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感谢童鞋们的支持,又多了烽火戏人生一个舵主,感谢大家的打赏,...月票,红票和...收藏,久石文笔有限,但尽力写好,虽然一天两更,但都是大章节,每章节都3500字左右,比一天三更每章2千来字实在。。感谢童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

    夏天白天很长。

    即使是下午放学,太阳偏西还有四十五度。

    阳光照在脸上还有点**辣的感觉。

    大道上的车辆在这时川流不息。

    赶着马车,驴车的,还有农用三轮子,拖拉机都突突突的驶过。

    一路上尘土飞扬。

    徐红捂着鼻孔,往前走着。

    陈楚在后面两手插兜的跟随。

    两人一前一后朝那荒地的壕沟走去。

    陈楚在后面,怎么看徐红的背影都像是朱娜。

    可能朱娜比她更纤瘦一些,举手投足间更婀娜一些,屁股或许更翘,腰更细一些。

    陈楚曾经无数次的幻想把朱娜压在身下,听着她的哭声和呻吟。自己就在上面使劲的干她。

    他呼出一口气,心里真想那一天快些的到来。

    张老头儿说他强大了,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

    他心里怀疑,真的可以那样么?

    来往的车不少,快到荒地的时候,徐红紧张了一下。

    陈楚也有点紧张,

    下意识的想到那天就是在这里碰到了老疤。

    两人都知道对方担心什么。

    毕竟有点敏感了。

    那个井坑就在眼前。

    徐红回头看了看陈楚说。

    “咱下去么?”

    陈楚转头看了看。

    呼出一口气。

    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总是感觉老疤就在身后,或者不远盯的着自己。

    如果自己跳下去,和徐红脱了裤子干,老疤就会在他后面捅一刀似的。

    陈楚咽了口唾沫。

    想吃掉徐红,却又有点担心。

    他看了看四周。

    “咱还是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干,你看这旁边的车太多,别让人看见……”陈楚找了个借口。

    徐红也点点头。

    其实这荒地来的人很少,远处有车那也距离二三百米,就能看到一个小点。

    陈楚说完朝前走了。

    徐红也跟着。

    不过,走了一会儿徐红就在前面走了。

    因为她得引路。

    陈楚顺便靠近她,伸手在她白裤子上先摸了摸她的大腿。

    然后摸了摸她白裤子包裹的那滚圆的屁股,又掐了一把。

    “嗯……”徐红嗯了一声,没有躲。

    陈楚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脸上亲了亲。

    徐红停下来,陈楚抱着她亲着她的脸和脖子。

    徐红只是嗯嗯的发出声音。

    这时,远处一辆农用车慢慢的开着,里面有人冲他们探头探脑的。

    徐红挣脱开说。

    “那车上的人和我是一个屯子的。”

    “哦!”陈楚答应了一声,两人分开了,继续往前走。

    马华强一伙正在他家大棚里做饭。

    他家离镇里不远,也是一个村子。

    除了种地,他家还扣了大棚种菜。

    这帮小子在大棚里手忙脚乱的忙活起来了。

    陈楚和徐红进来。

    锅里面的水已经烧开了。

    几个人已经把切好的猪肉和粉条都扔进去煮了起来。

    这也是乱炖了。

    马华强几人都抽着烟,笑着叫楚哥。

    又给陈楚递过来一根烟。

    陈楚摆摆手没要。

    几个小子又在徐红身上看。

    那意思像是看两人到底办事没办事一样。

    徐红瞪了这帮小子一眼,随后开始弄菜了。

    几人已经把啤酒启开,放好了桌子。

    陈楚也不扭捏,坐下来和马华强等人撞了一下瓶子,喝了一大口。

    陈楚和他们没什么说的,就听他们说打架的事儿。

    也说县城里谁牛逼,翰城谁混的厉害。

    陈楚只是听着,他们说的最多的还是尹胖子。

    尹胖子是在翰城开迪厅的。

    兄弟慢摇,就是尹胖子的。

    两箱啤酒,菜还没好,一人已经干掉了一瓶多了。

    酒也喝上,人也亲近了不少。

    又过了一会儿,徐红才端着一大盆猪肉炖粉条放在桌上。

    随后她坐到了陈楚旁边。

    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对陈楚说。

    “楚哥,咱走一个。”

