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啊!等会……”

    那小莲大声叫了一下。。

    陈楚也懵了,忙四下回头张望。

    还好这会儿没人。

    “小莲姐,你咋了?”

    “废话!我疼啊!”那小莲脸边疼的汗都下来了。

    “你个死驴!快把下面抽出去!太大了,再说这才两天没和你干,你怎么这么猴急啊!下面都还没湿,你就硬往里面整……”

    那小莲白白的屁股吐了两下。

    往外拽了一下。

    噗!的一声。

    陈楚也抽了出来。

    那小莲呼吸急促,忙四下看了看。

    回头掐了陈楚一把。

    “你个死人!不怕让人看见,你……你和我进屋……”

    那小莲擦了擦脸上汗水。秀眉还皱着。

    “你手里拿着啥啊?”她忽然问。

    “唔……是,是在老张头儿那拿的糊窗户纸……”陈楚瞎掰说。

    “这纸都糟了,还糊窗户干啥啊?再说了,现在还是夏天,你糊窗户干啥?还是给我引火?”

    陈楚蒙了,这要是引火了,张老头儿不得把自己阉了啊。

    “这个……是我爸让我去要的,那个,小宝贝,我都想死你了,咱……”陈楚往她胸口摸去。

    那小莲擦着脸上的汗珠,挡开他的手。

    “你看你看小气样!不要还不行么?这样,一会儿我去你那干,你爸早上啥时候走啊?”

    陈楚看了看太阳。

    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一些,应该七点半到八点钟了。

    “我爸快走了。”

    “行,你把家里收拾收拾,那个……我去你家,在我这万一来买东西的不方便……”

    “小莲姐,我感觉咱还是在这柴禾垛里有感觉。”

    看着陈楚笑嘻嘻的模样,那小莲白了她一眼,提上了裤子,系上了裤带,那意思是没门了。

    陈楚也提好了裤子。

    “别废话了,就去你家,你干不干?反正在这我可不干,埋汰死了。”

    “行。”陈楚嘿嘿笑,那小莲小样一发脾气真是sāo的很。

    那小莲和王霞比属于娇羞可爱的,更难得的是她腰细腚眼子大。

    “行,那我先回家,我在家等你。”

    那小莲点点头。

    我也得把家收拾一下了。

    陈楚亲了她红红小嘴儿一口。

    那小莲骂了句:“死人!”

    陈楚嘿嘿笑跳出墙头,骑着二八自行车回家了。

    陈德江刚出大门口,就碰到陈楚回来了。

    “你这驴小子,昨天干啥去了?”陈德江问。

    “我在老师家补课,回来就晚了,然后去张老头儿那呆会,在他那睡的。”

    陈德江瞪了他一眼想说啥。

    又感觉很无奈。

    毕竟儿子这么大了,再说这家伙自己也管不了,前些年自己还怪他太老实了,最近这半年可不消停了。

    竟给他闯祸,不是掏鸟窝,就是打人家小鸡,现在又和刚出狱的闫三干上了。

    真是地上的货不惹,非闯天上的祸。

    那闫三就连村子张财都不敢惹……

    “驴小子,回来了,就老实在家呆着,反正你学习也不好,混完了初中,我就给你送到沈城你大姐夫家学大理石手艺,你大姐夫一天能赚好几百呢!你和人家好好学学!”

    陈德江说着赶着驴车收废品去了。

    陈楚应付的哦的答应了一声。

    随后走进屋里。

    家里乱糟糟的,而且他家的房子也是上高下低,想到一会儿那小莲来,两人在这干,嗷嗷的一叫唤,外面不也啥都听见了么?

    看来还是不能在家里干的。

    那去哪好呢?

    好几天没干那小莲了,陈楚也挺想糙她的白屁股的。

    再说刚才都干进去了,又拔出来了,这不是遭禁人么?

