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心里忽然有种凉凉的感觉。。

    他很难想象早上看着还是那样清纯的女大学生村官,怎么会……会和村子张财扯到了一起去。

    村长张财是村里有名的sè狼,专门研究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屁股。

    他和老婆离婚了,孩子都十**了,在外村又娶了一个二十四五的小媳妇。

    那小媳妇也是刚和男人离婚的,长的那个sāoxing。

    张财在那小媳妇还没离婚的时候,就和她勾勾搭搭的。

    人家离婚了,他就顺理成章的把这小媳妇接家去了。

    整个小媳妇一天就在家呆着,啥都不干,像是金屋藏娇似的。

    张财这sè鬼却经常开着村里的小白车,四处‘打猎’别人家的媳妇儿。

    陈楚看着那小白车车身的摇晃。

    而身下那女人已经呻吟的叫了起来。

    他看到那白sè的旅游鞋,一尘不染,心里难受,她怎么会……

    忽然,张财停下不干了。

    那车上女人说:“来啊!干啊!”

    “干个屁!”

    张财光着屁股从车身钻了出来。

    “咋了?”车里劈着大腿的女人问。

    “感觉不对!台词不对!”张财郁闷的抽起了烟。

    然后说:“柳冰冰可是女大学生啊,怎么会像你这么sāo,我干她,她得反抗,我说跟了我以后啥都听你的,整个村都听你的,你得说不行!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报激ng,然后我就强来,你得喊不要强激ān我!”

    这时那女人已经从车里钻出来,一边提裤子,一边拨弄耳边的头发。

    她的头发不长,很激ng神的那种。

    面容白皙,脸蛋儿圆圆,脸上尽是风sāo。

    “糙!张财,你事儿真他妈的多!”

    她一边说一边提裤子。

    陈楚看到她那倒三角的黑森林那么浓郁,正往上提着蕾丝花边的内裤。

    靠!这不是妇女主任刘海燕么!

    妇女主任和村长有一腿就像姐夫有小姨子一半屁股一样。

    都不是稀奇事儿。

    再说刘海燕这娘们也sāo的厉害。

    有天还敲张老头儿的房门,穿着短裤屁股一翘一翘的在张老头儿面前晃悠。

    还露出话,说什么一百干两把。

    她以为张老头儿孤单一人,可能有点土鳖养老的钱了。

    当然,这是张老头儿喝完酒和陈楚说的。

    陈楚看着她那白白的屁股也硬了。

    毕竟一个女人一个样。

    各自的味道不同。

    刘海燕今年二十九,在村里乡里都吃的很开。

    此时,她也要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抽烟的姿势,那个sāo,那个浪。

    “张财,老娘可先和你说好了,就这一回啊!以后少他妈的和老娘办事的时候喊别的女人的名字,老娘他妈的各应这个。”

    “糙!”

    张财吐出一口烟。

    忽然又笑了。

    过去搂着她的肩膀。

    “小宝贝,我就依你,咱就干这一回,再说给你买的这牛仔裤和鞋都不便宜啊!”

    “滚犊子!”刘海燕拨弄开他的手说。

    “你他妈的不还是喜欢柳冰冰?让老娘装她的样子?要不你咋能这么丧良心给我买这玩意儿?你他妈的纯粹是变态!”

    刘海燕说我把烟扔地上,旅游鞋踩了两下说:“来,赶紧整,别他妈的车震了,破比车这么大点,都热死我了……”

    “行!”张财也把烟扔了,又吐了口唾沫。

    搓搓手说:“那啥,柳冰冰是扎的马尾辫的,你的这头发也弄一弄……”

    刘海燕把头发往后面梳拢了几把,也弄了个马尾辫。

    张财又让她扶着车门子。

    “把牛仔裤系好,一会儿我给你脱,记住了你得反抗。”

    刘海燕身材也窈窕。

    牛仔裤把她裹的细腰大屁股的。

    她扶着车身。

    张财从后面搂着她。

    样子还挺深情的说。

    “柳冰冰,你就依了我,以后这个村就是你的……”

    刘海燕也配合一句说。

    “别介,村长不行啊!不要强激ān我啊!”