    陈楚哦了一声。

    他没和朋友啥的吃过饭,有点蒙。

    不过也和徐红撞了一下。

    他端着酒瓶子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徐红一杯啤酒已经喝了进去。

    随后又给自己倒满了。

    喝了些酒,话也就多了。

    马华强几人都问陈楚怎么那么能打架。

    陈楚笑笑,说他爸教的。

    还比划了两下。

    他只是做了些很简单动作,他不能把张老头儿说出去。

    很快,一箱啤酒报销了,桌上地上全是。

    黄毛和另外两个小子舌头都有些卷了。‘

    酒这东西好处便是能拉近人和人的关系。

    坏处就是酒后失言。

    几人有些晕晕乎乎的互相敬酒,勾肩搭背的。

    陈楚也有些晕。

    这时,马华强问。

    “楚哥,我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马华强虽然十七八岁,毕竟现在领着一伙半大小子,算是混社会边上的人了。

    “你说。”陈楚不抽烟,只喝酒吃菜。

    “楚哥,你……你咋得罪老疤了……”

    陈楚皱了皱眉,看了眼徐红。

    马华强忙说:“不是徐红说的,是我在道上听的。”

    马华强把烟掐灭。

    “楚哥,老疤你得罪不得,那人有仇必报。”

    黄毛这时舌头大卷说:“我知道,因为季扬的妹子季小桃的事儿。”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放下筷子,徐红身子跟着颤了颤。

    “黄毛,别他妈瞎说。”马华强瞪他一眼。

    “我没瞎说,咱前几天关在看守所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被抓住的,我在车里听那两个激ng察说的,说老疤从监狱出来了,去报复季扬,要杀季扬一家,前段时间,季扬的妹子季小桃报案说老疤在县医院旁边的胡同砍她,被一个叫陈楚的患者救的……我想应该是咱楚哥了。”

    黄毛说完低头吃了一口粉条。

    “瞅你他妈那个吃相!”

    马华强说了他一句,又点了根烟。

    “楚哥,我是听我一个亲戚说的,我那个亲戚给尹胖子的兄弟慢摇看场子,算是个小弟,老疤以前和季扬都是尹胖子手下的打手,后来季扬不干了,老疤说他不是人,尹胖子对他不错,他为啥走?季扬就骂他了。两人就这么干起来了,老疤没干过季扬,回去取刀,在大街上追季扬捅被激ng察逮住了。判了半年。”

    马华强说着端起酒瓶子,陈楚和他撞了一下。

    这时段洪兴又喝光一瓶大哥酒嗝说。

    “楚哥,老疤那人没啥,大不了一条命,他能砍人,咱也能砍人。”

    段洪兴说完,黄毛的嘴一裂,粉条子都漏出来了。

    马华强手也一哆嗦。

    他们算是小混混,或者连小混混都算不上。

    平时也就欺负个学生,里面就段洪兴捅过人,马华强这些人就拎着棒子打过架,但也不敢往头上打,都往身上招呼。

    老疤和季扬在他们心里简直是崇拜的偶像了。

    不过他看着陈楚,像是在等陈楚说话。

    这些人都闷头不知声,大口喝着酒。

    陈楚也喝了六七瓶啤酒了,头有些晕,酒劲上来,底气也壮了。

    “糙!谁怕谁啊,我再遇见老疤,就和他干一把。”

    “楚哥,我他妈和你一起干!”段洪兴站起来,用牙又咬开一瓶啤酒。

    陈楚也站起来跟他喝,两人撞了下瓶子就要干。

    马华强没喝多,他可不像陈楚这是第二次喝酒。

    不过也狠了狠心,把烟扔地上踩灭了。

    “等会!还**有我呢!”

    黄毛和另外两个小子也狠狠心站起来撞了撞瓶子。

    六个人瓶子撞到一起。

    “干他妈的老疤,咱六个人还干不过他一个?糙!”