    哪有干到一半就出来的事儿,陈楚被弄的火烧火燎的。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那小莲来。

    干脆翻开张老头儿的周易和八卦这两本书。

    他本来以为周易和八卦是一回儿事儿了。

    陈楚先翻开的是八卦这本糟的不能再糟的线装订的书。

    里面的纸张都掉渣子了,不过字迹还能看得清楚。

    字迹都是用毛笔写的蝇头小楷,属于那种细毛笔写的,字迹端正,笔锋遒劲。

    陈楚也不懂得书法。

    不过他语的还行,字也都认得。

    虽然这些都是繁体字,但也不难辨认了。

    “古伏羲氏一画开天地,分为乾坤,且上乾下坤,乾为上,而风雨雷电,坤为下且金木水火,乾缺而坤补,乾盈则坤缺……世事运转,变化无常,胜极则衰,喜极而泣,虚化若何,常态应变,喜怒不形于sè,沉着应为,不为圆缺,不为盈空,方可大成,卦位三十六上卦为天干,下卦三十六卦为地支,八卦为主,六十四为辅,而一千零贰拾肆各为互卦,补卦……而奇门遁甲之术亦在玄妙其中……”

    陈楚看着,后面竟然还有图形解释。

    繁琐的比几何图形还复杂的多。但不知不觉翻看了二十几页。

    头脑中竟然也清晰起来。

    胸前的玉扳指一闪一闪着幽光。

    而陈楚正聚激ng会神的翻看着,丝毫没有留意到。

    “婶儿,忙着哪?”

    忽然外面传来了声响。

    陈楚断了思绪,脑海中还停留在八卦这本书上。

    而抬眼便看见那小莲已在大门口。

    正和刘翠说着话。

    只见那小莲头发往后来梳拢着,而且熨的直板,黑发像是瀑布般落下。

    而穿着一套酱紫sè的一步裙。

    这裙子是上下连体的。

    从肩膀短袖到大腿上,一起连着。

    一步裙只盖到了她白嫩嫩膝盖上面。

    下面穿着白sè宽带的高跟凉席,两条腿更为修长,腿上裹着丝亮的白sè肉丝袜。陈楚看的直一下就硬了。

    那两条被丝袜包裹着丰润弹xing的大腿中间的缝隙更是令他无限向往。

    靠~!

    陈楚怕了拍脑门,把张老头儿的书扔到一边。

    心想这**可真会穿衣服。

    我说咋这半天还没来呢!原来是打扮上了。

    相比之下,刘翠就简单多了,下面黄胶鞋,露着脚踝,下身粗布裤子,上身是军用旧上衣。

    农村人都喜欢部队的旧衣服,有复员回家的,他们就去要,因为部队的衣服结实抗造。

    刘翠的头发往后面梳拢扎着马尾辫。

    虽然不像那小莲这么打扮,但是小麦sè的肌肤是那样xing感。

    尤其是她那圆滚滚的屁股,即使在粗布裤子里还是映衬出浑圆挺翘的轮廓。

    陈楚差点看着她撸。

    真想撕掉她的裤裆,下面插进去,把她按在墙头上好好的干一把。

    “哦,小莲啊,你这是……”

    “嗯……”那小莲也是走到门口碰到刘翠抱柴禾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不打招呼不好意思。

    但是一打招呼还不知道说啥好了。

    毕竟她做贼心虚。来这里是偷汉子的,搞破鞋的。

    “我……啊,我家洗菜的……下水池子堵了,想找陈楚帮我通通……”

    那小莲情急之下编了一句瞎话。

    “什么堵了?帮着通通?”刘翠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

    脸臊的通红。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看那小莲的表情就明白了。

    这哪是通什么水池子啊,农村家哪有那玩意,就有的话,拿根棍子就捅开了。

    这那小莲明明是自己那玩意痒了,想让陈楚帮着通通啊。

    刘翠眼里有些慌乱,想到陈楚那玩意大,再看那小莲屁股挺翘挺翘的。

    以前好像没那么翘,肯定是被男人干翘起来的。

    她是过来人,自然明白这些了。

    当下啊的答应了一声。

    “小莲,你去,陈楚好像在家,我先回去做饭去了,先不和你说了……”