    张财一下就激动了。

    从后面解开了她的牛仔裤硬硬的扣子,拉下了拉链。

    刘海燕还象征xing的挣扎几下,不过她的挣扎却是扭动着屁股。

    张财更激动了,自己脱了裤子掏出下面的家伙,两手又把刘海燕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扒掉。

    “柳冰冰!今天老子就要糙了你!”

    张财说着在她白嫩的屁股后面弄了几下就进去了。

    “不行!村长,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不能啊!不能强激ān我啊……啊!啊!啊!”

    张财下面进去猛干了起来,屁股一撅一撅的。

    脸也紧紧的贴在刘海燕的马尾辫上。

    刘海燕也深呼吸起来,一边呻吟一边说:“村长,不行啊,我是大学生,我不能被你糙啊!我……我还是处女哪……”

    张财嗯嗯了两声,下面忍不住呲呲的喷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从刘海燕身上爬了下来。

    深呼吸几口气。

    刘海燕也找出纸擦着屁股下面。

    “行了,你爽了?”

    刘海燕点了一根烟,也递给张财一根。

    他美美的抽着。

    “嗯,还行,你真他妈的sāo,还喊自己是处女,但就感觉上还差一点。”

    刘海燕笑了。

    扬起巴掌啪啪就扇了张财两个嘴巴子。

    把他扇的直楞。

    “你他妈的打我?”

    刘海燕笑了。

    “你不是说还差一点么?真要是柳冰冰被你强激ān完事了,她也会扇你两个嘴巴子的。”

    刘海燕说着吐出一个烟圈喷到张财脸上。

    张财被扇的眼睛咋嘛咋嘛的。

    这时扑哧一声。

    躲在树后的那小莲忍不住笑了一下。

    “谁?”张财忙四下看。

    大树后的那小莲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忙堵住嘴。

    紧张的小手拉着陈楚的衣服。

    陈楚也有点傻了。

    这村长张财是演的哪一出戏啊!

    不过知道柳冰冰没被干,他还是松了口气。

    抓住那小莲的小手,那意思是没事。

    真要是被发现了,那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自己还有他的把柄在。

    和妇女主任搞破鞋,还让人扮演新来的女大学生村官,就这一点捅到县里,他张财看还有没有脸当这个村长。

    当然,那是鱼死网破的事儿了,能不这么整最好。

    那小莲还光着屁股呢。

    张财要去大树后面找人。

    刘海燕眼睛转了转忙抓住他胳膊。

    “哎呀,哪里有人?这里挨着坟圈子近,要有也是鬼了,你快给我回来!咱进车里说。”

    刘海燕把他拉进小车里。

    随后小白车开出了树林。

    “,那树后肯定有人,你咋不让去把那龟孙子抓出来!”张财一边开车一边说。

    刘海燕抽着烟。

    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你傻啊?真要抓出来,那人要是急眼了,把咱俩的事儿捅上去咋整?你还让我扮演人家今天刚来的女村官,到时候谁都知道了,看你这个村长还咋有脸当?”

    吱嘎一声。

    张财把车停下了。

    “我糙!那咋整?”

    他也有点后怕了。这事儿也太丢人了。

    但自己也没办法,那柳冰冰长得太高,太漂亮了,自己一看见她就硬的不行了。

    特意去镇里买了和她差不多的牛仔裤和旅游鞋。

    才让刘海燕装一下,自己泻火的。

    “咋整?咱们各退一步,给那人留着面子,我感觉他也是咱村里的人,不敢瞎说话的。瞎说话,那咱就把他家的地收上来。”

    “嗯……”张财点了点头。

    忽然笑了,想亲一下刘海燕红彤彤的小嘴儿。

    “宝贝,还是你主意多。”

    “一边去!”

