    感觉四周的荒地像是一片平静的湖泊。

    而这时老疤的宰牛刀狠狠刺来。

    但在陈楚眼中这平静就像落叶。

    他手中的刀和他手中的落叶没什么区别,区别的只是自己的眼睛。

    陈楚吓得闭上眼,忽的感受着这风吹草动,几乎本能的伸手一探,随后轻巧的像昨夜接住落叶一般,运动古拳的招式往后面一摔。

    老疤的刀被他的咯吱窝夹住,而借助老疤的冲劲儿直接把他甩了出去。

    老疤唉哟一声,朝土坡下滚去。

    陈楚这时睁开眼,见自己咯吱窝里夹着一把刀。

    而老疤已经被甩的滚下了土坡。

    他吓得扔了刀就往回跑。

    一路狂奔,快跑到学校大墙的时候,才敢回头看。

    见老疤提着刀,追着自己,离他三四十米了。

    陈楚哆嗦的爬到墙头,跳下去取自己的二八自行车,手哆嗦的差点车锁都没打开。

    见老疤也跳过墙头了,他推着车助跑一阵,才骑上去一顿飞快的猛蹬了起来。

    老疤追了一阵没追上,也消失了。

    陈楚怕老疤绕路堵自己,他一路猛骑到了县城。

    直接跑到了王霞老师楼下,他这才缓了口气。

    按响了502的门铃声。

    陈楚亦是紧张的四下张望。

    王霞今天她又被闺蜜数落了一顿,说她是笨蛋,是废物。

    放着资源浪费都不用。

    自己憋着。

    现在她心里又挣扎起来。

    不过一想到陈楚结实的胸膛和下面的坚挺。

    她下面就湿润了。

    昨天晚上,她自己抠了好半天才舒服的睡了。

    早上也后悔为啥陈楚临走的时候没告诉他第二天让他再来。

    陈楚也没有电话啥的。

    她正忐忑。

    而门铃响了起来。

    她看到楼下的陈楚,又激动,又害羞。

    平复了一会儿激动的心跳,这才打开门。

    听着陈楚咚咚咚的脚步声上楼,她心乱如麻。

    打开了房间门,强装镇定。

    “来了啊~!”

    陈楚嗯了一声。

    鞋都忘换了,直接走进屋。

    踩到人家红木地板一串脚印,这才反应过来。

    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回去换鞋。

    王霞只是害羞的笑。

    忽然见陈楚全身都是汗。

    “你……你这孩子,咋全都是汗呢!来,快把衣服脱了……”

    陈楚也不顾及了,把上衣连同背心都脱了。

    进了王霞的屋,他才感觉自己是真的安全了。

    王霞看到他身上有些发黑的肌肉,小心脏这个激动的跳啊!

    陈楚个子和她差不多高了,这身板,竟然有六块腹肌。

    男人对女人的大胸和挺翘的屁股是没有抵抗力的。

    而女人也是同样对男人大家伙和腹肌没有抵抗力。

    王霞好想俯身下去抱住陈楚的腰好好的舔一舔他的腹肌。

    她激动的又说:“你……你的裤子也湿了。”

    说着王霞脸红了。

    “哦,好。但是……”

    “哎呀,别但是了,你先进我屋子去脱,我给你找干衣服,你跑着来的么?”

    陈楚没说什么,只进了王霞粉红sè的房间,门半开着,陈楚把裤子也脱了,就剩下一个三角裤头。

    脱下来的裤子也顺着门缝递了出去。

    “老师家有洗衣机,给你洗一洗,你稍等,我给你先找干爽的衣服。”

    王霞抱着陈楚的衣服刚走进卫生间,就受不住的俏脸埋在陈楚满是汗味的衣服上使劲闻了闻。

    这汗泽脏,但是却透出一股她做梦都想得到的男人粗矿的味道。

    不过她忽然想到,糟糕了,自己房间床上还放着蕾丝内裤呢!自己换洗忘记收了。

    她忙往房间跑去。

    此时陈楚浑身上下只剩下内裤,差不多光溜溜的了。

    不禁很清凉,也放松了下来。

    忽然,他看到王霞床上的蕾丝内裤。

    往门口看了看。

    忍不住伸手拿起来,受不住诱惑,放在鼻尖狠狠的闻了起来。

    这时门开了,王霞啊!的叫一声。

    羞耻的不得了。

    见自己刚穿过的蕾丝内裤揉成一团在陈楚手里,而他竟然使劲儿的闻着,嗅着,还舔……

    “陈楚……你……”

    陈楚也傻了。

    “王,王霞老师……我……我喜欢你……”

    (ps:下章拿下王霞,唔,感谢89597496,烽火人生,小三小三和大家的打赏...月票,红票...收藏……太多了,写下来得一个章节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文笔有限,不足之处见谅了。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