    刘翠抱着柴禾进了屋。

    随后后背靠在家里的墙壁上。

    她心里忽然有种失落的感觉。

    陈楚和那小莲搞上了?按理说这不关她啥事了。

    但心里忽上忽下的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就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偷走了似的。

    那小莲迈着一步裙,步子小小的往陈楚家走着。

    这裙子还是她二姐给她买的,还是第一次穿。

    总是感觉走路别扭。

    感觉屁股后面总有风嗖嗖的往里面吹。

    裤衩里凉快是凉快了。

    但总有种别人手伸进来,抠她屁股的感觉。

    她两只小手禁不住老往下扯着薄薄的绛紫sè的一步裙。

    这裙子紧身的,那小莲感觉自己没穿衣服似的。

    这一路都怕人看。

    还好村里人大多上地干活了,也没几个人瞅着她。

    她走进屋。

    陈楚家光线有些暗。

    那小莲不仅一紧鼻子。

    娇声说:“陈楚,我让你收拾下屋子,你也没收拾啊?”

    她说着白嫩纤细的手指往后拂了拂长发。

    陈楚已经脱光膀子了。

    过来就搂她。

    “小莲姐,你真美……”

    “哎呀,别弄,一身汗味,别把衣服弄皱了。”

    “去哪啊?你家全是灰……”

    “去小树林,你扶着树,我在后面干你!”陈楚说着转到她身后。

    看着那一步裙里面的挺挺的屁股,忍不住附下身。

    搂着那小莲光线白sè丝袜两条大腿,鼻子就凑近她的腚沟子。

    狠狠的闻了闻。

    “小莲姐,你真xing感。”

    那小莲腚沟子一阵瘙痒,被闻的蹭的浑身哆嗦一下。

    “别弄了,我在前面走,你跟着我,别跟的太紧了。”

    陈楚点了点头。

    那小莲也觉得在这里干不合适了。

    上回是晚上,再说那次是村里人都去看电影了。

    现在大白天的,万一让人堵住,就不好了。

    ……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前走。

    那小莲挑小路走,来到村外一处僻静的树林。

    这地方僻静主要是挨着坟圈子近。

    肯定是没人来的。

    晚上她是不敢往这来。

    但是大白天的她也就不怕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树林深处。

    陈楚迫不及待的呼哧呼哧喘着气就上来就抱住她。

    感觉浑身像是抱住了一团棉花似的。

    陈楚手摸着她穿着丝袜的大腿。

    “宝贝,你太会穿衣服了,我摸你两把都要shè了。”陈楚呼哧呼哧的说着,摸着她的大腿的手伸进一步裙底去抠。

    “哎呀,别闹,我把裙子脱了的。”那小莲推了推他的手说。感觉浑身已经火烧火燎的了。

    “别的,衣服别脱了,脱了没有这样xing感。”陈楚说着就掀着她的一步裙。

    那小莲笑了。

    心想她二姐说的对,女人穿了丝袜和一步裙,男人就各个变成牲口了。

    “牲口,你说,你爱我不爱?”那小莲笑了。

    “爱,我爱,我都爱死你了。”

    “咯咯咯……这还差不多。”那小莲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

    随后一手扶在树干上。

    一只小手往上拽着一步裙。

    陈楚也手忙脚乱的往上提。

    包臀的裙子推到了她腰上面。

    那圆圆的大腚眼子就露了出来。

    白sè的小内裤在里面都有了一片湿泽。

    裙子往上一推,那两瓣臀瓣像是两只大篮球似的弹跳两下。

    陈楚附身叭叭叭的狠狠亲了几口那屁股瓣儿。

    随后鼻子插进那小莲的腚沟子狠狠的嗅着。

    “啊……你这牲口!”那小莲呼哧呼哧的,把白sè丝袜缓缓的网下卷。

    陈楚已经受不住的抱着那小莲的屁股又舔又亲了起来。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ri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订阅...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