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心里嘀咕。。

    “朱娜装啥啊?学习也不好,还总得瑟!王霞分给她一个小组长,就得瑟个没边了,再说那小组长是暑假时候让她当的。现在早就过去了。”

    他边走边回头瞅。

    路过旁边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窗帘掀起来,有一双眼睛偷看着他。

    陈楚回头,那窗帘马上放下了。

    我去!

    肯定是隔壁的那个新来的老师了。

    看那双眼睛挺年轻的样子。

    就不知道长的啥样了。

    王霞说她是教化学的,不是初三,而是教初一和初二的,自己够不上她了。

    再说够上了能和自己干咋的?

    要是实在长相好,那就让张老头儿出出主意,大不了再背两本书也糙了她……

    陈楚快走到厕所的时候,看到朱娜从王霞房里出来。

    陈楚眯缝着眼睛,感觉朱娜好像又长点个头了。

    那大腿细长,身段婀娜,走路的姿势像是跳舞蹈似的。

    那白裤子,白sè平底鞋,墨绿sè紧身深v的t恤,还有短发,让陈楚一阵着迷。

    禁不住咽口唾沫。

    心想真是一个女人一个味儿,相比较而言,他现在更想上朱娜了。

    这丫头总是和自己作对,不把她骑上,弄服服帖帖的,老子……老子就不甘心。

    陈楚想发一个毒誓来着,想了想犯不上,一个女人么,用不到非得死啊活啊的。

    他刚走进厕所,就看到里面气氛不一样。

    平时男厕所都喧闹的很,一边聊天,一边撒尿啥的。

    现在静静的,往左右一看,人群后来有几个人抽着烟。

    而初一初二的学生都规规矩矩的撒尿,撒完尿走人。

    连一个上大厕的都没有。

    从初一到初三都是一个年组一个班。

    里面有两个自己的同学,提上裤子朝他使了一个眼sè,然后走了出去。

    陈楚先看到了那个黄毛小子。

    随后是两个抽烟的生面孔。

    还剩下几个学生撒尿,那黄毛吐了口烟。

    骂了一句:“妈逼的没完了?”

    那两个小子撒尿到一半就系起裤子跑了。

    对面五个人,马华强站在中间,旁边是段洪兴,靠墙的是黄毛,还有两个小子也十六七岁样子,一个小子黑沉沉的,脸上有道疤。

    五个人都抽着烟。

    陈楚不说话。

    马华强先把烟扔了。

    吐了口眼圈说道:“楚哥!”

    剩下那四人都跟着长短不齐的叫了声楚哥。

    “啥意思?”陈楚笑了笑。

    “没啥啊,大家以后一起混,你身手都比我们好,以后当我们老大。”

    陈楚摆摆手。

    “你们怎么出来的?这件事我得谢谢你们。”

    “没啥事,就是让派出所一人罚了五百块钱……”黄毛说完。

    马华强过去踹了他屁股一脚。

    “你麻痹嘴欠啊?”

    “楚哥,没这回事。”

    陈楚笑笑。

    心想派出所哪能放过这个肥差。

    摸了摸兜,掏出那小莲给他的那一千块钱,他花了点。

    零头收了起来。

    把九百块钱递过去。

    “我这有九百块钱,你们先分分,不够的我在给你们整。”

    “楚哥,你这不是骂我们么?你要是把我们当成兄弟,你这钱就收回去,咱不兴这个!”

    马华强低着头,把手往前一推。

    陈楚身体一颤。

    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兄弟情义油然而生。

    “楚哥,你赶紧把钱收回去!”