    ……

    几人一直喝到天sè擦黑。

    基本上都是天南海北的开吹。

    陈楚也忘了自己说啥了。

    反正他一说话,几人就哈哈哈的yin笑。

    只是徐红脸sè不断的变化着。

    贝齿咬着红唇不说话。

    陈楚出去撒尿,见天sè黑了下来。

    和马华强一伙告别。

    马华强,段洪兴这些人出来送他。

    “楚哥,明天我让我家那亲戚传出话,就说你和老疤干一场!”

    “老疤能来么?”

    “**不离十!激ng察抓不着他,其实也就是不想抓的事儿,他天天就在尹胖子慢摇猫着呢!”

    陈楚答应了一声往回走。

    徐红也跟着她后面。

    陈楚推着二八自行车往前走了一段,被夜里的冷风一吹,就吐了。

    稀里哗啦的吐了一通。

    胃里的酒激ng不多了,再被风一吹。他也有点醒酒了。

    心里不禁有点后悔,怎么乱说话,和老疤干个屁啊!自己躲还躲不过来呢!

    他现在只是不想和那些所谓的混子有瓜葛。

    这时,感觉徐红还扶着他的胳膊。

    陈楚没说话。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镇中学门口。

    陈楚有点后悔乱说话,希望马华强也是酒后失言,吹吹牛逼算了。

    饱饭思yin玉,酒后乱xing。

    陈楚的胳膊不断磨蹭徐红胸部。

    自己下面也硬了。

    一回头,见徐红夜晚中的短发,和这身穿着,夜sè的遮掩下,活脱脱的一个朱娜。

    陈楚呼吸急促起来。

    “徐红,咱俩……咱俩好!”

    徐红有些为难。

    “都晚上了,干啥啊?咋干?去壕沟我害怕,去我家也不行,我爹妈现在都在家呢。”

    陈楚往镇中学里瞅了瞅说:“咱俩去女厕所干,你不说那里干净么?”

    徐红脸更红了。

    只是在夜里看不出来。

    陈楚笑了,看着她这小模样,早就把老疤忘的一干二净了。

    “走!”

    陈楚把二八自行车推进校园,靠在一颗树上。

    拉起徐红的手就往厕所那边走。

    感觉徐红的小手嫩嫩的,手心里都是汗。

    徐红再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更是让陈楚有**了。

    夜风清凉,树影摩挲。

    徐红甩了一下说:“要不,要不咱就在树林里干得了。”

    陈楚看了她一眼。

    那大眼睛水汪汪的。

    忽然抱着她的脖子啃了两口。

    嘴对着她的小嘴说。

    “去女厕所我有感觉。”

    “你……你咋那么烦人呢……”

    徐红咬着嘴唇,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被他拉着,到了女厕所跟前。

    陈楚不禁有些激动。

    这就是他一直想进而没有勇气进过的女厕所了。

    差不多算是他理想的一个圣地了。

    陈楚进去,接着微弱的月光。

    见那里面挺干净的,不像男厕所满地烟头。

    徐红说:“等会儿,我先尿尿。”

    她说着走到厕所一个蹲坑前面。

    解开白裤子的纽扣。

    接着往下一蹲。

    她动作挺快,陈楚也没看清,便往前走几步,往后面看。

    徐红低着头,感觉陈楚在看她的屁股。

    “你干啥啊?有啥好看的?”

    陈楚笑了。

    “好看,真好看,我也上趟厕所,咱俩一块。”

    陈楚说着解开裤子也跟着蹲了下去。

    女生上厕所撒尿是蹲着的,陈楚也跟着蹲,挨近了徐红。

    一只手伸过来搂住徐红脖子,另只手顺着她的后背摸到了她的大屁股上。

    “哎呀……你真烦人……”

    徐红说着,伸手阻挡,她怕自己撒尿尿到陈楚手上。

    不过陈楚却气喘吁吁了。

    在女厕所干这种事,他感觉太爽了,下面从来没有过的坚挺。

    心想今天得好好糙徐红一次。

下一章          上一章