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好男人是没女人喜欢的。。

    这句话并不是太武断。

    即便是那种流芳千古的爱情故事也是从流氓开始的。

    比如牛郎偷看人家织女洗澡,还偷了人家仙女的衣服,不答应嫁给他,就不还给人家衣服。

    织女不能光着腚再飞上天,那以后就成仙界的……不是仙女是激女了。

    然后牛郎得逞了。

    把人家糙了,肚子也搞大了,还不断的搞大,生了两个孩子。

    最后还成了一段佳话,流芳百世。

    咳咳!

    董永实力弱些,只搞大了仙女一次肚子。

    那奔月嫦娥也不是什么好鸟,下凡跟人家搞破鞋……。

    还有祝英台发sāo发浪装疯卖傻缠梁山伯求被干……

    总之,不管这些男中sāo客,还是女中sāo杰,最后都成了佳话,被世人赞颂。

    说到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sāo,男人不喜。

    老实的男人没女人喜欢怨不得别人了……

    ……

    陈楚呼出了几口气。

    感觉爽死了。

    抖动几下下面的家伙,随后抽了出来。

    软软的家伙在王霞光溜溜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的拍打了几下。

    随后看着王霞下面的火烧云流出了一些白白的两人混合的液体,从里面的缝隙慢慢流出,流经她圆润光滑的大腿和小腿,陈楚看着王霞还穿着肉sè丝袜,那液体在她的丝袜上留下一串痕迹。

    不知道好洗不好洗了。

    陈楚舒服的呼出一口气,感觉太爽了。

    有一种点根烟的**。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王霞家可能没有的,自己也不想学那东西。

    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不说,对下面的玩意儿也不好。

    陈楚看王霞还抽噎着。

    伸手拍了她的屁股蛋儿。

    “王老师,别哭了,又不是没玩过,再说了你都二十七了,玩我一个十六的男的,你不吃亏,再说咱第一次都玩了,还玩的那么高兴,第二次咋了?多大个事儿啊,不至于这样……”

    王霞抽泣了两声。

    “滚……”

    “行,你让我滚的啊!我现在提上裤子就走!”

    “混蛋!”王霞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陈楚笑了,把裤子又扔在地毯上了。

    伸手抱起王霞的娇躯,朝床上走去。

    “来,宝贝,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别闹了,咱好好躺一会儿。”

    陈楚像是哄小孩似的。

    王霞攥着两只粉拳在陈楚胸口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阵。

    陈楚只是笑。

    把王霞按到在床上,狠狠的吻着她,而且嘴在她全身每一寸的皮肤都亲着,都舔着。

    感觉王霞真是娇生惯养的市里长大的女人,怎么皮肤这么嫩呢!

    都跟水豆腐做的似的。

    等他亲到了王霞大腿根的时候,陈楚犹豫了一下,拿过湿巾,把王霞下面好好擦了擦。

    随后头埋下去,伸出舌头狠狠的舔了起来。

    “啊……啊……”

    王霞浑然间飘飘玉仙起来。

    陈楚含着她两腿间的那枚豆豆。

    她整个人都软化了。

    陈楚舔了一阵。

    把王霞搂在怀里。

    王霞又软软的像只小猫似的了。

    两人贴在一起迷迷糊糊睡到了八点多,陈楚下面又硬了,这次干王霞干的时间更长。

    而且换了好几种姿势,王霞所有的矜持和底线也全然没有了。

    配合着,迎合着,撅着屁股,或者坐在陈楚身上,又侧着身子,又被陈楚狠狠压着干。

    干了一个多小时,陈楚又全shè了进去。

    王霞也老实了。

    陈楚休息了一会儿,喘息的胸口渐渐平静下来,嘴舔着她小小的相思豆,叭叭叭的又亲了亲才抬起头。

    “小宝贝,爽!”

    “滚……”王霞说着,脸却紧紧贴着陈楚的胸膛。

    感受着那完美的人鱼线。

    人鱼线便是胸肌和腹肌。

    男人拥有着菱角分明的肌肉,就等同于女人拥有傲然的双峰和翘臀。

    陈楚一手抓着王霞的大白兔,一手捏着她的臀瓣。

    来回的揉搓着。

    王霞嗯嗯的像是小猫叫了两声,俏脸贴着他的胸前蹭了蹭。

    问道:“陈楚,你……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好像很有经验的呢……”

    “嘿嘿,那些姿势都是在黄片学的,再说男女这点事儿还用学啊?你看那动物配种的时候,直接就上了,他们和谁学过?再说了,不就是把一根棍子捅进一个眼里面么,多简单。”

    “呸!”王霞红着脸嗔怪了他一声。

    脸红扑扑的又贴在他怀里。

    这一刻她感觉这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简直是一个粗矿的男人。

    被陈楚的大家伙狠狠干了两次。

    王霞虽然疼了,哭了,但就像是吃过辣椒,大蒜,大葱蘸酱一样。

    回味无穷。

    或者是臭豆腐……

    她男人那下面跟小孩儿手指似的。

    根本就满足不了她。

    而以前在大学时候交过的那两个男朋友,虽然也干了,但下面也没陈楚大。

    一直听别的闺蜜说女人的浪cháo如何如何,她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儿。

    今天她才终于达到了。

    感觉做女人的幸福,算是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值了……

    想到这里,王霞的小手禁不住诱惑一点点的往下,红着脸握住了陈楚的下面。

    那东西虽然软了,不过也不小。

    王霞的小手一面握住,眼角还偷瞄陈楚。

    发现陈楚轻轻的哦了一声,抓住她屁股蛋儿的手用力抠了一下。

    王霞舒服的呻吟着,抓着,撸着陈楚的东西。

    那东西有点硬了。

    此时陈楚想起张老头儿的话。

    不管是多强的女人,哪怕她再时髦,再牛逼,再有气质,也是女人,下面也是圈儿,只要把她干爽了,她就成小女人了。

    王霞就是这样的。

    陈楚感觉自己已经用大家伙征服她了。

    又亲了亲王霞的嘴,感觉美滋滋的。

    已经到了十点,今天晚上陈楚也不打算回家了。

    就和老爹说在张老头儿那凑合了一宿。

    而这时王霞摸到了陈楚胸前挂着的那枚玉扳指,拿起来看了看。

    “陈楚,这东西哪弄的?好像是古董啊?”