    另外四个半大小子也过来推陈楚的钱。

    陈楚忽然笑了。

    以前他总感觉马华强一伙恃强凌弱。但没想到他们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灰暗。

    相反,他们要比王伟那样的学习尖子强的太多。

    还有朱娜那眼睛傲到天上去的女生。

    她从来没有瞧得起过自己,但是整天去王霞的办公室帮她打扫卫生拍马屁。

    单说这事儿,他们家也不富裕,一家拿出五百块钱赎人肯定挨家里骂了。

    换做王伟或者其他人,肯定领着他爹跑到自己家里要钱的。

    他们执意不收,而且一个个嬉笑着,洒脱的很。不是虚伪装出来的。

    钱不是万能的,但只有人穷一次,才知道身边的女人爱不爱你,人只有落魄一次,才知道什么是兄弟,而和你能陪伴的,并不是有钱他们才追随。

    ……

    陈楚呼出口气,也不矫情了。

    “好,今天下午放学,我请大家吃饭,能给这个面子?”

    “行,妥了!楚哥够意思。”马华强说。

    “楚哥讲究人!”人高马大的段洪兴也嘿嘿笑着。

    过来和陈楚扬手拍了一掌。

    每个半大小子都和陈楚拍了一掌,随后走出了厕所。

    外面已经有十几个学生憋着尿不敢进来了。

    马华强一伙骂道:“好狗不挡道!”

    这些学生闪的远远的。

    马华强一伙吹着口哨走了。

    陈楚看着他们手插着兜,吊儿郎当的走远。

    忽然感觉他们活着的方式好像比自己洒脱和快乐。

    他们走远了,马小河才走进来。

    跟陈楚说:“王霞老师找你呢!”

    陈楚正在撒尿。

    问他:“在哪?”

    “在教室呢!”

    “哦,我知道了。”

    陈楚撒完尿,抖了抖下面,马小河定定瞅着。

    陈楚心想你瞅个屁啊!你没有啊。

    等这小子掏出家伙撒尿。

    陈楚才知道,我cāo!这小子家伙也不小。

    没自己现在的大,但可比自己以前的大。

    不过可惜,这小子脑袋像是缺根弦似的,愣头愣脑的。

    陈楚回到教室。

    王霞正在往黑板上写英语句式。

    她还穿着花瓣裙子,但下面的丝袜换了,不是透明肉sè的,而是黑sè的。

    而且一直卷到了里面。

    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她大腿根。

    陈楚抽了口气。

    下面又有点感觉了。

    王霞看了看她。

    喊了声:“路小巧,你过来帮我抄黑板!”

    随后她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说。

    “陈楚,你跟我来一趟。”

    陈楚笑了,心想啥事,这不刚干完么?

    还要一次?

    正好,老子也想再糙你一次。

    路小巧过来接过王霞的英语书和粉笔。

    这女生以前和陈楚是同桌,人家学习好,是学委。

    后来应该和王霞说什么了,陈楚才被调到后面去的。

    其实,他自己也想去后面坐,老师不用总盯着自己了。

    而路小巧这女生长得其实很标准的。

    尤其是那对大眼睛非常大,尖尖的下颌,长刘海略微过了眉毛,没留长头发,但是蓬蓬松松的头发更有个xing。

    小嘴儿也很小,红红的往上啾啾着,让人恨不得搂过来狠狠的亲两口。

    其实哪里都好,就是个头不高。

    现在能有一米五左右。

    去年陈楚的个头也和她差不多的。

    现在已经差不多一米六五了,路小巧路过陈楚身边,只到他耳朵以下,瞪着大眼睛看了他一眼。

    她脸红了红,然后回身把自己椅子上的屁股垫放在课桌上。

    搬着椅子放在讲台上开始写英文单词。

    她写的一手很好的娟秀的小字。

    写英文字连起来,也是那样的俊秀了。

    虽然比王霞的笔锋差了很多。

    但是文如其人,这字迹也让陈楚很热衷。

    他心里忽然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好好练练字才行了。感觉把字写好了,也很牛逼哄哄的啊。

    一下想到了张老头儿来,他给自己的那两本书都是他写的毛笔字,那字写的好像很牛逼啊!

    陈楚心里琢磨着,已经和王霞走到了外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树林,这时还是下课时间,有许多学生都在旁边玩跳绳啥的。

    都以为是老师找学生谈心。

    陈楚也故意身体站的笔直了。

    不过嘴上说出的话可是带着弯子的。

    “宝贝,想我了?想在树林里干一把?”