    刘海燕推开他的手。

    “行了,把我送村头你就走,别让村里人看见说闲话……”

    “糙!每次都不让我亲嘴,洗头房小姐才不让亲嘴呢!再说了,谁敢说咱闲话。”

    张财嘴上虽然这么说。

    但还是老实的开车,又把车停在了村口。

    刘海燕下了车。

    却没有直接回村里。

    而是绕了个玩,奔着坟圈子旁边那个小树林里走。

    她想知道那人是谁,毕竟这不是啥光彩的事儿,如果是个女的,她作为妇女主任,自然不怕了,如果是个男人,自己当然有办法不让他把事儿抖落出去……

    踩着旅游鞋,她脚步很轻。

    窈窕曼妙的身子显得紧绷而灵活。

    ……

    “这村长张财真是变态!你们男人怎么都变态!”那小莲撅着小嘴儿说。

    手里还抓着一条丝袜。

    就要穿上去。

    陈楚看着她光溜溜的屁股。

    刚才又看村长和妇女主任干了。

    下面已经又硬邦邦的了。

    妇女主任二十九,正是sāo浪的时候。

    她以前去刘翠家的时候。

    找厕所撒尿,自己也偷偷瞄过几眼。

    屁股白花花的。

    不过没来得及撸。

    刚才看着她白花花的屁股下面已经硬了。

    妇女主任刘海燕身材丰腴,整天喜欢穿一身白,白衣白裤子的。

    尤其那白裤子,离近了能隐约看见她穿的啥sè的裤衩。

    此时那小莲正往上卷着丝袜,手里还抓着内裤。

    刚穿过一条大腿。

    陈楚就扑过来了。

    “哎呀,你这牲口,干啥啊?”

    “小莲姐,再,再干一把。”

    “哎呀,真烦人,我都穿上了……”那小莲虽然这么说,还是撅起了屁股。

    陈楚不想这么干了。

    把自己的外套铺在树叶上,让那小莲坐在那。

    想了想又找了一个壕沟。

    感觉在壕沟里面好一些。

    他把衣服铺在壕沟底下。

    那小莲被她拉近壕沟就按到了,下面在她还湿乎乎的火烧云上拨弄一阵。

    陈楚弄进去啪啪啪的干上了。

    那小莲一阵阵的呻吟声穿了出来。

    陈楚光着膀子,这次干的更起劲儿。

    快到的时候,他附身抱着那小莲的脸就狠狠的亲着。

    手又把她的肩带脱了下来,抓住她的两只大白兔,下面啪啪啪的一顿猛攻。

    那小莲被他干的上气不接下气。

    两条腿向外皮开着,两只小脚跳啊跳的。

    她光着屁股,大腿半脱着肉sè透明的丝袜,而且绛紫sè的套装脱到了细腰上,两只大白兔漏出来被陈楚捏着。陈楚眼看要shè了。

    啊啊啊的最后一顿猛干。

    那小莲下面的水都喷到丝袜上,透明的丝袜靠近大腿的一片都湿乎乎的了。

    最后陈楚两眼瞪的老大,屁股又狠狠的往前撅了几下。

    一窜子弹呲呲的打进去。

    趴在那小莲软软的半裸的身子上呼呼的穿着粗气不动了。

    那小莲也呼哧呼哧的。

    “死人,被你干死了……”

    她想爬起来,一屁股又坐到地上。

    腿感觉酸软无力。

    休息一会儿,这才重新站起身。

    她把丝袜脱了下来。

    已经湿乎乎的没法穿了。

    那小莲整理了一阵,这才重新穿着高跟鞋,把一步裙尽量拉低。

    “行了,我得回去了。”

    陈楚看着她那扭动的屁股。

    真想再糙她一把。

    不过想起张老头儿的那两本书,心想还是正事要紧。

    自己得抓紧时间把书背下来。

    他相信只要自己把书背下来。

    张老头儿那老流氓就一定有主意让自己糙了柳冰冰。

    两人走出小树林,各回各家。

    陈楚刚到大门口的时候。

    忽然有个声音在他身后叫道:“陈楚,等一等。”

    陈楚回头。

    见妇女主任刘海燕吐出一个烟圈,一副sāo气拉轰的看着她笑。

    (感谢莎拉的打赏,感谢烽火戏人生差不多每天的支持。感谢大家的打赏红票,...月票,...收藏。书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文笔有限,但尽力写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