    陈楚嗯了一声。

    “那是,还家传的呢!我爸说这是抗战的时候缴获ri本人的,ri本人从慈禧老佛爷那抢的,又被我爷爷抢来的。”陈楚胡编乱造说。

    “哦!”王霞应了一声,又问:“你爷爷缴获谁的?”

    “嗯,一个ri本军官,官也不算太大,冈村宁次听说过……”

    “冈村宁次……”王霞愣了一下。

    忽然扑哧一声笑了。

    起身推了陈楚一把。

    “你个坏蛋,敢骗老师,冈村宁次可是侵华的主战犯啊!你爷爷要是缴获了他?那早就是开国元勋了……唔……”

    王霞红唇动作着,一吐一吐的香舌缭绕,呼吸进入陈楚的鼻孔和嘴里。

    并且她光溜溜的身体从被子里漏出来,优美的线条在粉红sè的灯光中那样的斑驳阑珊。

    陈楚忍不住狠狠的吻住她的红唇,下面又硬了,抵住她的下面就要进去。

    “唔……陈楚,不行……和你说,真的不行,你……你现在还小……这……这种事做多了对你身体不好……”

    陈楚狠狠的吻住她,下面分开王霞的双腿。

    “王霞,我宁愿被你抽成干尸,也忍不住了。”

    陈楚说着下面狠狠磨蹭两下。

    咕叽一声又进去了。

    王霞两眼瞪得圆圆的,嘴被亲的堵住。

    两只大白兔也被陈楚抓住,而且陈楚用的张老头儿教授他的抓白兔的方法。

    五指扣住她的穴位,中指和食指夹住她小小的相思豆。

    开始摸索揉搓起来。

    那小小的,浅粉sè的相思豆没几下就硬了。

    而王霞又感觉那粗长的巨物伸探进了自己的下身。

    陈楚来回抽动两下,里面又湿滑了。

    王霞猛的把头转向一旁,深呼吸几口气这才说。

    “陈楚,别,真的,别干了,明天……还有明天呢……明天是周ri,休息,我男人也不在家……”王霞说完这句话脸红扑扑的。

    陈楚下面动了动。

    她推了他一把又说。

    “烦人……”

    陈楚笑了。

    王霞咬着嘴唇,转脸不看他说。

    “你要是实在想弄就弄,不过大半夜的,弄多了,休息不好,第二天太阳嗮屁股了你都起不来……”

    “嘿嘿,老师太阳嗮屁股是啥样?我看看?”

    陈楚说着话手就伸进她的腚沟子掏了两把。

    “啊!”

    王霞惊呼一声。

    “坏蛋!不带这样干的!你给我好好的,我来和你说点事儿。”

    王霞说着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陈楚就喜欢她这正经八百的。

    这样干着才过瘾。

    不禁下面又往里面送了一下。

    感觉里面湿润的滑滑的,极为的舒服。

    小声呻吟一声说:“宝贝,你开始,我干着,你说着,咱两不耽搁……”

    “得了,你这么干,我还能说啥啊?再说了,再shè进去,我还得擦,还得洗,你和说点正经事呢!”

    “哦……”陈楚翻身从王霞身上下来,下面的东西也湿漉漉的抽了出来。

    随后伸出胳膊,王霞钻进他的怀里。

    陈楚又是捏着她的相思豆,亲着她的嘴唇。

    王霞挣脱开。

    “和你说,你得好好学习知道么?”

    “嗯……”陈楚点了点头。

    “你要是想和我好,那只能好好学习,因为再过个一年半载的我有可能调进翰城的市一中,反正最次也是四中了,你好好学,就算考不上市一中,考进四中也好啊,到时候你家里也高兴,咱们……咱们又离着近……”王霞说着脸红了一下。

    “嗯,也对,到时候就能天天糙你了!”

    “哎呀妈呀!”王霞两手捂住脸。

    羞臊的大脖根子都红了。

    陈楚反而大方的把她的手拉开。

    “有啥不好意思的,咱都糙了两回了。”

    “陈楚,不许你这么流氓,和谁学的,怎么老说糙糙糙的,多不文明啊!那叫**好不好……”

    糙!

    陈楚差点笑喷了。

    心想张老头儿说的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就是这种人了。

    自己偷汉子被男人糙了说**。

    你就说成‘神交’那不也这么回事么。

    陈楚不知声。

    王霞说:“还有点时间,我们再把今天学的巩固巩固。”

    王霞说着起身光着腚儿去把教科书拿来。

    随后钻进被窝。

    陈楚心里高兴,这下好,以后上班主任老师这补课,不用坐着,也不用站着,直接脱裤子,光着腚儿在被窝里搂着糙着就补课了。

    补课累了,就把下面弄进去干几下,干完了,就躺着再学学。

    这被窝里教学可真牛逼了。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