    “滚……”

    王霞给他使了个眼sè。

    心想这坏小子咋能在别人面前说这种话呢。

    不过这样的流氓话,却很干脆,很过瘾。

    她下面一下就湿润了。

    脸上也cháo红了。

    马上咳咳了两声说:“陈楚,刚才是不是马华强那一伙来找你了?”

    “啊?没有,没有的事儿。”

    “我听别人说,你和他们打过架?”

    “哈哈,没有,真没有,那是同学们谣传,刚才我在里面撒尿呢,正好他们也来撒尿……”

    “陈楚,我只是担心你。”王霞说着声音放得很低。

    “嗯……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王霞有些害羞,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人太注意他们这里。

    她咳咳了两声继续说。

    “以后他们要是再来,你就告诉我,我马上报激ng,王伟前几天都被这伙人打进医院里了,你少和他们来往,还有,那里面有个叫段洪兴的,十四岁的时候就拿刀捅人了,你以后小心点……”

    “没事的,对了老师,晚上……我去你家补课?”

    王霞低头沉吟了一会儿。

    抬腿走过他的身边。

    小声的说了句:“呸!”

    陈楚笑了。

    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

    ……

    混了一天的课。

    下午放学,陈楚故意走在最后。

    他最后走出校园,从一边的胡同里,马华强一伙已经走了出来。

    还是那五人。

    都过来冲陈楚喊了声楚哥。

    陈楚笑了。

    “走,咱吃点啥去!”

    陈楚说着就看向镇里那几条街,有那么四五家饭馆子,平时都是镇里领导在那吃饭的。

    马华强说:“楚哥,咱别去那种地方,太贵!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在家里吃。”

    “嗯?”

    陈楚这才发现,这些人手背在后面。

    这时都伸出来,有的人拿着啤酒,有的人拿着肉。

    “我cāo!”

    陈楚骂了一句。

    这些人听陈楚说脏话,都跟着呵呵的笑了。

    陈楚问:“去家里吃?谁家?谁会做饭啊?”

    “去我家,我家房子大,做饭……嫂子会做啊!”马华强说。

    “嫂子?”陈楚一愣。

    黄毛说:“就是徐红啊!徐红做饭可好吃了,现在我们都知道她跟了楚哥,我们都叫她嫂子。”

    黄毛说着嘿嘿的笑了笑又画蛇添足说。

    “楚哥,你放心,我和徐红没啥,保证她是处女,我没干她,我们就是拉拉手!”

    “滚犊子!”这回马华强没说话。

    手下兄弟们都过去把黄毛按倒踢了几脚。

    黄毛马上求饶。

    马华强呵呵笑了。

    “行了,以后别拿嫂子开涮!”

    陈楚呵呵一笑。

    徐红是不是处女,他根本不在乎。

    本来就是和她玩玩。

    但还一直没玩上呢。

    一行人往前走着。

    在一颗柳树下,徐红在那低着头。

    陈楚一见就有点火烧火燎的。

    徐红刀削发换成了短发,而且和朱娜的发型差不多。

    更巧合的是她今天也是穿着紧绷的白裤子,白鞋,上身的t恤也是墨绿sè的。

    恍惚间陈楚仿佛看到朱娜一样。

    马华强嘿嘿笑了。

    “咱们先走,回去做饭,楚哥,你先和嫂子说几句话。”

    旁边两个小子裂了咧嘴。

    “咱也不会做饭啊……”

    马华强踢了他一脚。

    “不会做不会他妈的学啊,我教你们!”

    “老大,你就会煮方便面……”

    “滚犊子……”

    马华强一行人嘻嘻哈哈的走了。

    徐红脸红红的走了过来说。

    “陈楚,你是现在要还是吃晚饭再要我……”

    陈楚感觉忽悠一下。

    忽然想起张财让妇女主任刘海霞穿着女村官的衣服在后面干。

    现在的徐红简直转过身和朱娜一摸一样。

    他下面硬的不能再硬了。

    “现在干,咱去壕沟干……”

    “嗯!”徐红点了点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